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脑子里是挥之不去的过去。前世的她,今世的她,都免不了被人小看,被人辱骂,甚至是拳打脚踢,但是在这之后,她必定会让这些人付出昂贵代价。无论是谁。

  皇宫大殿

  大殿内处处体现着和睦,大臣忙着向些皇亲国戚,皇上皇后,公主以及王子们敬酒,些富太太则在起说着八卦,那么那些有钱有势的千金边瞄着个个人中之龙,边春心萌动的偷笑。

  但很快,这种和睦就被打散了。

  先是紫锡城,踏进了大殿,紧接的是紫宗盛以及紫离殇。此刻,大殿内的女子都脸看乐子的样子盯着这门槛,期待着能见到那个又丑又傻的紫悠然,有的还甚至笑出了声,好似在想着紫悠然出丑的瞬间。

  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呢,紫悠然冷笑想着,双脚踏过了大殿的门槛。

  在张白皙的小脸上透出了丝笑意,好似很开心,浓眉大眼,挺巧的鼻子,小巧玲珑的嘴巴,多么美丽的张脸!好似是上天都会为之陶醉的艺术品,头发随意的作出了种式样着,插着几只琉璃翡翠的精致簪子,透出了丝慵懒与妩媚,可在衣着上却又透出可爱与天真,身简约的淡粉色衣裳显得些单调,但在胸前与腰间处又点缀着颗颗珍珠还有朵朵桃花。

  哪怕世间再没有如此倾城的女子了,只是所有见过紫悠然的人的想法。随之却又被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替代:嫉妒,疑惑,羡慕,爱恋,欣赏,惊讶。

  紫悠然全部视而不见,用脸温柔笑意来回击这些世俗的目光,可眼中的冰冷却在笑意下怒视着这些人。

  看着父亲与兄长走向皇上与皇后面前,她也马上迎上前,对皇上与皇后恭敬地说了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上也亲近的说了句:“悠然,最近怎么样?你看看你自己,变漂亮了这么多,皇叔都快认不出你了呢。”悠然也乖巧地说了句:“哪里哪里,与皇嫂相比,悠然还是差了些啊。”

  皇后娘娘被紫悠然逗得乐开了花,宽大的袖子遮住她开心的脸,说:“悠然还是这么乖巧懂事,真是不枉紫国公对你的栽培。来人,赏!”

  紫悠然没想到就这么得到了赏赐,眸中的深思被脸上的愉悦所掩盖,说:“那就谢谢皇嫂了。”

  番客套后紫悠然与父亲和兄长同坐到了左边离皇上最近的位置上,众人的眼光还停留在紫悠然身上。这切,段馨斐都看在了眼里,也许是因为女人天生讨厌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段馨斐妒忌的捏紧了手帕。她嫉妒!凭什么群人的眼里都是那个傻子?变聪明了又怎么样?她还是个傻子!凭什么和本小姐争?而且,更让她气愤的是,连逸王的目光也注视着她!这些本应该都是她的!那个傻子到底凭什么和她比!!

  段馨斐被怒火中昏了头,竟下子走到紫悠然的桌前,使劲拍了下紫悠然面前的桌子,柔声向紫悠然说道:“听闻悠然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馨斐也想与悠然小姐比试比试,悠然小姐应该会给我个面子吧?”

  紫悠然戏谑的瞟了瞟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女人,轻声的缓缓开口:“好啊,不过单单比试太无聊,我们打个赌吧,我用1000黑核币赌我自己赢,你呢?”

  段馨斐听,差点笑过气去,紫悠然以为她是在干嘛啊,她是在和自己比试啊,她可是玉容国第才女啊!整个玉容国有谁能比的过她?思罢,段馨斐自信的开口:“我赌10000个黑核币!”

  紫悠然听,顿时嘴角弯了个阴险的笑容,段大小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笑罢:“那要比什么段小姐订吧,我不担心,只是。。”紫悠然拖长了音,两只眼睛戏谑的望着段馨斐,“会段小姐您可不要哭鼻子啊。”

  段馨斐不在意的哼了声,鼻孔朝天的说:“只怕是你会跪地求饶呢!等着瞧吧!立下字据,看你会怎么抵赖!”

