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上被轮奸的骚逼,掰开阴户给男人尻穴(np、哥哥x弟弟、大奶双性)(1/2)

加入书签

  本文是龙马

  vip文 特意购买希望大家喜欢,看龙马vip来就 要 耽 美 网

  随着一声声、断断续续、又急促嘭张的黏腻喷射声,咕嘟咕噜、噗、噗噗……哥哥在亲生弟弟的淫穴里射精了。噗噗的小肉棒也颤巍巍的射出了白浊。骚弟弟仰着脖颈,大张着小嘴儿也被哥哥干射了。

  哥哥一手托着骚弟弟的嫩臀紧紧按在自己胯下,承受自己接连不断的内射,那滚烫的浓浆,射进了弟弟的骚心。一面又按着弟弟的后脑勺跟自己接吻,吻的骚弟弟的口水都出来了。

  六年后,哥哥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小骚货的薄毛衣被拉到大奶子下,下身赤裸、圈着哥哥的劲腰双脚交缠,刚才哥哥内射到他逼里的大量浓烫,烫的他淫逼酸紧。

  自从他的蜜汁小嫩逼成熟之后,哥哥就爱上了狂插他小嫩逼的快感,他也爱上了自己娇软紧滑的肥嫩小穴眼,含着哥哥硬邦邦的烧红大肉棒,被狂捣狂插的滔天快感。还有要被哥哥内射到怀上的淫乱敢,有时候哥哥也会干他的菊穴,碾压他的前列腺点,插他的小菊穴时,他的小肉棒总是射了又射。

  今天早上醒来,两个淫穴都含着哥哥昨晚射进去的阳精。小骚货一大早的发骚,日日夜夜被哥哥调教出来的小淫穴,一刻也离不开男人的阳物。受不了淫穴内酸痒感的小骚货穿上了哥哥前几天买给他的性感情趣内衣,上面穿上一件贴身柔软的薄毛衣,下身穿着超短裙。因为他奶子发育的太大,出门只能穿女孩子的衣服。他也喜欢扮演成女孩子,被哥哥肏。

  滑溜溜溢满粘液的大腿根,都被哥哥刚才强烈的内射、内射到止不住的栗抖。紧接着,一股粘滑的淫液从哥哥微微抽出的穴口涌出。

  十分钟后,小骚货带着媚色的喘息声,受不住的呻吟浪叫声,再次在男人的办公室内响起。

  傍晚h市一栋大厦的顶层办公室里。一名年纪不大的小淫娃正在给自己的亲哥哥送穴挨肏。

  哥哥每次一尻他的小嫩逼,都爽的停不下来。

  哥哥的电动马达臀一直往小骚货的逼里尻,一直到哥哥的浓精射满了他的小嫩逼为止。

  小骚货放浪的喘息着,蕾丝内裤从脚踝翩然垂落。哥哥骑坐在他的肥嫩淫逼里,他仰靠在哥哥的办公椅上,蜷着身子大开着娇嫩滑润的大腿根。媚眼如丝的轻启柔唇,唤了一声:“哥哥……”

  哥哥看着他随着娇喘荡漾的那一对骚大奶,骂了他一句:“骚货……”便挺着刚在这个骚弟弟的身子里喷射出激荡浆液的大鸡巴,再次在欲求不满的的骚弟弟的淫逼里抽动起来。小骚货的逼被他摩擦的火热。

  肥嘟嘟的蜜汁阴蒂饱满丰润,张开花口,供哥哥的大鸡巴插入,是那幺绵软嫩滑。

  “啊~!……”饱润的前胸挺起、浪叫,哥哥插的好深。

  g罩杯的娇嫩大奶子,穿着哥哥买给他惹火情趣内衣。哥哥拉着他的双手,骑在他逼里狂插的时候,撞击的他的骚大奶晃着乳波蹦了出来。

  又肥又大的小嫩逼,被哥哥的大鸡巴像是捣肉糜那样的撞捣着,“呜呜呜……哈……啊!……逼里要酸死了……哥哥……哈……哥哥好棒……”

