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无影无踪彻底追查(1/2)

加入书签

  江圣雪不见了。

  在阚雪楼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未倾隐把每一层楼阁里待在房间里面的小倌都叫了出来,并询问江圣雪之事,可是所有人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就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八面玲珑的未倾隐,却在此时此刻有些慌乱起来。

  然而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一品红却一如往常的淡定,还在安慰着未倾隐:“倾隐,别慌,或许是桃庄大少奶奶在跟我们开玩笑呢!”

  “如果只是个玩笑,那这个玩笑未免也开得太大了,我看得出来,她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莫不是我这阚雪楼里进了贼了?可是贼只劫走了桃庄大少奶奶,阚雪楼的钱财却是分文没丢,岂不是很奇怪?除非这个人,是跟她有关的人,或是跟皇甫风有关的人!”未倾隐虽然有些慌乱,却还算镇定。

  一品红一面赞叹未倾隐的理智,一面说道:“可是有人潜伏在阚雪楼里,还能不被人发觉,那可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而且,桃庄大少奶奶作为游戏的输者,只是一个巧合,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呢!”

  “糟了,我该怎么跟桃花山庄的人交代?江圣雪的身后,牵连到桃花山庄和江家堡两大势力,这还只是其一。桃花山庄又牵动着整个江湖,她被抓走不是一个巧合,这件事,必须要尽快通知皇甫风!”未倾隐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喊道,“小黎,你立马叫下面的各位夫人少奶奶们离开,然后叫两个人去桃花山庄通知皇甫风,就说,桃庄大少奶奶失踪了!”

  “是,老板娘!”小黎便急匆匆的跑下楼去。

  听说江圣雪在阚雪楼里无缘无故的就失踪了,这无疑是件令人费解的事情,女客们顿觉恐惧起来,便相继的离开了阚雪楼。

  看到阚雪楼里的女客均是慌乱的从里面跑出,走的走,散的散。

  守在楼外的满月,看到这样的场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却在人群中,始终不见江圣雪,便更加的慌乱起来。

  “有没有看见我家小姐啊?我家小姐就是桃庄的大少奶奶!”满月拉住一个从里面慌乱走出的女客,焦急的问道。

  “你家小姐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人影都不见了,你快点回去通知风大少爷吧!”那女客说完就匆匆忙忙的上了自家的轿子,离开了。

  满月就这样愣住了:小姐失踪了?小姐怎么会失踪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察觉到江圣雪出事的皇甫云和常欢二人,纷纷从房檐处飞下,直接进了阚雪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一看到从楼上走下的未倾隐,皇甫云便焦急的问道。

  看到穿着紫衣的皇甫云和穿着黑衣的常欢,未倾隐和一品红同时愣了一下。

  眼下,未倾隐也没有追究他们未穿红衣便进阚雪楼的事了,也有意的不去提为何他们二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阚雪楼,只是说道:“桃花山庄的大少奶奶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呢?”常欢的声音也发起了抖,与往常的他大不相同。

  一品红却暗暗的咬了咬下唇,她早就知道,江圣雪对于常欢的重要性,可是为了保命,她只能这样做。

  而未倾隐便将江圣雪失踪的前后所发生的事都讲与了他们二人听。

  可是常欢和皇甫云都陷入了不解之中。

  “老板娘,除了阚雪楼的大门,还有什么地方是可以进入阚雪楼的?”皇甫云问道。

  “能进入阚雪楼的唯一入口,只有阚雪楼的大门,如果说还能进入阚雪楼的地方,只有每层楼阁的窗口了,六层楼阁以下,每一间房里都有一个小倌住着,我已经一一问过了,他们并未察觉到任何异样,说明,那贼人并非是从窗子内进来的,七层楼阁除了我,倒是无人能上去,唯一的入口,也便只有七层楼阁的窗子了!”

  “七层楼阁与房檐最为相接,而事发时,我和常欢都躲在阚雪楼的房檐处,如果有人从七层楼阁的窗子进入,我和常欢势必会察觉到!”皇甫云说道。

  常欢说道:“如果,连我和皇甫云都没有察觉到,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第一,这个人武功高于我和皇甫云,所以我们没有察觉。第二,这个人,是在今日之前,就已经潜伏在阚雪楼里了!”

  未倾隐皱了皱眉,说道:“暂且不说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会在我这阚雪楼的房檐上,只说这人事先潜伏在阚雪楼里,只是为了今日神不知鬼不觉的抓走桃庄大少奶奶,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他是如何知道今日大少奶奶会前往阚雪楼?又是如何知晓大少奶奶玩江湖令会输而必须要独自上楼?”

  皇甫云面露严肃:“这件事很有蹊跷,看来我们只能报案了,让段兄来彻查此事吧!”

  心知肚明的一品红,隐隐约约露出一丝不安:铜镜是如何在常欢和皇甫云都在的情况下,把江圣雪带出阚雪楼的?莫不是……他还在这阚雪楼内?糟了,常欢,皇甫云,再加上一个段如霜,如果彻底的追查下去,很有可能会查到我的身上,虽然日后铜镜会暴露是他抓走的江圣雪,可是没有人暗中配合他,他是不可能在阚雪楼把江圣雪抓走的,即便铜镜不会出卖我,可是以段如霜这只飞鹰的实力,一定会把我揪出来的,到时候,恐怕我在前往曼陀罗宫,就没有以前那般自由了,我该怎么办呢?

  皇甫云和常欢走出阚雪楼时,满月还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呢!

  “满月,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大嫂不见了,你赶快回去禀报大哥,让他尽快过来,不要惊动我爹和我娘,知道吗?”皇甫云对满月说道。

  “知道了,云少爷!”满月急忙往桃花山庄的方向跑去了。

  “我们现在去衙门报案吧!”皇甫云对常欢说道。

  二人离开一段距离时,皇甫云突然大叫一声:“不好,我现在必须要回阚雪楼,那人很有可能还没有离开阚雪楼,常欢,你一个人去衙门吧!”

  常欢点了点头:“好!”

  桃花山庄,西厢苑。

  此时,皇甫风正一个人在房间里研究着神封刀。

  这把神封刀伴随他多年,然而它的封印,皇甫风却是多年都无法找到解除它的办法。

  正陷入苦恼之中,就见玉娇和玉翘匆匆忙忙的推门进来了。

  还没等皇甫风怪罪她们不懂规矩的时候,玉翘已经慌慌张张的开了口:“风少爷,不,不好了,阚雪楼来人了,说大少奶奶失踪了!”

  “什么?”皇甫风腾地起身,目光已是泛出两道冷光来。

  而此时满月也气喘吁吁的进来了:“姑爷,小姐不见了!”

  看满月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皇甫风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我立马去阚雪楼,你们在这等着!”

  “还有,云少爷说,不要惊动老爷和夫人!”满月哭着说道。

  皇甫风点点头:“你们去吩咐知道此事的下人,让他们把嘴封住,若是老爷和夫人知道了,我打断他们的腿!”

  说完,皇甫风便匆匆的出去了。

  未倾隐和一品红站在阚雪楼的门口,远远地便看见常欢和段如霜,带着一大批衙门的官兵朝阚雪楼走来。

  “日后,阚雪楼是休想安宁了!”未倾隐轻轻地叹了口气,便迎了上去,“段捕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