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成为好友惊天秘密(1/2)

加入书签

  也不知道傅千楚是不是受到了惊吓,原本还会每天醒来一两个时辰,可自那夜一事过后,便一直都在沉睡着,没再醒过。

  云细细一直守在床边,寸步不离,更加不敢去找赵华音,但没想到,今日她却不请自来了。

  “我此次来,是要把你的女儿傅千楚,带去我的华音小筑!”赵华音说道,面带一点阴冷笑意。

  这种皮笑肉不笑的阴冷,让云细细感到一阵心慌,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宫主不是说过,只要我不再逃走,就可以让我们母女时刻相守吗?”“这次我来带走你女儿,正是宫主的命令!以前,我为了治好她的嗜睡症,每日都要放下一些重要的事过来,极不方便,所以宫主准我把你的女儿带回华音小筑!这样的话,在我为宫主做完事后,就可以为

  你的女儿专心治疗了!”

  可是云细细仍旧有所迟疑:“你的意思是,就算到了晚上,千楚她,也要留在华音小筑?”“你放心吧,华音小筑那里没有弟子巡逻和把守,只有两个死士,没有我的号令,他们动都不会动一下,所以清净得很!我也更有时间和精力去研究你女儿的嗜睡症,我是医师,对于这样罕见的病症,自然

  想尽力去研究!宫主还要用你的女儿来威胁你呢,所以我又怎么会伤害她呢?如果你担心,可以每日都过来看看她!”

  云细细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傅千楚被赵华音抱走,可是尽管赵华音说的天衣无缝,让自己无法反驳,但是云细细不免还是有些不好的预感。

  漆昙从烈火宫回来后,看到绛坐在桌边,正悠然自在的把玩着茶杯,看起来很好奇的样子,这套茶器是两年前白之宜赏给自己的宝贝,价值连城。

  绛没有同她说话,漆昙便也没有搭理她,走去床边打算查看紫魄的伤势,却发现他苍白的嘴角残留着一点淡淡的红印,不禁皱紧眉头,掀开被子一看,紫魄的衣襟半敞,她惊呼道:“你对紫魄做了什么?”

  绛的视线依然没有离开这价值连城的茶杯,淡淡的说道:“毒娘子,你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既没给他下蛊,也没给他下毒!只是占了点便宜,亲了他几下而已。”

  漆昙有些生气的看了一眼绛,随即将整条被子掀了开,正要伸手一路向下查探紫魄的身体时,就被绛一个闪身拉住了手臂:“你该不会连男人行没行房的事都看得出来吧?”

  “紫魄他要是知道你亲了他,碰了他,一定会杀了你的!”漆昙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不用看了,他处在昏迷中,我能有什么兴致?”绛娇俏的白了漆昙一眼,“看把你紧张的!”

  “阁主,我最后劝你一句,谁都能动,只有紫魄动不得!”

  “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他是你的心上人?”

  漆昙无奈的说道:“你想到哪去了,我是为了你好,紫魄是什么人?他可不是云途和凌无眉所能相比的,你若是缠上他,他一定会杀了你!到时候,恐怕连我都不能幸免!”

  绛得意的扬起下巴:“我就不信,比起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我会输给他!”

  “紫魄这个人很危险,别看他现在昏迷不醒,伤势严重,但就算没有我的药,他的伤口最终也会自愈,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漆昙,我姐姐都不管我的事,哪里轮得到你来管?再说了,我只是亲了他几下,他现在昏迷不醒,是不会知道的!”

  “总之,阁主,我已经告诫过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绛笑了笑:“你是真关心我,还是怕我连累你啊?”“不瞒你说,两者都有!”漆昙轻轻的笑了笑,“曼陀罗宫没有朋友,哪里像你跟如来女可以那般亲近啊!我顶多算是白之宜的一条暂时不能杀掉的狗!我的命是她救得,所以我不得不留在这里为她效力,因

  为曼陀罗宫只能有进无出!第一次在雀阁见到你,我的确很害怕你,毕竟我见识过你杀人的手段!可是我宁可多一个朋友,也不想多一个敌人!”“好一句宁可多一个朋友,也不想多一个敌人!以后,你就不要叫我阁主了,就叫我绛吧!以后我们还要合力擒住赵华音呢!你得到赤鸣虫,我得到赵华音,所以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就不可能是敌人,对

  不对?”

  漆昙楞了一下,她没想到,绛竟然也有如此感性的一面,轻轻的笑道:“好!”

  “其实我刚才的确对紫魄动了淫欲的念头,但是我看到他胸前的伤痕时,突然很好奇,他的不死之身,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便看了他的身体,却没发现任何异样,除非他不是人,否则伤口不会自愈!”“这世上有很多事是解释不清的,那些残忍的邪功,神秘的苗疆蛊术,还有一些起死回生的医术,本就很神奇,我相信,紫魄之所以有了不死之身,就是因为练了什么禁术,终究还是有命脉的,可是紫魄向

  来不担心,所以他的命脉,一定很隐蔽,你又岂会找得到呢!”

  “趁他昏迷,不如我们一起研究?”

  漆昙急忙说道:“你恐怕不知道,有一种人在昏迷的时候,其实是有意识的,紫魄武功高强,命脉隐蔽,身体本就不寻常,若我们在他的身上摸索探查,我怕他会意识到!”

  绛耸了耸肩:“看来这个男人,我是动不得了!”

  漆昙点了点头,但是绛却暗自邪魅的勾了勾嘴角:我就不信这个邪,这个男人,我一定要得到!

  白狐端着煎好的药回来时,看到东方闻思已经醒了过来,正靠在枕边发着呆。

  “你醒了,闻思!”白狐柔声道。

  东方闻思轻轻问道:“白狐,我这是怎么了?”

  “没事,漆昙说你太累了,需要好好养身子,再喝上几服药就好了!”

  “哦!”东方闻思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对了,紫魄哥哥他怎么样了?”

  “他已经没事了,而且有漆昙会照顾他。”

  一想到紫魄受罚时候的痛苦,东方闻思就觉得体内有一种愤怒的火焰在燃烧,可是不能生育的消息又像雨水骤然浇灭。她松了口气的同时,也露出一丝苦笑:“在房间里待久了,真的好闷啊!可我又不能出去,但是你床底下的机关,小水滴是不知道的,等我好了,你带我溜出去,再无声无息的回来,就像从前那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