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要参加洛邑的夺鼎大赛。所以,孙总管此时带着黄天豪和紫泉等人,还是路向西行来。这路行来,路上遇到的各方武林人士开始多起来。

  此时,虽然周王朝的势力已经渐渐被各国诸侯架空,但是毕竟在名义上是天之子,是诸侯在名义上朝拜的君主。所以,各路江洋大盗,帮会豪客,即使没有在所属国家争到参加夺鼎大赛的资格,但是依然都往洛邑这里来,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机会,给自己多谋取点利益。路上有遇到相识的,大家互相拱手打个招呼,相视笑,心里有数。

  骑马绕过道矮矮的山梁,眼前豁然开朗,沃野千里,此地已经是洛邑的近郊了。

  周成王时,为了控制东方,威服南土,根据周武王的遗愿,由召公周公主持,在河南境内营建洛邑,作为东方的统治中心。洛邑城分为两部分,水以东为成周,由殷遗民居住,殷八师驻守;水以西为王城,是诸侯朝会的地方。洛邑城地处天下中心,是伊洛越涧四水的流经之地,这里土地宽平肥沃,既是天然的粮仓,又是捍卫宗周镐京的东大门。

  此时,孙总管等人正处在王城之外三十里处,路上已经有侍卫设立的关卡,检查往来行人的通牒。却看到有两个大汉正在同守关卡的侍卫吵嚷,两个大汉都是身高六尺有余,个人手里拿着个大铁棒,另外个人双手各提着柄铜锥,正在恶狠狠地瞪着个领头模样的侍卫。

  只听到那个拿着大铁棒的汉子嚷道:“你们这群人忒不讲理,俺们从北面千里迢迢的赶来,要参加你们的夺鼎大赛,怎的到了这里反而不让俺们进城了?”

  那侍卫长哼了声,说道:“这里是天子城池,你当是什么人想进去就进去的?你要想进城,也好说,把你们国君签署的通牒拿来给我瞧瞧。”

  拿大铁棒的汉子听急了,说道:“俺们那里北面是燕国,南面是赵国,俺们的部落,随着草场搬来搬去,哪里有什么固定的地方。你说俺到哪里去要通牒?”

  那侍卫长听到此处,顿时更加不耐烦了:“这次夺鼎大赛,都是按照各国范围来划分的,你们这等人,从哪来回哪去吧。”

  那大汉急了,抡起手里的铁棒就要开打,那侍卫长叫道:“你们想造反不成?兄弟们,准备。”

  顿时,旁边数十个侍卫举起手里的强弓,箭头指向这两个人,只要他们稍微有些不对,立刻就能把他们射成刺猬。那拿着铜锥的大汉忽然声怒吼,双锥舞的如同团光球,突然向那群搭着长箭的侍卫冲过去。那些侍卫还来不及放箭,整个侍卫群就被冲散了。

  那举着大铁棒的汉子则上去兜头就打,侍卫长边抽出腰刀抵挡,边喊道:“反了,犯了,快点调集人手,这里有人在天子城外想要造反。”

  不远处,已经有侍卫点燃了地上的火堆,股黑色的狼烟冲向天空。

  孙总管心里惊,这个是用来传递紧急情况的标志,看来,这次洛邑城内对夺鼎大赛的组织极其严密。

  孙总管心念转:难道周天子想把各国的江湖势力网打尽?不对,这样做,对周天子并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使得各国的王室少了分牵制力量。这次,应该是周天子笼络各国的江湖势力的时机。

  旁边的各路豪杰都抱着看热闹的想法,站在边,看看那两个大汉接下来会怎样。

  那两个大汉却也不曾打伤人,他们冲开关卡,进去后,就收了兵刃,站在那里仰天狂笑:“你们这般没用,当看门狗也当的太差了些。哈哈,我们兄弟,不管是哪里,都是想去进去,想走就走,还能让你们挡住俺们的路不成。”

  说完,那使铁棒的汉子忽然声呼哨,马蹄声从远处向闷雷般响起,四匹乌黑的马从孙总管等人的身后飞快的奔向那两个汉子。那两个汉子纵身窜上马背,掉转马头,向东西两个方向奔驰而去,转眼间人已经消失在了远方,却并不是进洛邑城的方向。

  这下变幻突起,众人都惊呆了,那侍卫长更是浑身发抖,显然是又气又怕。

  黄天豪在孙总管耳边低声说道:“看他们的身手,还有骑术,似乎和极东面的个被叫做匈奴的游牧民族有关。”

  “哦?那这两个大汉来意不善,看来这次的夺鼎大赛藏龙卧虎,不是那么简单啊。唉,少主此时也不知道怎样。”

  黄天豪迟疑了下,忽然说道:“孙总管,你看少主会不会像以前的主公,是,是为了飞影姑娘,不愿意到这里来参加大赛,娶回公主?”

