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毒舌云少,幸灾乐祸(1/2)

加入书签

  安排好众人入席之后,皇甫青天看起来很高兴,几次都笑得合不拢嘴,高声说道:“谢谢各位赏脸,前来应邀参加风儿的婚礼!”

  “盟主客气什么,风公子成亲大喜,咱们这些人岂有不来贺喜之理呢?”说话之人,是武当掌门贺逐飞,而立之年,正是意气风发之时。

  贺逐飞说完,各个江湖中人皆是连连迎合,让皇甫青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各位兄弟,大家要吃好,喝好,今晚,不醉不归!”

  当所有人都开始谈笑风生,喝酒吃菜之时,席外对面的看台之上,一位戏子正在甩袖走台,唱着一出关于女子出嫁的戏,倒是应景。

  “姐夫,怎么不见星老家伙?”说话的人,坐在轮椅之上,瘦弱的身躯却凌厉不减,此人正是铸剑山庄庄主武月岩。

  皇甫青天轻声笑道:“月岩啊,星天战这老鬼是什么人都请得动的吗?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他肯从胜蓬莱出来,除非是天下大乱,否则我儿成亲这种小事,他怎么肯轻易出来!”

  “这倒也是,我以为星天战怎么着也得给姐夫这个盟主三分薄面,来喝一杯喜酒再走也好啊!”

  “放心吧,我会命人送两坛子喜酒给他送去胜蓬莱的,也让他那双儿女沾沾喜气。”

  这时,一位身着清素绸缎的美丽妇人走了过来,此人正是皇甫青天的妻子武月贞,身旁是她的贴身丫鬟妙儿:“腿脚不便,不来便是,这一路又是没少折腾吧!”

  武月岩坐在轮椅上,看到自家姐姐,无奈的笑了起来:“老姐,虽说我是个残疾,倒也不至于腿脚不便吧!我这双手还灵活着呢!再说,是义德推着我来的,我一点没累着。”

  “那就好,义德呢?我好久没看到他了,我这做姑姑的倒是有些想念了!”

  说到武义德,武月岩瞬间没了笑意,反而叹起气来:“常年待在铸剑房里,又黑又瘦的,不过倒还算是身强体壮,打造出来的兵器虽不是什么上等货色,倒也入得了眼,在这样痴迷下去,还有哪家闺女肯下嫁给他啊!”

  武月贞笑道:“喜欢铸剑这又不是什么坏事,义德这孩子憨厚老实,比云儿可强了不少呢!肯定会有女孩子喜欢的,你就不要这个心了,圣雪那孩子的陪嫁丫鬟还在那边手忙脚乱的,我去叫她歇一下,青天,你们慢慢聊,各位,就让青天代我好好敬大家一杯吧,一定不要约束!”

  皇甫青天笑着点点头,武月贞走后,武月岩打趣道:“我老姐真是年纪越大越贤淑,可不像年轻那时,动不动就吃醋!”

  “盟主夫人如此贤惠,盟主可真是福分不浅啊!”桌上之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夸赞着武月贞,惹得皇甫青天满意的含笑不语。

  皇甫雷挺起身子,透过人群左探右探的,说道:“爹爹聊什么笑得这么开心?我!”

  “什么你都好奇,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小心爹踹你回来!”一身白紫色劲装,一双饱含笑意的桃花眼,只要看上一眼,便会被他的风流倜傥所动容,此人正是皇甫家的二公子皇甫云,见皇甫雷起身要走,只是随意的为自己倒上一杯酒,淡淡的说道。

  皇甫雷“切”了一声,“扑通”的坐回木椅上:“人这么多,爹爹才不会踹我呢!”

  皇甫家的三兄弟,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怪异,皇甫风冷若冰霜像是没有情感,皇甫云是风流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皇甫雷是贪玩对什么事情都很好奇,也不知平日里这三个兄弟是如何相处的,段如霜无奈的摇摇头,自己怎么能和他们成为兄弟?随后说道:“云兄,这风大哥脸上,可还是没什么喜色啊,从头到尾,就没见他笑过。”

  “他平时也没笑过!”

  “可是成亲这样的喜事,风大哥看起来非但没有笑意,反而还很不开心,实在叫段某不解啊!”段如霜说话向来温文儒雅,别看他也是江湖中人,但那云淡风轻的子更像是隐居的文人书生。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皇甫云饮了一杯酒,笑道:“段兄,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只知道桃花山庄的大少爷下聘礼到江家堡,娶的是江家堡的大小姐,可是你却不知,在这之前,大哥和那江圣雪从未见过,娶一个自己素未谋面的女子,这换谁,谁都高兴不起来啊!”说完凑近喝着闷酒的皇甫风,“你说是吧,大哥?”

  皇甫风冷冷的看他一眼,本来就熊熊燃烧的怒火又被皇甫云的话给烧的更旺了,推开面前的酒杯,直接拿起酒坛子开始大口大口的喝着闷酒,在重重的摔下!段如霜被他这一摔吓得一激灵,心里叹道:还好我是孤家寡人一个,永远都不用担心会娶一个不认识的女子相守一生。

  皇甫雷都不敢喘息了,他可怕皇甫风发起火来,连同拜堂前把他骗出房间的事情一起跟他算账。

  皇甫云笑得更欢了,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大哥,别生气,这堂都拜了,礼也成了,实在不甘以后休了便是!大哥你这么玉树临风,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冷面狂龙,哪家的千金不是做梦都想做你的红颜知己啊!说不定,这大嫂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大美人,大哥你也不吃亏!”

  “二哥,你就少说两句吧!你没见大哥对此事如此烦心吗?”皇甫雷见皇甫风的脸越来越铁青,急忙说道。

  “哟,三弟什么时候也会疼人了?”

  “我大哥我不疼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