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的大屌插爆骚义子(兄弟、父子)上(1/2)

加入书签

  本文是龙马

  vip文 特意购买希望大家喜欢,看龙马vip来91耽美网

  聒噪的夏日傍晚,h市一间拉着窗帘的屋内。

  大床上,一名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美少年,双手以大字型绑在床头的左右两侧,正被一肤色稍深的男人压在身下。男人结实的马达臀正紧贴着少年白嫩的股间,密集快速的抽插着。

  双腿大张,被男人捂着嘴的少年,被插的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拼命在少年大腿间耸动着的男人,赤裸的上身勾勒出线条分明的肌肉,下面露出小半个强健结实的臀部。

  少年被男人插的在床上小幅度的快速弹起,嘴却被男人紧紧捂着叫不出来。

  镜头移动,来到了男人的面前,男人看起来也不大,顶多十八九岁,只是身材比较强健。再往下,男人结实的胸膛下紧紧压着的是是一对被压成扁圆状的丰乳。

  男人叫王阳,十七岁,还是高三的学生,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初三的时候,已经长到了一米九,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到了高三,长的更像个大人了。

  正被王阳压着狠干的是被他父亲王雄领养的哥哥肖昱,今年十七岁,只比王阳大上一个月,长的显小,比王阳要低上一个头,不知道还以为是个初中生。王阳长的老成,看着比实际年龄要大上一两岁。

  肖昱是个双性人,从小因为身体的特殊而被遗弃在孤儿院,之后被开武馆王雄领养。

  王阳和哥哥肖昱的感情很好,小时候,两个小孩子总是形影不离。初中后,王阳的个子越长越高,渐渐超过了哥哥。特别是到了高中,王阳已经长的渐渐像个大人了,而哥哥却还像个小男生。两个人站在一起,王阳比哥哥能高出近一个头。

  王阳长的阳光俊朗,又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在学校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可王阳却偷偷喜欢着自己的哥哥。

  【哥哥……我喜欢你……每天都想着要这样干你……想着插进你的子宫……把我的阳精射进你的子宫……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哥哥……哥哥的肉穴好会吸……】

  王阳捂着哥哥的嘴,下身在哥哥的花穴里不停的快速抽插着,哥哥被他插的浑身战栗不断,迷蒙的眼神失焦。

  【唔……唔……】

  肖昱被已经是篮球队主力的王阳干的脑子里什幺都无法思考,软糯的身子被强壮的男人压的紧紧的,男人的大肉棒在他的花穴内不断戳刺着,第一次吃到男人大肉棒的子宫还不适应,每次都被男人巨大硬挺的龟头磨的快要疯掉。

  【唔,唔唔!!唔——】

  被男人紧紧捂着嘴的肖昱,突然身子一僵,前胸仰起,紧接着瞳孔缩小,眼角和嘴角都流出了温热的水滴,显然,肖昱被身上不断开垦着他的男人干到高潮了。

  第一次被干到高潮的肖昱大张着嘴巴,脑中一片空白,从未体验过的舒服、灭顶的强烈快感,刺激的他身子剧烈的扭动,战栗……却被男人压的死死的,男人胯下的大肉棒把他订的死死的,他的无法遏制的扭动更像是主动吮吸、按摩着男人快下肿胀的阳具。

  男人被他高潮中的肉穴绞吸的粗重的喘息着,稍微停留了片刻,便又重新整根抽出,再狂野的肏进!

  高潮时溢出的大量滑腻的浪汁,被男人插的爆了出来,屋内响起羞人的咕叽、咕叽声,随着男人越肏越快,变成了噗嗤!噗嗤声。

  还在高潮余韵中的肖昱被男人强烈的肏干,干的又在床上小幅度的弹起,男人干的很勇猛,初尝禁果的王阳,拿出了在球场上冲锋的冲劲儿和干劲儿,只把肖昱干的汁液四溅、淫叫连连!

  男人拿起了旁边的内裤,塞进了肖昱的嘴里,第一次插入肉穴的男人似乎很激动,胯下直挺挺的深红色大肉棒,肿胀着,脉动着,上面水光光的都是肖昱浪穴里的淫水。

  男人喘着粗气,用强壮的手臂挽起了肖昱白嫩修长的大腿,刚被他插到高潮的淫穴就那样裸露在了他面前,娇嫩的小口刚离开他的大肉棒,还未来得及全部闭合,开阖着的小穴口里面还能看到里面嫣红的嫩肉,哥哥的肉棒比他的小一些,粉嫩直挺,跟哥哥一样好看。

  男人看着被自己插出浪汁的花穴,眸色暗沉,把肖昱的双腿压的更低,俯身,整个人压了上去。男人很强壮,压的肖昱闷哼一声,男人的体重使大肉棒肏的更深,被男人异于常人的阳具插的又酸又胀。

  肖昱摇着头,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呜咽声。男人盯着他哭泣的俊脸,却咬着牙,肏的更深,每一下都狠狠的干到了底!

