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桃庄待命已有动摇(1/2)

加入书签

  桃花山庄,待客堂内,已然聚齐了桃庄内所有除魔同盟的人,皇甫青天、星天战、江池、花碧倾等人皆是神情严肃,只等一场未知生死的杀戮。

  随着皇甫青天的吩咐,便有桃庄下人前往衙门,恭迎段如霜、金猛等人一同前往桃庄待命。“临战前夕,白之宜忽然让东方闻思嫁人,就是为了刺激雷儿,主帅萎靡,军心不振,她的目的就是让我们除魔同盟成为一盘散沙。然而,我们这一次,偏偏就要给她来个

  措手不及。”皇甫青天说道,“飞盾,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飞盾说道:“除魔同盟的所有门派都已经收到了密令,只等青爷一声令下,随时出发!”

  星天战说道:“我交与你的解药,可确保人手一颗?”

  “星大侠放心,全部都已经准备妥当!”飞盾说道。

  “务必要吃下,方可克制白之宜的噬心腐骨爪,水涟漪的蛇毒,小水滴的毒水化龙,以及更多的剧毒都不足以令我们丧命!”星天战说道。

  花碧倾问道:“姐夫,我们几时出发?”皇甫青天说道:“第一次攻打魔宫的时候,我们选择在戌时,可是在寂静的深夜,正是所有门派会加强人手巡逻的时候,所以,这一次,酉时,是我们最好的攻打时机,而

  我们在申时就要出发集合!”

  “青爷,人已到齐,凤绫罗那……”流星迟疑起来。

  皇甫青天想了想,说道:“凤绫罗也是除魔同盟的一员,无论她去与不去,都要通知她一声才是!”

  武月贞说道:“可是云儿不在,恐怕我们谁都不便去告诉她这个消息,毕竟,这是很危险的事。”“我去找凤绫罗!”常欢说道,凤绫罗因为诞下死胎一事,憎恨当时所有在场的人,包括皇甫云。而自己答应过皇甫云,要给她解除心结,大战前夕,就是最好的机会,故

  而自告奋勇。

  待皇甫青天点头后,常欢便先行离开去找凤绫罗了。

  李叶苏有些担心的说道:“那雷儿怎么办?”

  “如果他还是不以大局为重,就当我白养了他一场。”皇甫青天冷声道。“桃花山庄,怎么会白养了皇甫雷一场!”皇甫雷大步走进,虽然双眼红肿,不着一点笑意,可是他的眼睛里,却带着前所未有的亢奋和坚定,“天残剑选择了我,我又怎会

  将这份天降大任拱手让人呢!”

  这份壮志豪情的话从皇甫雷的嘴里说出来,足以说明,他俨然已经不是过去的皇甫雷了,他开始真正的像一个江湖侠客了。

  他身后跟着笑容浅浅的皇甫云,似是也在为皇甫雷的成长与振作而感到骄傲。

  众人都松了口气,李叶苏的心里却是既高兴又难过,自己的孩子始终还是要长大的,再也不是一块糕点就可以哄骗的单纯傻小子了。

  桃庄奉命来衙门的下人找到了段如霜几人,说出皇甫青天所交代的口令,顿时都紧张起来。

  “我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金瑶愤恨的说道。

  金猛点点头:“终于可以给三弟报仇了。”

  文珠儿更是举起了剑,兴奋不已:“我学的剑术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段如霜和金瑶把自己手里的案子交给齐客京后,便去向文有才请令,准备去桃庄待命。可文有才听后,却是死活不肯让文珠儿去,尽管秦络绎会说保护好文珠儿,文有才还是不肯放文珠儿走,段如霜等人一时之间,既劝不了文有才放人,也劝不了让文珠儿

  放弃,两父女更是当着众人的面大闹一场。

  眼看着硝烟四起,段如霜冲着金瑶和秦络绎使了个眼色,他们便立刻会意,强行拉着文珠儿出去说让段如霜好好劝文大人,我们去外头等着。待他们出去后,段如霜跟文有才说道:“把珠儿交给我吧,文大人,我一定不会让她跟着一起去攻打曼陀罗宫的,但是现在,她若不跟着一起去桃庄,一定不会死心的,等

  小不忙完了手里的活,您便让他去桃庄等着接人吧。”文有才听后,这才作罢:“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个父亲的苦心,以前珠儿跟着你们一起查查案子追追凶手,也就罢了,可现在对付的是白之宜那个女魔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

  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活啊!你们那么多武林高手,也不差珠儿这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了!”

