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没动静。再等等。”

  “哈哈哈哈哈!”宛瑜又指着显示器笑得前俯后仰。

  “又怎么了?”小贤纳闷儿了。

  “对不起,我忍不住,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贱了,‘丑得想整容’,比你的还贱,哈哈哈哈!”宛瑜用力拍着小贤的后背。

  “哈哈,好玩吧这是我刚改的新名字!”小贤猛吃口面。

  宛瑜笑容凝固:“你不是叫‘帅的被人砍’么。”

  小贤严肃地望着她:“我想低调点有错吗?”

  r5见钟情药水12

  宛瑜拼命屏住笑,忽然传来“滴滴”声。

  “来了来了,哈!那个唐僧果然出价4000。”不出所料,小贤兴奋异常。

  宛瑜见好即收:“太好了,出手吧。”

  小贤玩心理战玩上了瘾:“不行。才不到10分钟,就涨了1000块。看来他接受我们的挑战很坚决啊。”

  “你的意思是”

  小贤再出步棋:“我们要继续挑战他,直接上到5000。看他的反应。”

  宛瑜又紧张起来:“太多了吧。”

  “不做,二不休。舍不得孩子套不着钱。”小贤的屏幕上,输入了5000元。

  菲走进展博的办公室,夜已深,办公室里只剩展博人。

  “姐,快快快!看,有人出5000了,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展博脸望着菲,手指着显示器。

  菲盯着上面的数字,说:“定又是个脑袋里长结石的。”

  “面对现实吧,看看,这是市场,市场的呼声。”展博敲击键盘,还要出价。

  菲疑惑:“你要干吗?”

  展博头也不抬:“出价啊!我出6000块。”只伸出只手,做了个“六”的手势。

  菲惊呼:“你有毛病啊?你不是都有个了吗?”

  “从照片上看,这个擎天柱比我那个更新,颜色更亮。定也是行家放出来的压箱货,我要买下来再送给宛瑜。让她知道我的这份礼物有多重。”展博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还送,你没事吧?”菲像看到个火星来客。

  “中国有句老话:‘佛争炷香,人争口气。’”展博继续竞价,菲抬头仰望着天。

  子乔和小雪推门进屋,第眼就看到蜡烛红酒和玫瑰。

  小雪惊呼:“哇噻。好浪漫啊!”

  子乔傻傻地跟在后面:“阿欧!什么情况。”

  “你为我准备的?”小雪望向子乔。

  子乔当然照单全收:“啊~喜欢吗?”

  小雪娇羞着说:“你明明准备好了,还假装说去看电影。讨厌~”

  子乔脑子激灵:“本来我准备循序渐进的,既然你说看个男人的房间能看出个人的性格。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其实我想给你个惊喜。”

  小雪看到蜡烛旁边剩下的瓶子。

  “好香啊。这是什么?”小雪拿起剩下的药水。

  子乔胡编乱造:“嗯这是二锅头。”

  “也是为我准备的?”

  “当然。”

  这时,从里面房间传来美嘉的歌声:“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子乔惊觉:“美嘉!”

  小雪更是花容失色:“怎么会有人?还是个女的?”

  子乔感到大事不好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瞎扯道:“呵呵,也也是为你准备的。”

  小雪疾步走向里屋,质疑地推开门。

  “啊啊啊啊啊啊!”先是传来美嘉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再是传来小雪的尖叫。

  小雪大叫着逃出来。

  子乔关切地问:“怎么回事?”

  美嘉随后裹着睡袍跑出来。

  “子乔!你怎么在这儿?”美嘉质问。

  “你不是走了吗?”

  “谁说的啊!”

  小雪看着两人,焦急地问:“小布!她是谁!”

  危急中,子乔想起刚刚忽悠菲的谎话:“她她是我远房表妹。”

  “真的吗?我不信。”小雪脸上也显示她不信。

  “没骗你,不信你问她。”气氛凝固,子乔对美嘉狂眨眼睛。

  美嘉两手插进睡袍,不肯说话。

  小雪喝止:“不许使眼色。”

  “我没有使眼色。”子乔假装眼睛进沙子。

  美嘉得意地笑啊,心说你吕子乔也有今天。

  子乔没辙了,从口袋里拿出100块钱,向美嘉示意。

  r5见钟情药水13

  美嘉还是不开口。

  子乔又从口袋里拿出100块钱。

  美嘉就是不开口。

  子乔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口袋内胆都翻出来了。

  “好吧,我是她表妹。”美嘉终于松口。

  子乔长舒口气,对小雪说:“我没骗你吧。”