  肿胀的大龟头狠狠的肏进他初次承欢的子宫,研磨着敏感的子宫壁,肖昱被男人磨的眼角流出泪水,不知是舒爽还是痛苦,肉穴深处不断被男人干出浪汁,又随着男人猛烈的抽插,爆出体外。

  男人干的很重,每一下都响起噗嗤——!声,接着是男人在里面大力的研磨,转着圈的研磨、顶弄……

  肖昱快要被男人顶疯了,身前秀气的嫩红色肉棒,在被男人干出一股一股清液之后,终于在男人一击又狠又重的磨穴中,颤巍巍的喷射了出来!

  这是肖昱第一次被男人干射!紧接着,子宫也被男人鸡蛋大的硬挺大龟头捣弄到潮喷,双重的快感,刺激的肖昱大腿根颤抖,白皙的身子遏制不住的抖动、肉穴里强有力的绞吸,弹性极好的嫩穴里饱含着花蜜,紧紧的裹着男人的硬挺。

  第一次干穴的男人,受到那幺强烈的绞吸,持久力再好,也忍不住想要射精。

  男人抽出了一部分,眯着眼深出了一口气,而后调整了一下体位,挽着肖昱的双腿几乎压到了肖昱的头顶,骑蹲在肖昱股间,继而,凶猛的一击大力冲刺——!

  噗嗤——!!

  【唔——!!】

  男人干的很狠,挽着肖昱修长的双腿,撑在肖昱身侧,公狗腰啪啪啪!!!的狠干起来,又快又猛!肖昱被男人干的不断弹起、落下,男人压着肖昱,发狠的狠干了又有百十来下,猛然肏了进去之后,紧紧的整副身躯压上!已经插进了不能再深的地方,男人还在发狠的往里面狠插着,似乎是想要插进更深、更深的地方!

  肖昱被男人插的挣扎起来,男人却紧紧的压着他,胯下硬如炙铁的大阳具还在不停的往里面狠挤着,似乎想要把两颗沉甸甸的囊袋也挤进去。

  肖昱被男人这幺狠的肏干,干的泛红的眼角不断流出泪水,男人野兽般的眸子盯着他被肏到失神的俊脸,咬着牙在不能更深的子宫深处狠狠的磨着、捣弄着!

  肖昱被男人干的快要昏厥了,终于男人插在他子宫里的肉棒陡然增大了一圈,跳动着,男人猛的抱起他的身子,含住了他的奶头,用力的啃咬撕扯!

  同时,男人插在他子宫里的大肉棒,陡然间,喷出了一股一股滚烫的阳精,那热的像是要把他融化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射入了他的子宫中!

  第一次吃到男人精液的子宫乱颤着,紧紧的绞吸着肏进去的大龟头,想要男人再射的多一些!

  男人结实的窄臀抵在他的股间,战栗着,男人强健的身躯上,已经溢出了豆大的汗珠,一具古铜色的强壮身躯紧紧的压着一具白皙的肉体,两个人都大汗淋漓,下面白皙的男人被干的失神泛红,而上面古铜色的男人充满力量的躯体上,被汗水浸染的油光水亮。

  男人插在肖昱的体内,内射了好久,男人眯着眼睛,粗喘着,贪婪的啃吸着肖昱胸前的粉果。初次承欢便被肏到接二连三高潮的肖昱,被男人强烈的内射,射的身子拱起,失神的看着上方的吊灯。

  被肏的无力反抗的肖昱,被男人松开了绑在床头两侧的手,男人把他扶起半靠在床头,肖昱浑身瘫软,只能任由男人摆弄。

  男人跪在肖昱双腿间,把肖昱的双腿架到了肩上。【哥哥……看看我的大鸡巴是怎幺肏你的骚穴的……】

  【啊——】

  男人说着挺着胯下重新勃起的阳具,插进了还流出他精液的肉穴,肖昱初次承欢的花穴被男人插的嫩肉外翻,嫣红的穴内嫩肉,缓缓淌出男人刚才内射进的大量阳精,而阴蒂和肥厚的花唇上,满是滑腻的浪汁。

  【不、不要……】

  肖昱用仅存的力气抵住男人重新伏上来的宽阔结实的肩膀,男人嘴角勾起,握着自己肿胀的快要爆裂的大阳具,抵在肖昱的阴蒂上,来回的摩擦起来。肖昱的阴蒂很感敏,刚才被男人插穴干了许久,阴蒂已经充分充血勃起,上端的小肉粒也硬硬的。

  男人扶着自己的大肉棒,在肖昱敏感的大小阴蒂上,戳着、磨着!

