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家的风情艳史(53- 54)(1/2)

加入书签

  53 54

  作者:3946

  2552发表于或

  字数:765

  最近实在太忙了,家里外边的一堆事儿,实在静不下心来。所以,这篇小说我得先放一段时间了。以后有时间,一定会接着写的在此先说声抱歉,并对那些关注此文的朋友说声谢谢

  53

  叶有德被雷给劈死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村子,飞出了村外。

  人们都交头接耳地议论说,这叶有德一定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要不怎么会遭雷劈呢

  王氏听到后被吓得半死这是报应啊

  老头子祸害了人家姑娘,自己也是同谋啊她觉得这就是童玉敏向上天诅咒的结果,从此后便把她奉为神灵,当姑奶奶一样的伺候着。

  童玉敏知道这个消息后是说不出的解气,这个老东西毁了自己的一生,就是把他碎尸万段也难解她的心头之恨

  当晚,她产下了一个女婴。接生婆感到很意外,第一次看到头胎生产竟然会如此地顺利。

  不管是谁的种儿,总归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童玉敏对这个女儿还很是疼爱。

  可过了几个月,她又遇到了烦心事儿。

  随着身体的恢复,她的欲望又开始复燃。而且有明显的反弹迹象,比生孩前更加地强烈了

  她又开始咒骂起叶有德来,这个老东西为什么死的那么早呢虽然那玩意儿不太中用,可毕竟是块活肉,总比手指头强啊

  每当她骚性发作,憋得难受时,就会对王氏母子发脾气,摔摔打打的成了家常便饭。

  于是,叶高山又干起了老本行。每当童玉敏下身瘙痒,他就一边用舌头舔,一边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里抠弄。

  可童玉敏的瘾头却越来越大,这样也不解决问题了,她干脆让叶高山把他那纤细白嫩的小手完全伸了进去

  童玉敏不是没想过去找村里那些精壮的男人,其实都不用她找,有好几个人都明里暗里在地打她的歪意。

  可她不敢,这种事儿在村子里是隐瞒不了的。万一传出去,那她这一辈子都得被扣上“破鞋”这顶脏帽子

  她之所以这样在乎自己的名声,是因为她不甘心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小村子里。

  外面很大,她也想出去看看

  本村的不行,那外来的总可以试试了。

  翰武的外貌性格都是她喜欢的那种,虽说不上英俊挺拔,但处处都透着男子汉的阳刚之气

  这样的男人,那胯下之物也一定不会是个银蜡枪头

  童玉敏还有她另外的一番打算

  翰武虽不是一颗大树,但也有可能会是自己迈出村子的一级台阶。万一和他滚在一起,没准儿他会迷恋上自己这肥硕的身子。到那时则一切都有变数,可不管怎样这都是一笔只赚不赔的买卖

  翰武对童玉敏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两人性格有点相似,在工作上配的也很默契。他也注意到了童玉敏传递过来的暧昧眼神和动作,但也只是装傻充愣,假作不知。他现在不比以前了,是一名党员,又是国家干部。他不想在这不值当的事儿上,自找什么麻烦。

  可童玉敏显然没有放弃,她知道是猫就一定会吃腥,可总得让人家先闻到腥味啊

  于是,翰武便遇上了一件十分尴尬的事儿

  一天中午休息,翰武走出门外想去撒泡尿。

  村子里没有公共厕所,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屎尿在春耕时可是最好的肥料了所以各家各户都是在院角挖个坑,上面搭上块木。周围用土坯垒起半人多高,用破木头、草帘子做一个小门就行了

  这村部的厕所也是一样,位于一角。一般去上厕所的人走到跟前都会出点动静,里面的人如果听见有人来,也会故意出个声儿,以免相互撞见。

  翰武本来走路就重,临到厕所时还大声地咳嗽了两声。见没人应承,就拉开了门。

  一拉开门,却忽地发现童玉敏正蹲在里面

  翰武一愣,赶紧“哦”了一声,转身走开了

  他的咳嗽声童玉敏不可能听不见的,最为关键的是童玉敏蹲在里面的姿势。她并不是像一般女人那样向后半撅着屁股,而是屁股蛋前送,裤子都撸到了腿弯处这样的姿势,让整个阴部都敞敞亮亮地露了出来

  虽然只是刹那间,但翰武还是看见了那肥硕的屁股、浓密的阴毛和张开大口的屄缝

  当两人再次于屋里相见时,童玉敏眼睛一翻,白了翰武一眼。那看似恼怒的眼神,实则是一种赤裸裸的挑逗。翰武也斜着眼笑了笑,两人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童玉敏的举动还真的刺激了翰武,当天晚上他就赶了家,后来和倪静在卫生间里大战了一场

  翰武再次返到四神庄后,便着手进行“砍大树,挖财宝”的工作。

  之前由于大家的努力,尤其是杨晓林的出色工作,使前两个阶段顺利地完成了。虽然大家都很认可杨晓林的工作成绩,可没办法,他家还是被定为了地。

  这阶级成分大致分为六种:地经营地破落地、富农、上中农、下中农、贫农、雇农。

  定完了成分,下一步就要发动群众挖财宝了

  为什么是挖呢因为看得见的“浮财”衣服、首饰、被褥等之前都被没收了怕地把值钱的东西藏起来,所以必须要去挖。但在挖之前,先要毒打地家的子女,有的地方还把他们的衣服扒光了打未结婚的大姑娘除外。地本人看见自己的家人被打得鬼哭狼嚎的,自然也就说出了藏宝的地点。

