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寿宴(1)(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一大早,趁着晨风凉爽,商队整装上路。

  林庄头扭头看了一眼趴在一车行李上熟睡的鸿翎,朝浩空涟笑道:“涟兄,你这个小叔子真是不简单啊!胆识和身手都令人刮目相看,昨晚若不是他奋力追剿那些逃窜的倭寇,我们也没法睡得安稳。”

  浩空涟却笑不出来,他隐隐感到在小船王的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化,那过分张扬的骁勇,那过分犀利的霸气似乎并不属于她,她看似变得强大,她的心却是前所未有的狂乱。

  展霞坐在鸿翎身边,心情复杂地端详着她的睡脸——带着淡淡的倦容,如风波过后烟云散尽的海面,这样年轻俊美的一张脸,似乎如何也无法与叱咤海上的枭雄联系在一起。听他们说,父亲战死了,是因为这个少年吗?而屠杀湄洲乡亲的仇人还活着!跟着船王就能接近那个人。这六年来,原来自己一直身处鲲鹏海帮之中,却一再地错过报仇的良机,但是,现在的她,不会再错过!

  鸿翎翻了个身,袖口的束带松散开,露出半截手臂,顿觉凉爽了许多。那手腕上赫然一串鲜红的红玉佛珠,刺得展霞心惊跳,这分明就是当年她为弟弟所求的那串佛珠呀!为何会在他手中?难道真如他所说,是从集市上买的?

  正心乱如麻,又听鸿翎在睡梦中喃喃叹道:“展翼……为什么是你?”展霞听了这话,不由怔了。可惜他说了这半句,又无下文。虽只是半句梦话,却似包含了千万种情绪,唯独没有半点恨意。这鲲鹏船王与翼仁并非仅仅是对手这般简单吧?纵是疑惑重重,展霞仍不够贸然发问,她不能让船王他们知道自己恢复了记忆,在为亲人复仇之前,在与弟弟团聚之前,她还不能死。

  经倭寇一劫,林庄头一帮人对鸿翎他们信赖了许多,一路上同吃同睡,自然话也多了几分投机,鸿翎很轻易就打探出刘纬做四十大寿都请了哪些宾客,有哪些节目、排场等等,心中有了主意。

  乘渡船一路顺风顺水,一昼夜后便到达杭州。

  刚下过一场急雨,西湖上烟波浩荡,如水墨晕开一副淡雅的画卷。遥想当年,娘撑着红纸伞站在断桥上,向湖边嬉戏的他们兄妹俩招手。阔别六年,再次踏上家乡的土地,风景没变,只是人已不在。鸿翎心中感慨万千。

  “林庄头,多谢一路照应,我们就此告别吧。”

  “哪里,若没有你们拔刀相助,恐怕我们还没命到达此地,该好好答谢诸位大侠才是。”

  “不敢当。我们还要投奔亲戚去,后会有期。”鸿翎与马队拱手话别,各奔东西。他们要开始周密筹备,在三天后的寿宴上演一出好戏。

  刘纬的宅邸建于玉皇山上,富丽堂皇的楼宇半隐与灵秀山林之间,登高楼可将西湖美景尽收眼底,坐享人间天堂,神仙也要羡煞。

  富贵之家难免有势利之人。

  那守门的家丁见李雯龙和展翼、凌波三人徒步而来,与那些骑马乘轿,衣饰华丽的富豪显贵显然不是一路人,便盛气凌人地将他们挡在门外。

  “你们是什么人?有请帖吗?”

  李雯龙的独眼中出一束冷光,说道:“去向刘纬通报一声,雯龙表弟前来拜见!”

  一个执事的伙计定睛细看,终于挤出一脸笑容:“啊呀,真的是表少爷。好久不见,怎么变得这幅模样?小子们差点没认出您来。”又见他们两手空空,还带着武器,哪里像来祝寿的样子?因探道,“只是……表少爷可有准备礼单?让小的呈送进里面过目,好安排席位。”

  李雯龙眉头紧锁,打心里厌恶这起势利小人。

  “礼单?有哇!”展翼笑着上前替李雯龙解围,朝着宅门内高声喝道,“南海龙王海帮前来拜寿,承上的贺礼是五百料以上的三桅海船四百艘——不过,我要的回礼是载满这些船只的上等丝棉,不知你们刘纬老爷敢不敢接这个大礼!”

  家丁们都被展翼的狂言唬了一跳,不知所措,门外的宾客也都好奇地看向他们。

  “哈哈哈哈哈,恐怕全江南的上等丝棉也不够填满南海龙王的大船呢。”一阵大笑从宅门内传来,刘纬摇着纸扇气昂昂地走了出来,见到展翼他们先是一怔,笑着行礼道,“稀客,稀客!奴才们不知抬举,让少帮主和雯龙贤弟见笑了,快往里边请!”

  刘纬引领他们三人往正厅去,在庭院外就听管家大声宣读每位到访的客人的名号和礼单,大有炫耀之意,来访的都是有来头、有身份的人物,贺礼中更是什么东海的七彩珊瑚、北冥的五色羽衣、南洋的珍禽异兽、西洋的奇珍异宝……无所不有。

  刘纬见展翼对这些厚礼不以为然,心内十分不爽,于是当着众人的面,故意笑问道:“刚才少帮主说要送四百艘的三桅海船为我做寿,不会是戏言吧?”

  “南海龙王海帮一向言出必行,何来戏言?刘老爷在商海沉浮多年,难道不知‘诚信’二字的重要么?”展翼朝刘纬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刘纬怎会听不出展翼话中的奚落之意?上回与展清凝做的一票生意,是自己违约在先,不过,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奸商,早就练就了一张厚脸皮,仍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可空凭少帮主一张嘴,叫刘某如何相信?那么些船只难不成帮主有本事全开进西湖来,让大伙都开开眼界?”

  “呵呵,那些船如今都停在佛渡岛附近,就等着装载刘老爷欠下的一千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