  小骚货挺起身子搂着卖力在他身上耕耘的哥哥俯下身,送上柔软的香唇,让哥哥吻他。哥哥骂了他句骚货,便抱着他激烈的深吻啃咬。

  在外地求学,放寒假回家的小骚货,因为飞机票售空,急着回家吃哥哥大鸡巴的小骚货只得从黄牛手里买了一张列车车票。

  那天,小骚货依旧穿的清纯又性感,一进车厢就吸引了一车男人的注意。天生媚骨,那对奶子又大又饱满,随着小骚货的走动,在胸前晃的车厢内的男人们都口干舌燥。

  那节车厢里面是一队民工的包厢。平日里性饥渴的民工们视奸着小骚货,像是要用目光把小骚货的衣服都扒光了似得。

  那些农民工平日里在工地上锻炼了一身的腱子肉,被烈日晒成古铜色的色泽,一个个胯下鼓囊囊的雄物像小山包似的鼓起。看的小骚货也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一车厢臭汉的空间里,突然进来了一个肤白貌美的高中生模样的小骚货。那小骚货双腿修长优美,脚踝纤细,一双淡色柔唇湿湿润润的,柔弱纯美。当然令那些平日里积攒了不少的壮汉们注意的是小骚货胸前那对丰挺的巨乳。那晃动的乳波晃进了男人们的大鸡巴里。

  小骚货看着一车厢洋溢着雄性荷尔蒙的糙汉,逼里痒的都出水了。要是只有几个,他还能发发骚,勾着那几个壮汉好好喂饱一下他,两天一夜的行程很是无聊。可现在一车厢的壮汉,约莫有二三十个,看着他的目光跟野兽似得。这要是上了他,他的逼非被尻烂了不可。

  于是小骚货回了自己的卧铺,那里一个四人间,两张上下铺,空间狭窄。坐在床边都能顶着上铺的床顶,幸好还有一个房门,关上了房门,阻挡掉外面那群如狼似虎般饥渴的男人,小骚货长出了口气。

  放好了行李,躺在下铺上跟哥哥微信。微信里哥哥发来一张哥哥勃起的阳具特写,说想要插他的小嫩逼,让他拍一段掰开肥嫩的阴户,坦露里面娇嫩小蕊的视频发过去。小骚货看着哥哥的大鸡巴特写,那猩红硬挺的肿胀大龟头,酸胀的马眼里溢出的腺体液,小骚货好像含进去嘬吸,舔的哥哥的大肉棒硬邦邦的。想念哥哥阳具的咸腥味道,小骚货逼里酸痒,见房间里也没人,便褪下蕾丝内裤,扶起自己的小肉棒,用细白的两指撑开下面已经溢出不少蜜汁的浪逼。

  刚刚进来看到那幺多强壮的男人,小骚货逼里已经发骚了。嫩红色的小花蕊裹着滑润的蜜汁,微微开阖着。小小濡湿的小口儿,娇嫩幼滑到了极限,微微蠕动着。随着小骚货一阵发骚,细小的穴眼里涌出一小股透明的滑液。

  “哥哥的大鸡巴现在硬了,开始磨你的骚逼,磨你的花蕊……哦,骚逼的肥逼好嫩……哥哥要插进去了……”

  “哈……我摸着哥哥胯下的粗壮,感受着哥哥的硬挺,逼里好酸……小嫩逼现在发骚了……小嘴儿在开阖着……期待着哥哥把大鸡巴插进骚弟弟的逼里……顶进骚货的花心……撞进最深处骚浪的子宫……”

  ……

  小骚货玉白的手指抠着自己的肥嫩浪逼跟哥哥语音性爱,敏感的逼被抠的酸痒麻耐。骚货最后受不了的把手机放到了耳边,双腿紧紧夹住自己磨逼的手,用力抠磨自己的逼,蹙着眉头娇喘呻吟。扭着淫浪的身子,一手伸进衣服里揉着自己一侧的大奶子用力的揉捏,一手伸进股间的肥嫩蜜汁逼眼里抠逼自渎。

  “啊、啊!啊!!啊!!——”

  一声比一声高亢的浪喘,在小骚货即将到达高潮的时候,房门被突然推开。

  此时小骚货正靠在床里侧的墙壁上,一手伸进衣服里,抓着自己的一只大奶子揉捏,一手伸进大腿根部的肥嫩逼眼儿里抠磨。小脸微醺,神态迷醉。这幅淫乱的模样被一起进来的三个男人瞧进了眼里。前面的那个男人甚至看见了他逼里的绽放的花蕊,和股间滑溜溜的淫液。

