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鹕钐谩?

  猫呆呆凝视,忘了切。位天使离群向她飞来,翅膀用力扇向她。“去吧”

  猫流下眼泪。好痛——///“猫,你醒了?你终于肯醒过来,太好了!”

  为什么这么痛?这破碎的身体难道是我的吗?想动动都不行,还不如不醒。

  “猫,”尊龙握住她未伤的手,狂喜地吻着,“你痛不痛?你想吃什么吗?或者是想喝点什么?还是想说话?想要点什么东西?”他兴奋得几乎语无伦次,“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立刻给你弄来!”

  猫哺动嘴唇,艰难而缓慢地吐出句:“我要,自由。”

  尊龙顿住。心仿佛撕裂而去。他垂下头,脸埋进她的学心,良久。

  掌心传来湿热的感觉。他在哭吗?

  他抬起头,泪湿盈睫,目光却无比坚定,“不可能!除了这样,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我什么,都不要。”

  ///六月十三。正午。

  猫浑身石膏,躺在病床上,淡淡问:“今天不是你的婚礼吗?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尊龙舀勺鸡汤,吹凉了,送到猫唇边,淡淡答:“推迟个月。”似乎在说别人的事。

  “为我吗?”

  “”

  猫喝下鸡汤。“我会快点好起来。”

  次日晨,童瞳如既往送早餐来,但却不同寻常地戴着副墨镜,而且不肯摘下。

  猫说:“尊龙,我想吃葡萄,谢谢。”待室内只剩两人,她问:“昨晚哭了夜吗?”

  童瞳深吸口气,叹:“或许吧,昨晚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摘下墨镜,果然两只眼睛红肿如蜜桃。

  “你是我所见过最奇怪的女人。”猫皱起眉,“既然是你的,为什么不努力争取?反而再忍让。你是想让我被负疚感压死吗?”

  “你救过我的命。”

  “算了,”猫摆摆手,“那两人本来就是冲我来的。”肇事者己被抓住,并且供认出幕后主使苏菲及所要对付的人是尊龙的同居人,那不是猫还是谁?

  “但事实上你确实救了我。”童瞳握住她的手,红红的眼眶里又泛出泪光,“或许我才是该退出的那个。现在的我,有什么资格和你争?”

  怒气迅速凝聚在猫眼里,“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你以为我会拿恩人的姿态要挟你吗?”

  “不是的,猫,我没这样想过。”眼泪纷纷坠到猫手上。

  猫闭上眼,憎恨自己破碎的身体,让她不能逃离这出荒谬的戏。“拉登还好吗?”

  “还好!”童瞳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问到拉登。

  “替我好好养它。将来,我走的时候,至少身边还有个伴。谢谢!我现在想休息了。”

  “那我不打扰你了,”童瞳默然而去。医院门口,她走向位坐在轮椅上的美妇人,笑容满面,“姨妈,您说得没错,怀柔政策是最有效的!但——”她忽又庭起后,“我总觉得不太光彩。”

  欧佳如握住她的手。小瞳,你又漂亮又温柔,又能干,只有你才是尊龙的最佳伴御你要坚信这点。“

  ///七月十三。正午。

  猫站在窗前眺望对面产房,温馨的哺||乳|图让她脸上浮起感动的笑容。

  “看什么?”尊龙提着餐盒进门。

  猫回头,笑容顿敛,“你怎么还在这里?你难道忍心让她在教堂等你吗?”

  “不会。己经改到下个月八号。十三号毕竟不是什么好数字。”

  “仅仅因为这个吗?”

  尊龙深深凝视她:“你难道真希望我抛下你去娶别人吗?不,至少在你出院前我是不会结婚的!”

  “如果我辈子不出院,是不是你就打算辈子不结婚?”

  “”

  “鱼尊龙,你到底要伤透儿个人的心才会满足?”猫看也不看他,径自走向门口,“我现在就出院!”

  尊龙条件反射般跳起来,“不行!你还没好!”

  “腿长在我自己身上,除非你把它们打折!”

  ///猫出院了,百般不情愿地被尊龙强行架回他的寓所。

  其实说什么百般不愿,根本就是半推半就!猫在心底嘲笑自己的虚假。再放纵下吧,就当是最后的奢侈。心底最深处还隐藏着个愿望,是那天看了产房的婴儿后突然产生的。

  她想要个孩子,个只属她却流着他的血液的孩子。

  “陈医师,”她打电话给主治医生,“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进行剧烈运动?”

  “哪种剧烈运动?如果是跳绳跑步爬山之类的那就最好不要!”

  “不是这种,我是说——那个。”

  “哪个?你说明白点。”

  “哎呀,就是——算啦,当我什么没问。”猫面红耳赤就要挂上电话。

  “哎呀,我知道了!你是说那个是吧?有什么好害羞的?直接说嘛!那个是可以的,但还是要控制下,不可以太剧烈。不过看你男朋友对你这么好,他定会很温柔的,对不对?”

