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似识玉佩花针飞诀(1/2)

加入书签

  第四百八十二章  似识玉佩,花针飞诀

  星沫苍月受伤的事,只有星天战知晓,虽然不至于有性命之忧,可是星天战还是越发的担忧,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了保护女儿,修炼者就定了星沫苍月,可是为了让儿子完成道义,又必须让他修炼禁功,起初并没有左右为难,可是亲眼看到了星沫苍月受伤,星天战却反而犹豫了起来。

  而星沫苍月又不能出卖沙流幻,告诉星天战自己即将会有他的帮助,成为一世葬修炼者中第一个修炼成功的人。

  便只答应星天战,日后修炼定会小心翼翼,可是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星沫初雪。

  仅仅只是一个抬手的动作,星沫初雪便知道他受了伤,走上前去,看似冷嘲,其实还是有些担忧:“别逞强!你若是做不到,可还有我呢!”

  “有爹在,我就死不了,既然死不了,我就一定练得成涅槃神星陨,你就好好看着吧!”星沫苍月冷声道。

  “好,我拭目以待!”星沫初雪轻轻的勾了勾嘴角,在星沫苍月离开之际,又忍不住张了张口,还是没能说出心里想说的这句话:苍月,你才是爹的继承人,我死了,没关系,可你出事了,星家就会断了香火,可惜,我没有成为一世葬的修炼者,但是,弟弟,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尽管我很讨厌你!

  星沫苍月却在转身之时,隐藏了自己内心所想说的话: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该涉险的只能是我,虽然你也跟我一样,对江湖情有独钟,也很想像爹一样,成为大人物,可你终究是女子,我死了没关系,还有你照顾爹和小冬琅呢!

  毕竟是双生姐弟,虽然彼此厌弃,可他们明白,若是真的失去了对方,活下去都觉得再无乐趣。

  这些日子,皇甫云的伤已经完全恢复,双飞燕也都说养伤的时日很煎熬,很无趣,苦苦哀求着皇甫云,能带着她们出去继续寻找毒花。

  所以皇甫云答应了她们,见过凤绫罗后,就带她们出去,百种毒花只剩下二十一种还未找到,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修炼百花祭了。

  敲门声刚响,就听到了吱呀一声,皇甫风知道是有人进来了,也没回头,依旧坐在桌前,擦拭着自己的桃花金镖:“绫罗,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你和一品红,可以在我的房里练功,也不用怕毁掉什么!”

  只听背后一声冷哼:“我就是故意不出声的,我以为以你的机智,至少可以通过味道,来分辨我和凤绫罗!”

  皇甫云猛地回过头去,见是紫风月,便豁然一笑:“可能是我的伤刚好,嗅觉还没那么灵敏!”

  “我之前不知道,凤绫罗是来这里跟一品红练功的,可能得罪过她,她没有在你的面前,说我什么坏话吧!”紫风月笑道,径自坐在了皇甫云的旁边。

  “绫罗向来不嚼舌根!”皇甫云笑道,“况且,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

  “我也以为你很了解我,可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才知道,真正明白我了解我的人,只有花妈妈!”紫风月笑道。

  皇甫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你一大早上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无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了?你受了伤,我又不是不知道!”紫风月低声哀怨道,“以前,我只能在烟雨阁中等着你来,现在我有机会跟着花妈妈出入桃花山庄,随时都能看到你,我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

  皇甫云并非从前,眼下已经没有什么心思跟紫风月“打情骂俏”,说些甜言蜜语哄她开心了,他将桃花金镖放回袖中,起身站起:“我要去忙了,我让月柒和月蓉来陪你吧!”

  “不必了!”紫风月缓缓起身,失落的笑道,“该走的人是我,你若不是想等凤绫罗,早就走了吧,我看到双飞燕就站在大门口等着你呢,所以你不会有闲心擦拭兵器的!”