  小骚货刚到达高潮,就那样在三个男人面前,露着一直巨乳,张开涌出蜜汁的嫩逼,颤抖着到达了一波波高潮。

  肥美的嫩逼抽搐着,比女人还要肥嫩的多的浪逼那幺肥,那幺大,裹着滑润的蜜汁,绽放着淫靡的肉花,在三个陌生男人的面前,抽搐着到达了灭顶的高潮。

  小骚货张大了柔唇,眼眸迷醉又惊慌的嫩逼喷出淫水……

  逼被男人们看到了,骚大奶也被男人们看到了。

  三个男人关上了房门,小骚货还在战栗着高潮,领头的中年男人盯着他一直喷水的娇嫩肥逼,一直盯到他拿着被子盖住自己那引起无数男人性欲的娇躯。

  小骚货怕被男人们强暴,三个男人他能应付的来,可是外面还有几十个民工,要是自己的骚叫被那些民工听到,自己的逼非被男人尻烂了不可。

  那三个男人却没像小骚货想的那样扑上来,各自回了自己的床铺。小骚货想着在公众的地方,那些人还是不敢的,心下松了一口气。

  三个男人里面,一名中年男人,一名跟他哥哥差不多年纪的青年,还有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

  熄灯后,小骚货躺在床铺上,寂静的车厢里只有轰哧、轰哧……的列车前进声。

  晚上,淫欲又起的小骚货,在被子里分开双腿,想象着被男人的大鸡巴插入。葱白的手指渐渐摸向了自己的嫩逼。肥唇蚌肉上已经溢出了大量粘滑的淫液。小骚货也觉得自己太骚了,在被子里,一手揉着自己的骚大奶,一手摸着自己的小嫩逼,喘息娇吟着自渎。

  “啊~……哈……哥哥……哥哥用力啊……嗯哈……好舒服……哥哥吸的钰儿的逼好舒服……啊~!……哥哥进来了……哥哥的大鸡巴进来了……好满、好胀……把骚货的肥逼都撑满了……啊、哈……哥哥……钰儿的逼尻着爽吗……钰儿的逼含的哥哥的大鸡巴舒服吗……呜……啊……动了……哥哥的大鸡巴在干骚弟弟的小骚逼……花蜜……啊~……花蜜被哥哥插出来了好多……好酸啊……哥哥~……”

  小骚货在熄了灯的卧铺上,扭腰摆臀,揉着自己圆润的骚大奶,摸着自己溢出淫液的小骚逼,淫乱、迷醉。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又在何方。

  行进的列车中响着轰哧轰哧的铁轨碾压声。小骚货似乎被那些有节奏的声音催眠了,迷醉的半阖着眸子,娇吟声越喘越大。

  待巡查车厢的列车员一过,睡在他上铺的男青年就跳了下来,捂着小骚货的嘴,大手摸进了小骚货的逼里。

  “骚货、叫的这幺骚,逼里都发大水了……是不是要哥哥给你好好解解痒……”

  男青年伏在小骚货耳边低声的吐息,下一步,不待小骚货回答,男青年就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掏出刚被小骚货叫到充血勃起的大鸡巴,挤进了小骚货的肥嫩逼水里。“操、骚逼这幺嫩滑……”硬屌挤进去的股缝见,肥润娇滑,含着充沛的蜜汁,大屌用力一插,里面肥肥嫩嫩的小骚逼便颤抖着蠕动着娇嫩的小花蕊,惹人怜惜的,又是勾起男人欲火的。

  “唔!唔唔……”

  从淫欲中清醒过来的小骚货掰着男人紧捂着他嘴的大手挣扎,双腿在床铺上扑腾。

  “小骚货,叫醒了外面那群民工,轮奸的你明早下不来床……”

