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胳膊叹息着道:“骨折了吧?”

  “至少是粉碎性的。”黄荷琳装模作样的分析着。

  中川裕眼看着典韦又将两个人丢了出去。终于忍受不了压力,大声喊道:“别打了,我们走。”

  他说着就装作气愤的样子想向外跑,结果被身边地人绊。就变成了手脚并用。

  典韦前面没有将艾肯行全部飞出去,也是觉得后面的几人无关紧要。但这中川裕。他却知道是个头。看见他要离开自己地辐射范围,个健步上去。轻舒猿臂就将中川裕斜蹬在地上的右腿抓住,右手灵便的像是那这条围巾般,在空中悠了个两圈,在其头朝门的时候突然松手。中川裕就平平地滑行了出去。

  伴随着巨大的初速度,中川裕成功地从后面撞倒了自己地三名刚刚爬起来的手下。

  “”直在上面看着地黄宣也拍拍手,好像人是他丢出去的样,道:“各位,咱们继续今天的议程,接下来,我们讨论下权限监督委员会的人员吧。”

  众人没想到黄宣竟然真的说干就干,竟然把克利夫兰财团的代表和索尼的代表就这么从会场上给丢了出去,等于瞬间得罪了美国和日本的大财团,有耆老咳嗽声,道:“宣儿啊,人家也是好意,我们应该”

  “我知道了,选人吧。”黄宣没有向后看,也没有回答他的话,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见的样子。

  大多数人还瞟着典韦,这厮在武警部队的训练场整了声子肉,鼓劲,很有爆米花的膨胀感。

  不过,有资格进入黄家权利中心的人们还是将目光重新汇聚在了黄宣身上,大家心里都清楚,黄宣成为族长已是大势所趋,而未来的黄家,其核心将分为二,变成黄氏基金董事局与这个监督委员会并重,前者早就被瓜分的干净,而后者自然就让人浮想联翩。

  就连适才的耆老,也只是闷哼声,不再说话。

  旁系的势力比起直系要差的太多。

  大多数人并不担心两大财团的打击报复,所谓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的顶着,黄家从来都是依靠国内的市场赚钱的,当日分给黄宣的巴西产业几乎就是他们全部的海外投资了,相对而言,其对于海外财团的依赖并不深,不少人还没心没肺的给黄宣鼓掌。

  黄宣很是受落的嘿嘿笑着,还像是冠军样向四周鞠躬,罢了突然道:“既然大家不愿意选出来这个权限监督委员会的成员,那么我就直接指定了。”

  众人愕然。不是还没有开始选吗?

  黄宣恍若不觉的道:“首先,族长拥有票否决权,哦,顺便说句,现在我是族长吗?”

  他说着看黄恒展。

  作为司仪的黄赋毅并没有很快走上台去,这时候所有人都知道黄恒展不可能继续就任黄家的家主,就连房二房的人也很可能因为巨额的利益而倒戈。

  黄恒展脸色显现出不正常的青灰色,他手上还拿着刚才的话筒,站在黄宣右侧不远处,,刚刚被自己侄子说了之后就想甩胳膊走人,可是被黄溯贵的眼神制止了。这刻眼中没有什么神采的拿起话筒,咳嗽了声,又咳嗽了声,才欲言又止的道:“我,决定,退出这次黄家族长的竞选。”

  鼓掌声登时响起,黄宣也笑眯眯的鼓着掌。

  在黄恒展回到座位上之后,黄赋毅有些不太情愿的走上台去,道:“由于候选人的退出,仅有的候选人黄宣自动成为黄家新任族长。”

  如雷般的掌声再次响彻黄家老宅。

  黄宣的笑容更盛,重新拿起话筒,右手在空中虚按两下,道:“谢谢大家的支持,那么我继续说这个监督委员会的构成,除了族长,现在就是我了,拥有票否决的权利以外,整个监督委员会由8人组成,其中包括族长,当然,族长拥有两票。”

  族长定是由黄家直系4房选出来,因此旁系和外戚并没有什么争夺的意义,可是这个监督委员会不同,如果族长有两票,再加上票否决权,比美国总统的权利还要大些,于是立刻有人喊道:“选举!选举!选举!”旁系的人比直系多三倍不止,人票,自然是旁系占优,也能抵消族长的优势。

  黄宣哼了声,道:“想选举的自己去选去,你们可以自己创造个权限制度,看谁给你们的贡献度买单。”

