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当了看管女奴的美差。这次出了这样的纰漏,大汗大为震怒,将看管那女奴的摩纥末处死,并将他的女人全部没为奴。摩纥末的王妃名为古尔伯勒津郭斡哈屯,大汗早就垂涎她的美色,这次更是借这个机会把她没为女奴。花刺子模和西夏原本为近支,两国都是以女为主,以男为奴,古尔伯勒津郭斡哈屯在花刺子模原是权倾一国,投降后本人忍气求生。如今被没为女奴,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忍受的了……”

  “更何况大汗是把她绑在营前,用自己的爱马和爱犬凌辱这个自己曾经得不到的女人,……结果这个古尔伯勒津郭斡哈屯不堪凌辱,居然乘机……咬掉了大汗的哪个东西……”

  【注:历史上成吉思汗之死的一种传说确实为这古尔伯勒津郭斡哈屯咬断命根而死,金庸小说里是选择病死一说。】

  听到这里我们全部不由的‘啊’了一声。

  “大汗已经是六十七岁高龄了,如何能禁受的住这样的伤势,拖了两天,结果于昨日驾崩了,所以我父王才连夜赶去哈林。”

  说完赵敏深深的看着我:“这尉安营是你们耶律家所建议的,而这逃奴是你们耶律齐所献的,而大汗之死又是因为这个逃奴引起的,现在两位殿下又连近卫都没带和这逃奴在一起,耶律洪基又带着他的近卫前去黑山。这一切一切的背后都是你们耶律氏的影子!”

  “郡主,此事我们并不知情,我们……我们只是奉命来接……这逃奴回去!”母亲黄蓉连忙无力的辩解着,手上却暗暗握紧了拳头……

  “这我相信,接应逃奴只需派个小将,何必两位殿下亲来,而且连近卫都没带一个。我想这也是耶律洪基他借刀杀人之计吧!”

  “那殿下为何选择和我结盟,……还要和我结为‘夫妻之国’?”我可不管什么辽蒙之争,我最关心还是这个‘夫妻’!

  “本来我也只是想利用下楚王殿下杀向燕京,只要燕京大乱一起,耶律洪基的根本就被动摇,那么哈林的局面立刻可以得到缓解。不过刚才和楚王殿下您一番‘交手’。我却很看好楚王殿下您。”赵敏微微一笑:“刚才的酒菜两位殿下滴水未沾,这看的出两位的‘谨慎’;新娘娘献r,楚王殿下不肯用酒盅,这是‘细心’;借礼节把酒盅的r洒了,这是‘机智’;直接吸吮新娘娘的r,这是‘大胆’;新娘娘如此色诱,楚王殿下却不为心动,这是‘坚毅’;知道‘醉仙灵芙’、‘奇鲮香木,这是‘博学’;一口就答应和我结盟,这是‘果断’;一个大丈夫拥有谨慎、细心、机智、大胆、坚毅、博学、果断这些品质,又是皇族这般尊贵的血统,只要在遇到上几分机遇,还怕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么?所以我现在是诚心的辅佐楚王您成就雄图霸业的!”

  我心里暗暗开心,所谓的谨慎、细心,那是因为我怕了你赵敏;所谓的坚毅,那是我没装备上寒玉珠硬不起来;所谓的博学,那是因为我把金庸小说看了十多遍了;所谓的果断,那是因为我根本不是耶律涅鲁古,我答应了你又能怎么样!这么多品质,除了色胆包天外我一个都沾不到边!

  母亲黄蓉也暗自舒了口气:“郡主殿下,你所提议的我们会慎重考虑,明天我们再给你答复如何?”