  被吓的小骚货不敢那幺用力的挣扎,黑暗中只能发出轻声的呜咽声。男人背着光,看不清楚长相,但是身材、年龄跟哥哥很像。

  男人扶着腥臭的大屌挤进了他肥嫩淫滑的蚌肉里,在他扑腾着光裸的双腿的挣扎下,男人又轻易的插进了他蚌肉保护下的娇润蜜汁小穴眼儿里。

  “呜、呜呜!……”

  男人插进去了,又烫又硬的大鸡巴插进去了。久未被开垦过的小淫穴被男人插入时,紧的男人发出粗重的喘息。“哦、操,这幺紧……”

  小骚货还在用力掰开男人捂着他嘴的大手,大开的双腿蹬着床单挣扎着。可他越挣扎,男人挤入的越深。到插入了一半时,男人已经等待不及的开始伏在他身上耸动起来。

  “呜……呜~……哈……嗯……唔……唔唔……”

  嘴巴被陌生的男人紧紧的捂着,成“大”字型的双腿被男人紧紧压着挤了进去。久未吞吃过男人那物的小嫩逼,吞入的有些困难,也插的他有些疼。

  “骚货……哥哥的大鸡巴大不大……这骚逼……稍微插两下里面的骚水都又稠又滑……”

  男人捂着他的嘴,在不断在他身下挣扎的小骚货身上,喘着粗气、卖力的耕耘。一下、一下,用力的开拓。

  “骚货……这逼水儿可真嫩……”

  小骚货的肥嫩蚌肉里,渐渐插出了黏腻的淫液,咕叽、咕叽,在黑夜里格外明显。

  “唔!唔唔……”

  小骚货还在挣扎着,可一挣扎,男人插在他逼里的大肉棒反而插的他更酸了,就像他扭着肥臀迎合男人的奸淫似得。酸的他眉头紧蹙,喉头发出的声音渐渐染上了媚色。

  男人越插越带劲儿,吭哧、吭哧……双人铺的铁床也被摇晃的发出咯吱咯吱声。在夜晚寂静的车厢里,如果现在有人路过的话,一定会听到的。

  小骚货挣扎着,男人在他的逼里抽插着,由于列车上的上下铺空间狭窄,男人没有办法大开大合,在他体内肆意的冲撞。只能深深的插进他的逼里,迅速密集的挺动、抽送……

  男人有几次要起身狠干他,都碰上了上铺的铁架。最后只能伏在他身上,快速密集的插干。

  小骚货仰面躺在下铺上,眼眸迷蒙沉溺,双手紧攥着枕头下的床单。双腿现在呈大开蜷起的“字型。男人已经插在他的淫穴里射了一发。现在弓着身子,吭哧、吭哧!吭哧吭哧!!……的在他体内冲刺第二发。

  紧拧着眉头,扭动着酸的受不了的身子,男人插进他的淫穴里就没出来过。好酸,酸的受不了了,呜!又要、又要到了……啊~啊啊啊!!!……

  淫蛇般的身子扭动,抬起,大张着薄唇无声的呐喊……

  失神的眼眸望着黑暗中昏暗的床铺,淫穴绞吸着男人的大鸡巴攀上了绝顶的高潮。

  后仰到极限的优美脖颈,小骚货大腿根颤抖着,身子一抽一抽的跌回了床铺。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对面的中年男人在青年从他身子上起来之后,马上就压了下来,腥臭的大屌一下就连根干了进去!中年男人的大鸡巴要把男青年的粗壮上许多。撑的小骚货逼口都快要裂开了。

  紧接着,中年男人开始在他高潮还未褪尽的淫浪肥逼里快速挺动,激烈摩擦。

  “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哈……嗯啊!……啊啊啊啊啊……”

  小骚货被中年男人强悍的性能力肏的逼口外翻,大量黏腻的花蜜和喷涌而出的精液,顺着两人的交合处被插的爆了出来,流到了已经小骚货的逼水弄的湿漉漉的床面上。

  床铺发出剧烈频繁的晃动声,刚在他体内射过两发的男青年到旁边喝水。胯下带着他淫液的黑红色大鸡巴还弯翘挺立着。随着男青年的走动晃动。

  下铺上,小骚货本能的攀着中年男人健硕的后背,被快速密集的抽插,插的小嘴儿里的呻吟声都变的支离破碎,大脑白茫茫一片,只有逼里不断堆积的酸胀麻痒的快感。

  瞧着小骚货被干的奶波荡漾不止的骚大奶,男青年撸着大鸡巴又过来了。

  “呜!呜呜!!——”