  孙总管摇摇头:“以我对少主的了解,如果是这个原因,他定会向我说明情况,绝对不至于不告而别。况且,我看少主对那飞影姑娘却也不是太熟。我只怕,他们出什么事情,蓝楼主依然没有消息吗?”

  黄天豪点点头:“没有找到蓝阖,唉,当初我们就不该让少主独自去小和山。”

  孙总管神色凝重,挥挥手,示意黄天豪不要说了。他目光向前看去,只见远方烟尘滚滚,紧接着马蹄声如雷鸣般,原来是刚才侍卫求救的援兵来了。

  只是此时援兵虽到,对手却没了,那侍卫长显然是憋了肚子气,接下来,对往来的人员检查的更加仔细。

  那些能拿到各国王室签发的通牒的人,都是当地只手通天的帮会人物,或者江湖大鳄,自然有手下对那些人暗暗打点,过关。

  孙总管等人进了洛邑城,已经是黄昏时分

  第百十四章洛邑城内群豪乱

  洛邑城中专门已经辟出了驿馆,按照不同的国家将来的人登记入册,然后分别带入划分好的驿馆里安置下来。

  天下盟代表了江南群豪的势力,被划分到了越国驿馆里面。这里是几间极大的院子,他们刚被引进门,就看见第间院子里站着两个人,却正是越国的小公子米仲子和个侍从。那米仲子见到孙总管等人,微微笑,说道:“天下盟来的好快,怎么没有见到你们盟主?”

  那米仲子认得左千江和紫泉,却没见过孙总管,他这话自然是面向左千江说的。

  左千江微微施礼道:“我家少主还有的别的事情耽误,要迟点才能赶到。”

  米仲子点点头:“这次江南也有些好手,要过来看看热闹,都住在这里面院子里。你们到时可以亲近亲近。七日之后的大赛,可是你们少主出手吗?”

  左千江犹疑了下,笑道:“只怕不用我们少主亲自动手,我们这些手下自然就能打发的了。”

  双方略略寒暄几句,那带路的驿馆差使,就把孙总管等人带到第二间院子里去,天下盟的数十个人纷纷安置下来。孙总管安排好人手,外出打探消息,这里左千江和其余几个楼主已经聚到孙总管房子里。

  孙总管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见到左千江等人,也没有停下来。

  “少主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只怕是凶多吉少,孙总管,你要为我们天下盟大事计,早点拿出个决断来。”左千江走上前,站在孙总管面前,嘶声说道。

  “先看看别国人手的情况再定,我已经派出兄弟,去那些驿馆看看,来的都是什么人。”孙总管停下脚步,向各个楼主看了眼,说道。

  “这次沿途探报,已经确定,燕国是由燕弃太子带着人手入洛邑城。对了,这次虽然是说只能由领头的帮派入洛邑,但是我听说,不少好事之徒或者买通了本国的王室,取得了通牒,或者依附在那取得头筹的门派之下,都到洛邑城里来。”陆峰说道。

  “难道他们真的只是来看看热闹?”孙总管沉吟道。

  “哼,不过是想混水摸鱼而已,当然了,周天子居然组织了这么番大事,却也是江湖上百年难得遇,能过来开开眼界也好。你看,咱们这江南的不少豪客,不也跟着来了吗。”左千江呵呵笑道,他是希望人越多越好,这样万周天子有什么阴谋,这么多人,到时就算造反,也多了些人手。

  “七日之后,如果少主还没有找到,紫楼主,本盟中,若是论武功,自然是你最高,说不得,到时你要给我们打头阵。那夺鼎大赛是以帮派为主,只要哪个帮派夺得了头筹,至于是帮派中的谁出手,却并没有规定。这次我们到可以取巧些。”

  紫泉点点头,说道:“那燕国的燕弃,身手也不可小看,到时抽签定下后,先看看我们天下盟对的是哪个。齐楚燕韩赵魏秦七国,再加上我们后起之国越国,八个国家,第轮淘汰四个,第二轮淘汰两个,最后轮就是决赛了。”

  “好,三日后抽签,到时如果临时有什么变故,我们也自有时间从容安排。黄楼主,你这些年经商,踏遍天下,和各国比较熟悉,你这几天走访下各国的来人,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情况。”孙总管安排下来,黄天豪点点头。

  然后孙总管又对红叶公子说道:“那些火器什么,你都安排好了?”

