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舒服,可以说是别扭到了极处:“陈书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陈子华也不理会吴云天难看的脸色,直接道:“若是有重要的任务交给吴书记,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万无失?”

  陈子华最担心的还是纪委内部出现问题,那样的话,很多事情到头来都会面目全非。

  吴云天皱眉道:“纪委不归陈书记分管吧?”

  陈子华目光在吴云天脸上凝注片刻之后,突然微微笑,道:“吴书记要是有事儿的话,就先忙去吧。”

  吴云天话出口才有些后悔起来,即便是心里再不满,也不应该这个时候说出口不是?果然陈子华的逐客令就出来了,看得出来,对于他的看法,这瞬间,在陈子华心里已经有了截然不同的态度,这让吴云天有些说不出的别扭,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陈子华掏出来看,也不理会正有些尴尬得不知所措吴云天,站起来走到窗边,背对着吴云天接听起电话来,这让吴云天愈发难堪,脸色青红不定。

  充当服务员坐在吧台的林月虹此时站了起来,用小磁盘端了两杯红奶茶过来,放在吴云天的面前,另杯却放在陈子华的位置,然后缓缓转身离开,动作轻盈无比,几乎没有任何响动,自然也没有引起陈子华的注意。

  吴云天心思焦虑,正左右摇摆的拿不定主意,看到熟悉的奶茶,下意识的便端起来泯了口,不知不觉中,等陈子华打完电话,他手里的奶茶也喝了个干二净。

  陈子华微微摇了摇头,对吴云天道:“吴书记累了的话先休息会儿吧。”

  吴云天仿佛中魔了似的,居然就这么往后扬,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林月虹从吧台过来,看了吴云天眼,侧头对陈子华道:“老板,交给我了。”

  陈子华“嗯”了声,道:“需要多长时间?”

  林月虹琢磨着道:“有十分钟时间就足够了。”

  陈子华点了点头,转身走到吧台跟前,伸手取了杯兑好的酒,慢慢品尝起来,李静恩却已经站到门口去了,接下来的十多分钟之内,不会有任何人进来干扰。

  吴云天的秘书被庞冰带到另外个小包厢去了,没有人招呼的话,会直等在那边。

  陈子华从开始就没想过仅凭嘴皮子就能说服吴云天投入自己的阵营,但是用林月虹的这种手段却终究不是正途,偶尔为之还行,用得多了,自己难免不会沉湎其中,有捷径走谁还愿意走正途啊?所以,哪怕是林月虹的手段如何高明,陈子华却也是尽量不用。

  这次也是没有办法了,想要在两年之内把朱书记说的那些事情办妥,不采用特殊手段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哪怕是有中央的配合也不行,所以陈子华这段时间直都在寻找突破口。

  按照他原本的打算,也是从省纪委这里动手,不过却是从吴云天的副手当中选拔合适的对象来顶替吴云天,然后由纪委这边入手,逐步将南海的烂疮剜掉,那时候再做什么事的时候自然就会得心应手,虽然慢点儿,有两年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但眼下的这个机会却是千载难逢,如果这个时候纪委这边肯配合他的话,说不准很快就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但要让中央无缘无故的撤换个省纪委书记,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这里面肯定牵涉了无数人的利益角逐,没有个三五个月的折腾都别想有什么眉目。

  因此,陈子华就不得不采取这种下策了,所以,尽管这里已经布置得很完美了,但他依然非常紧张,这种事要是被人撞见,麻烦肯定不是般的大。

  两人重新坐到起的时候,吴云天的态度已经截然不同,不用陈子华刻意去问,他便将纪委的情形和自己掌握的南海班子细节向陈子华进行了详细的汇报。

  离开红茶馆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了,陈子华靠在座椅里面,长长的吁了口气,总算是迈开了第步,尽管冒了极大的风险,但目前来看,还没有什么问题,吴云天并没有多么强硬的后台背景,选的这个目标就目前来看,还是相当理想的。

  正月初三,陈子华带着李静恩乘飞机返回关西,林月虹则留在了南海,同时还有谭卿,也带了帮人马和设备进驻南海的特勤分站。

  陈子华在陈家坪住了没几天就又赶往京城,正月初八的晚上,在天下会所的小宴会厅,潘邵晖与陈子华相对而坐,陈子华掏了两支雪茄,递给潘邵晖根,道:“有事儿麻烦你。”

  潘邵晖接过雪茄,细心的修剪之后才点燃,“你调了那么多特勤的人去南海,还有什么事儿办不成的?”

