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背心和条五分裤,叶晓易躲在屏风后换装完毕,披了件宽大的衣服跳出来。见叶虎叶玄把屋里都收拾干净了,也把吕布给塞床上去了。

  “干得好。叶虎叶玄,养兵千日,用兵时。我就知道你们对我最好。”叶晓易借着烛火观察吕布的侧脸,发现吕布这家伙侧面看起来更帅,而且很有成熟的男人气概。

  “小姐,你再好好想想吧。”不要后悔啊。叶虎苦口婆心规劝,祈祷叶晓易悬崖勒马。

  “是啊,小姐。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们刚才可看到吕布睁眼了啊。叶玄直冲叶晓易使眼色。床上如果躺的是别人,他自然可以当面告诉叶晓易,可现在躺的是吕布——叶府叶大掌门人的头号“男宠”,根本惹不得。

  “切~言既出八马难追。你们罗嗦个什么劲儿啊?快,出去吧,把门给我关上。嘿嘿。”叶晓易现在被即将到来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也顾不得看叶玄的暗示了。她把两个手下推出门,就“狞笑”着,坐在了床边,用烛火照吕布的“睡颜”。照了片刻,似乎又觉得不过瘾样,吹掉了烛火,借着透过窗纸射进来的月光凝视吕布的眉眼。

  叶晓易在屋里对吕布发花痴,没有注意到屋外的动静。叶虎叶玄两人撤到屋外,两人还没有走到院子口,就被张辽於夫罗给捂住嘴巴拉到灌木丛里面去了。

  “呜呜~~”三少爷。叶虎挣扎不过张辽的突然袭击。

  “呜呜~~”四少爷。叶玄也没躲过於夫罗的箝制。

  “你们不要出声,随我们看着事态发展就好。”赵云有些惭愧地看着两人,任凭张辽於夫罗将他们的胳膊捆住嘴巴堵上。

  “是啊。今日两大巨头对决,我们也是下了赌注的。你们可不要搅局啊。元化,观赏的座垫拿来了没有啊。”郭嘉早就派人把通往这个院子的路给堵住了,任谁来,都不会坏了叶晓易和吕布还有他们大家的“好事”。

  “呜呜~~”天啊,赵云竟然都卷入了此事。完了,没希望了。叶虎心说这次可没有来拯救叶晓易了。

  “呜呜~~”神啊,郭嘉竟然和华佗联手参与。完了,没希望了。叶玄心道这下子叶晓易惨了,吕布肯定会占了便宜还大喊吃亏。

  “夫君。你说。这不会太过份吗?”沈娴姐姐还很有理智的,她很怕叶晓易的事后追杀。

  “这个,关键是像姑姑这般年纪的女子。早已出嫁了。如果我们不帮姑姑把,谁又能帮她?”陈群也被拖下了水,还手持刻满家法的竹片子,准备充当逼婚的角色。

  “说到吕并州。我觉得他们多年前就应该在起啊。”沈娴是并州叶府最老的批人了。她对叶晓易和吕布之间的“恩恩怨怨”了解得很透彻。

  “凡事自有天意。恐怕他们不会太容易吧。”刘晔站在众人的身后,给大家的八卦热情泼冷水。

  屋外热闹成锅粥,屋里的叶晓易却没发觉。她呆呆审视吕布的相貌,双眼的心型无论如何都无法恢复正常。

  帅啊。帅啊。吕布好帅啊。不笑的时候是冷面酷哥,笑的时候是温暖型男,熟睡的时候,却是带了些青葱少年气息的心爱小布布。

  叶晓易心花怒放。感觉自己背后都是捰体小天使和盛开的蔷薇花牡丹花玫瑰,花狗尾巴草之类的东西。

  她伸出手指,戳戳吕布的胸肌:不错,手感好,力道十足,该有弹性的地方绝对不少,也没什么赘肉。基本就是传说中让人可以依靠的胸膛。虽然她叶晓易富甲天下,也不用寻觅这样的男子了,不过,有靠山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再伸出另根手指,戳戳吕布的脑二头肌脑三头肌:也不错。摸着就是个练家子的料,而且皮肤还不粗糙,挺细腻,挺结实。所谓的坚强臂膀就是这样的吧,可惜小布布把着臂膀都用在打仗上,没有像当年那样用在做饭上。

  浪费人材啊!

