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卷轴记载禁功真相(1/2)

加入书签

  曼陀罗宫,琉璃密室。

  掺杂着曼陀罗花香的血腥味刺激着鼻腔,她贪婪地舔舐着唇角上的鲜血,回味着舌尖上的腥甜,满足的勾起了嘴角。

  眼见着藤蔓将三具已经没了心断了气的男性尸体紧紧缠住,最后在空中诡异的绕了几圈,最后丢进下面巨大的曼陀罗花中。

  这已然成为白之宜每天都会见到的画面,她甚至已经懒得记得,那曼陀罗花到底已经吞食了多少具尸体了。

  眼下用三阳融一来绪阳,提升自己的内力,已经达到了巅峰,白之宜越发可以轻易的就融合来自外界的三股不同内力,瞬间内便可以将其吸收,融会贯通。

  于是白之宜决定继续突破千寻七镣的第五重紫,原本那股七镣真气在瓶颈之处就会得到冲击,却偏偏在冲击之时所有的内力全部都溃散,导致那股七镣真气在瓶颈之处迅速降压,白之宜险些承受不住,好在她及时将内力收回,停止突破,否则,那股威力无比的七镣真气极有可能让她的五脏六腑都受到震裂之灾。

  “噗”的一声,白之宜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她晕倒在寒石上,白发凌乱的遮住她苍白的面容,虚弱的更像是一个生了病的美妇。

  刚在曼陀罗花丛中吸食了六条毒蛇的血,东方闻思抱着自己的头大声的惨叫,她不想变成一个嗜血的怪物!

  娇小的东方闻思身上的白衣沾染着刺目的鲜血,她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的出了花丛,本想恳求白之宜饶了自己,却看到白之宜晕倒在了寒石床上。

  一时心惊,急忙跑了过去:“娘,您怎么了?”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血迹斑斑的衣裳,甚至连嘴角上的血都没来得及擦抹干净,她便背起白之宜走出琉璃密室。

  自从修炼踏雪归来,东方闻思的内力大有提升,她现在的功力,足以凭借一人之力便可打开琉璃密室的门了。

  就在此时,刚回来准备面见白之宜的水涟漪,迎面便撞向了狼狈不堪的白之宜和东方闻思这对母女。

  “宫主怎么了?是不是千寻七镣又反噬了?”水涟漪焦急的问道。

  然而还没等东方闻思回答,就感觉到盘旋在腰间的黑蛇蠢蠢欲动,它甚至已经探出头来,好像随时准备攻击东方闻思的样子。tqr1

  “水姨娘,您快去找昙姨过来,我现在送娘回房间!”东方闻思说完便焦急的离开了。

  水涟漪一脸严肃而又不敢置信的看着东方闻思的背影,她难以置信的并非是感觉到东方闻思已经非同小可的内力,而是她的身上散发着蛇血的味道,还有她说话传出的呼吸,也全是蛇血的味道。

  蛇血的味道水涟漪再熟悉不过了,难怪自己的黑蛇会对东方闻思产生敌意。

  小宫主她,难道喝了蛇血吗?水涟漪没有过多的去想这件事,便急匆匆的去找漆昙了。

  白之宜醒来的时候,发现东方闻思、漆昙和水涟漪都在自己的房间里。

  她皱紧了眉头,冷声道:“闻思,谁让你从琉璃密室里出来的?还不快回去!”

  “我是担心娘,才……”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也会担心我吗?”白之宜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喝道,“回去!”

  “是!”东方闻思有些哀伤的垂着头,默默地离开了房间,她现在对于白之宜,已满是失望,方才所有的情感在这一瞬间全部倾塌,最后荡然无存。

  东方闻思走后,水涟漪这才问出心中已久的疑问:“宫主,小宫主她是不是再练什么邪功?”

  “这不是你该问的!”白之宜冷哼道。

  “属下不再过问便是!”水涟漪见白之宜如此态度,心里也大概猜出了**分,可怜的小宫主啊,一定是因为皇甫雷的事,才遭受到如此惩罚!

  白之宜沉声道:“关于闻思的事,你们两个都要装作从没看见过!”

  “是!”漆昙和水涟漪异口同声的说道。

  白之宜这才缓缓坐起身来,说道:“漆昙,我以为这些日子我大量的过继阳气提升内力,足以突破第五重紫了,却没想到适得其反,反而越来越容易吐血晕厥!”

  “第五重紫需要采阳补阴,来平衡过多的阴气,我想,三阳融一只是为宫主提供阳气十足的内力,却得不到多少阳气,所以体内的阴气反而愈发过重,才导致现在的状况!”漆昙缓缓说道。

  白之宜极度愤怒自己现在的处境,浑身散发出的戾气叫水涟漪和漆昙都感到无比胆战心惊。

  “我不好过,我也要这天下不好过,传令下去,我要先让这洛阳城变成一座人间地狱,无论是杀人还是放火,任你们自己做主!只要有美人或是美男子,通通活着抓回曼陀罗,供我固颜之用,省的整天不见人影的紫魄三天五天的才抓回来一个供我享用。我要让你们屠杀百姓,夺取他们的最爱,毁掉他们的家,抓回的人供曼陀罗修炼死士;我要你们祸害江湖,抓捕武功高强之人,供我吸其内力。我要让皇甫青天成为热锅上的蚂蚁却又其奈我何,我要曾经所有逼迫我走投无路的人都付出惨烈的代价!”

  听得出来,白之宜心中的恨意已经越发浓烈,她开始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江湖不再平静,成为她想要的绝望世界。

  水涟漪低声应道:“是,宫主!”

  突破第五重紫的时间太久了,久的以让白之宜心烦意乱,快要失去耐心,她现在所承受的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需要她憎恨的那些人一同品尝。

  此时,门外传来香燕的声音:“宫主,香燕有要事禀报!”

  “说!”

  “那云细细太过狡猾,她不知何时操控了姐姐,让她与我打斗,若我不及时逃走,恐怕我已经死在姐姐手里了!”

  “这么说来,无燕已经被云细细带走了?”

  “是的,宫主!在我逃走之前,云细细已经中了我的毒,不过她可以操控别人,可能这会已经让姐姐为她解毒了!”

  白之宜笑道:“早就听闻残梦谷的梦妖云细细不仅可以控制别人,还能篡改记忆,好人变坏人,坏人变好人,她才是能让这天下变得黑白颠倒、是非不明、天下大乱的大人物!”

  这样一来,白之宜便更加想要得到她的力量了,于是说道:“涟漪,你同香燕一起,一定要把云细细给本宫主带回来!”

  江池、枕上笑等人从巫族回到江家堡,已经过了五天。

  刚一回来,江池就叫来剩下的四位高手聚集在他的房间里,开始研究一世葬。

  “青儿,你去告诉夫人和小姐一声,就说我们回来了,但是现在有要事商议,晚点再去看她们!”江池说道。

  “知道了,老爷!”青儿便退出房间,去往常乐的房里了。

  江池同五大高手围坐在圆木桌前,将卷轴打了开,众人皆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