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万里长宫,第五道门(1/2)

加入书签

  这第三道门,上面刻着一位头戴黄冠的男人,身着龙袍,身上盘旋着一条金色长龙,正是黄帝。

  此门雕刻磅礴大气,但却让人毫无头绪,锁在哪里?机关又在哪里?

  “第三道门里,我想让欢儿自己去瞧!”然后便抚着长龙,手停留在金色长龙盘在黄帝身上的石缝上,将手指探进,“你需要用心体会,才能抚到那突出来的刻痕,然后咬破你的手指,用内力将血注入那刻痕里,这些石缝里总共有十道刻痕,当你全部注入鲜血之后,门便会打开,这些刻痕每一次开启便会改变位置!”

  常欢若有所思的说道:“也就是说,就连叔叔你每一次进入第三道门,都要重新索那些刻痕!”

  皇甫青天笑着点点头,然后咬破手指,一一注入鲜血,便看到所有的鲜血开始汇聚到龙的双眼上,冒着血光,神奇般的将身子从黄帝身上分离,门便被打开。

  “果然神奇!”常欢叹道。

  门被关上之时,龙便会重新盘在黄帝身上,刻痕自然便会改变地方。

  每一道刻痕都不一样,有的只是凌乱划刻一笔,有的刻了一个字,有的刻了一朵梅花,每个刻痕都有所不同。

  走进第三道门,入目的便是两边整整齐齐摆放的古墓棺材。

  常欢惊讶的看着这些棺木:“这……棺材里可都有人?”

  “尽是死人,欢儿想不想瞧瞧?”

  常欢连忙摇头:“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看死人!”

  皇甫青天意味深长的一笑:“说笑而已!我是不会轻易掀棺的,每一具棺材都被密封,一旦开启尸体必会腐烂,这每一具棺材里躺着的,可都是江湖中人。”

  皇甫风的神情有些凝重,也有些五味杂陈,皇甫青天跟常欢走在前面,只有流星注意到了皇甫风的变化。

  但是流星只是拍了怕皇甫风的肩膀,低声说道:“风少爷,你没事吧?”

  皇甫风摇摇头,也低声说了句:“没事!”

  常欢一路看着这些棺木,仍然掩饰不住惊讶的神色:“我瞧见其中一个棺木上写着宇文千秋,宇文千秋不是赫赫有名的仁义大侠吗?”

  皇甫青天笑了笑:“这里的每一具尸体都是大人物,在江湖中都是名声大震的,我的发妻花碧玉也在这里!”

  提到花碧玉,皇甫风的身子果然颤抖了一下,但是只有流星注意到了皇甫风的变化。

  皇甫风握紧神封刀,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现在身处同一个室内,虽从未谋面,但是你却是因我而死的娘亲。

  常欢自然听过皇甫青天和花碧玉的江湖传闻,感觉到皇甫青天虽然面带笑意,但是内心肯定是万分感慨,也不自觉的瞧了皇甫风一眼,果然,连冰冷的皇甫风都变得那般惆怅。

  于是,常欢忙转移了话题:“叔叔,可是这些人都没有家人将他们安葬吗?”

  “能在这里的,均无家人!”

  常欢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道:“叔叔,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也是我带你来万里长的初衷,欢儿,你去这一排的第五个和第六个棺木前,就找到答案了!”

  常欢有些忐忑的走到第五个棺木前,那棺木刻下的名字赫然就是“常寒”二字,而旁边的棺木,刻得也是他娘亲的名字。

  常欢虽然与常寒夫妇相处甚少,可是血浓于水,那份亲情还是牵绊着平日里傲骨满地孤僻悠然的常欢,他一下子跪在棺木的面前:“三岁便寄居在江家堡里,这十七年来,第一次觉得与他们离的很近。”

  “你是个孝顺的孩子,常寒和他娘子一生喜欢行侠仗义,却没想到遭他人暗杀,那天刚好是常乐与江池的大喜之日,为了不相冲,便把你爹娘的尸体送到了这里!”皇甫青天的脑海里闪过当年的这一幕,亲手将他们的尸体装入棺木,而常乐知道弟弟的死讯,一度哭到昏厥,然而殇婆婆选定的婚期是不能更改的,否则会变得不幸。

  但是到现在,他都没有忘记,当时常乐哭到昏厥的模样,所以现在常乐总是病怏怏的,也是那时候落下的病。

  常欢更是满心悲愤,爹娘行侠仗义却死于非命,那何必还要留恋于江湖?

  什么江湖,什么行侠仗义,什么大侠,只有逍遥自在才是真的:“叔叔,为何你却把花碧玉留在这里?而不是入土为安?”

  皇甫青天打量着四周,笑了笑:“这里有什么不好?他们在这里保全尸身,千年以后仍是这副相貌,众多英雄豪杰作伴,有何不可?何苦孤苦伶仃的葬在黄土之下?等我死的那天,也要留在这里,我的棺木要在玉儿的旁边!”

  皇甫青天回头看着皇甫风,皇甫风有些慌张的移开了目光,他知道这是父亲说给他听的话,但是却觉得有些伤感。

  常欢对着两具棺木磕了三记响头之后站起:“你说的是,原本我还想让我爹娘入土为安的,看来,这里才是乐土。”

  “每个人的棺木里都有着他们生前的贴身兵器,有人想要偷盗,却无法破开这第三道门,所以这里很安全,也很幽静!”皇甫青天声音平静,反而让人觉得心情低落。

  常欢开阔的笑道:“本来觉得骇人,却突然觉得温馨起来,满是棺木,却个个都是英雄,还有我爹娘!”

  流星和皇甫风均是一声不响的跟在后面,皇甫风盯着花碧玉的棺木,若有所思,直到皇甫青天说前往第四道门,这才回过神来,跟了上去。

  第四道门分成十二部分,全是滑轮,均可活动,每一块浮雕都刻着古怪的图案,却完全看不懂。

  “整体去看,完全不知道上面雕刻的是什么,只有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