  肚脐上面都“检查”完了,叶晓易犹豫着要不要检查肚脐下面。她把被子稍微往下拉了拉,发现吕布的腹肌也不错,绝对不是加州州长施瓦辛格那种棱角分明的,而是看上去很柔和,但摸上去块不少的那种。

  极品!赞!

  面对吕布吕大帅哥的完美上半身,叶晓易擦去了鼻子里缓缓流出的温热红色液体。也不知道怎么的,她从吕布这里想到了张辽赵云於夫罗郭嘉的身材。这么多年没见了,还是很想念的,就不晓得他们和吕布哪个身材更好。

  “小布布,应该是你更好吧。唉,我没喝多,头怎么晕了起来。”眼睛稍有朦胧的叶晓易戳戳吕布的胸口,趴在上面遐想起来,“我觉得啊,看骨骼,夫罗应该不错,但他胡子长得快,所以毛应该很多。我不喜欢毛毯型辽哥嘛,太骠悍,虽然也很帅,但为人太,实在不是个好老公的料云哥倒是不错,可惜他这个人心思重,喜怒哀乐很不明显,不容易交心小嘉很好,太好了。好得让普通人不敢高攀染指所以,还是”

  “还是什么?”吕布闭着眼睛答茬。

  “还是大哥你最好啦。啊~~呜~~”叶晓易笑眯眯地回答完,倏地反应过来,张开嘴巴就要来个惊竦尖叫。

  第三卷第五十章连环套中

  “别喊了,我听叶虎说。你上次喊了嗓子,吓死了叶府的十多只鸡,二十多只鸭,三十多只鹅。”吕布把叶晓易拉到身边,又用被蒙上。

  “呜呜~~”你竟然没睡!叶晓易四肢挣扎半天,发现无济于事,只能老实下来,躺在吕布的胳膊上,用牙齿咬住吕布胳膊上的肌肉,用胳膊感受吕布上半身的体温,想要听吕布的解释。

  “不用猜。我是从华佗那里花高价买到的消息。买来消息后,又买了解药。”吕布好整以暇地松开叶晓易嘴巴的箝制,想看看叶晓易怎么说。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次看叶晓易穿这么少的衣服,蛮养眼的。

  “我呸,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给他的钱还少吗?竟然敢如此整我!大哥,你先休息,我去教训他。”叶晓易借题发挥,打算脚底抹油。

  “急什么?明天教训也不迟嘛。”吕布根本就没打算让叶晓易走。方才被叶晓易占了半天的便宜,他还想占回来呢。

  “怎么能不急?万他跑了怎么办。”让我走吧,快点吧。如果这样在被窝里厮混下去,恐怕晚节不保,还未成婚就假戏真做了。

  “没关系,明天我派人帮你逮。顺便把钱要回来。”吕布也有反悔的意思。原因无他,华佗的要价实在太高了。

  “不,不,不,还是今天去。”再不走,你的嘴唇就快碰上我的脸颊啦。叶晓易看着吕布的脸渐渐放大,对自己的初吻充满了期待和紧张。

  两个人拉锯似的撕扯了半天,终于还是力气小的叶晓易败北。在夜黑风高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笼罩下,在柔软宽大的被窝里,她的脸颊嘴巴都被吕布吃了豆腐。而穿了五分裤的小屁股也被吕布来了顿结结实实的“竹笋炒肉”。

  疼啊,疼死我啦。就算我买通华佗用蝽药下套,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啊。叶晓易叶大女魔头恨不得用嘴巴把吕布给捂死。

  在发誓赌咒再也不给吕布下药了后,叶晓易终于泪眼朦胧地趴在了吕布身边,继续“忍受”吕布对她嘴唇的蹂躏。

  喵喵的,小布布的肺活量为啥米这么好。自己的嘴巴是不是肿了啊?

