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真假调换古林一夜(1/2)

加入书签

  将红衣脱下扔在那昏厥的巡逻弟子身上后,皇甫雷便飞身而起顺着城墙纵身跃下,离开烈火宫内。

  “想大醉一场吗?二哥陪你!”

  闻声,皇甫雷回过头去,看到皇甫云正站在城墙下,他抱着双臂,正握着七桃扇很有节奏的在敲打着自己的肩膀。

  恍惚过后,皇甫雷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想,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借酒浇愁,让自己变成一个酒鬼!”

  皇甫云笑着朝他走去:“好小子,二哥当年都做不到你这般洒脱!”

  “我并非洒脱,只是我心里清楚,闻思她不喜欢看到我堕落的样子。”

  皇甫云说道:“看来,她说通你了!”“她说的话很绝情,但我看得出,她一点都不快乐,她有她的苦衷,她无法反抗白之宜。连紫魄都没办法救她,所以,二哥,我要变得比紫魄更强大,我不要做天下第一,

  只要能打败白之宜就好!总有一天,我会解救她于苦海,我会杀了白之宜,我会杀了她!”皇甫云愤声道。

  “你一定会做到的!”皇甫云笑着拍了拍皇甫雷的肩膀。皇甫雷咬紧牙关:“我一定会做到的!救她的人,只能是我,一定是我!”他回头看着这座冰冷巨大的像是染满鲜血的红色城墙,坚定地说着,“我一定会把她从这座监牢里

  救出来的。”

  “二哥会一直陪着你!”

  皇甫雷勾起嘴角,傻笑起来,眼泪却涌满了眼眶:“二哥,你不能跟凤绫罗在一起,是不是每一日,过的都很痛苦啊?”“二哥比你幸运一些,至少,绫罗住在桃庄,我可以每日都看到她!至少,她不会对除了我以外的男人动心!一辈子这样,就算煎熬,也是苦中有乐!再说了,人不能每天

  只想着爱情啊!我们作为桃花山庄的人,还有别的责任呢!”

  “二哥,我想通了,既然闻思有她的事要做,我也便放下感情,去做我眼下该做的事,就算她嫁了人,如果我们还有缘的话,定能再续前缘,对吗,二哥?”

  “当然。回去吧,别让爹娘和大哥他们担心!”

  “我真的很想,很想在他们面前,装作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我的心里实在很难受,二哥,我今天,不想回家,不想面对爹娘!”

  皇甫云吸了口气,笑道:“好,我知道一个地方,绝对不会被人打扰的!”

  琉璃密室内,七小蛮为白之宜继续清除体内的玲珑蛊,半个时辰后,七小蛮趁着白之宜打坐调息的时候,禀报了莫忆的事。

  “既然,你闻不到她身上的蛊味,也没有摸到她脸上的人皮面具,那么,那个人,是不是就排除嫌疑了?”白之宜问道。

  七小蛮说道:“不,师父,我断定这个人肯定有问题,我相信我花费的功夫,一定不会付诸东流,请师父,再给徒儿一点时间!”

  “那个蛊师狡猾得很,你也要谨慎行事,别给她警惕的机会!”

  “我知道了,师父!”

  琉璃密室外,水涟漪的声音略显焦急:“禀报宫主,禁地里面传出阵阵浓烟,就好像……”

  “就好像什么?”白之宜问道。

  水涟漪说道:“就好像,燃起了一场大火,可是我不敢进去,我怕,紫魄是放火烧了禁地,还要烧掉曼陀罗宫!”

  白之宜皱了皱眉:“烧掉禁地?他不会毁掉与蓝澈有关的地方,更不会毁掉曼陀罗宫,紫魄他不会这么做!”

  “宫主,禁地的大火若是蔓延出来,后果不堪设想!”水涟漪急声道。

  白之宜下了寒石床,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涟漪,你带上你门下所有的弟子,速去灭火!”

