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功亏一篑乱世夫妻(1/2)

加入书签

  当琴声响起的时候,已经率先逃出曼陀罗宫的皇甫云忽然停下了脚步,他再也没有半点怀疑,转身便要回去。

  前方的紫风月,也在琴声响起的一刹那,有所察觉,回头一瞧,果不其然,便急忙跑过去拉住了皇甫云:“九死一生,云少,你好不容易逃脱了,还要回去送死吗?”

  皇甫云甩开紫风月的手,愤声道:“是绫罗,方才救我们的人就是绫罗!而我们竟然为了偷生,丢下她不管!”

  “二哥,你已经伤得很重了!”皇甫雷也有些担忧的说道,“如果你非要回去救凤绫罗,那就我回去吧,我比你伤得轻!”

  皇甫云坚定的摇了摇头:“我的女人,我自己去救!”

  尔后,皇甫云完全不顾众人所拦,回身便往曼陀罗宫跑去。可还未走至城门口,便听到一声颤抖的琴音,他抬起头,灯火通明之下,他很清楚的看到城墙之上那个背对着自己的黑衣人,手臂正在流血,是之前被白之宜的黑色流刃所伤,所以她弹琴的手臂都在发抖

  而琴音发出来的威力自然不比平时,所以每一个琴音也都会颤抖。

  “绫罗!”皇甫云轻唤一声,一时之间,觉得五味杂陈,却还来不及更多的情绪,便看到数不清的蛇从黑暗处爬出,已经将凤绫罗团团围住,”绫罗,小心毒蛇!”

  说话之间,皇甫云已经甩出七桃扇,借着内力,七桃扇为凤绫罗击退左半边围攻而来的一批毒蛇,再一次返回到皇甫云的手中。

  凤绫罗只有一颗心,她要是专心拦住曼陀罗宫的人,就无心顾暇这些围住自己的毒蛇。

  她听到皇甫云呼唤自己的声音,也察觉到左半边被七桃扇击退大部分的毒蛇,但她明白,如果自己现在起身,虽然可以躲过这些毒蛇,可却无法拦住这些曼陀罗宫的人了。

  凤绫罗再次弹完一击后,她已经被毒蛇咬住身体,当她用内力震开毒蛇后,眼前已经开始一片昏暗。

  皇甫云本就已经到了极限,现在别说内力了,连轻功都无法使出,但他还是强撑着一口气,脚尖顺着墙壁,想要飞身而上,与凤绫罗并肩而战。

  然而还未等皇甫云上去,他便看见凤绫罗震开毒蛇的一刹那,水涟漪已经见缝插针而来,挥起手掌,眼见着就要打中凤绫罗。

  皇甫云急忙甩出七桃扇,水涟漪被迫移开手掌,立在城墙之上,而凤绫罗的身子却无力地缓缓而坠,意识已经逐渐模糊的她,依然死死地抱着凤琴,那是她娘亲凤盈盈唯一的遗物。

  见此,皇甫云急忙接住了从天而降的凤绫罗,由于体力不支,半跪在地,而七桃扇也重新回到了皇甫云的手中。

  他扯下她的面纱,正是凤绫罗,而她苍白扭曲的面容似乎很痛苦。

  “那荡妇的蛇最毒了!”说罢,便俯下身想去吸取凤绫罗伤口的毒。

  凤绫罗抵住他的胸膛,虚弱的说道:“全身上下,都是毒蛇咬的伤口,你吸得过来吗?”

  “可你伤的不轻,连我大哥都没能逃过,别说你了,我现在就带你回桃庄找星叔叔!”皇甫云急声道。

  凤绫罗轻轻的推开她:“你们这些人,一个比一个伤得重,自己都顾不过来了,就不要再顾我这个不相干的人了!”

  “不相干的人?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救我?我们总归也是夫妻一场,绫罗,只要我一天没写休书,你就还是我的妻子!你若是不在乎我,也不会冒险而来了!”

  “皇甫云,这一次是你想多了,你和紫风月都不能死在曼陀罗宫,你们这些害死我孩子的凶手,只能死在我手里,明白吗?”

  皇甫云只能苦笑一番,却也无法反驳了:“随你痛快吧!你要撑住,我这就带你回去!”

  他抱起凤绫罗,咬着牙站了起来,而皇甫雷和飞盾也急忙跑了过来,担当起了左右护法的职责。

  半个时辰后,无燕并没有回来,云细细知道,事情变得开始棘手了,便再也没有半分犹豫,也赶回了曼陀罗宫。

  紫风月见着皇甫云抱着奄奄一息的凤绫罗缓缓而来,心里别提有多不是滋味了,可她也不敢发牢骚,花碧倾自然看得出来,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毕竟,凤绫罗是看在皇甫云的面子上,才出手相救的,没有她,谁又会知道发生什么事呢!

