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杀人立威换眼手术(1/2)

加入书签

  第四百八十三章??杀人立威,换眼手术

  水涟漪望着结冰的池面出了神,几名弟子从她身后走过,议论纷纷,换做往日,谁又敢在她的背后乱嚼舌根呢!

  无论是惋惜,还是嘲讽,无论是不解,还是不屑,这些传到水涟漪耳朵里的话,就算是不堪,就算是同情,都不再足以让水涟漪有着太多的喜怒哀乐。

  几名大弟子自她身旁走过,一句“亦不知今后,谁会成为宫主身边的右护法”让水涟漪的怒火重新升起。

  只见水涟漪飞速闪到那大弟子的面前,在那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掐住了他的喉咙:“宫主身边的右护法,只能是我!若敢有觊觎的,小心我取了他的狗命!”

  “你现在已经不是右护法了顶多是个大弟子与我们同位你若敢杀了我按照曼陀罗的规矩你也不会好过!”那大弟子艰难的说道。

  水涟漪冷笑一声:“是吗?就算我失了利,也轮不到其他人,今儿个我取了你的狗命,宫主也不会拿我怎么样!”

  话音刚落,只听“咔嚓”一声,那名大弟子的脖子就这样被水涟漪扭断,奄奄一息的瘫倒在地。

  水涟漪冷冷的看向与他同行的大弟子们,那些人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只知道护法时期的水涟漪心狠手辣,没想到降了职后依然如此嚣张。

  “你们尽管禀报宫主,不过我若是没死,你们就全部都得死!”水涟漪邪媚的说完,便转身扭动着腰肢缓缓离去。

  剩下那几个大弟子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再有去告密的小心思了,只得悄悄地拖走尸体,暗中埋了。

  漆昙早已备好给水涟漪准备的药,上次与双飞燕和闻且交手,受了些内伤,每天水涟漪都会来漆昙这里调理身子。

  看得出水涟漪并没有以往的得意风采,便知道她是在哪里受了气,于是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你也该忍耐点才是!”

  “连你也这样想?”水涟漪恨铁不成钢的白了漆昙一眼,“我告诉你,漆昙,像我们这样的人,除了在宫主面前忍耐,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让我们忍耐!”

  “我知道你一身傲骨,但也该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你先后失手,宫主只是降了你的职位,没有要你的性命,你就该明白,如何收敛锋芒,一朝飞天!”

  “的确,我现在是失利了,但也不至于能让任何人踩在我的头上!漆昙,你的日子也没那么好过吧,小水滴也被派进了婆娑洞,受尽了折磨,人不人,鬼不鬼!让那个赵华音出尽了风头,我看,不如我们合力救出小水滴,再一起想办法,除掉赵华音!”水涟漪说道。

  漆昙叹道:“赵华音是医疯,论医术和毒术,我都不是她的对手,论武功,也不见得你和小水滴加起来能是她的对手!”

  “难道,我们就任由她风光不成?”水涟漪冷声道,“双飞燕没杀成,皇甫风没杀成,宫主剥夺了我的护法之位,我没落了,小水滴毁了,双飞燕叛变了,等到巫涅精绝气亡,漆昙,下一个一定是你!”

  漆昙陷入了沉思,也明白水涟漪的担忧不无道理,便说道:“水护法,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能救出小水滴,也能保住我们!”

  “你是说小宫主?但是小宫主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怎么保我们?”

  “她的背后,可有紫魄!”

  “这倒是,她是我们最后的救命稻草了,我会找机会对她开口的!”水涟漪缓缓说道。

  魔宫残杀百姓的事还在不断地蔓延着,除了洛阳城沦陷,现在附近的城镇也相继沦陷,再远些的地方,也有其他的魔门邪教打着曼陀罗宫的旗号开始招摇过市,霍乱江湖。

  皇甫雷每日都会出去,如若碰到,刚好斩杀,能救几个是几个。

  “真是冤家路窄,上次让你给跑了,这次你可就没那么好运了!”皇甫雷说罢,已经拔出天残剑。

  张子潇也自认倒霉,竟然又碰到了皇甫雷,他身处洛阳城外最近的一处乡镇上,本以为一切顺利,奈何皇甫雷初出江湖,喜欢四处惩恶扬善。

  这把剑的邪气张子潇是见过的,胡子归的惨死他也是亲眼所见,无奈若是临阵脱逃,传出去就算不惧怕惹人笑柄,也会怕丢了脸面被白之宜杀人灭口。

  既然如此,何不拼死一搏呢?

  张子潇也镇定的缓缓拔出宝剑,指向皇甫雷:“小毛孩子,你尽管放马过来吧,今儿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难道,你没听过,我有一个名号,叫做血上惊雷吗?”话音刚落,皇甫雷已经欺身而近。

  张子潇感受到天残剑强大的剑气,一面闪躲,一面举起手中的剑迎击,剑剑相对火光四溅,二人立住身形同时回身,又是剑剑相对,皇甫雷却一个反手直接挑向张子潇的手腕,而张子潇的反应也极快,直接将剑丢向空中,他又凌空飞起,一脚踢向皇甫雷的胸膛,趁着皇甫雷后退之时,他已经握住空中宝剑,一个翻身落地,又稳稳地站在了皇甫雷的面前。

  始终一个身经百战,一个初出茅庐,张子潇虽然心里没底,但至少作战时沉稳,而皇甫雷下手虽狠,但是几招下来,明显有些心急了。

  这百人斩才斩杀到第二人,往后的九十八人都是武功高强内功深厚的魔门中人,又有失手丧命的危险,若是连张子潇都打不过,皇甫雷心想,自己干脆就别混江湖了。

  可这血上惊雷的称号又并非是白白得来的,皇甫雷这会使出了九成内力来控制手中邪剑,这回,张子潇手中的剑可就敌不过天残剑了,几招下来,他的剑不仅碎成两半,连他的手也被天残剑的剑气划伤。

  张子潇看了一眼自己流血的手背,心想:剑气伤人不奇怪,可是皇甫雷的剑气却能从四面八方包围,才导致自己受伤,怎能不奇怪呢?换作用剑高手巫涅护法,想必也躲不开这奇怪的八方剑气吧!

  他还来不及喘息,皇甫雷嘴角便邪魅一笑,又一个欺身袭击而来,张子潇一边费力抵挡,一边暗自感叹:现在搞得好像我才是正派之人,他却像魔门中人,杀人而已,何必如此兴奋?都说皇甫云杀人越兴奋时就会越笑,这个皇甫雷倒不愧是他的亲兄弟。

  人真的到了濒临死亡的边缘,求生的**却是比自尊还要强烈的,张子潇身上伤痕累累,五脏六腑均已受到重创,一心只想如何摆脱皇甫雷,而皇甫雷就像老鹰逗弄小鸡一般,也不杀他,却也不让他喘息,嘴里还说着:“还以为你比胡子归厉害,没想到就是一只小老鼠!”

  张子潇愤恨的缓缓将手伸进嘴中,皇甫雷眼疾手快,丝毫不犹豫的直接将剑刺透了张子潇的胸膛,又向下豁开,直接让张子潇失去最后一丝力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曼陀罗人的把戏,用来自尽的毒药想用来毒我,欺负我初出茅庐啊!”

  说罢,便用力一拔,张子潇的身子还未下坠之时,皇甫雷已经将他拉住,半蹲身子,直接把他扛了起来。

  幸存的十几个百姓都还跪在倒在血泊之中的亲人尸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