  紫悠然也不气恼的晃了晃脑袋,顺从的立下字据。她的视线飘向四周,忽然她看见了个熟悉的身影,那,那,那不是她调戏过的小受男嘛?他怎么也在这?难道是什么达官贵族?哦吼,这样就很有挑战性了呀!看看这个小受男会不会臣服在她的裙摆下呢?她很期待。孩纸,你这个时候想的是有点多啊。

  旁人看到这个情形也感兴趣的瞪大了眼睛,深怕错过了什么,然而,紫悠然也没有辜负旁人的期望,开口道:“那我们就开始吧,有规则的话那就请段小姐给悠然讲讲吧。”

  段馨斐见紫悠然平静没有丝波澜,顿时怒火朝天,紫悠然这是在干什么?瞧不起她吗,紫悠然,你很好,看看我会怎么让你哭吧!

  段馨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开口道:“我们的比试分为四部分,第部分是比文,第二部分是比舞,第三部分是比画,第四部分是比琴。我再好心提醒你遍,比不了就不要比了,小心丢人现眼啊。”

  紫悠然好笑的看着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段馨斐,突然心里有了种打碎她骄傲的种感觉,微微笑。露出了她洁白的小虎牙,说:“丢人现眼也不在这丢人,如果可以,那就开始吧?”开玩笑,老娘背的唐诗三百首随便压都可以压死你,还在我面前嘚瑟,要不要脸啊。

  段馨斐缓缓开口道:“第部分的规则是,在两柱香之内做出三十首诗,少了首就算失败,如两人做完三十首,则与皇上与皇后评比谁做的好。”

  在她说完时,大厅依照她的吩咐布置好了,公公扯着喉咙喊着:“请两位就位。”

  紫悠然与段馨斐走上前面的两个大桌子,手拿着笔。

  公公继续扯着嗓子喊道:“开始。”

  段馨斐争先恐后的拿起笔写着,等到她写完半了以后,她回头看看紫悠然,呵,她还没有提笔写呢,她就说吗,那个傻子有什么能力和她比。

  就在段馨斐回头的霎那,紫悠然瞬间提起笔,好似不用思考般没有间隔与停顿的快速写着,众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只有段馨斐在悠然自得的慢慢写着。

  公公看着紫悠然提笔写完了三十首,便疑惑不解的喊道:“紫悠然小姐已全部写完三十首。”

  段馨斐听到公公的喊声,不可思议的转过头,看着紫悠然得意的样子,又马上哼了口气转回头继续写,切,那个傻子绝对是随便乱写的,写得快又怎么样?

  不会,段馨斐也写完了,那身旁的公公杀猪般吼道:“短信费小姐已全部写完三十首。请皇上皇后鉴赏!”

  两位公公捧着诗走到皇上皇后的前面,位公公喊道:“紫悠然小姐的第首诗,蝉,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在场的每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这首是真的是

  紫悠然写的吗?怎么会这么好?

  段馨斐也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紫悠然,说:“这绝对不是她自己写的,这绝对是她抄别人的!!皇上皇后请给民女伸冤!紫悠然她作弊,她作弊啊皇上。”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次比试是临时准备的,别说作弊了,就算作弊没有时间啊。这次比试又都是段馨斐自己提出的,明眼人看就知道是段馨斐想要羞辱紫悠然,又被紫悠然羞辱了不甘心才这样的,顿时,旁人对段馨斐的眼里充满了鄙视,而看向紫悠然的眼里却充满了敬佩。

  段馨斐愤怒看着周围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的变化,又周围人看向紫悠然的变化,她顿时了然,说:“那就看看我的吧。”

  最近雨玲刚刚考完期末考,又回了老家,直到现在才有时间更,让你们等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明天照常更。

  自取其辱

  段馨斐愤怒地看着周围人看向自己眼神的变化,周围人又看向紫悠然的变化,她顿时了然,说:“那就看看我的吧。”

  那位公公看向段馨斐点了点头,便又大声喊道:“段馨斐小姐的第首诗咏柳碧玉妆成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周围人顿时又发出了抽气声,而紫悠然却瞪大了眼睛,这不可能,唐诗在这个架空时代是不可能出现的,而且她也写了这首诗,难道段馨斐是换走了诗?紫悠然想明白了后又副了然的样子,环抱着胸,用眼神鄙视着段馨斐。

  段馨斐满意的看着周围人眼神的再次变化,眼神又得意的瞟向紫悠然,却看到紫悠然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她漆黑的双眸仿佛看透了所有真相,段馨斐吞了下口水,又强装淡定的微笑着转过头。

  紫悠然不在意的笑着,可是从那眸子里透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