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悍匪窝里的性奴(双性,爆乳喷奶,精液容器,np)(1/2)

加入书签

  本文是龙马

  vip文 特意购买希望大家喜欢,看龙马vip来就 要 耽 美 网

  大西北黄沙漫漫,土匪猖獗。

  一处土匪聚集的匪巢内,一名柔腰丰臀的大奶荡夫,肥逼被粗绳勒着逼唇,往两边拉开,正好把肥嫩的逼唇勒到了两边,露出里面裹着粘稠蜜汁的娇嫩穴眼儿。

  大炕上的红花锦被上,淫夫白花花的身子呈五花大绑状,被绑成了一个四肢蜷起的淫器。

  双腿向上折起被粗绳捆在奶子两侧,双臂又跟双腿绑在一起。下面鼓起的肥嫩淫穴格外肥大,肉嘟嘟的肥唇淫润娇滑,被粗绳勒在逼唇里,逼里被勒的通红,淫液充沛。

  大奶荡夫被喂了淫药,眼眸失神,扭动着被绑着的身子娇喘。肥逼里黏腻的淫液涌出了逼口,顺着股缝坠落。

  肥润的逼唇又被大粗绳绑的朝两边分开,嫩红色的阴蒂也被勒着。迫使里面的逼口张开了一个小嘴儿。

  进来了一个土匪,看着荡夫饱满丰挺的豪乳,和逼里粘稠到滑溜溜的淫液。胯下的大屌早就支起了帐篷。

  土匪进来把勒着荡夫逼唇的粗绳用力往两边拽开,刺激的荡夫张着红唇浪叫了声。肥嫩的蜜汁阴唇,被粗绳勒住根部的缝隙,往两边一拉,逼唇整个呈大开状。

  而被粗绳勒在下面的嫩红色的小阴唇也被勒的贴在了大逼唇里。

  原本被大小逼唇保护着的娇柔小穴眼儿,瞬间呈现在土匪面前,被迫张开成“o”形状。饥渴的逼穴眼儿试图合拢小嘴儿,不住的收缩着娇柔的蜜汁穴口。

  润嫩到了极限的销魂之处,土匪解开裤绳,掏出了早就勃发的粗黑大屌,猴急的插入了荡夫的淫美肉穴。

  “扑哧!——”

  “啊!——”

  炕上的精液容器被插的蓦然发出一声饱含情欲的浪叫。昨晚,他被土匪灌进去了大量的春药,身子里像是有万只蚂蚁啃咬,逼里痒的要疯掉了。现在终于有大鸡巴插进来了。肥嫩的蜜汁淫穴,立刻蜂拥而上,用娇嫩无比的逼肉含着男人的大鸡巴用力往里吸。想要吸进更深的地方,给他好好解解痒。

  燥紧的大鸡巴,猛然插入了一处温热肥润的穴眼儿,是那幺娇嫩,那幺销魂。松紧度刚刚好,里面娇嫩无比的肥逼嫩肉,一插一个坑。控制不住想要摩擦里面的销魂,用摩擦换来逼穴的含吸绞吻。

  “操、好爽!”

  土匪怕打着他的肥臀,兴奋的开始插进他的逼里享受性欲。荡夫的逼眼儿里肥的不像话,绵软娇润。

  粘润的蜜汁滑溜溜的,大肉棒插进去,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粘液声。土匪看着被粗绳勒开的蜜汁肥穴,看着那嫩红的小穴眼,被自己粗黑的大鸡巴插成圆柱形,看着自己的阳根一下一下没进销魂的肥穴内。又插出一连串的粘液。在骚货被勒成深红色的肥唇上打着浆。

  越看越兴奋,骚货的穴眼儿好嫩,里面无数的肥润逼肉,饥渴的蠕动着,又热又紧,又娇润粘滑。吞咽的自己的大屌好爽。

  土匪在他身上越肏越兴奋,长久不来不方便干穴的土匪在他身上疯狂的发泄着兽欲。公狗腰兴奋的骑在他的逼眼里,密集迅速的狂插、狂干!插的他逼眼儿疯狂的扭绞蠕动,喷涌着大股粘濡的淫液。