  “夜深了,两位殿下不妨先休息,明日我们再商议。”说着赵敏把我们三人引至一间偏房后说:“三位且在此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待赵敏走后,三人昏昏躺下,心知那赵敏定是把周围团团围住,大家都默不做声。

  忽然间,一对硕大的双r压在我胸前,我那单薄的胸肌顶着那兴奋的r尖,茹房的主人扭动着身子,让rr夹着一对铃铛在我的胸前挤压,茹房那柔软的变形,铃铛那冰凉的凉感,相邻的心跳合鸣,是母亲黄蓉?还是姐姐郭芙?

  茹房主人的手、舌头尽情地在我身体、脸上爱抚着……

  那舌头先是把我的嘴唇、双颊缓缓扫荡一番,然后亲吻着我那敏感的耳垂。

  “阳儿,不要出声,听娘说!”一个低沉的声音悄悄的在我耳边响起,原来是母亲黄蓉:“阳儿,你听娘说,那赵敏一定还怀疑我们,所以我们演场戏才能打消她的疑虑,在辽国的耶律氏是家族共妻,所以那耶律洪淇和耶律涅鲁古一定也有一腿的。等下你要忍不住,千万不能喊娘,一定要记得喊我姐姐。”

  母亲黄蓉的大腿张得大大的跨坐在我的身上,两只手按在我那分身上来回抚摸着并低声的说:“阳儿,我辈练功学武,所为何事?行侠仗义、济人困厄固然乃是本份,但这只是侠之小者。江湖上为什么尊称你爹娘一声‘郭大侠’‘黄女侠’,实因敬你爹娘为国为民、奋不顾身的助守襄阳。如今铁木真毙命,天下即将大乱,娘却为了自己的子女安危奔波,却无视那些千千万万的大宋母子的安危……娘做不出!娘真的做不出!”

  “啊啊啊……亲爱的涅鲁古弟弟……嗯……好深……啊……”母亲黄蓉骑了上去,用体重将我的rj顶进她的菊花最深处,同时扭转腰部,划着圆,将身子伏在我的身上,搂着脖子,随着自己旋转的频率,亲吻着我的耳鬓低声说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国家若亡,我们郭家也不得安全!阳儿你要原谅娘!”

  我一下就僵硬了,原谅娘?母亲黄蓉要对我做什么?

  同样也意识到我的不满的母亲黄蓉也停止了动作……

  一丝丝地在空气里若有似无的呻吟穿越门缝,本来是不会被人发觉的微小音量,但在忽然寂静的夜里,却是那么清晰。

  “芙奴,来几句给主子助兴!”母亲黄蓉对郭芙喝了一声。

  “啊!……”

  “阳儿,如今那赵敏把我们三个看的紧紧的,娘又受了伤,想三个全脱身那是不可能的,所幸的是赵敏只想控制假冒耶律涅鲁古的你,所以明天娘和你姐姐会找个借口先回襄阳应对蒙古之变。娘……娘真的对不起你……只能把你一个留在这里。不过你也别害怕,娘会安排好你全身而退的计谋的。”

  母亲黄蓉将双腿紧紧夹着,深怕这快感和我远离她。

  “那汗血马虽然神骏,却有个致命的弱点,如果使用历史记录奔走的时候,虽然在马上绝对安全。但是如果是精通骑s之术的就很容易看出奔走的方向,然后提前在前设下重兵埋伏把马团团围住。马一被围住就停止行走【系统提示!!自动寻路读取失败……】,这样就可以把你围困至死,或者让你慢慢随包围移动,到了目的地后一举把你擒获。”

  “所以明天你只能用汗血马脱身一次,如果一直用它就很容易被赵敏的大军擒获……娘教你个法子……”

  为了掩饰母子即将离别的痛苦,母亲黄蓉刻意缓慢的将臀部提起,和刻意用力的撞击下来,让姐姐郭芙伴奏般的吟唱,奏起一声声以r击声为主旋律的离别乐章。

  门外的窥听者屏着呼吸,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着屋内的一对母子以兄妹的掩饰身份进行交媾的欢娱喘息,心跳加速,带着紧张和悖罪的刺激,心里那莫名的忌妒和羡慕感,望着屋内身影交战,错乱成一波波的高c。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次日,赵敏整装待发,母亲黄蓉对她轻轻的说道:“郡主,我们要分道而行了?”

