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现自己已经怀孕了,而且消逝的记忆也点点滴滴地重新涌入她的脑海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妈!”思琪不住地点着头,自己也是为人之母,感同身受,岂会不了解父母百般煎熬的心情呢?

  “你哥呢?”爸爸欣喜地问为了找回双儿女,他们已经舍弃了自己的工作,他甚至把自己的公司也卖掉了,只为能全心全意地找回自己的儿女

  “我不知道,那日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哪”想起那日痛苦的经历,思琪痛苦地抱着臻首,表情痛苦难当如果不是她的任性,也就不会发生這样的事,他们是生是死也未可知

  “爸妈找了你将近十年,终于找到你了,只要平安就好,平安就好”王爸爸喃喃説道:“至于你哥与乐乐的事,我们还是先回家,用探测仪器看能否找到你哥他们的形迹”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先回去,他们已来了快年了以前每年都会来次,长则半年,短则三个月這次,是时间最长的次

  “那我们赶快回去吧!”王妈妈焦急地收拾好包裹,拉着思琪准备上路,“我们的机器汪在隔此不远的地方,回去了就再也见不到這个鬼地方了“看着女儿满脸倦容,妈妈很是不舍,在家被大家捧在手心里,也不知道這些年受了多少苦即便是自己偶尔来几次,也忍受不了這荒蛮的岁月,战争流血哭泣嚎叫构成的副副痛苦的画卷流离失所的人民,灾害频发的年代,到处都是哭声与嚎声京城的繁华也掩盖不住广大民众的苦难,战争给普通人带去的痛苦,没有亲眼看过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以前她是浪漫的小説家,现在已经变成了现实主义者,世界上每刻都在发生战争,每刻都有人陷入无尽的苦痛中

  “妈”,思琪轻轻地挣脱掉母亲的双手,“妈”她轻轻地唤着

  “恕女儿不孝,我不能随你们回去!”她垂下臻首

  “为什么?”王妈妈不解地低吼,這个世界有什么好的?没有先进的电器,没有优渥的环境而她的女儿,那个天之娇女,身上穿的是粗得不能再粗的衣裳,双手还长着老茧,皮肤粗糙,眼窝深陷,哪还有那个b大女大学生的风范?

  “我”,她总不能説在這个世上,还有个她心心牵挂的男子,甚至她还为他生下了个孩子吧?

  “娘”,小伦跑过来,双臂打开,以母鸡保护小鸡的姿势保护着他的娘亲,“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惹我娘伤心?”

  “你?”王妈妈双眼圆睁,指着眼前的小男孩,“這是?”

  “妈,他是我的孩子,叫小伦”思琪抹去泪水,为了小伦,她必须留在此地!

  “你的孩子?”王家爸妈不可思议地异口同声道眼前這个还未脱离稚气,却以保护之姿质问惹他母亲伤心的人的孩子,居然是思琪的孩子?老天,這些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

  “你怎么?你才”王妈妈募地汀了,她本想説“才二十岁”,可她意识到那已经是十年前的女儿了,现在的女儿已经三十了,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将头枕在自己膝盖上撒娇的思琪了

  “是呀,都十年了”王妈妈痛苦地闭上双眼,情不自禁地退后了几步

  “那个男人?”王爸爸不知如何称呼小伦的父亲,那个将他可爱的女儿夺走的男子,“他在哪?”

  思琪茫然地摇摇头,她寻找了這么些年,却总也找不到他的音讯甚至她连他是生是死也未可知,如果是死了,他总也会偶尔托个梦于她呀!如果他还活着,为什么不来找她?可是,什么都没有,就像切只是自己的梦境般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哪,还是连那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即便是向性格温和的王爸爸也忍不住大发雷霆,“你怎么如此糊涂呀?”他伤心地把头扭往边,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丧子之痛还未平复,唯的女儿却稀里糊涂地托付了终生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他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为什么不来找了?”思琪掩面嘤嘤哭了起来,是否是她自己太过多情?以为他还能在那么多年后还能完整地记住自己?