  猫放下电话,心脏还在扑扑乱跳。

  五分钟后,陈医生又接到另个电话。

  “我是尊龙。我想问下,猫的身体复原得怎么样?能不能够进行某种剧烈运动?”

  “剧烈运动啊?哈哈,你们小两口还真是心有灵犀啊!怎么?憋不住了?哈哈放心吧,没问题的!只是记住要温柔哦!”

  “谢谢谢谢!”尊龙赶紧挂掉电话,虽害臊却掩不住心中狂喜。原来她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原来她也跟他样迫不及待。天知道,他忍了有多久!

  但是,运动前的必要步骤——摄入能量却万万省不得。

  “今晚我来做饭!”他自告奋勇。

  “你会吗?”猫怀疑,他以为系上围裙就是家庭煮男吗?

  他把胸脯拍得砰砰响,“我是天才!煮饭这种小事怎么可能难倒天才?”

  结果,成绩非常可观,总共得到五只打碎的碟子,两坪烧成焦炭的牛肉,锅看不出原料的糊汤,三块据说是猪扒但是点咬不动的玩意,以及咸死人的炒鸡蛋,外加锅生米倒是洗净淘好,并加了适量水后放在炉子上,只是忘了开火。

  最后,猫得出结论:“怪不得这个世上天才越来越少,原来都被自己出众的手艺给毒死了!”

  尊龙耸耸肩,然后用他十根伤痕累累包括烫伤割伤被砧板砸伤的手指头拨电话叫外卖。

  吃饱喝足,尊龙把猫抱在怀里情意绵绵地吻着,正吻得难分难舍欲火高涨之际,突然门铃声大作,催命般晌个不停。

  “别管它!”尊龙贴在猫唇边嘟囔。

  “不行!”猫大力推开他,“我去开门!”

  “还是我去吧!”他按她坐下,边走向门边恶声恶气地咒骂:“该死的家伙,我要把你揍扁!”猛地拉开门。结果被扁的不是别人,而是尊龙——呼呼涌进堆人,把他给挤扁了。

  许仙的大嗓门首先响起:“猫,你怎么偷偷摸摸就出院了?也不通知我们声!”

  然后东方圣——“是啊,太不够意思了!”

  贝贝上前给猫个大大的拥抱,附在她耳边悄声说:“我跟守恒的婚期定在下个月五号,你要不要搬来和我们起住?不要吗?可是家里那套房子己经租出去,尊龙又要结婚,到时候你去哪呢?还是真打算做他见不得光的”

  “不会的!”猫摇头,顺便给齐守恒个温暖的笑容,“祝贺你!也谢谢你,贝贝交给你,真是让人放心。”或许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朴实的齐守恒在起呆久了,贝贝的眼神也逐渐清澈明朗起来。

  费泽承上前把大束百合塞到猫怀中,故意大声说:“猫,要不要考虑下接受我的追求?无论何时何地,我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尊龙再也忍不住了,跳起脚来大吼:“你们几个家伙少啰里啰嗦,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说完放完马上给我滚蛋!”

  结果是,他变得更欠扁了。三位男子联手把可怜的尊龙海扁顿,完了还拍拍手,嗤声:“活该!”

  天可怜见,尊龙究竟是冲撞了什么瘟神?他只不过是想跟猫单独温存会都不行吗?好不容易熬到十点半,瘟神们终于起身准备走人,谁知门铃声又大作。

  “这回又是谁?”尊龙面色不善地拉开门,顿时吓大跳。

  “猫呜”拉登迎面扑来,挂在他肩头相思心切地猛舔他的脸。

  “救——”面无人色的尊龙刚叫出个字,忙生生卡住。这么多人在此,他还要面子不要哩?幸亏猫体贴,把拉登捉过去让他顺过气。

  “童瞳,”猫招呼立在门口的人,“谢谢你送拉登来。请进。”

  “不了,”童瞳与室内大帮人面面相觑,笑得极勉强,“我想我还是走吧。”转身匆匆而行。

  “小瞳,我们起走。”

  瞬间室内静下来,只剩两个人,但走廊上的对话却清晰地飘入两人耳朵。

  “小瞳,你,唉——”费泽承说。

  “不用为我叹气,我想得开的。这最后的日子留给地,就当是还她的救命之恩。”

  门内,两双眼黯然对视,只觉从头寒到脚,心中欲念全消。

  “你还打算坚持多久?”猫说。

  尊龙言不发走进卧室,把自己抛在床上。他没关门,但猫进了另间卧室。

  ///日子天天过去。猫很着急,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怀上尊龙的孩子呀?尊龙也很着急,这样下去,何时才能解欲火焚身之苦呀?可自那夜后,两人之间便仿佛横了道鸿沟,谁也没有勇气跨过去。

  婚期越来越接近。八月六号,七号。

  明天,他就为人夫了。猫心中绞痛。

  明天,我就为人夫了。尊龙心中绞痛。从此与猫的关系便沦为违法同居。我难道真忍心让她辈子这样不清不白下去吗?

