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临时会议(1/2)

加入书签

  “以前听迷津说起过,她说你们在h市的那些同事一个个好的都跟一家人似的,今天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看来迷津没骗我,有这么多家人,你一定很幸福吧?不过看你俩这么亲如兄妹的我虽然羡慕得紧,可是换个角度想一想,要是你请每个‘家人’吃饭的时候,他们都拖家带口的,那和同事一起吃饭就也成了一笔不小的开销啊。这么说来的话,这饭我就不跟着凑热闹了,毕竟第一次见面就让你破费,怎么想都有些说不过去。你们去吃你们的吧,不用管我,我正好还有点儿事儿,就先走一步了。”又来!那边梁v焕刚刚宣示了主权,这边钟念白就强行把杜迷津和梁v焕的关系又生生打成了“同事”而已。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二人掐架掐的还真是不亦乐乎啊。杜迷津为了防止这样下去再多生口舌,于是连忙顺着钟念白的话说道:“啊,行,那我们就不勉强了,你有事儿就先去忙吧,回头有时间咱们再约,我们也先走了啊,拜拜。”杜迷津说完,冲着钟念白点了点头后,转身拉着梁v焕就往学校外面走。而就在她转身的那一个瞬间,她用眼角的余光留意到,钟念白望着梁v焕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她读不懂的深意。

  有一种敌人叫做气场不合,就比如钟念白和梁v焕这样。看两个人刚刚对话的模样,怎么着也不像是之前就认识,

  所以他们之间应该并无过节。梁v焕这个人虽说有些小气,可是他出了明的腹黑,所有的负面情绪一般场合下都能压抑在心底里,轻易不会发作于表面才对。而钟念白这个人虽说性格有些阴晴不定,很多时候杜迷津也不是完全能够看出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可是钟念白一向自诩谦谦君子,所以碍于绅士的面子,大多时候他也只是不让自己吃亏而已,很少像今天对梁v焕这般咄咄逼人。这样的两个人明明没有任何交集,第一次见面就都表现出了反常的敌对,除了气场不合还能是什么原因呢?可是真的仅仅只是气场不合而已吗?杜迷津不由得又想起刚刚最后一眼看到的,钟念白凝视着梁v焕的那个复杂的眼神。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绪,杜迷津有些说不清,失望?愤怒?吃惊?隐忍?……好像每样都不是,又好象全都兼而有之,但至少有一点杜迷津可以肯定,这些一言难尽的情绪绝不可能全部出现在你望着一个仅仅只见过一面的人的眼神里!所以杜迷津突然想明白了,在钟念白与梁v焕之间,一定有些什么,是自己并不知道的。杜迷津想到这儿,偷偷抬眼悄悄瞄了一眼身边走着的梁v焕,她在思考自己究竟应不应该问问梁v焕,他和钟念白刚刚到底怎么了。可是杜迷津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原因很简单,就像钟念白所说的一样,有些事用嘴问的永远也得不到真正的答案。杜迷津在心里暗暗决定,既然你不说,我就不问,我们粉饰太平,这样未尝不好。至于其他的,大家都涨了一个脑子,我的又不比你们的笨,我就不信了,我想知道的难道我不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得知吗?!

  “干嘛偷偷看着我又不说话?一脸猥琐的模样,这可不像你啊,你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至于这么心虚啊?”杜迷津正在专心的在脑子里分析梁v焕和钟念白之间有可能存在的各种关系时,却突然听到梁v焕张嘴淡淡然的说了这么一句,显然是刚刚杜迷津打量他的小动作不小心被梁v焕发现了。

  好嘛,我还没等质问你呢,你反到过来恶人先告状的指责我做错了事,天下间还有这样倒打一耙的道理吗!杜迷津听了梁v焕的话顿时有些气不平的顶了一句:“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啊?我又没像某些人一样,第一次见面就让别人下不来台。我还没问你呢,你这刚才小话一句一句的,说的不是挺欢的嘛。怎么这会儿人不在了,你就半天都不出声呢?你是没话说啊,还是有些话不能和我说啊?”

  杜迷津故意拿话点了梁v焕一句,为的就是像看看梁v焕有些什么反应。杜迷津自认为对梁v焕还是非常了解的,她觉得就算自己没办法从梁v焕的回话中判断出他和钟念白究竟是陌生还是旧识,但至少也能从梁v焕的表情和语气里感觉出他是不是在说慌。却没成想,梁v焕听了杜迷津的话后,非但是一点反常的举动都没有,反倒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怎么就让人下不来台了?你这光听见我挤兑他了,怎么就没听见他暗讽我啊?你这个倾向性会不会太明显了一点啊?迷津,我不是非要管着你不可,再说你和谁要好这事儿我也管不着也管不住。只不过你自己想想,你到q市才多久?进育才学校才多久?和这个钟念白认识才多久?你就能直接告诉他你在h市有工作有同事,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一定也告诉他你来育才学校当老师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了吧?你别忘了,这些事情如果让郝雪知道了,那你所有之前做的努力,可就全都白忙活啦!往远了说,蒋佳轩的事情过去没多久吧?往近了说,你想想你师傅让你来邻世红娘馆的时候和你说的话,难道全都是真实可信的吗?这个钟念白你对他又不是十分了解,你再想想他刚才和我说话的态度,你确定他真的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而已?你这个随便请信任的毛病到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啊!我知道我和你说这些,你会很抵触很反感,可你一个人在q市,真有点什么事儿多让人担心啊!这些话我总不能直接和你吵吧,那我心里过不去,我可不就直接冲着钟念白发作了嘛,这难道不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吗?”

  杜迷津有些抓狂,

  她抓狂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梁v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