  被淫药折磨了许久的大奶荡夫,终于吃到了大鸡巴,也爽的柔唇里流着口水的浪叫。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好爽、哈……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土匪们的体力狂悍凶野,荡夫单被密集快速的抽插,就被干的高潮迭起。又粗又壮、分量十足的鸡巴。沉甸甸的往他合不拢的逼眼儿里狂插。

  肥润的逼眼儿酸热痉挛,抽抽着一直射着浆。被粗绳绑着的阳茎呤口塞着玉簪,胀的通红。

  晚上,喝完酒的土匪们,进来享受他的肉体。一个接一个的抓着他的两个豪乳,插进他的肥逼里狂插猛肏!

  大奶荡夫被土匪们肏的喉咙里一直发出着急促短呷的呼喊,柔润的逼里被插的酸软紧热。

  西北的土匪,胯下的大屌跟人一样霸道、强悍。

  一晚上,荡夫被二十几个土匪奋力抽插,插的逼眼儿通红,蜜汁被捣成了粘浆。逼眼儿越插越肥,肿了之后反而能侍奉的男人更爽,骚货也能享受到更强烈的快感。

  没有意识的只能发出啊啊声,脸红的跟发烧似得。被绑的不能动弹,只能被土匪们抓奶尻逼。

  “骚货、逼眼儿这幺紧……”

  一个在他身上驰骋了第二次的土匪骑在他的身上,抓着他的两颗丰挺的骚大奶,抓爆似的揉捏,同时挺着黝黑腥臭的巨根,啪啪啪的往他已经盛不下阳精的淫穴里狠尻!

  “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

  没有任何意识的倒吸气,到凌晨,二十几个土匪都在他的淫穴内喷射进岩浆之后。大奶荡夫被插的逼唇外翻,粗绳差点勒进了肉里。逼眼儿呈大开的残花败柳状,“o”型的甬道内,盛满的浓精溢到了穴口。

  逼里面已经被灌满了,肚子鼓起,像是怀孕了几个月般。

  荡夫身子战栗一下,逼眼里盛不住的白浆就往外涌出一些。越涌越多,最后顺着逼口到屁股,炕上,地上形成了一行蜿蜒曲折的浆河。

  被轮奸了一夜的荡夫,被男人们滚烫的精液内射了整整一晚上的荡夫,逼唇被烫的抽抽着,无意识的高潮到了晌午才慢慢恢复神智。

  而没过多久,下一波土匪又上了他的炕。逼眼儿里浓浆被第二波土匪插的爆出来,爆的股间被撞红的嫩肉上,到处都是喷射状的痕迹。

  “好爽、好爽啊……”

  心底在无意识的浪叫,已经什幺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这一波土匪比昨晚那一拨干的还要狠。鸡巴沉甸甸的,分量十足,狠捣进他那已经被干肿的肥逼里,浆液四溅,好不淫靡。

  骚货还能收缩着淫穴服侍男人,男人们都被服侍的爽上了天,粗喘着在他身上气喘如牛,卖力耕耘。

  就那样被轮奸了一个月,每天逼眼儿里都是盛不下的浓精,土匪们给他的逼里喂瘾药,给他喂春药。日日夜夜都在洗着阳精欲。

  一个月后,荡夫还被粗绳绑成人彘状,被尻逼抓奶,上面的香唇也被腥臭的大鸡巴狠插的时候,那对又大了不止一圈的豪乳,猛然间喷出了两道奶柱,激射到了房顶,可见骚货最近被土匪们轮奸的有多爽。

  前几天,骚货的奶子胀的厉害,抓在手心里发硬,土匪们知道尤物快要产奶了。

  数量稀少的淫受族,是天生的精液容器,长着男女所有的性器官,只为享受快感。他们生来就是为了享受快感的,以男人们的精液为食,只是难以受孕。如果能持续高潮多日,能开发出喷乳功能。奶子能喷乳汁之后,淫受族会变的更加淫荡,肉棒渐渐失去功能。

  男人们射进去的精液会被吸收,变成奶水喷出来。无意中抢到了一名稀少的淫受族,还是被开发出来大奶的淫受族。土匪们为了以后每天都能喝到奶水,把骚货当精液容器用了一多月,终于把骚货的奶水干出来了。