  中年男人才在小骚货的逼里抽干了五分钟,小骚货就被干到了绝顶的高潮,身子抽搐着弹起,脸颊染着红晕微醺。随即又跌回床上。

  剧烈失神的喘息,痉挛不止的身子。

  中年男人又让小骚货盘腿坐在他的胯下,想抱着小骚货的柔腰这样插。男青年走过来要干小骚货的小嘴,看着小骚货柔润娇嫩的香唇,想必插进去也很爽。

  小骚货被迫跪在床沿上,后面被中年男人抱着大屁股插逼,前面身子伸出一截,被男青年抱着头狠插小嘴儿。男青年的鸡巴很长,长的插进了骚货的喉咙。大鸡巴压着舌根摩擦,敏感的上颚被摩擦的麻痒到小骚货想哭。

  小嘴儿呈“o”形状被男青年的大鸡巴插入,腥臭的屌皮上还有男青年不久前插进他逼里的淫水和精液。男青年胯下的味儿很重,粗硬卷曲的阴毛刺的小骚货鼻头痒痒的。口水顺着唇边不断被娇唇捋到男青年的鸡巴根部,多余的会滴到地上。

  自己像个飞机杯一样被男青年使用着,而后面的小淫穴也被能当他爸爸的中年男人插的火热。

  上下两张小嘴儿都发出扑哧扑哧的粘液声。小骚货身子开始染上绯晕,汗津津的,骚动着淫扭,淫穴一缩一缩的抽搐。

  三个小时后,粘稠的淫液挂着穴口的股缝里,随着男人们狠干他的力度粘连的欲断不断。被接连爆浆,列车行进的轰鸣声盖过了小骚货高声的浪叫。

  小骚货侧躺在下铺的床沿儿上,张着红润的柔唇,握着中年男人粗黑的鸡巴,饥渴的舔吮。身后,男青年从背后抱着他,大手抓着他一侧白嫩的奶子狠命的揉捏,胯下在抬起一条腿的小骚货股间,扑哧、扑哧、野性肏干!

  被陌生的男人肏逼肏上了天。整整一晚,高潮迭起,淫欲翻腾。

  床上放不开,最后男人躺在地上,小骚货坐在男人的大鸡巴上,揉着自己的一对骚大奶,淫乱的扭腰摆臀,不断往外涌出着男人精液的小逼口,上上下下,吞吃进男人依然怒涨着的阳具。

  胆子小的少年也加入了进来,站在椅子上,让小骚货给他吃鸡巴。于是小骚货揉着自己的一对骚大奶,坐在中年男人的大鸡巴上淫荡的扭腰摆臀,一面嘴角挂着精液的给少年吃鸡巴。少年人小鸡巴可不小,吃的小骚货津津有味。

  这是男青年也受不了了,跪在了小骚货身前,低头抓开小骚货揉着自己大奶子的手,自己把骚货的奶含了进去。又香又滑,绵柔软嫩,那幺大,比他家乡生产了孩子的妇女还要大。小骚货身子纤细,奶子却大的傲人。

  于是小骚货下面吃着中年男人的鸡巴,上面小嘴儿吃着少年的鸡巴,还搂着青年吃着他骚大奶的头,浪的逼里的水一波一波的喷。

  半个小时后,中年男人躺在地上,从后面搂着他,粗糙的大手抓着他还挂着男青年口水的绵软骚大奶,小骚货吞着中年男人的鸡巴仰面躺在男人的雄躯上,男青年跪在他的股间,也挺着大屌干进了他的花穴。

  这样被双龙,揉奶子,小骚货爽的忘记了外面还有不少民工,浪叫声越来越大。于是被房间里激烈的交合声闹醒的民工打开了房门,看到了那幺淫乱的一幕。

  一个民工大着胆子进来,看着骚货被肏的乳波震荡的骚大奶咽口水。小骚货咬着薄唇浪叫,迷蒙失神的小脸,汗津津淫浪的娇躯。中年男人邀请民工加入,说这个小骚货很骚,他和男青年已经在骚货逼里、嘴里射了几发,小骚货还浪叫着扭着肥臀吞吃他们的大鸡巴,是个欲求不满的骚货。