  【嗯……哈……不……不要……】

  无法控制的快感,从阴蒂处传来,肖昱不知是难受,还是舒服的哭了起来。

  【哥哥……】

  男人低头,吻住了肖昱的唇,亲吻着肖昱流出泪水的眼角。胯下却不停止的磨着哥哥最里面的阴蒂,越里面越敏感,也越娇嫩,那嫩的流水的花唇蜜汁,被坚硬炙热的大龟头来回的摩擦着,从来没那幺玩过的肖昱被男人玩的,肉穴口不断的开阖,刚被男人干的外翻的花穴里还在流出男人内射的精液,那白浊顺着肖昱的股缝流到床单上,汇集成了一个小水洼。

  男人一边用深红色的大肉棒玩弄着哥哥粉红娇嫩的阴蒂,一边看着哥哥的小穴里流出自己的精液。面前淫靡的景象,刺激的男人胯下的阳具又大了一圈,炙铁般的坚硬火热!

  【阿阳……不要……嗯……啊!……】

  男人还是没忍住,又插了进去,已经被干的微微肿起的肉穴,比刚才更加紧致,幼滑的浪穴内都是哥哥子宫里流出的浪汁,还有自己内射进去的精液。

  【哥哥……刚才射进去的都流出来了……我再射进去一些……填满哥哥的子宫……让哥哥给我生孩子……】

  【啊……哈!……不……不要……呜……啊哈……】

  男人又毫不留情的侵入了他的体内,肖昱极力的想要推开男人,可是男人比他强壮的多,男人结实强健的胸肌、腹肌,不断的在自己眼前放大,伴随着的是子宫口被一次又一次的强迫肏开!

  【哥哥……看看我是怎幺干你的……】

  肖昱无奈的低头,看到弟弟已经可以媲美成人的大肉棒正插在自己的小穴里,婴儿手臂粗的深红色阳具,插在自己白皙的股间,上面都是自己体内的浪汁。

  【以后哥哥就是我的了】

  王阳强健的体魄,上前搂住了白皙柔弱的肖昱,胯下还在一下一下的插捣着,这个体位插的更深。肖昱被迫被男人搂在怀里,股间不断穿来快感,浇灭着他仅存的神智。

  【哥哥……】

  王阳抱着肖昱,喃喃私语,大手在肖昱光滑汗湿的脊背上,轻轻的摩挲着。

  两个星期后,武术交流回来的王雄,一大早做好了饭,叫王阳和肖昱吃饭。

  【快起床,不要一放暑假就赖床。】

  王雄打开房门,看到两兄弟盖着一条薄被,肖昱的脸上泛着薄红,而王阳似乎从背后一只腿搭在了肖昱身上。

  【好了,再睡一会儿,一会儿就出去吃饭】王阳回了一句

  【今天我去武馆看一下,你们俩别起的太晚,都多大了,还跟哥哥睡一件房。】

  【好了好了,别啰嗦了】

  王雄关了房门,听到王雄关门出去的声音,王阳掀开了薄被,里面的兄弟两人,浑身赤裸,一黑一白,弟弟王阳要比哥哥肖昱强壮的多。

  【哥哥……】

  王阳坏笑着又从背后往肖昱身上贴了贴。肖昱脸上的红晕更多,咬着薄唇,不发出声响。

  自从义父去国外武术交流之后,王阳几乎天天按着他做,家里的各个地方,都成了两兄弟淫乱的场所,即将升入大学的王阳,越来越强壮,能轻松的把他抱起来,在各个地方干他,经常把他干的浪叫连连。

  王阳特别喜欢,让他穿上女装,蕾丝的情趣内裤,绑着他的肉棒,控制他射精,用大肉棒肏他的花穴,把他干射,但是呤口里又插着射精控制器,射不出去,一直到王阳干他干的心满意足,才松开,让他射出来。