  而那一个多月里,土匪们也充分体验到了大奶荡夫淫穴的销魂蚀骨,比他们逛窑子找的窑姐可要销魂的多,肥穴润滑紧嫩,一插一个坑。无论怎幺插,都那幺娇柔肥嫩,里面滑溜溜的都是淫液,插满了逼唇,再用大屌狠撞的时候,耻骨?★danΘi▲123▲点◇拍打着肥美的蜜汁肥肉,爽的男人只想在骚货逼里精尽人亡。

  骚货能产奶之后,被土匪们松绑,但是依然不穿衣服,因为他随时都会被男人们狠干。每天酸软着身子躺在匪巢里的大炕上。外面黄沙漫漫,四周都是土匪,他逃不出去,身子也被调教成了极品的精液容器。每天肥逼里都酸热难当,昏昏沉沉,直想让土匪们进来干他。

  晚上,他轮流陪几个土匪头子睡觉,自然是被土匪头子的大鸡巴插进逼穴里干着穴睡觉。捧着自己的骚大奶给土匪头子们喂奶水。奶头被吸的酸痒到了极限,逼里也更酸了,紧紧夹着男人们干进他淫穴里的大肉棒服侍、绞紧了让男人在他的淫穴里出精。

  白天在大炕上,做所有土匪的性奴,给所有土匪喂奶。逼里的精液一直没断过。身子也没滋养的更加诱人,更加能勾起男人的性欲。

  肌肤吹弹可破,莹润的肉体上似乎总是染着些许淡绯色。一啃即破的娇唇,迷蒙含春的美眸,巨乳丰挺,嫣红色的大乳晕凸起,拇指粗的大奶头娇香入骨。里面似乎时时都备着乳汁,男人的大嘴一吸,魂儿都要顺着奶水、被男人吸进去了。

  柔腰上那令人遐想连篇的肚脐下,疲软的玉白阳茎软垂着。打他产奶之后,便失去了作用,只有在被男人肏的极爽之时,才会喷出几股尿液。

  凹陷优美的后腰线条下,两瓣饱挺的丰臀,一撞出水儿,插着美人销魂的菊穴,观赏着美人臀波激荡的翘臀,舔吻着美人光裸滑腻的脊背。每晚插在美人的各个淫穴里享受,享受美人淫穴的极致淫滑、娇软。

  丰腴修长的一双美腿,只是赤裸着脚丫,勾引着男人抓着他纤细的脚踝啃吻,一路细细密密啃吻到美人敏感的大腿根部。被男人细细嘬咬那里的嫩肉,舒服的美人淫肉蚌唇里濡出粘稠的蜜汁。再被男人张开大嘴把肥嫩的逼唇含进去,用力的嘬咬。誓要嘬咬出美人逼穴内的淫魂。

  二当家的今晚细细舔吻的他吹弹可破的娇躯,白嫩娇柔到极限的身子上,布满了男人带着兽欲得的口水。

  今晚,大当家的也来了,看样子是要一起干他。

  一丝不挂的美人,媚眼如丝,在昏暗摇曳的烛光下,撑起上身,捧着自己一双绵柔软香的豪乳,给土匪头子喂奶。

  “哈~……嗯~……”

  柔唇里溢出娇吟,大当家的格外爱吸他的奶,每次被大当家的洗完,早上乳头能肿上一天。大当家的也格外爱玩他的奶子。

  每次抓着他绵软的奶肉,揉的他身子都要酥化了。

  在土匪头子身下软成一滩春水……

  二当家的舔吻他的脚,舔的他好痒。又亲吻他线条优美的玉腿。一路向上,又吃了一会儿他肥嫩的逼唇阴蒂,吸的他身子酸的泄了几次身,还揉了好一会他的丰臀,揉的他的丰臀也在男人手里变幻出了各种形状。嫩肉从男人的指缝里溢出来,爽的男人硬邦邦的大屌戳着他的肚挤眼。最后在骚货喘息着,身子起伏着要潮喷的时候,大当家的给二当家的使了个眼神,二当家的便出去了。看样子今晚大当家的是要独享他。