  “量你也不敢。”小雪得意地说。

  子乔还要画蛇添足,小声说:“我都说了,远房表妹,乡下来的,没进过城,暂时住在我家里。”

  小雪却放大音量让美嘉也能听见:“哦,乡下来的,怪不得还穿肚兜。”美嘉气得瞪大眼睛。

  “肚兜?”子乔重复。

  小雪接着落井下石:“其实我刚才就看出她是个土包子的,你们瞒不了我。”

  美嘉气急败坏地命令道:“你!!吕子乔!你过来。”

  小雪听出了蹊跷:“子乔?你不是叫小布吗?”

  子乔吞吞吐吐地说:“这是我乡下的小名。其实我也是乡下来的方言。”

  小雪自鸣得意:“哈!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

  “你坐会儿哦。”子乔说着,被美嘉拖回里屋。

  “多谢了,反应真快!”子乔竖起大拇指。

  美嘉那个气啊:“我口盐汽水喷死你!你这个屁股长在脸上整天放屁的王八蛋。收了我半个月的工资还敢毁约。你人品也太滥了吧。你给我马上出去,光速有多快你就给我滚多快!”

  子乔可真是郁闷了:“我也不知道。是菲跟我说你出去了,我也是被诓了。”

  美嘉哪肯相信:“她吃饱事情没饭做要诓你?”话都说不利索了。

  “问得好!我也想知道她为什么吃饱了撑的诓我。”子乔觉得自己也是受害者。

  这时候,两人同时收到条短消息。

  两人起念道:“不用谢我,我们那疙瘩都是活雷锋,胡菲!?”

  “我知道了。”美嘉拍头,认了。

  子乔哀求:“这样,会你帮我跟小雪解释下。”

  “还说,我还被人鄙视了,她才是土包子呢。她全家土包子!她妈黑袜子!她爸锡纸头!”美嘉越说越气要冲出去扁人,子乔赶忙拉住美嘉。

  子乔苦苦哀求:“美嘉,冷静,美嘉,求你了,配合我下,算帮我个忙,好不好。”

  “好吧!反正我的约会也黄了”美嘉说得好好的,又往门外冲,“要死我们起死。”

  子乔用自己当人墙挡住:“别!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行了吧。”

  “真的?”美嘉笑。

  “真的。”

  “双倍。”美嘉伸出两根手指。

  子乔跳起来:“你抢劫啊!”

  美嘉装模作样地嚷着:“美女!其实我是吕子乔的”

  子乔把捂住美嘉的嘴:“双倍就双倍。”

  美嘉逮到机会,连本带利地要回来:“还有,赶紧带着你的土包子撤退,二四六是我的。”

  子乔被剥削得腿都软了:“你也太狠了吧。”

  美嘉昂头挺胸:“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招谁惹谁了呀。我还有约会呢。”

  子乔垂头丧气地说:“行了,撤退就撤退吧。”走到门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回头:“对了,你刚才穿着肚兜?”

  美嘉嘴硬:“谁说我穿着肚兜!”

  子乔不依不饶:“那你把睡袍脱下来我看看。”

  “我”美嘉噎着了。

  子乔把肚子的愤恨都化为嘲笑:“我吕子乔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见过穿肚兜约会的呀。”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越想越不对,这外面,点着蜡烛,热着二锅头,你还穿着肚兜,看你这架势,好像是要吃人啊!”子乔的愤恨升华为嫉妒与嘲弄的混合体。

  “什么二锅头,那是香薰。”

  r5见钟情药水14

  “你到底约了谁?那么如狼似虎的。”子乔逼视着美嘉的眼睛。

  “你是我谁啊,我凭什么告诉你。”美嘉叫嚣。

  “我是你表哥。”

  “边玩去。”

  子乔玩手段,刺激美嘉:“不会是”

  美嘉上当了:“别猜了,反正谁都比你强!快走啦!我告诉你,要是他等会儿回来了。我定跟你同归于尽。”

  子乔如愿找到线索:“等等,你刚才说回来?”