  “娘”,小伦不知所措地伸出稚嫩的双手为母亲拭去脸颊的泪水,毕竟还是孩子,对于大人间的情感无法全然理解,“娘,别哭了,如果娘不愿意找寻爹爹的话,那娘就带小伦回渔村去吧!”都怪不懂事的他,要不是因为别的小孩骂他野种,他也不会吵着要娘亲带他找寻真正的爹爹

  “小伦”思琪哽咽着轻柔地摸着小伦的头她从来没后悔生下小伦,即使当年渔村的大婶规劝她,让她好好想清楚,个未婚女子带着个孩子,必将举步维艰,想再嫁个好人家几乎是难于登天,最好的情况就是嫁入有钱人家做填房可她毅然决定生下小伦,如果她找不着他,那這个小孩就是她這辈子唯的依靠了

  “你们”眼见此景,心软的王父只好默许了除了接受小伦,接受现状,他也不知道还能説什么责备女儿的话事情已经這样了,家人都被折磨得形容枯槁,能团圆已经是最大的期盼

  “不管那个男人是生是死,小琪,随爸妈回去,好不好?”王妈妈拉着思琪的手乞求道:“我们只有你了,不能再失去你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思琪也能理解父母的想法,可她怎么能舍弃莫斐擎呢?过往的幕幕呈现在她眼前,那个霸道却又自卑的男人!她怎么能舍弃寻找他,而绝然地远离有他的世界呢?

  “妈我不能!”這就是她的答案

  第七十章回家

  “你你是要父母死在你面前你才心安,是不?我和你爸为了找你,过早地白了头发,花尽家中的积蓄,你为何如此不孝?”王妈妈开始捶打起思琪来,满心的怨恨又怎么是打骂能消除的呢?抚养了几十年的恩情竟比不上个男人,這怎么不叫她恨哪!痛彻骨的分娩只换来這样个结果,這如何叫人不心酸?

  “妈,你打我吧!”要不是自己,哥哥也不会生死不明;要不是自己的坚持,父母还能薄唯的女儿可现在二老,什么也没了!连寻找的消都破灭了,也难怪母亲這般伤心了!

  “你要打就打我吧!”小伦拉着王妈妈的衣襟道:“娘的身体不好,你要打就打我吧,别再打我娘了!”懂事的他知道,娘之所以不回家,肯定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虽然他不知道那个家是在哪个州县,但肯定很远,去了就很难再回来

  王母渐渐地汀了,眼角噙着泪水,望着思琪

  “会鹃”,王父扶着王母犹自抽泣的肩膀,缓缓叹了口气道:“年轻人,就是這样!你忘记了过去的我们么?”那个以家庭成分来决定婚配的时代,他们是冲破了多少阻碍才在起的呵!王父接着道:“即便我们现在把小琪带回去了,她也会悔恨终生人生已经有了不少遗憾,何必再多增添几个呢?”

  “可我”,王母痛苦地争辩

  “人生何其短暂,能在如此短暂的人生中寻找到自己的真爱是多么不容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真爱,找到了就该抓住不放手,不是么?以前我们不也是這样么?”王父轻轻地道

  “我”王母睁圆双眼望着自己心爱的丈夫是呵,她愿意跟随他去任何地方,只因为他是她毕生的真爱小琪也是這样想的吧?

  突然间,王母觉得不那么恨了

  此时,阵“劈里啪啦”的掌声传来思琪回头,只见九娘正风情万种地倚着栏杆盈盈笑着,嘴中説道:“九娘此生还未听过這样的言论呢!思琪,我不得不对你的身世产生好奇呢!有這样恩爱的双亲,而且言论如此特别,都是九娘以前闻所未闻的,看来九娘真是孤陋寡闻了”

  “九娘”思琪正准备行礼,门外进来个全身缟白的女子,绚丽的斗篷遮住大部分的脸庞,进来,就直奔九娘跟前,用刻意压低的嗓音道:“你就是九娘吧?”