  兵分两路,白之宜匆忙前往禁地,七小蛮也紧随其后。

  浓烟滚滚,烈焰灼热,刚进入口,就已无法呼吸,白之宜急忙封住口鼻,进入禁地,七小蛮有些担忧:“师父,危险!”

  白之宜丝毫不顾及会引火焚身,眼下她担心的,并非是禁地的火会蔓延出去,殃及曼陀罗宫,而是……紫魄会葬身火海……

  禁地所有的树木花草全部蔓延着大火,那些飞不出去的蝴蝶通通被火焚烧,很快就成为灰烬。

  但是在这火中,白之宜并没有找到紫魄的身影。

  紫魄,你不会忍心烧掉这片禁地,除非……

  白之宜面色一变,随即转身而去。

  湖心小筑。

  一身白衣的白婠婠,正在练功,那是一套很毒的掌法,她没有内力,白之宜便传了她十成内力,让她从普通拳脚功夫练起,再用《灵诀煞》一点一点助长她的内力。

  等到内力变得深厚些,开始练一些可以致命的武功,白婠婠不喜欢兵器,她说会让人有所防备,只有手无寸铁,才能取人命于无形,白之宜便夸赞她是一个天生的杀手。

  阿市和小水滴站在不远处,既要警惕四周,还要小心白婠婠练功会走火入魔,伤到自己。

  浓烈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忽然小水滴睁大了双眼,她指了指阿市身后,小筑入口的方向:“紫……紫魄大人!”

  阿市猛然回身:“不出宫主所料,紫魄大人果然来了!”

  小水滴后退一步:“我们是拦不住他的!”

  阿市拔剑指向紫魄:“紫魄大人,你伤害小宫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也会连累到白狐夫人的!”紫魄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犹如地狱修罗一般前行,她只好举剑欺来,却被紫魄一招击倒,他一脚踩在阿市的后背上,俯下身子,邪恶而又冰冷:“大人,大人,白之宜只让

  你们这些杂种叫我大人,怕是忘了,我也是曼陀罗宫的宫主,属于曼陀罗宫的地方,我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话音一落,便是重重一脚,阿市口吐鲜血,昏死过去,小水滴狼狈后退,不敢阻拦,更何况,她本就是紫魄的同伙。

  若是让紫魄抓住白婠婠,也许一切都可以提前结束了,说罢,便假意冲了过去,让紫魄一掌击退,也故作昏死过去。紫魄缓缓朝着白婠婠而去,白婠婠吓得花容失色,却故作镇定:“论辈分,我该唤你一声紫魄叔叔的,你到我这里,打伤我的仆人,难道,想杀了我不成?我可是与你无冤

  无仇!”

  “你与我无冤无仇,可你娘却与我不共戴天!你放心,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会要了你的命,你只需要乖乖的做我的人质,否则,会吃皮肉之苦的!”紫魄毫无感情的说道。

  白婠婠有些恐惧的后退着:“你不要过来,你敢伤害我,我娘不会放过你的!”紫魄依然直逼白婠婠,在感受到一丝杀机后,他一个闪身,一把扣住白婠婠的脖子,将她禁锢在胸前,感受到自己的手臂泛着剧烈的疼痛感,他瞧了一眼,伤口正在流血

  而白之宜正站在不远处。

  “紫魄,你果然还是那个卑鄙的杀戮之神!”白之宜的语气没有一点愤怒,却带着无限的欣赏。

  湖心小筑的入口,尸体遍地,他们没有拦得住紫魄,皆是死于非命。

  紫魄冷声道:“你能为了你的女儿,放弃到什么程度呢?”

  “别伤她,一切好商量!”“杀了她,我什么都得不到,但是……”紫魄强行握住白婠婠的手,丝毫没有犹豫的便掰断她的三根手指,只听她一声凄厉的惨叫,紫魄却没有丝毫动容,“我也要让你的女

  儿生不如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