  段如霜出来,说文大人已经同意让珠儿跟着了,不只是文珠儿,其他人也都愣住了,都不知道段如霜是如何说服文有才的。

  文珠儿更是兴奋不已:“段如霜,还是你有办法,本姑奶奶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随后,段如霜、秦络绎几人先去了桃庄,而桃庄下人则和金猛先去了通往无敌山寨的必经林口,引出大尧等人,将他们开采的奇石珍宝换取的用来添置棉衣和储存粮食的

  银两交给了大尧,交代过后,才回去桃庄。

  曼陀罗宫。紫魄醒来后,只觉得浑身绵软无力,眼前一片黑蒙蒙的,等到彻底的恢复了意识后,才感觉到,他的眼睛蒙着一层黑布,不知这黑布上涂抹了什么,是那么清凉,令原本

  充斥鲜血而疼痛的眼睛舒适了不少。身体被一股又一股的寒夜侵蚀,意识到此刻自己可能躺在一张寒石床上后,紫魄一把扯下黑布,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纱幔,一切都是白色,本该如同仙境般纯洁,可紫魄

  却觉得那是地狱一般的寒冷。

  这是白之宜的房间,自己竟然还睡在她的床上,一时作呕,他艰难的起身,却在下床时一时瘫软而倒在地上,样子十分狼狈。白之宜却在此时缓缓而来,她优雅的蹲下身子,挑起紫魄的下巴,而他凌乱的头发下,是那样一张好看的脸,只可惜,一双本来很邪魅的紫眸,却被赤红肮脏的鲜血染指

  “别这么看着我,小心眼睛再次充血,我可不想你变成一个瞎子!”

  白之宜捡起涂抹了药物的黑布,想给紫魄再次蒙上,紫魄无力的推开,白之宜一边强行替他绑好,一边说道:“如果不想我把你的双手捆绑起来,就老老实实的躺好。”

  “你对我做了什么?”紫魄强行被她扶起,重新躺在寒石床上。白之宜一边在床边坐下,一边温柔而又冰冷的说道:“我一直不知道,让人全身麻痹的软骨散,锁住内力的锁魂散,和浑身无力的攻心散,如果混合在一起,能不能困住一

  只野兽。”

  “为了困住我,你可真是煞费苦心了!”紫魄冷声道,“一个只能躺着的废人,既不能为你效力,也不能威胁到你,何不杀了!”

  “怎么?要丢下你的丫头吗?让她一个人活在我的折磨之下?”白之宜娇笑几声,“你该陪着她一起!”

  “让我下地狱吧,我再没脸面,去见蓝澈了。”紫魄的声音带着对命运妥协的绝望感。

  白之宜面色一变,冷冷道:“你是该下地狱,紫魄,你骗了我。”

  “哼!我既想杀了你,骗你又如何!”“在你昏迷之时,云细细已经窥探过你的记忆了,你与东方闻思、漆昙等人与给我下蛊的蛊师联起手来对付我是不是?我说过,这世上,我已经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只有

  你,还能让我信任几分,如果你在我的心上,将那仅有的一点完好也撕个粉碎,我不会放过你。”

  紫魄勾起嘴角,冷笑一声:“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白之宜挑了挑眉:“你承认了?”

  “我没有承认,你想要往我身上安什么罪名,我都不会辩解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

  白之宜轻轻低下头,在他耳边低吟着:“我要杀了漆昙,杀了白狐,接着,就会轮到你和东方闻思。”

  紫魄大笑一声:“杀吧,都杀了吧,最好把所有对你忠心耿耿的人都杀掉。”

  白之宜冷笑一声:“你要保护漆昙?”

  “你已经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