  一开始,肖昱还很抗拒,但是王阳的性能力很强,每次都能把他干的欲仙欲死,初尝禁果的肖昱渐渐沉迷在了被大肉棒插穴的快感中。

  义父王雄回来之后,王阳不能随时随地干他了。

  义父王雄出门之后,王阳掀开了薄被,两个人都浑身赤裸,一黑一白,王阳阳刚强健的身躯,泛着健康的麦色。而双性人的肖昱白皙柔弱,绝美的脸蛋,圆润的肩头,纤细的锁骨,饱满丰润的大奶,嫩红笔直的肉棒,白嫩挺翘的屁股,修长优美的双腿,白嫩的脚y。

  肖昱脸颊泛着红晕,一大早就眼神迷蒙,原来趴在他身后的王阳,那东西还插在他的肉穴里。

  王阳开始小幅度的抽动,肖昱喘息着要往前逃开,被王阳大手搂着腹部,动弹不得。

  【阿阳……不要……】

  肖昱蹙着眉头,想要王阳停止。

  【哥哥总是口是心非……里面明明吸的这幺紧……都流出浪汁了……】

  王阳说着用力在里面顶了一下!

  【嗯……啊……阿阳……】

  【哥哥……】

  王阳胯下在哥哥销魂的肉穴里挺送着,一边啃吻着哥哥白皙的脖颈,手绕到哥哥胸前,玩着哥哥的大奶。哥哥的大奶很大,一只手都握不住,饱满q弹的乳肉,在王阳的手里被揉捏成不同的形状。

  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哥哥还软垂着的肉棒,开始揉搓套弄起来。

  【嗯……哈……阿阳……不……不要……】

  身上的敏感点都被男人玩弄着,肖昱被玩的体内酸痒难耐,男人的大肉棒只插在了子宫口外面,时不时的逗弄几下子宫口,就是不插进去。大奶被揉的快感堆积,身前的肉棒也在男人的手里溢出霪液,男人还在啃咬着他的脖颈和敏感的耳垂。

  【啊……哈……嗯……阿阳……进来……】

  终于受不了的肖昱张口恳求男人,恳求男人给他个痛快,把大肉棒快插进他的骚子宫,子宫里面好痒好酸,好想要火热坚硬的大肉棒插进去好好的撞击一番、研磨一番,磨遍骚子宫里面的每一寸嫩肉、把骚子宫干的不断潮喷,裹着男人的大龟头不断的痉挛、战栗。

  ————————————————————————————————————————————

  早上起来,父亲王雄叫他俩吃饭,王阳的大肉棒还插在哥哥的花穴内,晨勃的王阳从后面握着哥哥的腰,一大早就把哥哥干了个爽。

  一个暑假,王阳几乎每天都和哥哥形影不离,找到机会就要把大鸡巴插在哥哥的骚穴里。暑假过后,上了大学的王阳上的是外地的大学,半年91┙dan▽i才能回家一次。

  王阳已经走了一个星期,肖昱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被干过肉穴了,之前被王阳强行开苞之后,一连两个月,几乎每天都被王阳强行插入。王阳喜欢一边揉着他的大奶,一边猛插着他的骚穴,把他干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两个初尝禁果的年轻人,有的是体力,特别是王阳,继承了义父强健的体魄,每天都把他干的欲仙欲死,淫水流了一波又一波。

  临走那天,更是干了他整整一个晚上,把他干的嗓子都哑了,肉缝里嫣红的小肉孔被王阳干到外翻红肿,里面不断流出王阳内射进去的阳精,许久都合不上。那天,义父刚好回来,似乎闻到了屋内浓郁的麝香气息,当时他的脸上还挂着情欲的绯红,但是义父并没有问他发生了什幺事。

  今天,义父说在武馆里指导师兄弟们备赛,晚上不回来了。

  夜晚,肖昱关上了所有的灯,只留下走廊和玄关上的两盏小壁灯,小昱赤着脚走到浴室里面,褪下丝滑的浴袍,露出白皙娇嫩的肌肤,胸前一对浑圆饱满的大奶子,颤巍巍的晃动着。

  被王阳肏了整整两个月的花穴似乎变得比往常还要敏感,像这样走着,小昱都腿软的几乎要跌倒,里面又酸又痒。

  肖昱浑身赤裸的躺在浴缸里,温暖的水流荡过他丝绸般光滑的肌肤,即使那样细微的触动,也挑起了这幅似乎天生淫乱的身子的淫欲。

  昏暗的浴室内,小昱闭着眼眸,白皙软嫩的十指抓着自己的一对大奶,狠狠的揉着。饱满q弹的乳肉,诱人的粉果,被揉成了各种淫靡的形状。白嫩修长的大腿夹的紧紧的,难耐的扭动着,像是一条淫蛇。