  贡献度的价值现在其实就是建立在蓝光光盘的暴利上,就像是开始的银行制度建立在贵金属黄金之上样。没有了蓝光光盘作为基础,那权限又有什么意义。

  声浪立刻小了下来。虽然黄宣黄氏基金每年都有数亿美金的资产要分红给诸人,但那是按照股权红利分配的,越是有钱的才会更有钱,权限则不同,无论旁系直系,都可以拿到,2000项,至少价值10美金,说是100美金也没有问题,这么多钱,就是黄氏基金也是拿不出来的。

  黄宣眯着眼睛看了下三房的位置,才笑吟吟的道:“这就好嘛,我小十六最讲道理,你们说的对,我自然会同意,下面我们继续。”

  “这个监督委员会8人9票,除了我以外,直系再出3人,等4个房房个人,三房就是我了,剩下4人,旁系可以出3,可以出1人,这个没有问题吧。”

  见黄宣如此独裁,旁系的耆老都有些愤愤不平,可是坐在台上4直系大佬都不说话,他们更是拿不出理由反对,毕竟,黄氏基金的董事局依然是由直系掌握,没有经济后盾,他们的声音自然就小了起来。

  黄宣的建议还是有些左右逢源的,黄家向来以直系为重,他的提议虽然说是双方平分,但所谓外戚定是直系的外戚,不可能是旁系的外戚,加上族长由直系出人,等于是直系6票,旁系3票,很符的权力分配模式,而在不牵扯到双方的利益的时候,旁系的权利还有所提升。

  会场内落针可闻,甚至没有声轻轻的咳嗽。

  稍稍等待了20秒钟,黄宣颇为值得意满的道:“那就这后所有新上任的委员,大家自己选,但是要家主同意,不同意你们就回去重新选,但每次的人不能相同,如果选5我还不同意,那第六次的人就直接当选了。”

  他说着搓手,道:“好了,这么着我先指定外戚的人选,张馨仪女士,大家欢迎。”

  张馨仪时也有些跟不上黄宣的思路,下面稀稀拉拉的掌声更是说明了大家对新任族长的态度,黄宣才不管这些,脖子横道:“都热情点,说起血缘,还有哪个外戚和我更近的,热情点!”

  于是掌声热情了点。

  黄宣的二爷爷黄裴驰早就怒气满面,看着他大哥黄溯贵道:“荒唐,胡闹!简直是荒唐。”

  黄溯贵眯着眼睛,半晌道:“急什么,董事局还在我们手上呢。”

  第三百三十三章宗族会议6

  家大改组,就代表着利益的重新分配,黄恒展才上任恒展当年提拔上来的人大都还留任未动,黄宣出乎意料的上台,让这些刚刚失去了权利的先生们兴奋莫名。

  族长的人选尘埃落定,见黄宣并没有想要对黄氏基金董事局改组的意愿,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权限监督委员会的人选以及黄氏基金下半年的各种大合同上。

  这时候,才是诸如黄腾鸿杨明杨荔的大哥等人来参加宗族大会的主要目的。

  而黄宣则早就窝在了椅子上,悄悄的和陆闵薛益等人开始讨论出售佣兵的问题。李生刚已经去了210次,在供应了大量的马匹粮食还有生物炸弹的基础上,秦赵两国才同意各借5兵给黄宣——只要有了开始,自然也就会有继续。

  在对主要决议没有更改权利的情况下,大家对于各种新制度的细节进行了深入而激烈的探讨,黄宣对此默不作声,任由不甘心失败的黄历铭等人在台上台下跳来跳去。

  结果是不会有丝毫改变的。

  而让众人对黄家的权限制度充满期待的,是最后的个小插曲。

  在会议即将宣布结束的时候,黄宣重新回到台上,道:“各位,昨天到现在也30个小时了吧,哪位的订单已经了?想换东西的就直接拿出来吧。”

  就像是大家对于纸币的疑惑样,先拿到贡献度的人定不会将之留着等待权限提高,也没有意义。而兑换会激起大家地兴趣。

  黄宣从来都是相信,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和迸发出激|情的团队力量想比较的。

  同样是用钱卖东西,个人能够买到地数量,也定没有办法和个团队所能买到的多。同样的道理,在工厂销售的初始阶段,人们才会将销售商分成数级批发。

  黄宣的十五叔很快就站了出来,笑呵呵的道:“那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