  陈子华苦笑道:“我只是个省委副书记啊,政府那边也是副职,即便是搞到东西,也不见得就能起到作用不是?所以,还需要上面的配合。”

  潘邵晖直接拒绝道:“这事儿我帮不了你,真想寻求帮助,你还是跟大老板开口好了。”

  陈子华笑答:“本来就没想着让你做啥,就是约个时间,想去见见大老板。”

  潘邵晖仿佛松了口气似的,道:“早说啊,害得人猜来猜去的。”

  陈子华摇了摇头,道:“什么时候有时间?”

  潘邵晖琢磨了会儿才道:“明天肯定是没时间的,这样吧,我先跟大老板汇报下。”

  陈子华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知道这件事潘邵晖也做不了主。

  潘邵晖这才道:“那边的情况有眉目了没有?”

  陈子华道:“差不多了吧,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调那么多的人过去,连个春节都没过好。”

  潘邵晖琢磨道:“是不是想借用年前的那几起人命案?”

  陈子华“嗯”了声,道:“这是个相当不错的突破口,实际上那件事我已经注意很久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爆发而已,因为牵扯了政法系统的很多人,所以只能从纪检系统入手,然后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潘邵晖叹了口气,道:“你这是想动大手术啊,就怕大老板那里过不了关。”

  陈子华笑了笑,道:“过不了也得过,明天再去中纪委趟,没有中纪委的帮忙,事情也顺利不了,这次索性就弄得大点。”

  潘邵晖摇了摇头,道:“你这是自讨苦吃。”

  陈子华喷出串烟圈儿,道:“自讨苦吃便自讨苦吃吧,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做不是?谁让大老板才给两年的时间呐,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潘邵晖沉默了会儿才道:“你是不是想把南云天暂时调开段时间?”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797章准备祭刀

  第797章准备祭刀

  “需要中纪委的配合?”李援朝对于陈子华的要求有些不置可否,转动着指缝间的雪茄烟,沉思良久才道:“有没有真凭实据的东西?”

  “暂时还没有,不过这不是问题。”陈子华很自信的说道,在南海,可以说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莫说是那些人本来就有问题,即便没多大问题他也能找出问题来,他压根儿就不信能有几个当官的屁股底下是干净的,有林月虹这么个大杀器坐镇,这次却是下血本了。

  李援朝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头,对于陈子华的心思,他多少能猜到些,不过还是摇了摇头道:“你是不是有些太急功近利了?”

  陈子华苦笑了下:“南海不同于内地,即便是我有耐心按部就班,朱书记也不见得就愿意,因为光能动力在军事上的应用,尤其是航天和航海潜艇等方面,加上新材料在军事上的应用,中央或许觉得,已经到了解决南海问题的时机了。”

  李援朝闻言皱了皱眉头,陈子华说的这些情况他自然非常清楚,与朱书记等其他领导人样,谁不想拔去心头的那根刺?这可是后无来者的天大功勋,南海问题已经纠缠那么多年了,若是能在自己的手上得以完美解决,光是想想就让人心血澎湃

  依照中央的布局,到时候南海省自然会成为桥头堡,对于南海的控制,自然也是中央的块心病,因为换届的突然,很多地方势力盘根错节,并非是换个两个领导人就能解决根本问题的,想要解决南海的问题,李援朝认为调整省委班子即可,但朱书记却似乎另有想法。