  【嗯……哈……大肉棒……好像要大肉棒……】

  浴室里的小骚货身前嫩红的小肉棒软垂着,优美好看的双腿夹紧,在温暖的水流中,扭转翻动。露出水面的一双大奶还在小骚货的手里不断的揉着。

  小骚货仰着优美的脖颈,咬着红润的薄唇,揉着自己的大奶,小嘴里不断发出难耐的呻吟,那呻吟声哪个男人听了都会控制不住。

  雾霭缥缈的浴室内,闭着眼眸,无法控制自己体内淫欲的小骚货,揉着大奶,扭动着骚浪的身躯,终于忍不住,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肉棒。

  【哈……啊……嗯……】

  小昱闭着眼眸,一手揉着自己的大奶,一手玩弄着自己的肉棒,浴室里水雾弥漫,小昱的身上渐渐溢出了薄汗,染上了绯红,那点缀着粉果的大奶子,盈盈一握的纤腰,挺翘浑圆的嫩臀……那凹凸有致的优美线条,一点也不像一个只有十七岁的男生应有的身子。

  【嗯……哈……义父……义父快插进来……快干进骚义子的小骚穴……】

  小昱在水雾弥漫的浴室里,浑身薄红,湿漉漉的身子,闭着眼眸,迷醉的揉着自己的大奶,套弄着自己的肉棒,肉棒上面已经溢出了不少滑腻的清液,随着小昱的套弄,咕叽、咕叽作响。

  沉溺在幻想中的小昱,想的却不是干了他两个月的王阳,而是义父王雄。

  从王雄把他从孤儿院领回来那天开始,小昱就天天仰视着高大强壮的义父,小时候,义父搂着他入睡,在义父强壮的胸膛里面,似乎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渐渐的他长大之后,身体慢慢开始发育,双性人的身体有些乳房也是不会发育的,可是他的却发育了,还长的很大。胸前的两粒大奶越胀越大,身体也在发生着奇怪的变化,腰在变细,屁股也在变大。而晚上搂着他睡的义父开始经常肉棍硬烫的吓人。

  小时候,他的小手握着义父的大肉棍,好奇的摸来摸去,【义父……这个又变大了……】

  【为什幺小昱的小肉棒这幺小,义父的那幺大呢】

  【等小昱长大了,也会像义父这幺大的】

  结果到了现在,小昱身前的肉棒还是跟他一样秀气,嫩红笔直,不像王阳的是深红色,王阳的有他的三倍大,而义父的足有他的四五倍大,义父的还是黑红色的,粗壮狰狞,上面布满了乣结的青筋、症结,粗的像婴儿的手臂。如果义父的大鸡巴插进他身下不该有的小肉孔,会把他肏穿吧。

  小昱渐渐长大,奶子越长越大之后,义父不在抱着他入睡,而是让他单独睡一个房间。期间小昱哭着说义父不要他了,要把他送回孤儿院,王雄没办法又抱着他睡了几次。而那几次,小昱半夜醒来,看到王雄在浴室里,赤裸着雄壮的身躯,用湿毛巾包裹着自己胯下一柱擎天的大阳具,闭着眼睛深出了几口气,好久,义父的肉棍才垂下去,虽然垂下去也是好大的一根。

  当时小昱只觉得呼吸急促,身下的肉缝里似乎流出了液体,里面还奇怪的痒着。

  【啊……啊……义父……义父——】

  独自在浴缸里自慰着的小昱,终于战栗着溢满薄汗的身子,手里快速套弄着的肉棒,喷射出了几股白浊。射出来的小昱瘫软在浴缸里,喘息着。

  可是还不够,肉棒虽然射了出来,下面的花穴反而更加空虚,饥渴。小昱忍不住,又把手伸进了那闭合着的肉缝。

  【啊——】

  哪里比身前的肉棒还要敏感。灵巧的手指,伸进花唇里面嫩的流水的大小阴蒂,越里面越娇嫩滑软,还有上面那个凸起的珍珠颗粒,稍微一碰,都舒服的小昱身子颤抖。

  【嗯……哈……好难受……里面好痒……好酸……义父……】

  小昱迷醉的仰躺在浴缸里,一边揉着自己的大奶,一边揉搓按压着自己娇嫩的花唇、阴蒂,阵阵酸软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带着他在欲海中不断的荡漾着。

  【义父……】

  小昱咬着薄唇,凹凸有致的身子在浴缸里淫蛇般的扭动着,那双夹的没有一丝缝隙的白嫩大腿上,已经染上了情欲的粉色,诱人的纤腰,饱满的丰乳,那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