  “我這春香院今天是招来了什么喜鹊呀,怎么尽是些九娘素未谋面的生客呀!”九娘盈盈笑道有趣!向来只有男人点名叫她陪酒的,被女子点名可还真是头遭呢!她以玉指梳理发丝,柔媚地问道:“请问姑娘,有何事九娘可以帮忙的么?”来者就是客,她可没有把白花花的银两往外推的崇高意志

  “佟将军呢?”女子愤怒地问道

  九娘恍然大悟地笑了下,“原来是找佟将军呀!我道我九娘何时行情好到连女子也点名叫我陪酒的地步了?不过,姑娘,我這只是客栈而已,又不是将军府,你要找人岂不来错地方?”

  “你”蒙面女子恼羞成怒,却又苦于争辩不过急得都快跳脚了,眼神气愤地怒视着九娘却在与思琪的眼神相交汇时,女子怔住了,嘴里轻喃出语,“王思琪?”

  “你是?”思琪诧异地望着那名女子,会认识自己的人不多,能叫出名字的更是微乎其微

  “我”女子欲言又止,像是特意掩饰自己的名字接着,话锋转,又质问九娘:“我知道佟将军被你关在春香院,你要是够光明正大的话,那就让我去搜”

  九娘听完,“扑哧”笑了声,“妹妹,你可真是个好开玩笑之人呀!我這春香院天天来来往往的客人多了去了,每天不知要应付多少像你這样的人要是我都应许了,那我這生意还做不做了?”九娘娇笑了声,继续道:“妹妹,你还是回家去吧!再不走,我可是要轰人了哦?”

  九娘才説完,就有几个肌肉结实的男子走了出来,比划着身上的肌肉

  “你”蒙面女子咬咬樱唇,不知如何是好

  “姑娘,你还是走吧!”思琪好言相劝,既然女子知道自己的名字,那肯定是朋友如果再呆下去,九娘可能真的翻脸了,对女子也只有害而无益毕竟能经营个全国最大的客栈,没有几下子还真是不可能的

  “我”,女子急得直跺脚,几次想倾身凑近思琪,却又收回动作

  思琪也满心的诧异,看她如此焦急的涅,还有三番几次凑上前的动作,难道?是有什么要告诉自己么?

  “九娘可真名不虚传呀!”个低沉的男声传了过来,冷洌的嗓音足以冻结千年寒冰

  思琪转过身,望着那个站在丈开外的伟岸男子,怔住了

  “你?”九娘想不到他居然会出现在這里,自己该是把他关得好好的呀!怎么又出来了呢?

  “你真以为那个破铜烂铁能锁得住我?”男子讥诮地道,“思琪?”眼角触及到站在丈开外的女子,男子也有掩不住的惊喜与惊讶,混杂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

  第七十章悲痛

  “佟岱?”思琪难以置信,居然能在此见到佟岱?既然佟岱在此的话,那周映易与高虎呢,还有莫斐擎呢?想到即将能见到莫斐擎,她心开始砰砰直跳,呼吸也淆乱起来现在的发丝是不是很乱呢?苍白的脸有必要涂抹点胭脂了,还有怎么办?她好紧张,心脏像是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样

  “佟将军?”蒙面女子先思琪步飞奔到佟岱身边,焦急地对佟岱道:“快去救太子殿下,他有危险!”

  “怎么了?”佟岱死死地抓住蒙面女子的衣袖,寒声问道

  “秦王殿下在玄武门布满了官兵,准备弑杀太子”女子急促地説道

  “弑杀太子?”佟岱不可思议地松开抓住女子的手,厉声朝九娘吼道:“我大哥呢?”

  “走了”九娘声音平缓地道,面无表情,看不出她内心究竟想着什么

  “莫斐擎么?他在這?”那天果然不是她的幻影,他真的来过!她沉醉在巨大的欢喜中,他还没死!他还活着!她心中充满了喜悦

  “思琪”佟岱已经顾不上思琪了,寒声道:“你這个满口谎言的女人!”他扬长手臂,想破戒了!他发誓説不打女人,看来今天守不住了要是大哥与太子殿下有个三长两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