  十分钟后,小骚货被中年男人插进菊穴,摩擦前列腺点,前面又被男青年和另外一个民工双龙花穴。还有两个民工进来,趴在左右,一人抢了一个他的骚大奶,揉进手里拼命的揉捏。小嘴里还吃着另一个民工的大鸡巴。比男青年更雄壮腥臭的大肉棒。民工的大手要粗糙上许多,把他的奶子都揉的快要破皮了。

  男人们挺着大屌插进了他身上所有能插进去的小洞,在他身上拼命发泄着兽欲。

  到了几个男人在他身子里都射过一炮之后,小骚货已经淫浪的放开了身子。那一晚要好好享受,被无数雄壮有力的男人侵犯、撞击、内射的滔天快感。

  小骚货逼里一直酸痒的受不住,刚被两个民工双龙完花穴,内射完,还没满足。扭着娇臀,自己用玉白的食指掰开被男人们肏成深红色的莹润蜜汁淫穴。

  肥美娇嫩的蜜汁蚌肉淫乱的开阖、像是给男人催眠似的勾引着男人的欲望。再里面缓缓闭合上的娇润小穴眼里,往外涌出着男人们刚刚内射进去的浓精。

  腥臭的精液,淫乱的氛围。

  掰开自己肥嫩的小嫩逼,挺着自己的骚大奶,脸上还往下淌着一名来不及插进去的民工颜射到他脸上的爆浆,那个民工在他脸上爆浆的时候,力道格外强劲。

  “嗯~……哈……干我……”

  小骚货一身精液的,扭动着淫乱的娇躯,玉指沿着男人们颜射到他脸上的精液,滑进自己红润的柔唇里,色情的舔吸着嘴角淌下的浓精,像是舔男人们的大肉棒那样舔着嘴角。

  白嫩修长的大腿,主动掰开的肥嫩淫逼,还在往外涌出着不久前男人们内射进去的精液,浓白腥臊。娇润的蚌肉,幼滑锁紧的小淫逼……

  “叔叔……”

  小骚货抓着一个足以可以做他父亲的中年男人的大手,放到了自己饱挺高耸的奶子上,让男人享受他绵软香甜的奶肉。

  ……

  “哦、哦哦……好舒服……啊、啊啊啊……好爽……叔叔……我停不下来……这就是尻逼吗……好爽啊……里面又湿又热……又嫩又紧……一插就出来好多粘稠温暖的蜜汁……哈、哈啊哈……好爽……好爽……停不下来……”

  十七八岁的少年脱了裤子,骑在双腿大张,逼里还往外涌出着其他民工精液的小骚货身上,被雄性的本能驱使着,啪啪啪啪啪啪、扑哧扑哧扑哧扑哧……的,不间断的,往骚货的逼里密集的抽插着。

  小骚货衣服被拉到大奶下方,坐在一张椅子上靠着椅背,双腿呈“字形被少年干的止不住的乱晃。逼里还有刚才被其他男人内射进去的浓浆,被少年挺着大屌扑哧扑哧的插爆出来。

  “啊~!啊~!!……弟弟……弟弟……你的屌好大……好长……”

  小骚货没想到不大的少年鸡巴那幺粗长坚硬,被连着干了半个小时了,少年还没有要射的意思。插着他逼的鸡巴摩擦的火热异常,在他的逼里越插越硬,越插越烫,也越插越粗壮!

  骚货被插的嘴角流着口水,双眸迷乱失神,搂着少年的脖子,一身白花花的淫肉翻飞,那对香醇的奶子晃出了花儿。民工们平常招的妓女也没骚货娇嫩淫荡,嫩的能出水的身子被少年学着打桩的往里狠命的撞击!

  砰!啪、扑哧……砰砰!!啪啪啪、扑哧扑哧扑哧……

  少年爽的小脸通红,眼眸里也失神迷醉,看着骚货被自己插的迷蒙的脸,胯下用尽了力气往里狠撞!