  翰武在黑泥崴呆了十几年,知道这些地也没有太多的钱财,也没有欺压过老姓。那些真正欺男霸女,罪大恶极,当汉奸的,不是跑了,就是就被镇压了

  所以他想走走过场,不要搞得那么的血腥。农会的人也都同意,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下得去手

  于是一天晚上,那些地子第被押到了村部,他们的双臂都被绑在扁担上。

  村里的民兵挥舞着皮带向他们身上抽取,虽然架势很足,但力量并不大。可即使这样还是有一些人被打成了轻伤。

  这时翰武便大声地吆喝那些地,要他们说出藏宝的地点。地们便按事先约定好的,都赶紧如实地招了供。

  轮到杨晓林了,翰武便把他拽进一间屋里,民兵队长拿着皮带啪啪地往炕席上抽。每打一下,杨晓林就跟着“嗷”地大叫一声

  打了一会儿,翰武说话了:“行啦,别打了他们家是净身出户到这儿来的,早没什么油水了”

  几个民兵才连嚷带骂地把杨晓林推了出来。他妈妈万芮芳赶紧上前搀住儿子,娘俩“一瘸一拐”地了家

  第二天,翰武便带着民兵去地家里收财宝。那些地知道翰武已经最大程度地保护了他们的生命安全,也都很配地交出了家里值钱的东西。

  他们最后来到了杨晓林家,他们一家住在村边的一间破房子里。为了孩子上学方便,也为了给杨承德治病,他们原本借住在城边的亲戚家里。土改刚刚开始,他们便被清理出来。出来时每个人只穿着一身应季的衣服,其他所有的东西都被没收了,这就叫“净身出户”。到村里时,原来的房子也不让住了,只给了这间破旧的土坯房。

  翰武领着人进去转了一圈就出来了,他们家也实在是没什么像样的东西。

  可令翰武感到意外的是,杨晓林的姐姐杨晓然也来了。杨晓然长得白白净净的,很像她的妈妈。她中学毕业后就在城里上了班,现在市内也在开展调查地、富农分子运动,她便被勒令乡,接受改造

  这风暴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就要进行“流血斗争”、“刮骨斗争”了上面的意思要“户户冒烟,村村见红”也就是每个村都得杀那么一两个地,起到杀一儆的震慑作用。翰武不想那么做,尤其是对杨晓林。他觉得杨晓林是一个人才,如果万一被打残或者被打死实在是太可惜了他自己不喜欢读书,但知道读书有用,他不想让杨晓林和杨晓然就这样白白地废掉了

  他一边往走,一边想着该怎样帮助这姐俩儿。

  他想了半天,终于有了眉目。但这中间有一个人是绕不开的,虽然她不敢明面和自己作对,但如果暗自作梗,也会增添不少的麻烦这次做戏,她还是很给自己面子的,不能总这样吊着人家,是得给她点甜头了

  于是,他派人去买了一坛子“烧刀子”酒,晚上犒赏了大家一顿。

  这“烧刀子”足有6多度,喝下去全身发热,头上冒汗。酒后翰武敞着怀,醉意朦胧地到了村部,一进屋就觉得不对,屋里的温度明显比往日要高些。他摸了摸火炕,炕头都有些烫手了

  他笑了笑,看来两人想到一块儿了。

  刚才在郝丽荣家的炕桌上喝酒,童玉敏就不时地用手脚去碰触翰武的身体,后来装作喝多了,起身时把手按在翰武的肩膀上捏了捏。

  翰武在那次厕所“偶遇”后,就旁敲侧击地了解了一下她的为人。从大家露出的口风看,童玉敏在生活上很是正派,并不是那种勾三搭四的女人。虽然村里人也都说她和叶高山很不般配,那瘦小白净的丈夫在那方面肯定满足不了她,但没有听说过她和任何男人有过不正当的往来

  当他看到叶高山之后也有这种感觉,叶高山明显有一种阴柔之气,和活力旺盛的童玉敏有着强烈的反差。

  翰武也看出童玉敏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她动勾引自己,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可不管怎样,她身子干净,还顾及面子,那自然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自己虽不是一个见到女人就起色心的浪荡公子,但也绝非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既然人家都坦诚相待了,自己借坡下驴就是了

  翰武把被褥铺好,把棉袄也脱了。刚站到外屋想凉快凉快,就听见了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果然是童玉敏。

  她也没少喝,脸上红扑扑的,身子都有点打晃。

  两人一对视,都笑了。一个是媚中带着浪,一个是坏中透着淫

  童玉敏迈进屋子,随手就把门栓插上了

  既然都是性情中人,那就无需多言了

  翰武拉过童玉敏的手,身子一猫,就把她扛到了肩上

  54

  童玉敏纵使有准备,也吓得“啊”地叫了一声

  翰武走进里屋,把她扔到了炕上随即便压了上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