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兔子相伴,暴露行踪(1/2)

加入书签

  寻找玉玺,这要从何寻起?抓了这么久的朝廷重犯,到底会身藏何处?如果他躲在了长安城的某一角落,而自己却在洛阳城翻天覆地,又有何用?

  找玉玺的事让皇甫云烦恼了很久,在这种时候,凤绫罗还一个人在天享客栈里,一想到这,皇甫云只觉得更加烦闷。

  走在去天享客栈的路上,皇甫云并不知道要如何对凤绫罗说起,要晚些时日接她回桃庄的事,他只觉得心里满是愧疚。

  从一时冲动赎她出烟雨阁的时候,从信誓旦旦向她承诺会带她回桃庄的时候,皇甫云没有想到,会遇到现在这样让他措手不及的事。

  他也深知寻找玉玺的重要性,因为一旦玉玺落在白之宜手里,那别说江湖了,就连天下百姓,整个王朝都要跟着遭殃了,到那时再对付白之宜,便不是轻易之事了。

  “娘,我只有这只灰色的小兔子,我想去小贩那里再买一只小兔子跟它作伴,这样我再去学堂的时候,小兔子就不会孤单了!”

  “好孩子,你这么有爱心娘当然开心了,走,娘现在就带你去买!”

  一对母子从皇甫云的身边擦肩而过,小孩子拉着母亲的手,另一只手抱着一只灰色的小兔子,急匆匆的往卖兔子的小贩那跑去了。

  皇甫云若有所思的想着:小兔子都会孤单,更别说是有思想的人了,绫罗……

  天享客栈里,依旧是贵客满门,店小二迎接着一个又一个的贵客,虽然看到丐帮的乞丐进进出出,但也是笑脸相迎,因为他们的少帮主闻且早已经付了足够的银两。

  看到皇甫云缓缓走进,店小二笑着迎了上去:“云二公子来了,又是来找凤姑娘的吧!”

  “知道了还问!一号雅间备着,好酒好菜多上些,记着,菜要清淡些,绫罗最近身子不舒服,不能吃太荤腥的东西!”

  “小的知道了!”

  皇甫云这才满意的上了楼。

  说来也是奇怪,凤绫罗每一次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敲门声就总是会想起,这一次也不例外。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皇甫云来了。

  只要敲门声响起,只要能看到他紫色的身影,凤绫罗就知道,她的计划依旧还在顺利的实施着。

  急忙跑去开了门,还未等凤绫罗说话,皇甫云就笑着说道:“闭上眼睛!”

  “你又想送我什么啊?上一次是凤樱花金簪,这一次,可是凤樱花耳坠?”凤绫罗一边笑着打趣,一边却还是满怀期待的闭上了双眼。

  “好了,绫罗,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凤绫罗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皇甫云双手拖着的一只小兔子。

  雪白的毛,透明的红宝石般的双眼,小巧的兔耳朵,正着抖蜷缩在皇甫云的手掌中不安的摇头呢!

  “好可爱啊!”凤绫罗将小兔子抱在怀中,摸着它身上柔软的兔毛,“不愧是云少,居然会想到送女人兔子这么浪漫的事!”

  “这是在来时的路上,一个小孩子给我的启!我知道你在天享客栈里很孤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所以,我买了一只小兔子送给你,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它就替我陪伴你了!”

  凤绫罗一时有些感动,抱着兔子往里走去,坐在了床边:“云少,你送我一只小兔子,是不是想来告诉我,我不能去你的家,去桃庄了?”

  皇甫云有些愧疚的走过去,蹲了下来,去看凤绫罗有些难过的表:“绫罗,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临时接受了一个任务,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我不得不去完成,你只要再忍耐些许时日,一旦完成任务,我就会接你回桃庄!”

  “什么任务,可以让你抛弃你对我的承诺?”

  皇甫云再三为难和犹豫,最后说道:“好吧,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告诉你,是皇上,皇上亲自驾临桃庄,告诉我爹,他的玉玺丢失了,而寻找玉玺的任务,则落到了我的身上,我怎么能抗旨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可能拿寻找玉玺这种事来骗你呢?”

  凤绫罗吸了一口气:“好吧,我相信你!可是云少,我不知道我还要在这天享客栈里等多久,才能有一个再也不用颠沛流离的家!这里再繁华,再清幽,也让我觉得很不安,不踏实,而你,又不能每天都来看我!”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皇甫云对天誓,如果我不把凤绫罗接回桃庄,娶她做我的妻子,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

  凤绫罗及时的捂住了皇甫云的嘴:“我又没有让你这么毒的誓!反正你都送我一只小兔子了,我当然知道你的心意!”

  “那就好,我就知道绫罗一定是最善解人意的!”然后低头摸着小兔子的脑袋,笑道,“这只小兔子叫做小云,小一号的皇甫云,以后大的皇甫云不在,小的小云就要代替我好好地陪着绫罗,知道吗,小云?”

  凤绫罗“噗嗤”的一下子笑了出来:“小一号的皇甫云,竟然是一只小兔子!”

  皇甫云笑着握住凤绫罗的手,半笑半认真的说道:“再相信我这一次,好吗?”

  凤绫罗双眼有些氤氲,她笑着点了点头。

  曼陀罗宫。

  “巫溪,对于这件事,我没有打算跟你做任何的解释!”白之宜坐在曼陀罗花的宝座上,面无表的说着。

  巫溪站在下面,她的地位不亚于水涟漪,自然胆子也大些:“宫主,我巫溪在曼陀罗宫,侍奉老宫主多年,侍奉小宫主也有多年,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只请求宫主以后不要再惩罚涅儿了!”

  “有赏有罚,这是宫规!涅儿没有完成任务,不小惩一下,又何以服众呢?”

  “宫主,就算您让水护法去找杀流幻,也不见得能找得到,所以涅儿找不到,就要受罚,那痛不欲生针岂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巫溪有些愤懑不平的说道。

  水涟漪冷哼道:“巫溪,宫主只是罚了小涅儿一根痛不欲生针,你就来找宫主理论,这若是赏了他十根痛不欲生针,你岂不是要……”

  水涟漪没有再说下去,反而捂着嘴笑了起来。

  但是这话成功的让白之宜变了脸,她原本没有表的脸变得冰冷:“巫溪,你想造反吗?”

  巫溪急忙跪了下来,说道:“巫溪怎么敢?况且,巫溪只是个不会武功的女人罢了!只是,我希望能多给涅儿些时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