  红叶公子点点头:“这批火器是我们赤楼里最精良的批,才研制出来,每个兄弟身上都带了二十枚,万到时有什么意外,我们把那洛邑城墙炸出个缺口,还是非常容易的。”

  “这次我们天下盟主力尽入洛邑城,不怕万,就怕万。虽然天子无戏言,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孙总管说完后,想起了阿烈,不禁叹了口气,

  当下几个人又商量了些事情,就分别各自回休息。

  却说这三日来,整个洛邑城都热闹非凡,那来自各国的豪勇之士,自然少不了喝酒闹事的番做为。洛邑城内的守卫,也没少吃苦头,既要维持洛邑城内的治安,又要去和那些身手远远高过自己的江湖人士纠缠,被打的鼻青脸肿却也不敢找上司,只怕上司说自己没用。好在各国也有使臣,担任守护洛邑城池职责的官员只得到各国驿馆里,请求那些个使臣约束本国的江湖人士。

  那些使臣们虽然当面答应,可是心里自然对周天子这次笼络各国江湖势力心中不满,转过身去,好点的,说那些豪客几句,幸灾乐祸的,反而辍弄那些个人多惹点事,恨不得让洛邑城闹翻天才好。

  只是等到抽签结果出来以后,顿时整个洛邑城安静下来了:

  秦国黑夜圣教对楚国湘江大侠

  齐国龙岛对赵国太行五虎门

  燕国燕弃对韩国江上飞

  吴国天下盟对魏国勾戈门

  孙总管看着抽签结果,陷入了沉思,旁边几个楼主互相看看。左千江忍不住说道:“这抽签会不会有人捣鬼,妈的,也太巧了,你看,最后胜出的那四方,猜都不用猜都知道是哪个了。”

  “不错,你看,最强的黑夜圣教龙岛燕弃还有我们天下盟,都分别对个不怎么样的对手,只怕这里有阴谋。”孙总管缓缓说道。

  “可是当时抽签的时候,确实看不出有人能动手脚,我们八个人分别上去,从密封的瓶子里面掏出了竹签,对了号码,就是这样的结果。若是其中作弊,到底怎样做的?”紫泉有些迷惑。

  “算了,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们也不用多想,这种安排,对我们也没什么坏处。对了,黑夜圣教这次派出的是什么人?”孙总管挥挥手,转移了话题。

  “没有见过,这次秦国很低调,他们的人根本就没有出过驿馆。想进入他们驿馆探听消息的人,也被挡在了门外。”陆峰说道,他见孙总管没什么反映,继续说道,“还有龙岛,很奇怪,龙焰这次高调出头,可是却没有见到他的人,整个龙岛的人也都待在驿馆里面,不过他们派出的探子去不少。我亲自跟踪个探子,发现,发现,他们正在找人。”

  孙总管等几个人顿时警觉起来:“难道他们也在找少主?”

  “不太像,”陆峰摇摇头,“我觉得,我觉得,他们好像是在找龙焰。”

  “什么,难道龙焰也失踪了?”几人大惊

  第百十五章兵不厌诈

  “龙焰这次从来没有露面,孙总管,你看看,会不会我们少主的失踪,和龙岛也有关系?”

  “走,我们去齐国的驿馆探探。”孙总管想了想,指着陆峰道,“你和我同去,其余兄弟,你们待在驿馆里。如果到四更我和陆兄弟还没回来,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按照我们商议好的准备三天后的夺鼎大赛。”

  左千江拦住要走出去的孙总管,说道:“孙总管,还是让我和陆兄弟去,你担负着咱们天下盟的大事,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孙总管摇摇头,说道:“你放心,我这次去,只是想找龙岛的人问问清楚,如果他们龙焰果然也失踪了,我怀疑,和我们少主的失踪可能是同个人捣的鬼。这件事情,我必须亲自去弄清楚不可。”

  左千江想想,也不再阻拦孙总管。

  夜色很黑,孙总管和陆峰两个人打扮齐整,正站在齐国所在的驿馆外面。个龙岛侍从打扮的人站在门口,语气冰冷:“我们龙岛主不见客人,你们请回吧。”

  孙总管微微笑:“我不见你们龙岛主,我要见你们这里现在管事的人,我是天下盟的总管。你告诉你们管事的人,就说我们天下盟现在和你们龙岛遇见了件相同的难题,大家说不定可以相互有个帮持。”

  那侍从听,面色微微变,说道:“那么请稍等,我去禀报我们主管。”