  美嘉装疯卖傻:“有吗?我什么都没说啊。”

  “你约会的该不是关谷吧!!”可惜不是子乔想看到的答案。

  “”美嘉说不出话。

  子乔确信无疑:“你约的真是关谷!”

  美嘉干脆承认了:“是又怎么样。”

  子乔动之以情:“小姐,你小时候被猪亲过吧?找谁不行你找关谷啊,你要是跟关谷约会了,我们俩的事不就穿帮了吗?”

  美嘉有了关谷,当然得跟子乔划清界限:“我们俩本来就没什么事。”

  “我是说房租减半,水电全免的事。哦!我知道了。你和关谷约会,还是可以房租减半,我就成炮灰了啊!”子乔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美嘉也被提醒了:“咦!对哦,没想到我的计划那么完美。”

  “我也口盐汽水喷死你。”子乔口水先喷出来了。

  美嘉改变战术:“我和关谷以后要是成功了,我帮你付房租都可以啊。我人品还是可以的。”

  在这个问题上,子乔甚至追溯到了忧郁症的时候:“你跟谁都可以,关谷不行。大家要是都知道了,我面子往哪儿搁?我不是成天都要顶着顶绿帽子过日子吗?”

  “反正你已经有顶了。”美嘉非把子乔真的刺激成忧郁症不可。

  “什么!展博还是小贤?”子乔已经急疯了。

  “我说你自己买的那顶。”美嘉摆明拿他寻开心。

  子乔宣布了最终审判:“总之,放卫星也得有个轨道啊!你跟关谷的事情绝对没门儿!”

  两人怒目相视。

  客厅里,小雪正在无聊地等待,关谷高兴地冲进来把小雪当成了美嘉。

  “我成功了,他们签约了,他们买了爱情三角猫!”关谷兴奋地说,抬头看到房间里布置成这样,“拿迪斯嘎!日文:怎么回事”

  小雪看着关谷,关谷才发现不是美嘉,四目交织,时间气氛温情而浪漫。

  关谷主动介绍自己:“我叫关谷神奇。”

  小雪回应:“我叫小雪。”

  关谷仔细打量了下小雪,知性有女人味,连忙问道:“你好。你在这里做什么?”

  小雪礼貌地回答:“我朋友住在这里。”

  “她人呢?”

  “他在里面,说要给我个惊喜。”

  两个“他”根本不是个人。

  关谷心情那个激动啊:“美嘉真是太到位了。知道我要谈恋爱,还专门给我介绍女朋友,真是不好意思!”想着,还不忘向小雪确认:“这都是她准备的?”

  “是啊。”小雪确定,时间两个“他”又回到真正那个“她”。

  “那我陪你聊聊吧。坐,我是从日本横滨来的。我是画漫画的。你呢?”

  “我是平面设计师。”

  关谷套近乎:“真的吗?那我们算是半个同行了。”

  小雪补充:“我正好还会说点日语呢!”

  “太巧了。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江春水向东流!”事业美人双丰收,关谷高兴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是啊。日语”小雪笑,温柔地看着关谷。

  “那你要我怎么样?”美嘉从没这么矛盾过,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子乔给她上课:“我们两个是个团队。要有点团队意识。”

  r5见钟情药水15

  美嘉翻旧账:“现在你说团队了啊,当初你抛下我自己跑了的时候,怎么点都不念我们是个团队的啊!”

  子乔提出案例:“团队也是要有牺牲的。你看过集结号没有?”

  里外都是子乔的理,美嘉要公平:“凭什么每次都是你做大部队,我做谷子地啊?这次我们是拯救大兵雷恩,我是雷恩,你得来配合我。我就是要让关谷知道,我也是有女人味的。”

  子乔再从政治高度给她上课:“这是组织上安排的,你要有大局意识。”

  美嘉耍起性子:“我不要,我不要,我就不要。说起来,也是你先放弃阵地,我才迫不得已,另谋生路的。”

  “我什么放弃阵地了?”

  美嘉手臂指:“喏,门外那个就是!”

  子乔垂下了头。

  门外两人借用现成的阵地,轻碰酒杯,谈笑风生。

  “我觉得你很漂亮。”关谷说完,撇开头去。

  小雪很受用:“呵呵,哪里哪里。”

  关谷转过头来,仔细观察:“哪里?哦,头发眉毛眼睛耳朵鼻子嘴巴都很漂亮!”