  叶晓易很不甘心地亲了回去,誓要血前耻。

  舌头和牙齿打架,双手也开始上下不老实。叶晓易试图扳倒吕布,占据某方面的主动权。可她还没折腾几下,就发觉从刚才起就昏沉的脑袋越发晕,让她上眼皮直打下眼皮,眼看就分不开了。

  “晓易,你怎么了?”吕布也发现叶晓易不对劲。他从华佗手里买的可不是蒙汗|药,看到叶晓易这反应,他感觉自己似乎被华佗给骗了。

  “我好困啊~大哥,周公之礼改天再说吧。”叶晓易实在困得不行。她伸展四肢,就跟章鱼样把吕布给抱住了。边抱还边喃喃自语:“我是考拉。我是考拉,我是考拉。”

  烤啦?把什么烤啦?

  吕布搂住“章鱼叶”的腰,寻思这事情似乎越发古怪了。

  作为华佗牌秘药的第二个买主。吕布的计划就是将计就计,先吃掉解药,让自己保持清醒神志,然后再给叶晓易叶大女魔头下药,到时候,就可以伪装成怨夫,让叶大女魔头负责了。

  但是但是,现在叶大女魔头没有大发滛威,反而蒙周公召唤,呼呼大睡去了。这就比较诡异了。可更诡异的还在后面。吕布想给叶晓易也喂些解药,但他刚坐起来,就感觉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从前听晓易讲故事,似乎江湖上有些个什么药叫“七步断肠散”之类的。

  吕布心中默默差数,数了不到十下,身体也跟被拦腰斩断的庄稼样,咔嚓就倒在了叶晓易旁边,保持着裸露上半身拥抱被褥包裹的叶晓易的形象,他的只手还好死不死地搂住了叶晓易的腰。整体造型很像偷腥后的滛贼,还是那种打算连人带物起拎走的三光滛贼。

  在门外听了小半个时辰的墙根。华佗张辽郭嘉等人终于听到屋里没有任何声音了。

  “不会吧。老大怎么这么快?”张辽摆出副很不可思议的表情。

  “文远,休得胡言。大哥正人君子,自然不会趁人之危。”十有八九是对叶晓易进行思想教育后,就双双进入了假寐。赵云分析来分析去,感觉吕布和叶晓易之间是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问题。

  “叶虎,你去敲房门。”郭嘉把叶虎给放开,让叶虎去当炮灰。叶虎不敢不听,只好过去敲门,可敲了半天,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哎呀,看来是好使了。我就说嘛,我配的蒙汗|药绝对是天下流。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山里的熊,不睡个十天半个月的也醒不过来。”华佗得意洋洋。

  “元化,你卖给她们的都是蒙汗|药?”郭嘉总算看出些门道来了。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华佗死乞白赖要自己带着画具,敢情是要当场写生,留个证据。

  “没办法。”华佗哀怨地摊开双手:“晓易给我的钱虽多,可吕布给得更多。不过吕布给得虽然更多,小晔给得却最多。所以”

  “所以你这个庄家通吃我们双方的赌金?云哥,夫罗,给我打啊。”张辽这下子不干了,拎起华佗就想先招呼阵拳头。

  “哎吆,不是啦。”华佗个闪身,更加哀怨地回答道:“是刘晔小皇叔通吃。你们找他算账吧。”