  过了会,只听得脚步声响,个短小精悍的老人从门内急急走了出来,他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但是面色红润,眼睛开合之间精光四射。

  那老人拱手道:“在下龙岛的东木总管,久闻天下盟大名,这次得见孙总管,真是见面胜似闻名。”

  孙总管笑道:“东木总管成名四十年,当年东木总管纵横江湖的时候,我姓孙的只怕还不知道江湖是什么呢。”

  这顶高帽子奉上,那东木总管虽然戒心依然十足,不过面上神色却缓和了许多。他笑道:“孙总管客气了,请里面坐。”

  在驿馆的小花厅坐下后,侍从奉上茶水退下,花厅里只剩下东木总管,孙总管和陆峰三个人。

  那东木总管也不说话,只是端着茶碗,轻轻的敲击着茶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孙总管。孙总管放下手里的茶杯,径直说道:“我们天下盟的少盟主,三个月前就没了踪影。我们盟里派出了好手四处搜寻,依然打探不到任何消息。”

  “既然孙总管如此说,那老夫也不用隐瞒了,不瞒孙总管,我们龙焰岛主,三个月前天剑峰之后,也没了踪影。”东木主管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加深了许多。

  “哦?果然如此,难道有什么阴谋针对的是天下盟和龙岛?”孙总管听到这个消息后,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依然吃了惊,龙焰的身手他听左千江描述过。至于阿烈的功夫,他自然也是心里有数,什么人,什么势力,能够同时把他们两个人都劫持走?

  “你怀疑是同伙人干的?”东木主管问道。

  “不错,你想想,天下盟和龙岛同时失去领头的人,那么对谁最有利?”孙总管反问道。

  “嘿嘿,嘿嘿,难怪这次黑夜圣教派了个假教主上天剑峰来捣乱,原来果然有阴谋。”东木主管的眼光忽然冷了下来。

  孙总管心里微微笑:那假教主可不是黑夜圣教派来的,不过这件事情,我却也不用向你说明了。他这样想,面上却丝毫不动神色,说道:“看来黑夜圣教的嫌疑果然最大,天下盟和龙岛若是出了事,那么自然是黑夜圣教最为得利。只是那二十多年前,黑夜圣教内部发生了起叛乱,他们元气大伤,这么多年直躲在西部边陲。难道如今他们又要大举进犯中原吗?”

  “秦国这些年仗着函谷关的天险,直经营关中平原。我这些年搜集到的资料显示,只怕黑夜圣教后面同秦国王室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野心不小,只是我们龙岛直远在东海之滨,和他们的势力接触不到,这么多年也算相安无事。他们若是要扩张,第个要铲除的,自然是楚国”东木主管刚说道这里,孙总管忽然打断了他的话:“这次黑夜圣教对的就是楚国。”

  三人对望眼,心里同时想到:果然有阴谋。

  东木主管面上浮现出丝疑惑的神色:“难道周王室也会参与到黑夜圣教里面?不可能,不可能。”他边说边摇头。

  孙总管沉吟了下,想到:这次的夺鼎大赛,明明就是你们龙岛发起来的。想来那周王室是和你们龙岛有什么协议,才会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来。如果说黑夜圣教想从里面捞什么利益,自然不能再去打周王室的主意了?他心念转了几转,却没想出什么端倪来。

  “对了,请问东木主管,能不能给在下说说你们龙岛主是怎么会突然失踪的?具体时间是哪日?”孙总管问道。

  “天剑峰大会后的第三天早上,龙岛主带了几个兄弟,送周天子下山,并安排好人手护送周天子回洛邑。只是他和周天子分手后,我们去约好会面的地方等岛主,却始终没有等到岛主。派去兄弟追赶上护送周天子的人马,那面说是龙岛主分手后就独自人走了。他们却不知道龙岛主到底去了哪里。我们和龙岛主约好碰面的地方极为隐秘,也只有我和岛上的几个老兄弟知道。后来我们四处派出人手搜寻,你们知道,我们对岛主的身手还是很有信心的,只是想不通,什么人,能让我们岛主毫无声息的消失了。”东木主管花白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

  “果然诡异,你们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那周天子那面呢?”孙总管试探着问道。

  “自然没有告诉周天子岛主不见了,只是说岛主临时有要事,暂时赶不及来洛邑。那周天子知道后,满脸的不高兴。我们却也没办法。”东木总管说道这里,忽然问道,“你们的盟主却是什么时候不见了?”

  “天剑峰下来后,我们在琅邪城内的第二天,盟主去小和山处理点事情。自那天开始,我们就和盟主失去了联系。”孙总管面上带着丝疲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