  虽然被拆穿了心思,可皇甫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堪,反而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越让紫风月知道自己对凤绫罗的心,她就越会对自己死心。

  “既然你都知道,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皇甫云重新坐下,有些不敢去看紫风月。

  紫风月冷冷的笑了笑,虽然有些不甘,但还是缓缓离开了皇甫云的房间。

  当她走到北厢苑的大门口时,刚好撞见了凤绫罗,方才在皇甫云那里所受的委屈,一时之间,让紫风月连看凤绫罗一眼,都觉得恨之入骨。

  就在她们擦肩而过时,紫风月一把拉住凤绫罗的手臂:“凤绫罗,练功,就一定非要在北厢苑吗?”

  “我在哪里练功,还轮不到你来管!”

  “你已经把云少让给我了,可你却还是时常出入北厢苑,叫他如何对你死心?你是故意的,明着说把云少让给我了,暗着却还是在跟我争!”

  凤绫罗冷冷的看着她:“你真的想多了,虽然我明白皇甫云的心,可是皇甫青天,甚至是整个桃花山庄的人,都不希望我出入桃花山庄,即便有求于我,让我成为除魔同盟对抗魔宫的一员,却依然对我设有防备,只有我在北厢苑,皇甫云的住处,所有人才会安心一些!”

  “胡说八道,你要真的有害人之心,北厢苑也拦不住你,更何况,云少也不是整日都待在北厢苑!”

  凤绫罗淡声道:“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紫风月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你就这么难缠呢?如果没有你的出现,就算不能嫁给云少,我们至少还能像从前一样!可现在,他对我很冷淡,你这么伤害他,他还对你百般柔情!”

  换作从前的凤绫罗,哪里会在乎紫风月的诉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她,越来越有恻隐之心了,好几次收了雇佣人的银两却没能下得去手而不得不归还银两外加违约金,也许,是有了孩子的缘故,她觉得,减少杀戮,算是给肚子里的孩子积一些德吧!

  “紫风月,我发誓,我对天发誓,就算是为了我娘,我也不会跟皇甫云在一起,之前的一切,都是我为了报仇才接近他的,这次我跟你发誓,日后,就不要再来烦我了!”

  不会跟皇甫云在一起,却还有了他的孩子!紫风月有些怨恨的看了一眼凤绫罗的肚子,问道:“我怎么知道,有一天你会不会放弃报仇,跟云少在一起呢?”

  “那是你不知道,我娘对我的重要性,她的确是个杀手,不算什么好人,收了别人的钱财去取别人的性命,最后栽在了皇甫青天的手中,她没能杀了他,是因为皇甫青天的武功更胜一筹,对于别人来说,我娘凤盈盈是死有余辜,可对我来说,谁杀了我娘,谁就是我的仇人,我自小跟在我娘的身边,自然学得她告知我的一切,收了钱财杀人,就算是歪路,也是取之有道。杀手,也有杀手的尊严,收了钱财没能完成任务而丢了性命,我就有使命,帮我娘完成任务,恢复我娘鬼凤凰这个金牌杀手的名誉。我娘是我的唯一,我为她报仇是做女儿的孝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杀了皇甫青天,又一定不能跟皇甫云在一起的原因了吧!”

  紫风月也没能想到,凤绫罗会跟自己说这么多,她也不知道,其实这是凤绫罗第一次对别人挖心掏肺,连皇甫云她也没能解释过这么多,别人都说她固执,杀了皇甫青天是她的执念,可谁又真正的明白,她必须杀了皇甫青天的苦心呢!

  紫风月的内心也满是感触,她也很惊讶于自己,竟然明白失去娘亲的痛苦,可是对于自己的娘亲,她根本没有记忆了,便放开凤绫罗的手臂,低声道:“我希望,你记住你对我说过的话!”

  “紫风月,我不会答应你什么,也不会对你承诺什么,这番话,也是我对自己说的,我不会跟皇甫云在一起,并不是为了你!”凤绫罗说完,便要进北厢苑。

  紫风月一下子绕到了凤绫罗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凤绫罗叹了口气,一把推开了她:“你还想干什么?”

  紫风月一个踉跄,却也没有生气,只是得意的笑道:“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还是不是鬼再生,现在我确定了,如果不是在桃花山庄,如果我不是紫风月,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