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1/2)

加入书签

  第38章

  “百年奇缘!”松尘老人说着,合上了玄盒的盖子,盒子恢复如初。

  松尘老人拿了玄盒同司徒玺离开了吊角凉亭,姬全亦收了桌上的杯瓶离去。亭里遗下的四人:

  朱财见没水喝了,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甜梨在衣服上蹭了蹭,塞到楼玉手里。

  楼玉接了朱财递过来的梨,轻咬一口——清甜爽口,醇香宜人!

  上官闲瞥见松尘老人离得远了,脸上小心翼翼的憋闷气儿顿时一扫而空,伸出青葱似的长指敲着桌面对朱财道,“拿个梨儿出来给为师尝尝!”

  “没有了!”朱财摇头道。这甜梨可是朱财听着姬全的嘱咐,每日里就在无名居后的果林里摘一个,给楼玉备着饭后三个时辰吃的,哪还有余下的呀?

  “师父若不嫌弃,就吃徒儿用过的这个吧?”楼玉把已经吃了一小半的梨对着上官闲扬手道。

  “不要!”上官闲撇嘴,接着转头对王虎糯声道,“师兄,我想吃刚从树上摘下的甜梨!”

  “帐还未算完呢?”王虎一把抗起上官闲,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凉亭。

  “媳妇,到时辰休息了!”朱财抱起楼玉,亦大步流星的朝竹楼方向而去。

  ……

  楼玉的担忧不是毫无据的,接下来的日子,朱财总是隔三差五的带着一身莫名的伤回来。万幸的是,都是一些调理几日就能好的皮外伤,也幸好朱财皮厚!

  上官闲唯恐松尘老人对自己下手,每日里都混到竹楼里缠着楼玉,往往要王虎前来领人方肯一顾三回头的离去。

  谷里其他的人,隔三差五的就给楼玉送来些小孩子的玩意儿。孩子还未出生,衣服鞋子等物倒是先积了一屋子。

  松尘老人也常在司徒玺的陪伴下到竹楼里给楼玉诊脉,顺道开些给孕夫养身的汤药。

  ……

  三个月后……

  早起的朱财正在院子里练着功,突然听到屋里传来楼玉的低吟声。

  “媳妇!”朱财回房,就见楼玉捂着肚子躺在床上。

  “孩子要出来了!”楼玉咬着唇,出声道。

  “我去找二师祖和师父他们!”朱财在楼玉额上亲了亲,“我很快就回来!”

  朱财飞驰着出了屋,先去桑楼告知了松尘老人,再去问香居找上官闲。

  待得朱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