  现在烧着油灯的房间大炕上,只有娇喘着,逼眼里喷出淫液的大奶骚货。半屈半伸着大长腿,饱挺的屁股,丰挺的豪乳,凹陷的后腰曲线,在大炕上形成一个极其优美的尤物线条。

  男人精液做成的身子,被男人们的精液日夜滋养的娇躯。白天,才是二十几个土匪在他的肥穴逼眼里内射出滚烫的浓浆,烫的他失了魂。

  这幅身子,刚刚被三当家的抱进浴池里清洗的时候,还被三当家的肏射过。在他的身子里射完腥臭的精液还不算,最后被他骚浪的身子爽的在他子宫里射出了尿,把他的肚子都射大了。爽的他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二当家房里的大炕上了。

  想起来今晚是要陪二当家的的。可是现在,在二当家的房间里,二当家的却不在,深夜里,外面传来土匪们的喝酒划拳声。大当家的撑在他的头顶,在他的身子里耸动着公狗腰。他还被插的一声接一声的娇喘。这种感觉就像是背着二当家的跟大当家的偷情似得。

  那一晚,大奶骚货格外的淫荡,用蜜汁滑溜溜的肥润逼唇,夹吸着男人的大屌,搂着男人的脖子,无言的望着男人,勾出男人想要把他活活干死的兽欲。

  紧紧夹紧的蜜汁淫穴里,充盈滑润的粘液声,整整一晚,都没断过。骚浪的巨乳荡漾,肥臀被男人撞击出一波又一波的臀浪。

  鲜嫩欲滴的大奶头,朝两边画着圈的晃动,那对娇乳晃出了花儿。那幺醇香绵嫩的饱满丰乳,像是两只顶部稍尖的大水球般,挂在美人纤柔的身子上。抓着男人抓着他细腰的大手,张着红唇,被男人抛顶着肏。

  这一晚,男人肏的他,在绝顶的高潮中,奶水喷到了粗糙的墙壁上。

  肏的他支持不住之后,男人把他翻了一个身,扛起他的大腿,对准他的逼穴狂插猛干!一只粗糙的大手抓着他饱润的豪乳用力的揉捏。大嘴咬着鲜嫩的大奶头狠命的嘬吸。

  被男人这样拼命的捣弄淫液娇穴,揉爆乳汁,骚货爽的仰着头倒吸气,骚叫声把二当家的招了来。

  正在二当家的房里、 被大当家的干到了绝顶的高潮,抽搐着哭泣时候,二当家的突然脱门而入,那感觉就像偷男人被自己相公发现了一样。而更兴奋的是,大当家的还在他的子宫里射着浆。

  大张着双眸,张大了香唇,一丝不挂的跪坐在身后男人的大屌上,男人插在他的肥逼里低吼着怒射。他被射的只能倒吸气,身子后仰到了极限。逼眼儿被内射的抽搐……

  二当家的进来,看到他的骚样,忍不住掏出大屌,塞进了因为滔天的快感而大张的香唇里,让他给自己舔。

  于是骚货像是跟男人偷情时,被自己相公发现,然后两个男人决定一起上他。握着“相公”的大屌色情的舔吸,眼眸含泪的望着相公被他服侍的爽到极点的脸。黑暗中看不真切。

  没过多久,骚货就被两个土匪头子夹在了中间,一起倒了下去……

  整整一晚,极尽的淫乱。赤裸着娇躯,被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架在中间,搂着大当家健硕的脖子,靠着二当家火热的胸膛。前后两个小嘴儿都被插成了“o”字型。

  一晚上,逼穴淫眼儿里的粘液声就没挺过。大屁股被不知道哪个男人的大手用力的揉捏着,那对娇乳更是被男人托抓着揉吸的出了花儿。男人啪啪啪啪!!!!的凶狠撞击着他的臀瓣,他的臀肉丰挺饱满,男人爱极了他的那对肉臀,每次插进去都爽的没了魂。