  就在皇甫云救下凤绫罗,众人再一次聚在一起逃离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皇甫雷忽然停下了逃跑的脚步:“千楚妹妹呢?”

  众人左顾右盼,的确不见了傅千楚的身影。

  紫风月有些惊慌:“我们一直都在一块的啊!”

  “这下可糟了!”背着无燕的香燕无奈的叹道。

  飞盾只觉得一道身影自自己的身后闪过,他猛然回身,举起手中交衡,却只见,已有一人站在城墙之上,月光之下,那人带着银色面具遮挡双眼,穿着黑色劲衣,他的怀中,禁锢的正是傅千楚。

  那人的嘴角邪魅一笑,再一甩手,一道飞速而来看不清是何等武器的暗器在飞盾的面前划出一道月牙痕迹,再一次回旋而归,那暗器被那人握在手中,在月光之下,闪烁着刺目的寒光。

  “夜月!”飞盾的心沉了一块,这人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掳走了傅千楚,可见他的武功,该是在自己和花碧倾之上的。

  皇甫雷免不了一阵恼火:“为虎作伥,不得好死!”

  而水涟漪也将傅千楚从那神秘人手中接了过来:“任你再怎么古灵精怪,不还是又落到了我的手里,你扎我的那一针,咱们秋后算账!”

  傅千楚被神秘人夜月捂住口鼻,才得以呼吸,她剧烈的呼吸几口,朝水涟漪冷哼一声对着下面喊道:“你们快走吧,不要管我了,他们不会杀我的!”

  花碧倾走到飞盾身旁,轻声道:“那就是夜月?看他的样子,年纪应该不大,江湖上还有这等我们都不知道的高手吗?”

  “曼陀罗宫的高手究竟还有多少!”皇甫云扭过头,看了一眼城墙之上,便沉痛的看向怀中已经昏死过去的凤绫罗,“绫罗快不行了!”

  “二哥,你带着她先走,我们很快也会赶回桃庄的!”皇甫雷急声道。

  此时,云细细也赶了回来,她看到昏死的无燕和凤绫罗,看到浑身是伤的香燕和皇甫云,皇甫雷看起来脸色也很不好,飞盾和花碧倾的身上也有一些轻伤。

  紫风月虽然毫发无损,可她的脸色很差,大概是被吓坏了。

  可是众人之中,她却没有看到傅千楚,便有些心慌的问道:“千楚呢?”白之宜自石梯缓缓走到城墙之上,神秘人夜月朝她恭敬的抱了一下拳,便闪身消失了。随后白之宜一把掐住傅千楚的脖子,从水涟漪的怀中强行扯出,将之身体垂在城墙的半空中:“云细细,你要是不回来

  她就会身首异处!”

  傅千楚的脸涨的通红,她的腿在半空中胡乱的扑腾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云细细撕心裂肺的喊道:“别伤害她!”

  白之宜冷笑道:“那你就放聪明点,你知道该怎么做!”

  云细细看到白之宜身上的白衣已经被鲜血染红,被打开的大门也正在涌出大批的曼陀罗宫弟子,而身后这些人伤的伤,昏死的昏死,她知道他们也都尽力了。云细细回身,看向众人,苦笑道:“真是难为你们了,或许我们娘俩的命运该是如此!香燕,你和无燕一定要好好的跟着皇甫盟主,自古以来,邪不胜正,终有一天,这江湖会回归到它原本的秩序!我在曼

  陀罗宫,等你们归来!”

  “云姨,对不起!”香燕低下头,不敢面对云细细,其实她更不敢面对的,是自己的姐姐无燕。

  皇甫雷有些难过的说道:“云谷主,你这一回去,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营救你们了,也不知道今日过后,曼陀罗宫又会布置何等的机关来戒备!”

  “若有机会,我会与你们里应外合的!”云细细勾起嘴角,无奈而又悲哀,她回身缓缓走进曼陀罗宫的大门,她不得不回去,而桃花山庄的人又不得不再一次失去云细细。

  云细细走近曼陀罗宫,直到曼陀罗宫的弟子将之淹没,不见身影,她进入曼陀罗宫的一刹那,内心也在毫无波动:这世上的人,果真都是自私的!救得出来紫风月,却救不出来一个孩子!

  “白忙活一场,不过总算是救出了风月!”花碧倾叹道。

  “我倒觉得有一点奇怪,为什么白之宜只用傅千楚来威胁云细细,却没有再威胁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呢?”皇甫云皱紧了眉头。

  紫风月低声道:“也许白之宜觉得,傅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