  好啊,赌场无父子,何况刘晔这皇叔刚封上,还没坐实呢。张辽龙卷风样刮出去逮刘晔,可刘晔看到屋内两个人貌似没发生什么实质问题,就早早地翘脚闪人了。

  叹着气,郭嘉吩咐叶虎给上半身光溜溜地吕布盖上被子:“叶虎啊。只要把他们两人的脸孔露出来就好了。对了,姿态,元化啊,给他们摆个好看的姿态。胳膊,那只胳膊露出来,让晓易枕着大哥的胳膊,对对。就是要这种温馨的家庭气氛。”

  第三卷第五十章连环套下

  “那腿和别的地方要露出来吗?”华佗对被子下面的“裸布”和“半裸叶”还是很感兴趣的。

  “如果你真的不怕死就掀被子吧。”郭嘉把决定权丢给华佗,华佗很明智地把被角掖好,只让吕布露出小半个胸膛外加个肩膀手臂,叶晓易也只露出个头。

  先画整体结构,然后按照华佗的素描理念下笔。郭嘉发挥他天才的面,以超越常人的速度同时画了两张模样的“鸳鸯昏睡图”出来。画完看看明暗关系处理得不错,透视也很合理,就开始上色,以超越古今的写实主义态度,把叶晓易和吕布被蒙汗|药弄倒的场景描绘得淋漓尽致。

  “大家觉得怎么样?”郭嘉收笔,让叶虎把他的画具收拾干净。华倌则挥舞着小刷子,用他发现的植物胶给画面涂上那么层,免得年深日久掉色。

  “不错,栩栩如生啊。”张辽追杀刘晔回来,比喻极其不恰当。

  “嗯,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什么都没有做,就都倒下了。”刘晔颔首,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他在心底隐隐约约知道叶晓易对自己的安排,所以也很想朝那个方向上努力。

  “奉孝,你为什么要画两张?”赵云心说张就够大家死的了,更别说画两张。

  “这么好的作品,怎么可能只画张?”郭嘉大笔挥,率先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下自己的手印,“我打算来个集体签名,送给晓易和大哥张,然后咱们这些人集体留张。这办法不错吧。”

  不错?不错个鬼啊。

  戏志才心说郭嘉这是要把所有人都有证据的拉下水,打算来个法不责众,让叶晓易和吕布没有办法“报复”回来。

  “郭先生,你这是要逃避主要罪责啊。”刘晔轻轻笑,在郭嘉名下跟着签名。

  “小晔。罪魁祸首可是你。不过,没想到你这样大胆。”算是爱的动力吗?郭嘉挠挠头,招呼着看热闹的众人挨个签字。

  大家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跑也跑不掉,只好签了。结果,叶晓易和吕布两人整整昏睡了三十六个小时后,在第三天早晨清醒后,看到的就是有并州核心集团集体签名的鸳鸯昏睡图。

  暴走着拉过叶虎,衣衫不整的叶晓易恨不得立刻提刀去追杀华佗。清醒过来的吕布则在腰间围了块布,就用被子把穿运动背心五分裤的叶晓易裹了个严严实实,不让叶虎叶玄看到星半点。

  “好啊,华佗竟然敢这样做,还有奉孝。这画除了他,别人画不出来的。喵喵的,竟然个都没少,全来参观了。叶虎叶玄,你们这两个管家是怎么当的?我看看”叶晓易仔细瞧了瞧签名和指印。勃然大怒:“好哇。你们两个竟然也给我签名了。看我不砍死你们的。”

  “冤枉啊,小姐,是几位少爷捆着我们。强迫按的。他们”叶虎硕大身躯可怜兮兮地缩在墙角,把事件的始末讲给叶晓易和吕布。

  “真的冤枉啊,小姐,我们怎么敢这样,都是几位少爷把我们给打晕了,然后绑了起来。他们”叶玄也躲在房梁上,远离正在喷火的叶晓易叶大女暴龙。他把华佗跟刘晔勒索了大笔钱财,然后替刘晔“消灾”的因果关系说得更加透彻。

