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云少很忙,送信送簪(1/2)

加入书签

  从阚雪楼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酉时了,天边落日出淡淡的红晕。

  因为天气转凉的缘故,一品红特意披了件狐裘斗篷,步行前往城外的住宅不堪剪。

  很多人以为一品红独来独往,又是个柔弱女子,暗中都会有高人保护。其实,一品红真的是只身一人,只不过,凡是偷偷跟着她,或是半路上骚扰她的人,都已经死在她的手里了。

  就像现在,五个人偷偷的跟踪一品红,想要对她出手时,却先被一品红先制人,将他们全部杀掉了。

  一品红武功并不高,但是对付这几个三脚猫功夫的人,已经足够了。

  却远远的瞧见自己的住宅不堪剪前,站着一位紫色衣衫的男子,他手中握着一把扇子,可能是天凉的缘故,并没有展开。

  正奇怪着,桃花山庄的二少爷皇甫云怎么会来不堪剪时,只见皇甫云缓缓地朝自己走来。

  “一品红姑娘,在下已经等待你两个时辰了!”皇甫云笑道。

  “哦,那真是抱歉了,云二公子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一品红不冷不热的说着,因为自从未倾隐说皇甫云帮她处理掉了杨福的事后,就对皇甫云没有任何敌意了。

  只见皇甫云一边从衣襟处掏出一封信,一边说道:“当然是很重要的事了,这是有人要我转交给一品红姑娘你的信!”

  一品红有些迟疑,并没有接过:“还有什么人,能劳驾云二公子亲自给我送信来,还在我这不堪剪外等了两个时辰?”

  “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这信也自然是很重要的信,一品红姑娘为何迟迟不肯接过?是怕云某在这信上做什么伤害你的手脚吗?”

  一品红摇摇头,笑道:“自然不是!”这才伸出手接过信,看到上面写着“一品红亲启”的字样,继而说道,“不知这个很重要的人,姓甚名谁?我可认识?”

  皇甫云笑道:“一定是姑娘认识的人,还请姑娘给云某几分薄面,一定不要把这封信丢掉,里面的内容,说不定一品红姑娘会很感兴趣呢!”

  虽然不知道皇甫云打得什么主意,但一品红还是点了点头:“好,我也有些兴趣,想看看这封写给我的信,到底写了些什么!”

  “在下还有事要办,就不打扰姑娘休息了,告辞!”皇甫云双手抱拳,极其潇洒的转身离去。

  “云二公子慢走!”看着皇甫云缓缓离开的背影,一品红捏着信开始思索,写信给自己的人会是谁呢?

  既能请得动皇甫云亲自前来给自己送信,又能让皇甫云苦口婆心的让自己卖给他几分薄面不要把这封信丢掉?

  脑海里突然闪现着一张冷傲的脸,黑色的高大身影,看起来是那么的让人无法靠近的男人。

  会是他吗?名叫常欢的男人,跟皇甫云一起去过阚雪楼,还救了自己,还说喜欢自己……

  不想再去回忆的一品红皱了皱眉,将所有的杂念都消除之后,这才进了不堪剪。

  天享客栈。

  凤绫罗正坐在房中准备小惬一会,却听见一阵敲门声,知道是皇甫云来了。

  有几日没见他了,本来内心没有底的凤绫罗,突然间变得安心起来,只要皇甫云还记得自己,就不愁计划会失败。

  “有没有想我?”凤绫罗一打开门,就看到皇甫云炯炯光的桃花眼,弯成了邪恶的弧度。

  凤绫罗笑着摇摇头:“谁想你啊!”然后转过身走去梳妆台前,坐了下来。

  皇甫云不以为然,走到凤绫罗的身后,突然从衣袖中掏出了一根簪子戴在了凤绫罗的头上:“喜欢吗?”

  凤绫罗一边取下簪子,一边说道:“我的簪那么多,你还送我这个做什么!”

  但当看清楚这只与众不同的簪时,凤绫罗还是愣住了。

  她记得自己曾经戴上最后一朵有些干枯的凤樱花后,便很失落的把它取了下来,还自自语……

  也不知道这城里,哪个地方还有开的娇好的凤樱花,不如,云少你……

  没想到那句没有说完的话,皇甫云却记在心里了。

  只是,她以为皇甫云会为她寻找还绽放着的凤樱花,没想到,却是一根凤樱花金簪。

  凤绫罗有些感动,她看着这根凤樱花金簪,不知道此刻还能说些什么,来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欣喜和感动了。

  皇甫云知道她的心思,于是从后面轻轻地抱住了凤绫罗,在她耳边温柔的说道:“因为这个季节的凤樱花已经不开了,所以前几日我特意去了最好的饰铺子,为你打造了这一支凤樱花金簪,外面晕染着蓝色的粉料,看起来倒像是真的凤樱花!”

  凤绫罗点点头:“很漂亮!”

  “看到凋谢的凤樱花,你总是很伤感,倒不如戴上这永远不会凋谢的凤樱花金簪,你就永远都不会难过了!”

  凤绫罗抬起头,面前的铜镜,映着他们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相配,这样相配的两个人,如果真的在一起了,会得到幸福吗?

  杀手本身就不会有幸福,杀手是活在冷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