  撞进时,骚货被撞的股间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夹杂着淫穴被插爆的粘液扑哧声。接着被插穴的力度反弹,骚货的逼被撞击到了不能更深的地方,屁股弹起,把他的大鸡巴弹回去。想要享受那销魂嫩穴的少年紧接着迫不及待的再次插入,用力的撞击!接着再被骚货的身子弹出去一些,力道的反弹,使两人越来越欲罢不能。

  大鸡巴被操逼的力度弹出大半截,要享受那极致酸胀麻痒的到货,扭着屁股追着大鸡巴要吞进自己还含着其他男人精液的逼里。少年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享受那无比娇嫩紧滑小嘴的嘬吸服侍。喘息着迫不及待干进插进骚货迎上来的肥逼里。

  干进去、干进去!再插,插的再深点,里面好嫩,好娇柔滑润,绞吸的他的大鸡鸡好爽。

  “哦、哦……好爽……尻逼好爽……好嫩啊……啊~啊啊啊……大鸡鸡要起火了……好热……逼好热……叔叔……他的逼会动……里面的像是有一张小嘴儿在含着我的鸡鸡往里吸……啊!……爽死了……叔叔……尻逼好爽啊……”

  小骚货被第一次尻逼就尻上瘾的少年,尻的大张着双腿呈“形的身子剧烈震晃。摇着头,张着红唇浪叫:“大鸡巴要把骚逼尻烂了……啊啊啊啊!!!!……好猛……好强……鸡巴又长又粗……插到骚货的子宫了……呜、呜呜呜……逼里要被摩的起火了……好强……弟弟好强……”

  突然小骚货身子像脱水的鱼儿般,突的弹起!

  狂乱的扭着汗津津的身子剧颤!

  扯着脖子大喊,眼眸失焦——

  “啊、啊啊……叔叔……这里面吸的好用力……鸡鸡受不住了……要尿了……要尿了……啊——啊啊!!……”

  少年也被小骚货突然高潮痉挛的肥嫩小淫逼绞吸着到达了绝顶的高潮。

  深深干进骚货肥逼里的大肉棒,扑哧扑哧狂乱的激射!

  一波、又一波。滚烫的腥臭液体强劲的冲刷着敏感骚浪的肉逼,“啊~啊啊!!——……”小骚货被激射而入的精液烫的肥逼抽搐,身子不可遏止的翻腾、剧抖。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

  深深插进他逼里的大鸡巴扑哧扑哧的喷射着浓稠的粘浆。高潮到头脑一片空白的小骚货,耳边似乎能听到大鸡巴在他逼里激射的咕叽咕叽声。

  一股股接连不断、强劲喷射。

  带着要把他射穿的力度和要把他活活烫死的热度。射完两波,停了半秒,接着又射进来几股,黏腻的浆液从大鸡巴中沸腾着激涌而出。一股接着一股,迫不及待要灌进他的逼里。少年射的很多,力度强劲,火热滚烫。

  高潮射精的少年深深的插进骚货的嫩逼里,爽的哭着射精。骚货的逼口紧紧勒着他的鸡鸡根部,生怕他的鸡鸡在激烈的喷射中被后力弹出去似得。

  都在射精了还想要抽插小骚货嫩逼的少年,挺着屁股后撤,才后撤了一小截,又被高潮中痉挛的逼眼儿吸进去!扑哧!

  又连根插至根部,接着噗、噗噗!!接着往里射浆。“啊~……哈……啊~……好爽……逼被鸡鸡烫的吸力好强劲……鸡鸡要被吸进去了……”少年挺着大鸡鸡往外抽,每次都又被嫣红娇嫩的肥嫩逼眼儿又吸回去,扑哧一声径直贯入。

  迷蒙失神的骚货、身子被一边射精一边抽送他逼眼儿的少年、干的身子弹跳、双腿向内收阖,又向外打开。少年猛力干入时,大张的“字型双腿随着插入他逼眼儿的力道合拢一些,紧接着又随着少年抽出他逼眼儿的力道分开。少年的鸡鸡很粗,不止长,还粗的吓人。带动他的肥逼往外扯,被鸡巴摩擦的逼里每一寸淫肉都酸的火热。

  少年喘息着,再次狠狠的插入!撞击的骚货身子向内合拢,紧接着,少年深深的插入他已经含着多个男人精液的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