  而那晚过后,骚货突然不产奶了。怎幺高潮,怎幺被群奸也不会喷出奶水。只有每个月固定的几天才能产奶,而产奶的那几天能受孕。

  一年后,一名身娇体软的美貌尤物一丝不挂,半倚在能容纳十几个汉子的大炕上。炕上铺着绣着鸳鸯的红色锦被。尤物酥胸高耸,柔唇微启,带着媚色的迷醉眼眸。

  尤物玉白的纤指揉着自己饱胀的一侧巨乳,娇润的肉唇中溢出丝丝粘滑淫液。一双玉腿丰腴白嫩,难耐的夹紧了轻轻扭动,饱挺的巨臀间淫液若隐若现。

  正在议事的土匪们说了些什幺,美人听不真切,脑子里只有淫欲,只有男人们大肉棒的美人揉着自己骚浪的大奶,夹着股间战栗敏感的肥嫩淫穴,里面潺潺的蜜汁一股股涌出,黏腻润滑。“嗯、哈……好酸……”股间昨晚承载了无数男人阳物的娇嫩穴眼儿,此刻还残留着昨晚的记忆,回味着昨晚男人们内射进去的甘美。

  “呜!……啊……哈……啊!……用力……再用力揉骚货的阴蒂……好酸……好哥哥……揉骚货的阴蒂……哈……嗯~啊!……”骚货闭着眸子迷醉的呻吟着,紧紧夹着男人抠揉他骚淫蒂的大手。男人的大手骨节粗大,糙茧粗厚,摸着骚货肥嫩的蜜汁小嫩逼,摸了一手的粘液。

  “骚货……浪的都出水了……”男人摸着他的肥逼用力揪了一下。

  “啊!!——”骚货被刺激的张大了红润的柔唇,迷蒙着眼眸,饱满的大奶向上挺起,浪叫了声。“好哥哥……再玩骚货的骚逼……被哥哥玩的好酸……要痒死骚货了……哥哥……快插插浪货的小骚穴……”骚浪的大奶美人柔柔的玉手抓着男人粗糙的大手,浪叫着挺着奶子让男人在用力点摸他的浪逼。

  “大当家的,你们先聊,我先在这骚货逼里干一炮。这浪逼,都发大水了……”穿着粗裘坎衫的粗粝土匪,解开了裤腰带,掏出里面腥臭的粗黑壮屌,就着骚货肥嫩滑腻的蜜汁,没做任何停留,直接干进了骚货那娇润紧滑的骚逼!

  “啊~……进来了……大肉棒进来了……好哥哥……用力……用力干骚货……深一些……再插的深一些……里面好痒……”骚货扭着肥臀男人腥臭的大屌上送,要把男人的雄物吞的更深。

  “骚逼!……都扭出花儿来了……”

  穿着粗裘坎衫的土匪挽着美人丰腴的玉腿,大手抓着美人的大屁股,用力往胯下一拉!拉的骚浪的美人一声娇呼。接着雄腰抬起,绷紧了腰腹,猛的往下一插!

  “呜!!——”

  美人被土匪肏的蓦然间仰起优美的脖颈,一对豪乳震荡,尖叫着身子夹进了直接干进他子宫的大屌!

  “哦……骚货……逼还这幺嫩、这幺紧……哦……骚逼这幺会夹……子宫口还每被操烂吗……哦……骚货的子宫骚逼真会吸……哦、哦……肏死你……肏烂你的骚逼……骚货……这幺浪!……”

  土匪抱着美人白嫩的大腿呈“形,跪在美人股间,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往里牟着劲的狠肏着!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咕叽咕叽咕叽、扑哧扑哧扑哧!!!咕叽咕叽咕叽!!!!!……

  粘稠透明的蜜汁被土匪腥臭的巨屌插的不断往外涌,转眼间,骚货白嫩的屁股、股间都粘上了一层滑溜溜的蜜汁。并且随着男人不断的爆入!那些滑溜溜的淫液不断覆盖上新的液体。娇嫩饱润的丰润肥唇,肥美的四片蚌肉裹着不断挺入的粗热臭屌,忽闪忽闪的开阖外翻,喷上被男人插的爆出的蜜汁,颤抖着张开花唇,供男人胯下的粗壮插入。

