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星间苍月昙花初雪(1/2)

加入书签

  啪嗒……tqr1

  药房里,漆昙心不在焉的研制着毒药,却不慎将药坛子的盖子给打翻了。

  “皇甫青天的人马里,可有你的老情人?”

  “宫主,你就别拿我取笑了!”

  “我在你的眼神里,看到了犹豫,你别想骗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还爱他?”

  “哪有爱不爱的,曾经经历了那么多,一时半会是忘不掉的!”

  “到底哪一个是当初丢弃你的男人,我帮你杀了他!”

  “不劳烦宫主了,我和他……早就已经是敌人了,早晚他都会死在宫主的手里!”

  “星天战,那个最后识破你控制死士口诀的那个男人?曾经我见过他一次,这么多年了,他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可你却因为他,连容貌都毁掉了,本宫主最憎恨那些负心汉,恨不得杀光这世上所有的男人!”

  “宫主,我和他早已形同陌路,他当初不要我,我是生是死,还有这半边脸的伤疤,都跟他再没有半点关系了。”

  “那两个孩子呢?我瞧着他们的眉眼,有几分像你!”

  “漆昙只有一个请求,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好,我答应你!”

  刚刚回想着与白之宜的对话,才让漆昙在研制毒药的时候走了神。

  “幸好没有打翻这坛用千丝万缕草研制出来的毒,否则啊,白狐那孩子又要辛苦几个月了!”漆昙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捡起盖子将它盖好。

  迷雾缭绕的海面,透着冰冷的月光,洒到海面尽显斑驳。

  海风充满刺骨的寒气,星天战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过来,他喘着粗气,虽是冷风袭人,却已是冷汗淋漓。

  梦里,有一个女人,全身腐烂,爬满蛆虫,她残碎不堪的面容露出诡异的微笑,一点一点的朝自己爬来。

  星天战将衣服裹得更紧些,看到两个孩子在船舱里睡得安稳,便起身出了船舱,走至船头,看着海上迷雾,眼睛不禁放空了……

  二十年前,在十大高手排行榜的武林大会上,皇甫青天率先步入十大高手之一的位置,接着,他的结拜兄弟江池、宇文千秋和星天战也进入了排行榜。

  随着东方一秀、武月岩、容恒、常寒、鲁妙子以及星印等人的胜出,十大高手便已有二十位候选人了。

  再任意抽签一一对决,巧合的是,皇甫青天竟然和花碧玉交战。

  即便是皇甫青天单手赴会,花碧玉也已然被打落擂台,气的花碧玉大声喊道:“皇甫青天,你竟然让我当众丢人现眼,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这让皇甫青天是既无奈又觉得委屈:“玉儿,我都已经让你好几招了,还不知足啊!”

  “皇——甫——青——天!”

  这对夫妻侠侣真是让人既觉得羡慕又觉得好笑。

  然后,便是医圣星天战与毒娘子漆昙的对战,

  当时,他们还彼此互不相识,只是闻得对方的名号,因为漆昙以旁门左道的毒来治病,所以二人向来没有什么交集。

  那时漆昙温柔貌美,英气洒脱,不同于花碧玉的豪气,她的豪气中多了些柔情,不同于常乐的柔情似水,她的柔情中又多了些清冷。

  交战了几十回合,漆昙最终败在星天战的手里,还未等漆昙开口说些客套之话,星天战就已经下了擂台,果然,星天战如传说中的一般,性情淡漠,不喜爱与人接触。

  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当时的武林盟主宴请众位江湖豪杰去最好的酒楼里相聚。

  一张桌上,大家有说有笑的,唯有漆昙独自一人安静的喝酒,一言不发,偶尔会跟其他人说上几句话,这些都被星天战看在眼里。

  漆昙以毒闻名,自然不被江湖人所接受,备受冷落,唯有星天战,从酒桌离开,走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说道:“你不觉得这里闷得慌?跟在下出去走走吧,不知漆昙姑娘意下如何?”

  漆昙会意,没有应声,而是起身跟星天战走了出去。

  外面星光点点,暖风习习,即便是月下清冷,也是不觉一点寒意。

  呼吸着自由空气,漆昙总算松了口气:“大家都不喜欢接近我,你怎么还敢跟我一起散步?”