  小雪被逗得相当开心:“你说话真好玩。”眉毛都弯成了月牙儿。

  关谷个劲傻笑:“呵呵呵呵。”忽然看到蜡烛旁的香薰,“这是什么?”

  “哦,我朋友说这是二锅头。就是日本的‘烧酒’日语。”小雪的翻译彻底误导了关谷。

  “哦我在日本喝过。”关谷说着拿起香薰瓶子往自己的酒杯里倒上半杯,饮而尽。

  “怎么样?”小雪好奇。

  关谷表情古怪:“味道有点怪,不过还满特别的。你要不要也来口。”

  “好啊。”关谷也给小雪倒上半杯,小雪饮而尽:“我怎么觉得这个二锅头有种印度飞饼的味道!”

  两人相视,起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就是要和关谷约会!”美嘉换了蜘蛛侠的公仔猛捶。

  子乔苦口婆心:“唉!小姐,我说咱们就别耗着了,小雪还在外面等着呢,你让我少死点脑细胞好不好。”

  美嘉自己不爽,当然不会让子乔好受:“哼,你本来就没多少脑细胞,死光算数。还不是怪你出的馊主意,亏你想得出来,扮什么假情侣,害人害己。现在掉坑里了吧。”

  子乔推卸责任:“谁说是我想出来的。你听到爱情公寓情侣入住可以水电全免,房租减半,两只眼睛都绿了。我拉都拉不住你。”

  美嘉又揭老底:“哟!好像是你当时分钱都没有,不是我救你,你现在还在火车站卖你的大力丸呢,吕少爷!”

  两人顿了顿,然后异口同声说:“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两人面面相觑,接着异口同声,“还是先把当前的事情稳住。”还是异口同声,“干吗学我说话。”

  “还学!”这次异口同声的切入点特别准确。

  关谷和小雪满脸通红,因为喝了过量的香薰,看上去醉醺醺的。两人从餐桌起坐到了窗台上,吹着晚风,赏着夜景,无限浓情。

  “这个二口锅,劲头还挺大的。”关谷开始脱外套。

  “是啊,就是点酒味也没有。”小雪举着空瓶子摇晃。

  关谷望着窗外:“你你有没有种感觉?”

  小雪迫不及待地说:“有!你也感觉到了?”

  “说不上来,胃里暖暖的,心里麻麻的。”关谷收回目光,深情地望着小雪。

  “脑袋晕晕的。脚下飘飘的。”小雪也望向关谷。

  “这是”关谷寻找词汇。

  “见钟情的感觉。”小雪找到了,咬着嘴唇,两人靠近。小说上传分享

  r5见钟情药水16

  关谷鼓起勇气大声告白:“小雪——做我的女朋友吧!”

  幸福的感觉写在小雪脸上:“欧!君。”

  关谷小心翼翼地靠近再靠近:“小雪!”

  红色蜡烛的火光忽隐忽现,关谷端详着对面女孩的面庞:“你今天真可爱——卡瓦伊,迪斯乃。日语”

  小雪激动万分:“亲爱的,我爱你日语!”

  小雪与关谷越凑越近,两人的手指慢慢触到起,深情拥吻。

  房门被啪地打开,子乔和美嘉出来,看到这幕,两人石化。两人同来到那个白房子,并排躺在地上,医生在继续电击,两人突然挣扎着摆手:“别救了,还是让我们死了算了”

  第二天清晨,展博兴奋地跑下楼来,摆出个胜利的姿态:“姐!我就说,我的那个擎天柱是最值钱的。才短短2天时间,在网上被炒到了天价!”

  菲喝着八宝粥问:“天价?是多少?”

  “14250元。”

  “四二五零,真是要死了二百五。”

  “这充分说明我送给宛瑜的那个礼物是无价之宝,她定会非常感动的。”展博激动地捶着桌子,震得八宝粥都快翻了。

  菲拍拍展博的肩膀:“有进步,你好久没有把牛皮吹得这么清新脱俗了!”

  这时候,宛瑜梳妆完毕背着包下楼,心情也特别愉快。

  展博拦住她,面带笑容:“宛瑜,你的变形金刚呢?”

  宛瑜愣了:“怎么了?”

  展博原来是想炫耀:“就是我送你的那个擎天柱,市场价已经卖到了14250块,厉害吧。”

  宛瑜松口气:“真的吗?这么贵?”

  “要不然怎么是典藏版呢?快拿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