  把陈子华放到南海,李援朝最初也没想到,会是让他将这池死水搅动,然后彻底解决隐藏的问题,现在木已成舟,自己即便是反对也改变不了什么,而且看陈子华的样子,或许做法更加出格也难说,这对于解决南海问题来说,或许能快刀斩乱麻,但对陈子华自身的发展却是没有太多的好处,反而还会为他招来无数的麻烦和障碍。

  权衡半晌,李援朝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事已至此,劝阻已经不可能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全力的配合陈子华,让他把这件事办得顺顺堂堂的,说到底,发展前景如何,终究还要看个人的实力,陈子华若是能帮中央将南海下子整顿的顺顺当当,这就是了不起的政绩和能力。

  获得李援朝的支持之后,陈子华此次京城之行算是完全的达到了目的,剩下的,就要看林月虹与谭卿的配合了,由纪委书记吴云天出面,暗中则由谭卿与林月虹等特勤的人为主,从海市的几起人命案入手,顺藤摸瓜,相信很快就能将某些关系网络连根拔起。

  三月十五,在京城开幕,南海省委书记南云天亲自带队,到京城参加会议,陈子华却在开幕前夕返回南海,主持省委省政府的工作。

  当天晚上,陈子华在七彩虹大酒店顶楼的宴会厅里面召见了谭卿,林月虹则因为身体原因并没有过来,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手里擎着酒杯,透过透明的墙壁望着海滨的景色,陈子华琢磨着问道:“事情进展得如何了?”

  谭卿轻笑声,道:“出奇的顺利,不过,这种方式可不能经常用啊,对谁都不好的。”

  陈子华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这么做的,嗯,知道林月虹隐秘的有几个人?”

  谭卿目光微不可察的闪动了下,沉吟了会儿才道:“五个人左右吧。”

  见陈子华没有接话,谭卿只好续道:“不包括你我在内。”

  陈子华这才点了点头,道:“那五个人全部安排退役,放到俱乐部去吧。”

  谭卿知道陈子华所说的俱乐部,就是她用从海外追缴资金在龙溪建的那个退役军官俱乐部,实际上里面已经全部都是陈子华能够如臂使指的私人力量,表面上看去十分的分散,但真实的力量却是相当恐怖的,这也是无意中陆续建立起来的,等注意到有些不妥的时候,已经形成了规模,最后,在陈子华的建议下,俱乐部注册成家保全公司。

  如今保全公司的真正总部已经迁到了海外,公司的业务也随着倩华公司的布局而分布到世界各地,将人送到俱乐部,实际上等于除去了安全隐患,这些人极有可能会被安排到海外去执行保全任务,家属都有可能迁去香港。

  谭卿“嗯”了声,道:“暂时还是等他们办完南海这宗案子再说。”

  陈子华淡淡的“唔”了声,顿了顿才道:“也不用放得太远,以后说不定还会用到。”

  谭卿神色中却闪过抹担忧:“老板,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陈子华苦笑了下,道:“明知道有更近的捷径,谁还愿意绕道?唉,明知道不是正道,却又难以舍弃,就跟毒瘾样啊,或许,这次的做法,本身就是个错误。”

  谭卿却是琢磨了会儿才道:“若是林月虹失去了这种特殊能力,就没有这个隐患了。”

  陈子华摇摇头,道:“或许有更好的解决方式,比如能够可以将这种催眠方法进行推广的办法,或借助药物,或借助设备,当这种方法被大多数人熟知或者认可的时候,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我知道,这种药物,已经在很多国家都应用了,咱们特勤内部,也有吧。”

  谭卿微微愕,却找不出话来反驳,只能默默无语,但她的表情却无疑在表示不认同。

  陈子华轻轻吁了口气,道:“先不说这个了,等南海这边理顺了,就让林月虹去实验基地搞研究工作,争取把那种设备或者药物研制出来,你说说案子的进展情况。”

  谭卿闻言松了口气,道:“那几起命案的起因大同小异,都是源于几个传销团伙,很多人因为被骗得身无分文,又无法回家也不能脱离这些搞传销的诈骗团伙,走投无路了就开始抢劫,其中有人是因为戏水被淹死,其余的都是抢劫斗殴致死。”

  陈子华道:“这个早有预料,其他的呢?”