  “你是豺狼虎豹吗?为什么我不敢跟你一起散步?星空美景,身边还有美人相伴,这是享受!”星天战低声笑道。

  漆昙撇了撇嘴,忍不住笑道:“星天战,江湖人都说你是难得的正人君子,我看不是,你倒是挺会花言巧语的!其实你私下,对不少女人都这样调过情吧!”

  “**?在下只对你一个女人这样说过话,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其实,我早就注意你了,我们都修医术,虽然手段不同,可也算是同道中人,所以才肯跟你搭话!至于是不是**,任凭姑娘猜想”

  漆昙“啧啧”两声:“真是能言善辩啊!”

  “今天的武林大会上,你打败了慧峨师太,虽然用了一些不正当的手段,但也足以吸引我的注意,你当时用的可是醉心针?”

  “好眼力,醉心针刺进人体,只会令人暂时麻木,很快它就会融进人的血液之中,无毒无害,但那足以令胜负扭转。我这并不算不正当的手段,这只是能让我在紧要关头化输为赢的帮手,仅此而已!”

  “毒娘子研制的醉心针竟然无毒无害,我还真是不敢相信!”

  漆昙扭过头,笑道:“除了皇甫青天他们,不爱接触任何人的星天战,竟然怕我尴尬而替我解围,如今陪我散步在这月色中,不也一样令人不敢置信吗?”

  原来,漆昙早猜到自己是因为她在酒桌上太过孤独,才叫她出来散步的,星天战不禁笑起来:“漆昙姑娘既然这样认为,那不妨就跟在下再找一个小点的酒楼,来个一醉方休,就当感谢我为你解围喽!如何?”

  “在酒楼里一醉方休多无趣?我们不如去醉雪楼的房顶,既可以一边欣赏天下第一美人慕雪隐的舞姿,倾听最好的琴师弹奏最优美的曲子,再一边喝个一醉方休,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原来漆昙姑娘还有这样的喜好,那慕雪隐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可舞姿却足以艳压全天下最好的舞姬,在下有幸见过一次,没想到,漆昙姑娘也喜欢!”

  “那少年是当今玄阳王之子,自是多关注了几分,也谈不上有多喜欢,只是美好的事物有谁会不喜欢吗?”

  星天战笑着打趣道:“那今夜,漆昙姑娘可要跟我这个陌生男人不醉不归了!”

  “同正人君子喝酒,哪怕醉的不省人事,也不会有丝毫的担忧!”

  自那以后,星天战与漆昙便彼此心生好感,最后深深的相爱了。

  之后,漆昙经常抱怨:“星天战,你看看人家皇甫青天,对待花碧玉那叫一个热情,你再瞧瞧你,总是把我一个人丢在房里,怎么,你是怕我吃了你?”

  “漆昙,你一个姑娘家,我怎么能……”

  “怎么不能?”花碧玉挺着大肚子拉过漆昙,笑道,“我同青天也没有成亲啊,反正我们两个都是没爹没娘的孩子,成不成亲只是做给别人看的,只要自己开心幸福,这就够了!在漆昙的心里,她早就是你的人了,而你又不敢与她同房,这让她以为你是在嫌弃她呢!”

  “我星天战是什么人,你们还不了解吗?我怎么会嫌弃漆昙呢!”

  常寒搂着他的妻子,在星天战和漆昙面前彼此亲吻一番,然后常寒便对着面红耳赤的星天战说道:“女人啊,都不喜欢男人对她们太冷淡,学着点吧!”

  常寒的姐姐常乐说道:“你不害羞,人家就不害羞了?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

  “怎么,姐姐难道不喜欢姐夫亲你啊!”

  常乐恼羞成怒的就要冲过去:“臭小子,你是不是欺负姐姐平日里太贤惠了!”

  江池笑着拉住常乐:“好了好了,常寒这小子就是这样,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皇甫青天将漆昙一把推进星天战的怀里:“你和漆昙打算什么时候成亲啊?我家玉儿孩子都有了,江兄和常乐妹子也成亲了,比你小的常寒都娶妻了,就剩下你这孤家寡人了!”

  说完,对着星天战眨了眨眼睛,便扶着花碧玉坏笑着离开了。

  唯有宇文千秋总是忧郁满怀的,不像其他人那么快乐潇洒,他虽然也常常跟大家聚在一起,可更多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在做什么。

  早在武林大会之前,漆昙就跟宇文千秋有过过节,因为宇文千秋曾带心爱的女人云照儿去找漆昙治病,而漆昙说她已经没救了,所以拒绝救治,二人大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