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香燕归顺恢复关系(1/2)

加入书签

  第四百六十一章??香燕归顺,恢复关系

  秦络绎跟着文大人等人回了衙门,而守在衙门里的人自然都很好奇的打量着文珠儿的夫婿。

  可文珠儿一回到衙门,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任谁叫都不出去。

  而段如霜和金瑶也不知去向,就连方均不也以忙碌为由,把自己关在库房之中翻阅着以往档案。

  而秦络绎倒是大大方方的跟文有才等人谈天说地,告知自己家中状况,性情洒脱,就算是个浪荡江湖的剑客,也让文有才颇为欣赏。

  无论听到多少次敲门声,文珠儿都只是愣愣的坐在床边,不出声也不打算开门。

  然而敲门的人却强硬的推开了门,文珠儿有些恼怒,见是秦络绎,便稍微缓了缓情绪:“没有本姑奶奶的允许,谁让你进来的?”

  “你爹让我跟你好好谈谈!毕竟,我们还不认识,但是三日后,你就是我的娘子了!”秦络绎淡淡的笑道,打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上,就看出来文珠儿是个如同男子般豪气的女子,即便是穿着一身嫁衣,也不像是一个娴静的女子。

  文珠儿别过头去,一脸的忧愁:“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想谈,以后有的是机会!”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参加比武招亲?毕竟,你我素不相识,我甚至才知道你叫文珠儿!”

  文珠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不管你是什么原因参加比武招亲,我都无所谓!”

  “虽然我是第一次见你,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很刚烈的女子,如果你不是自愿参加比武招亲的,怎么可能会随便嫁给一个你素未谋面、毫不相识的男人?”秦络绎抱着双臂,靠在门边上,“让我猜猜,你的心上人不爱你,所以无论嫁给谁,你都无所谓了?”

  文珠儿狠狠地白了秦络绎一眼:“你一个大男人,硬闯一个女子的闺房也就算了,还在那自说自话,自作聪明,要么你自己出去,把门给我关上,要么我就打到你出去!”

  秦络绎笑了起来,回身就把门关了上,所幸走到桌边坐了下来,颇为自在:“你要是打得过我,我就不会在这了。说说看,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如果你不想嫁给我,我可以退亲的!”

  文珠儿对秦络绎的自来熟感到很无语,但是一想到这次的比武招亲,的确是自己的一时冲动,就有些后悔,现在段如霜和金瑶都不知去了哪,也对自己的任性和胡闹感到愧疚,此时此刻,也不再生气,而是平静的说道:“既然我们素不相识,有些话跟你说倒也无妨!我的确有心上人,可他爱的人,是我最好的姐妹,他们因为顾及我的感受,便一直不敢在一起,我为了成全他们,就想到比武招亲,反正这世上,除了他,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所以嫁给谁,我都无所谓了!”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是太好了!”

  文珠儿皱了皱眉,有些疑惑:“你什么意思?”

  香燕站在桃花山庄的对街上,抱着双臂,若有所思。

  她已经在这里守了三天三夜了,对于如何带无燕回曼陀罗宫,她已经黔驴技穷、毫无办法了。

  明日就是百日止战结束的日子,没有找回无燕,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一个想法便在她的脑海中油然而生。

  她像一个前来拜访的普通客人一般,敲了敲桃花山庄的大门。

  开门的家丁见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便问道:“姑娘,你找谁?”

  “我要见皇甫青天,就说香燕前来投奔!”

  家丁虽不认识香燕,但是对于香燕的名字可是有所耳闻,鼎鼎大名的双飞燕之一,吓得那家丁一身冷汗,他急忙转身跑去找皇甫青天了。

  对于香燕的归顺,皇甫青天等人并未感到意外,既然作为双飞燕,其中一只燕子已经成了正道中人,作为双生妹妹,她又岂会独自做魔门中人?

  “是她!”无燕见到香燕的时候,眼神中满是戒备。

  香燕却有些伤感,最亲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却不认识自己,这让她在这些日子里感到有些绝望。

  皇甫青天问道:“你为什么要归顺?”

  “明知故问,我姐姐都被你们洗脑了,我独自留在曼陀罗宫,也是死路一条!”香燕说道。

  皇甫青天笑道:“万一你是奉了那妖妇的命令,假意来投奔呢?”

  “我也可以像姐姐一样,甘愿被你们抹去记忆,来表示我的诚意,我只要跟我姐姐在一起,所以我们是正是邪,我都不在乎!”

  无燕站在一旁看着香燕,不知道为什么,听她这么说,又觉得这个女子不像是十恶不赦的人。

  皇甫青天说道:“你知道正道中人和魔道中人有什么区别吗?”

  “什么区别?”

  “就是正道中人,更容易宽恕一个罪人!”皇甫青天笑道,“我想你们姐妹情深,比为谁做事更为重要。从今以后,你香燕,就是桃花山庄的人!”

  香燕松了口气,笑道:“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容易接受我!别忘了,我可是双手沾满了你们名门正派之人的鲜血!”

  “如果你已经悔悟,今后帮着正道之人对抗魔宫之人,来为你自己赎罪,我为什么不给你这个机会呢?”皇甫青天笑道。

  香燕说道:“我不想骗你,我只是为了我姐姐才来归顺的,她要杀睡,我就杀谁,她要帮谁,我就帮谁,我不想赎罪,我只想跟我姐姐在一起!”

  无燕低声对云细细说道:“她口口声声说我是她的姐姐,可我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你病了一场,就忘记了很多人很多事,相信我,你很快就会想起来的!”云细细说完,便走去香燕身边,低声道:“你不觉得,你姐姐现在很快乐吗?”

  香燕看了一眼无燕,的确,至少在这里,她不用提心吊胆时刻提防的活着,便低声道:“你也想为我洗脑吗?”

  “我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好,比无燕更能认清白之宜的真面目,不是吗?”

  “可是白之宜始终都是收留我们的人”

  云细细笑道:“你忘记了,你因何投奔的桃花山庄?还不是因为回去就是死路一条,白之宜不会念旧情,她只会留着对自己有用的人,双飞燕一旦被拆散,就不再是双飞燕了,她不仅会杀了你,会杀了你姐姐,还会杀更多的人,难道,你不想你跟你姐姐从此以后,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吗?”

  “可是,她现在不认得我了!”香燕有些失落。

  云细细笑着拍了拍香燕的肩膀:“你放心,我会帮你,明天一早,你们还是形影不离的双飞燕!”

  香燕抿了抿嘴,点了点头。

  衙门。

  文珠儿已经沉默了许久,秦络绎也不再说话,他看着文珠儿,眼神中带着深深地期待。

  许久,文珠儿才缓缓说道:“你是个大孝子,可你不能害了无辜的姑娘!”

  “原本我想我可能会害了一个无辜的姑娘,但是庆幸我碰到的人是你!”

  原来,一向游荡在外醉于与高手比剑术的秦络绎,听闻母亲病重的消息,才赶回洛阳城。

  秦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商户人家,秦络绎的父亲死后,母亲便带着他改嫁到了秦家,然而他的母亲却是第四房妾室,秦络绎跟着母亲在秦家也没少吃苦,所以秦络绎醉心于学武,更是练得一手好剑术,他想让自己变强,可以保护母亲,而他也成功的让母亲有了一席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