5、乳荡臀掀(1/2)

加入书签

  张承娇通过牛大的手掌,从他那张开的手指缝隙里,意识到了有两只贪婪眼睛在窥视她那片黑土地,她故意张开白白大腿,双手把那片黑毛朝两边分了分。 这个动作弄得牛大浑身发热,大家伙昂得更高更强劲了,发红充血,难受,像无数只小蚂蚁在啃,裤子快让强劲有力的大东西顶破了,口有东西流了出来,那不是jing液,是一种像蛋清一样的分泌物,性的达到极至,欲火燃烧,周身发痒,煎熬难当,两腿发软,像害了大病一样,汗流浃背。他暗暗叫苦道,你这个娼妇,哪里是尿尿,分明是在要老子的命。

  张承娇看见了他裤裆上撑了个蓬,知道他此时像架在火上烤的螃蟹,生不如死,东风吹,战鼓擂,看看谁熬过谁?她慢腾腾地蹲了下去,把白白的肥屁股高高翘起,两片肥肥的肉从那片黑黑地方凸起,中间张开了一条小缝,一道白练从那条缝里泄出,嘘嘘地洒到了她那两条大腿之间的地里,那种嘘嘘的声音,像屠夫的刀,剔光了牛大全身的骨头,软绵无力。

  她已经痒到了这种程度,基本上是把自己献给他,把那片肥肥的肉都现了出来,只要他掏出大家伙,对准她白白的屁股,她里面早就湿透了,只要对准那里,一顶便进。但牛大不敢上,她痒得真想骂娘了,她提起裤子便气冲冲地从牛大身边走了过去。牛大见她真的走了,后悔了,没想到事情发生了戏剧化的变化,张承娇走得急,脚下被一石头拌了一下,身体重心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倒地,牛大眼明手快,一步冲上去,从后面一抱把她抱住了,两只手正好抓在了那对丰满的上,软软的,很有弹性,就像抓在两只气球上,手感妙极了,他忘记了她是军嫂,忘记了害怕,两只手肆无忌惮开始在那对上抓狂起来,那对在他手里越来越大,膨挺,发硬,把她抓捏得像喝醉了酒一样,脸颊滚烫,浑身发热,大口、大口地喘粗气,不断吞唾液,全身软弱无骨,任由他摆布。她明显感觉到,牛大的那个在东西,隔着裤子,硬硬的紧紧地抵在了她那肥肥的屁股沟里,她顺势把屁股往后顶,恨不得脱了裤子,用手掏出他那个大东西朝自己那里入进去,她默默地祈祷他快给她插进去,她已经快不行了,里在痒得要命,像有无数只虫子在里面啃,女人水已经把内裤全湿完了,她发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