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全力厮杀,是计中计(1/2)

加入书签

  红云落月,这样的景象并不常见,很显然,今天的红云似乎是个不好的预兆。

  但是,并没有人愿意相信天命,尤其是皇甫青天这样的江湖英雄。

  皇甫青天选择在戌时行动,是有原因的。

  日落以后,无论是冰魄宫,还是烈火宫的守卫,所观察到的地方将没有白日那般透彻,所以他们更容易混入。

  而邱本义,贺逐飞和闻且各自率领的精英弟子都守在百里之外,人数众多,只有阴暗的地方才不引人注目。

  此时一同靠近冰魄宫的人有皇甫青天,还有三大护法无鱼,飞盾和流星,他们均已戴上了人皮面具。

  而皇甫风和皇甫云两兄弟奉命守在冰魄宫外,躲在一处林子里,虽然枝干此刻还没有树叶点缀,但已经足够遮挡住风云两兄弟的身影。

  无鱼身手最为利落,更何况他是最擅长飞檐走壁的高手,在空中作战,极少能有胜过无鱼的。

  冰魄宫城墙上的守卫只有两人,无鱼使用轻功飞上城墙,在那守卫反应过来之前,均已被无鱼点住死穴,倒了下去。

  无鱼将他们身上的衣服除了下来,将两具尸体抛下了城墙,估计这两位倒霉鬼只有等到天亮才会被人现了。

  听见一声闷响,皇甫青天知道无鱼已经成功,便和飞盾流星迅速的飞了上去。

  皇甫青天将其中一件白衣穿在身上,装作是冰魄宫的弟子,而就在飞盾也要穿上另外一件白衣时,被皇甫青天拦了下来:“你要违抗我的命令?”

  “青爷,我不想你一个人去冒险!”飞盾缓缓说道。

  “你们三个去救宇文兄,更是冒险!废话就不要说了,一会可能就有冰魄宫的弟子前来换岗了,我们必须要快!”不由分说,皇甫青天穿好之后就率先往里走去。

  飞盾无奈,只好跟流星和无鱼隐藏在暗中,悄悄地跟着皇甫青天前行。

  而此刻冰魄宫之外,皇甫风和皇甫云正全神戒备的倾听一切动静,偶尔有些风吹草动,使得二人一动不敢动,因为他们知道有很多高手在暗中四处巡逻,只要出一点动静,就有可能会被现,以至于计划被迫失败。

  “守城墙还不如去巡逻呢,万一有人破墙而入,被罚的肯定是我们!”皇甫青天可以听到一个冰魄宫弟子在说话。

  “是啊,这真不是个好差事!以前,我们冰魄宫,要多威风有多威风,谁敢招惹我们十夜宫主?如果十夜宫主还在的话,也就不用怕那白宫主了!”

  “嘘!别说了,万一被曼陀罗宫的弟子听到,我们就死定了!”

  皇甫青天想要避开他们,却为时已晚,刚好迎面撞来。

  皇甫青天只好冲着他们点了点头。

  那两个弟子也冲他点了点头,其中一个说道:“喂,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

  “我是新加入冰魄宫的弟子,所以才会面生!”

  “新加入?新加入的弟子可都要有入宫仪式的,我们怎么不知道?”

  “是白宫主亲自送我来冰魄宫的,怎么?还要我带你们一起去找白宫主指认一下不成?”皇甫青天很平静的说着。

  白之宜送进冰魄宫的弟子,地位也要比原先就跟着铜镜的人高,所以一听是白之宜直接送来的,二人急忙有些害怕的说道:“得罪得罪,千万别跟我们二人一般见识啊,刚才我们两个是闲得无聊,胡说的!”

  “好了,我要去找白宫主禀报消息了,你们不是要去换岗吗?”

  那两位弟子急匆匆的从他身边过去了。

  皇甫青天松了口气,加快脚步前行。

  而暗中无鱼,飞盾和流星也同样是松了口气。

  “铜镜,昨天夜里我真的看到了流星,再等一会,肯定还会有的!”说话之人一身白衣曼妙身姿,正是琳琅。

  铜镜坐在一处廊亭边沿上,看着映在湖面上的月光:“你呀!昨天有,不代表今天也会有啊!”

  “喂,你可是我夫君,陪自家娘子等流星还要说这说那的,我可要生气了!”

  “好好好,琳琅,你想等流星,我陪着你等便是了!”

  “这还差不多!”琳琅将头靠在铜镜的肩膀上。

  流星不禁打了个冷战,总感觉他们说的人好像是自己似得,不禁觉得好笑。

  冰魄宫的宫主铜镜,此刻和他的妻子琳琅坐在亭子里等候流星,在这样寂静的夜里,似乎很惬意。

  皇甫青天暗自得意,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冰魄宫的宫主何以如此毫无戒备呢?即便我在桃花山庄,若是没有无鱼暗中保护,恐怕我也是坐立不安,时刻戒备呢!

  冰魄宫就这样顺利的通过了,这也令皇甫青天,还有三位护法感到很高兴,但也没来由的心慌。

  接着便抵达了烈火宫,一路上皇甫青天只是跟烈火宫的弟子说去向白之宜禀报事。

  烈火宫宫主白狐却一个人在庭院里喝酒赏月,嘴里还念念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