  “呵呵,你们下来吧。呵呵,哈哈。”吕布听叶虎叶玄讲了事情前后,反倒是笑了起来。

  “笑什么嘛。大哥,他们好过份,幸亏我穿这些。”叶晓易说完脸有些红了。她本来想穿个比基尼之类的,考虑到身材不够现,才作罢,改穿休闲风格。如果真的穿比基尼勾引吕布,不给大家笑死才怪。

  “呵呵,他们有分寸。如果你真的穿那种咳咳我想,沈娴她们就会出面的。”吕布很了解这帮兄弟。知道他们都属于不安分的人种,此计不通,定有别计。

  “沈娴姐姐出面救我们?不太可能吧?”

  “不是救,是帮助我们摆姿势。”吕布想像当时的情景,忍不住再次大笑起来:“晓易,我只是没想到刘晔竟然敢这样做。”

  刘晔,说到刘晔,叶晓易意识到自己竟然从来没有责怪过刘晔。相反,刘晔的这手让她觉得刘晔简直就是天下第的可塑之材,不丢给郭嘉陈群他们好好打磨,就太浪费了。刘辩现在尚无子嗣,如果日后刘辩直没有子嗣,那继位者的问题,就很够大家考虑的。再如果,等天下太平后,她还是要建立海军远航的。到时候,如果她带着吕布去澳大利亚度假过余生,中原没个权臣统治可不行。

  国家建设,需要的是长远规划和后来人的有力贯彻。满足这个需求的,就真要数刘晔陈群那帮人了。

  挥挥手驱赶走电灯泡叶虎叶玄。叶晓易把头靠在吕布的胸前,轻声问:“你说,如果日后我很有很有钱,有钱到要去造艘很大的船,你愿意不愿意跟我出海?”

  “愿意。”吕布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定居海外呢?”叶晓易很关心自己的世外桃源。

  “随便你。反正是你掏钱。”吕布回答得避重就轻。

  吕布这家伙太闷马蚤太狡猾,说来说去,还是不肯切入正题。

  叶晓易噘起嘴巴,鼻孔出气哼了声,对吕布的回答表示不满。

  “要不然,造船的钱我出半?”吕布故意加了句,迎来叶晓易计重拳。

  “受不了你,不管了。天下安定还早着呢,我还有个事情要去见刘辩。哦,不对,是陛下。你先找个衣服穿上吧。裸奔很难看的。”叶晓易咬牙给了吕布几拳,跑去屏风后面换衣服。除了去找刘辩谈国事,她还打算顺便追杀下华佗。

  “难看?你不是还用手指戳戳,可劲儿赞扬好看来着吗?”吕布取笑完了,又正色地问:“你又有什么新的鬼主意了?竟然还跑去跟皇上要口风?”

  “没什么新的鬼主义,只是最近闲得无聊。打算趁各路军阀都休兵的时候出去逛逛。”叶晓易见吕布惊诧,就微笑道:“我想跟钦差出使荆州。”

  第三卷第五十二章被群殴的小女生上

  荆州,刘表的地盘。荆州上曾经靠近司隶的南阳带,还是袁术盘踞的地方。吕布和袁绍打得正凶的时候,清理完周边郡县的曹操正跟袁术较劲。两人对峙数日,都没得什么好处,不过袁绍死,越发形单影只的袁术就病不起,眼见也有追随袁绍的趋势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要不怎么说袁绍袁术这两兄弟想不开。如果当初两人联手打天下,又怎么会各自输得这样惨?

  叶晓易感叹中,敦促刘辩赶紧下旨派人到各个军阀处出使,找些收贡品派使节之类的借口看看军阀们对皇权的臣服心,顺便再看看他们的实力和辖区臣民的口风。曹操那边不用说,早就遣人来进贡了,只要赏赐些便可。郭嘉的想法是将重心放到荆州上。

  袁术病重,荆州大部分归刘表所有。并州集团和曹操的对峙是在所难免的,如果刘表有意加入曹操的阵营,那并州集团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