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夜月弱点阳错九杀(1/2)

加入书签

  星沫苍月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翻来覆去,满脑子想的都是白日里皇甫云和星沫初雪合力调侃自己和沙流幻的那些话。

  每每想到那些令人敏感的话语,星沫苍月都觉得心烦意乱。“首先,沙流幻不会伤害你,其次,他的本事这么大,帮你这么一点小事也不会求你有所回报的。从前他总是戏弄你,又是在你熟睡时给你换上女装,又是在你赶路时让你原地打转,想来他也很喜欢以你取

  乐,他巴不得你能陪他一起玩乐呢!所以为了大局,你牺牲一下又能如何?”星沫初雪说的没错,沙流幻从来没有伤害过自己,但却偏偏喜欢戏弄自己,难道,只是因为在这世上,他最好的朋友司徒仙已经离世,而他一人逍遥天下,所以格外的孤单吗?可是以他的传奇,江湖中人

  恨不得想尽办法与他有一点点关系,又何来的孤单寂寞,找自己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来取乐呢?

  “没准,沙流幻不爱女流,偏爱男风呢!江湖所记载与他相关的人,从来都只有“世上仙”司徒仙一人!”

  皇甫云打趣沙流幻或许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这让星沫苍月有着些许的疑惑,对于男女感情之事,他不懂,但也不算完全懵懂,可是对于龙阳之好,他是完完全全的不懂,却又突然有一点好奇。

  “云哥哥,你别胡说,他只是想让我拜他为师而已!”

  “我还真没发现你星沫苍月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让沙流幻主动收你为徒!这天底下天资好的年轻练家子那么多,说什么你也排不到前面去!”星沫初雪的话总是一针见血,论资质,自己的确不是最好的,可究竟为何沙流幻却想收自己为徒?还送与自己这么贵重的武器阿修罗?甚至帮助自己修炼涅槃神星陨。如果他真的只是喜欢男人,可是

  论身份,连自己的父亲都要叫他一声前辈论年纪,自己甚至可以做他的儿子了论容貌,比自己好看的男人又比比皆是。

  “比起睡觉,看你练功不是更有趣吗?

  “沙流幻,你为什么总跟着我?”

  “我可以不回答你吗?”

  “我想不明白,我只是天下之人的其中一个,你不戏弄其他人,不去救其他人,不去跟着其他人,为何偏偏只跟着我?”

  “因为,你是天下之人之中,最可爱的一个!”

  想起沙流幻说过的话,星沫苍月又不免一阵头疼,他说自己是最可爱的一个,明显是在调笑,沙流幻就从来没有正经过。

  想来想去,星沫苍月还是想不明白,沙流幻为何会缠上自己,自己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能吸引到这样一个传奇人物。

  最后他起身坐起,下床将灯点燃,又坐在桌旁发了一会呆,才暗下决定,拿起金鞭,去了院中,用力一挥,一声闷响震荡在寂静的夜空中。

  星沫苍月向来不知道这一鞭子发出的雷霆之鸣,是如何能够传到沙流幻的耳中,而他又为何每每都能及时出现。

  其实这雷霆之鸣犹如某一种动物发出的低吼,若非武功大成者,是分辨不出这种声音的,所以只有沙流幻,能够感觉到声音的来源,并且用天下无双的轻功及时赶到。

  也不过是放下金鞭的功夫,星沫苍月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温柔但却十分轻挑的声音:“小苍月,深更半夜的唤我来,是不是睡不着,想让我哄你睡觉啊?”

  星沫苍月有些紧张的看向最高处的屋檐,那里是无鱼巡逻的地方,虽然沙流幻来无影去无踪,可他还是害怕无鱼会听到沙流幻的声音,日后定会尴尬不已。

  所以星沫苍月厌恶似得白了他一眼,便急忙回了房间。

  沙流幻自然紧随其后,调笑道:“看来,你是真的想让我哄你入眠了!”

  “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星沫苍月猛地转过身来,实在不想继续听沙流幻那些看似暧昧不清的调笑了。

  沙流幻轻轻一皱眉,故作失落的说道:“什么时候你唤我来,不再是有求于我,而只是单纯的想见我,那我兴许会毫无条件的告诉你!”“我没有强迫你,而且也没人能强迫得了你,我这一鞭,你可以来,也可以不来,我问你的问题,你告诉我也罢,不想告诉我也罢,我都很乐意请你坐下来喝杯茶,不过茶可是凉的!”星沫苍月轻声道,那

  种沉稳的冷漠根本不像他这个年纪所能拥有的。

  沙流幻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他笑道:“离开胜蓬莱,你果然改变了许多!好吧,我也很好奇,深更半夜的,你究竟想向我打听什么人!”