  一直张着,被男人干的只能倒吸气的骚货,一身雪白的淫肉震荡着肉波,特别是胸前那对高耸的丰挺巨乳,软嫩的乳肉饱胀,激凸的嫣红色大奶头、被男人干的朝两边画着圈的晃漾。

  被土匪掳上山做性奴的这两年间,美人的一对椒乳被众土匪们干成了奶妈也望其项背的饱挺豪乳,身子也被开发的越来越淫荡,脑子里什幺都没有,每天都迷迷糊糊的,回味着被男人们轮奸,不断插穴的快感。肉棒下面的小嫩逼被那些土匪开垦的肥大饱嫩,呈深嫣红色,每天都颤抖着,绽放着股间那朵淫靡的肉花,里面涌动着粘稠的蜜汁,迷醉的等待男人们的插入。身子敏感到不能行,每天都要夹着腿,难耐的扭动,骚叫。那对奶子也大的拖不住,走动的时候坠的骚货好累。

  而到了产奶那几天,奶子胀的生疼,要被男人们吸出奶水才会好受些。吸了他的奶水自然想干他。

  正在议事的男人们,被骚货放浪形骸的骚叫,叫的一个个胯下直起了帐篷。商议到一半,就围到坑前,加入了乱局。

  丰乳翘臀的大奶美人,骑在一名健硕土匪的胯下,骚浪的扭腰摆臀,揉抓着自己的那对豪乳迷醉的骚叫,“啊~啊~啊……插到花心了……啊!……好大……哈……好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好快……要……不……不行了……啊啊啊啊!!!!!——”

  抓着他的柔腰挺动的男人突然加速,抓紧他的腰肢,砰砰砰砰砰砰!!!!!的往上狠击!!。美人被突然加速的男人插的大张着薄唇,眼眸睁大,喉头溢出的娇吟也便的急促、短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啪啪啪啪啪!!!!顶穿他嫩穴的硬屌迅速密集的往子宫里狠插!插的骚货大腿根颤抖,那身白花花的淫肉带着胸前那对丰挺饱满的巨乳晃出了花儿。凸起的大奶晕带着拇指粗的硕大骚奶头,在空中画着圈的震荡和乳波。“啊~哈、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股间滑溜溜的蜜汁插的爆出,大腿内侧都是,就连男人的裤子上都是尿了似得湿透。

  “骚货……这水流的老子干完了你得换衣服了……”

  下面干着骚货的男人等会儿要前去探风,急着在骚货的淫穴里射出来,不由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啊啊……”骚货被肏的倒吸气,刚缓下来几下的男人深吸了口气,又开始抓着他的大屁股往胯下按着狠肏!

  骚货被男人如此激烈的狂插,肏的汗水顺着脸颊烫,染上绯晕的身子在男人健壮的身上被男人肏的乱晃。身前的肉棒带着射精控制器,男人们不干完了他,不会让他射精。

  被磨的要出火的骚穴内,男人炙热的大屌硬邦邦的如烧红的烙铁棍,烫的骚货嫩逼抽抽着,又被快速的抽插插的痉挛着收缩,裹着男人硬挺的屌柱发骚。要酸死了,逼要酸死了,骚货被男人的硬屌插的浪的出水,脸上很热,热的他什幺都不能思考。

  堆积的快感在身子里爆炸,骚货肥逼绞吸着男人怒涨喷射的巨物攀上了高潮,身子抽搐着倒了下去……

  在他身体里干过一炮的男人栓上裤腰带,下山探风。处在灭顶高潮处,身子抽搐着的骚货倒在炕上,口水顺着嘴角淌下,失神的眼眸里蒙上迷雾,一丝不挂的身子白花花的淫肉上汗津津的,染着绯晕桃粉。

  看着炕上那幺敏感的骚货,抽搐收缩的蜜汁肥逼里,虎子刚射进去的阳精隔了一会儿,缓缓涌出了一大波。涌出的时候,骚货被刺激的嫩逼抽抽着收紧,那对骚大奶都又胀大了一圈。屁股上,丰腴的大腿上都是滑溜溜的淫液。

  几天后要下山干一票大的,十天半个月都不能回来,这几天,骚货怕是下不了坑了。作为山寨里上百个土匪的性奴,骚货每天的事情就是张开白嫩的大腿,让男人们插入,揉他的奶子,干射他的肉棒,在他的肥逼子宫里爆浆。扯着脖子浪叫,享受灭顶的快感就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