  夜幕降临时,东方圣给他打个电话,“来吧,我们为你庆祝告别单身之夜。”

  ///狂人b,圣德三剑客各怀心事地喝着闷酒,“许仙呢?”尊龙问。

  “单身之夜,女人不适合出现,猫呢?”

  “在家。”

  “你打算拿她怎么办?”

  “不知道!”尊龙仰头喝下大杯二锅头,摆摆手,“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费泽承把揪住他,“不知道?你竟敢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尊龙心头把无名大起,越烧越旺,“我知道你这小子直在打她主意。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尤其这几天看到猫在偷着织红毛线更是让他妒火如炽,但他不会告诉那死小子让他得意的。“你去死吧!”他拳揍向费泽承下巴。

  东方圣忙拉开两人,“够了!”

  尊龙朝仍张牙舞爪的费泽承翻翻白眼,“懒得理你,我要去上厕所!”肚里那把火不如怎么回事,大有燎原之势,似乎要将他整个人化为灰烬。该不会吃坏了吧?

  他摇摇晃晃朝洗手间走去,路东倒西歪撞到不少人。忽然昏暗的走廊伸出两双大手,将他拖至间包厢。砰!门被关上,反锁。

  尊龙抚着发热胀痛的脑袋,定定神,四面张望。结果不看还好,看之下,轰!烈焰狂燃!完了,难道今日竟要失身于此?

  包厢里只有张大床。床上坐着个身着薄纱的冶艳美女,正无限风情地朝他抛着媚眼。

  尊龙压下蠢动的身体,努力张口:“苏菲,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还在服刑吗?”

  没错,美女正是苏菲。她缓缓起身,仪态万方地走向尊龙,轻轻靠在他胸前吐气如兰,“要出来还不容易吗?有钱就行了!”地更靠紧他,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

  尊龙忽地心底雪亮,伸手捏住她的脖子,厉声问:“说,你在我的酒里下了什么?”

  “哟,被你发现了!”苏菲脸媚笑,“不错,是放了点东西,谁叫你只喝二锅头,不是给别人制造机会吗?”她伸手摸他的险,“龙,你知道我等这天有多久了吗?来吧,我是你的,随便你爱做什么都行!”

  尊龙忽又想起事:“那些恶心的情书也是你写的?”

  “当然是我!”苏菲开始解衣服,“来啊!”

  “恬不知耻!”尊龙把她往床上推,回身大力拍门,“开门!”

  “他们不会开的!”苏菲扑到他背上。

  “咝——”尊龙额上青筋暴起,冷汗直冒,“该死!”他恨恨诅咒,回身捏住她颈子将她提起来,“叫他们开门!否则,信不信我捏死你?!”

  “捏啊!”苏菲目光涣散,显然已呈疯狂状态,“死在你手里,我死亦无憾!”

  “疯女人!”尊龙把她推倒在地,再次大力拍门,“开门,放我出去!救命——”

  “没用的!”苏菲格格笑,“这间房隔音极佳,外面根本听不到你的声音。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还是乖乖上我这儿来吧!否则你会憋死的!嘻嘻,欲火焚身而死!”

  尊龙四处望,看到墙上个画框,不由分说取下来便砸向花花绿绿的窗玻璃。没想到窗户竟由外面封死!“该死!”他满头大汗持续砸向封窗的木板,希望它是单层,外面可以听得见。

  苏菲爬过来抱住他的腿,也不管碎玻璃是否刺伤她的肌肤。“龙,让我来帮你解脱,你是我的,我的!”

  “滚开!”尊龙脚把她踢远,拼命挥舞画框砸个不停。忽然,喀!画框碎裂,而木板却纹丝不动,“啊——”他仰天长啸,几乎发狂。

  “尊龙!”门猛地被踢开,东方圣与费泽承闯进来,“你在里面吗?”

  哈哈!尊龙想大笑,从未觉得那两人如此可爱过。但情势己危急得不容他耽误片刻。

  “让开!”他赤红着双眼,心急火燎地推开两人狂奔而去。门口横躺在地的两名大汉绊倒了他,他也没空咒骂便跃而起瞬间无影。

  “火烧屁股了吗?”费泽承不解地望望他的背影又望望地上衣不蔽体的苏菲,点点头,“我想我如道是怎么回事了。”与东方圣相携出门。

  羞愤交加的苏菲捡起块碎玻璃。“不要我吗?呵呵,我要让你辈子为我内疚!”大力往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