  谭卿道:“这些传销团伙在本地都有保护伞,因为利益巨大,公安系统涉入的较多。”

  第二卷蓝山攻略第798章适可而止

  第798章适可而止

  陈子华回到南海省的第三天,省纪委突然发力,举将海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秦海天双规,随后牵入的人越来越多,级别高低都有,三月二十日,中纪委副书记郑翔亲自带队,中央工作组入驻南海,当晚,南海省政法委书记李卓强被双规。

  李卓强被双规后引发的地震是相当强悍的,连省纪委的名副书记林路也牵涉其中。

  其实这些人与最初查办的案件没有丝毫的关系,但却被其他事情给掀落马下,谁也没有想到,省纪委不过是直接插手调查海市的个公安局副局长,居然能顺藤摸瓜揭开连串的贪腐和渎职犯罪,进去的人都乖乖的交待了自己所有的违法乱纪行为,牵连的人自然越来越多,眼看着就有些扩大化的趋势了。

  中纪委副书记郑翔抵达南海的第二天,看完所有的案卷之后,不禁有些左右为难起来,若是照这样无限制的扩大下去,不但南海的班子会彻底垮掉,怕是还要牵涉到南云省甚至京城的些人,那样的话,怕是难以善后了。

  所以,第二天晚上,在中纪委下榻的七彩虹大酒店,郑翔把陈子华约了过去,打算开诚布公的谈下,摸摸陈子华的底线,不能任由此事无限的扩大化。

  郑翔在带队来南海之前,不光李援朝跟他谈过话,朱书记也专门召见了他次,所以,这次到南海来,名义上是以中央工作组身份进驻,实际上却是为陈子华充当后盾,来配合陈子华的行动的,但对于陈子华能不能查到些东西,郑翔心里根本就没底。

  但抵达南海之后,看了省纪委提供的系列卷宗和讯问录像,他沉默了,什么叫供认不讳证据确凿?他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哪怕是甚为省政法委书记的李卓强,也在初核的时候便竹筒倒豆子似的交待了个干净,恨不得连小时候照抄作业的事情都交待出来。

  说句心里话,郑翔开始根本是不相信的,但在观看了讯问现场的录像之后便无话可说了,他甚至还在监控室现场观摩了场讯问,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所有带进去的嫌犯都异常的配合,没有丝毫抗拒的迹象,郑翔只能认为这些人确实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但正因为进来的人都交代的很彻底,所以被牵连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广,很多事情都是始料未及的,不少都超出了郑翔的想象,让他不由自主的生出股恐惧,若是都这样顺藤摸瓜的查下去,很难说不会扯到自己身上。

  这样的担心在郑翔抵达南海的第二天就有了,而且看到双规的人级别越来越高,交代的问题也已经向京城方向蔓延时,郑翔真的开始担忧了,这也是他急着将陈子华约来详谈的重要因素之,从离京时的情形他已经知道,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是南海,尽量不要扩大化。

  陈子华抵达小宴会厅的时候,郑翔已经在候着了,对于陈子华来说,这是很大的面子了。

  与郑翔以前并没有打过交道,要说有什么交往的话,陈子华倒是与郑翔的儿子郑林华很熟悉,甚至不止次的算计过那小子,因为蒋雨珊,明争暗斗的小摩擦也不少,不过总体说起来,陈子华对郑林华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

  相应的,对于首次合作的郑翔,从心底来说,陈子华还是很敬重的,到了郑翔这个级别,家里的二世祖能教育成郑林华那样,陈子华不佩服都不行,平常家庭这么有正义感的人都不多了,何况还是很有担当的人,虽然因为蒋雨珊,直都对郑林华不感冒,但对他的人品还是肯定的,因此,陈子华进来就非常恭敬的问候道:“郑书记好,我来晚了,对不起。”

  郑翔微笑着摆摆手,道:“你来的正好,是我来早了。”

  陈子华便道:“哪有这样的道理,是我不对才是。”郑翔是中纪委副书记,陈子华跟人家差了好几条街去,再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