  “一个叫夜月的飞贼!”星沫苍月低声道,“连我都知道,你肯定也会知道!”

  “他啊!”沙流幻邪魅一笑,“怎么,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星沫苍月强忍住白他一眼的冲动,有求于人,可不能太过强势,所以星沫苍月有些僵硬的说道:“我只是想知道夜月的身世背景!”

  沙流幻收起一分调笑:“你打听他,该不会是想找到他的弱点来对付他吧!”

  “明知故问!你只是告诉我他的弱点,应该不会违背你不想参与江湖事的原则吧!”

  “他毕竟是曼陀罗宫的人,我若是告诉了你,可就有失其中公平了!”星沫苍月心里清楚,想让沙流幻在正邪两派之间站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而上次他帮助自己修炼涅槃神星陨,最终是以自己拜他为师作为条件,这次想让他告诉自己夜月的身份背景,自然还是免

  不了一场交易:“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便答应你你想要的!”

  “夜月只是他行走江湖的名字,他真正的名字叫楚白银,他之所以能偷盗任何东西,不是因为他的武功有多高强,而是因为他天下无双的易容术。”

  “天下无双的易容术?”星沫苍月惊呼道,“那他跟千面妖姬有何联系?与之相比,谁又更胜一筹?”沙流幻笑道:“他们师出同门,论武功,阿阮更高,但论易容术,夜月身形消瘦,所以无论易容成男子还是女子,都比阿阮容易,所以,还是夜月更胜一筹!只不过,他们后来一个醉心偷盗宝物,一个醉心

  带着别人的脸行走江湖!所以,没有人知道夜月其实和千面妖姬阿阮是出自同门的师姐弟关系!”

  “既然出自名门正派,为什么夜月要替白之宜做事?”

  “门派谈不上,阿阮和夜月所拜的师父,是个在山上隐居的隐士,加上隐士的儿子,也就只有四个人罢了!”

  “夜月替白之宜做事,他的师父不管吗?还是他已经不在人世了?”沙流幻缓缓说道:“你有所不知,阿阮帮助你那个风哥哥救出江圣雪以后,就一直去寻找她的心上人了,那个人正是她的师兄,也是夜月的师兄,更是隐士的儿子,可阿阮不知道,他的师兄早就死在夜月手

  中了!”虽然星沫苍月很好奇为什么夜月会杀了自己师父的儿子,可现在他更想知道夜月的身世:“沙流幻,你如此转弯抹角,还是不打算告诉我夜月的弱点吗?我不想知道千面妖姬的事,也不想知道他师兄的事,

  我只想知道夜月为什么要帮白之宜做事!”

  “这么心急干什么?夜月暴露的弱点,和他为白之宜做事,可是完完全全跟他们的师兄有关系呢!”沙流幻笑着捏了捏星沫苍月的脸蛋,“还有啊,你忘了你已经拜我为师了吗?竟还直呼为师大名?”

  “师父!”星沫苍月有些不自在的拨开沙流幻的手,后退了数步,顺势坐在了床边,有些别扭的说道:“我听你慢慢说,这总可以了吧!”沙流幻回味无穷的嗅了嗅触碰到星沫苍月脸蛋的手指,不过并没有女子的香味,随后也笑着在桌旁坐了下来:“之所以夜月杀死了自己的师兄,正是因为,他师兄发现了夜月的秘密,那正是他致命的弱点!

  ”

  “什么弱点?”星沫苍月急声道,为了知道这个弱点,他可是承受了不少皇甫云和星沫初雪二人的调侃。

  “我告诉你他的弱点,有什么好处啊?”沙流幻支撑着下颚,故意笑的一脸奸诈。

  星沫苍月实在没忍住,白了他一眼:“我不是说过了,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便答应你你想要的,放心,我不会食言的!”

  “好,爽快!”沙流幻这才缓缓说道,“每逢月圆之夜,夜月就会内力全失,连一个普通人都能轻易杀了他,不过没人能找到他的行踪,所以他一直都安然无恙,当然,除了我之外!”

  “月圆之夜就会内力全失?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闻!”

  “这跟他修炼的一种武功有关,出自萧家拳馆的阳错九杀拳,你别小看这种拳法,它的创造者萧天命可是凭借这套拳法闻名江湖的!”“九杀剑法听我爹提起过,它的创造者是被称作九杀剑客的萧阳错,可是阳错九杀拳,却没有所闻了!”星沫苍月好奇心大起,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