  赵敏眉头一动,母亲黄蓉说:“我和那萧峰虽有交情,但是以萧峰的心性,只怕不能为我所动,我一起去燕京只怕也没什么用。那襄阳守备郭靖、黄蓉夫妇却也是我的徒儿,这逃奴又是他们的女儿,我去襄阳还能和你们互为呼应。我的涅鲁古弟弟就要拜托你了!”

  【这下猜出耶律洪淇是谁了吧?之所以赵敏不会从打狗棒法猜成母亲黄蓉的原因是留在襄阳的李莫愁冒充了黄蓉,详细后文叙述。】

  赵敏心中大喜,昨日一谈,她心知我是个没有政治敏感的人。但是母亲黄蓉却能从只言片语中猜出耶律洪基的手段,两人之间不由生起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她挟持我去燕京本意不过是协天子以令诸侯,如今母亲黄蓉的建议正合她心意,她自然无不应允。

  一双玉臂,从我的身后伸了出来,紧紧的抱住我。我只感觉到两团极其柔软的物事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背上:“涅鲁古弟弟,姐姐要先去襄阳帮你联系大宋,你且放心和郡主前去,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哎!苦苦追求的神级女奴就这么带着另外个史诗级的甩下我一个人走了,也不和我吻别一下!

  我的新手保护期就这么的结束了……

  第50章:只是朱颜改

  和母亲黄蓉分手半日后,我和赵敏并驾同行,那赵敏谈吐甚健,说起各国的

  y林轶事,竟有许多连现代的我也不知道的。她于大宋、蒙古、大金、大理各国

  的国策颇少许可,但提到大辽的时候却推崇备至,对耶律氏的各女奴也极尽称誉,

  出言似乎漫不经意,但一褒一赞,无不是y中窍要。我听的又是欢喜,又是佩服。

  我盘算着母亲黄蓉应该远离汝阳了,猛地一抽汗血马,汗血马飞驰而去,只

  听我大笑:郡主殿下,我先走一步,在前方高丘处等你。

  这是母亲昨夜悄悄告诉我的蒙古风俗,蒙古贵族们进行结盟时常用的先头戏:

  赛马,先在骑术上压过对方,然后再谈各自利益,也就是取得心理优势。

  赵敏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因此争强之心却大发,她也猛地一鞭抽向自己胯下

  战马,向我疾追而去,她的战马也是匹千里挑一的良驹,但和汗血马比起来还是

  略逊一筹,更何况我抢得先机,瞬间被我甩开一截。

  我回头和赵敏对望一眼,见她已经离我渐行渐远,更何况后面的那些神箭八

  雄和其他的蒙古士兵。赵敏也觉察到不对劲了,擒弓在手,猛抽一鞭加速追来。

  我却连忙点了历史记录,汗血马斜斜向西奔去,赵敏已明白上了我的当了,

  八雄和她的九箭先后朝汗血马飞来……却被汗血马的绝对安全保护一一弹开。

  我骑着汗血马渐奔渐远……

  白白了您呗……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我这才看了下所点历史记录,居然是母亲昨日所去的嵩山脚下。

  待汗血马停下了,我跳下了马,点了目标襄阳让它只奔而去,以期它引开追

  兵,自己却一人朝山上跑去。

  行至半山腰便见一队蒙古大军追来,在我下马处查探了一下,却没全军追着

  汗血马而去,而是分了一队上山寻来,我心里大为恐慌,没想到这蒙古精通骑s,

  居然能从马蹄看出破绽,拨腿向山上奔去,行至半山腰便觉自己的锦衣太过显眼,

  便从旁边的一座木屋寻了件破僧袍换上,将锦衣匆匆一埋继续疾奔。

  我在荒山中东一转,西一拐,到了林间一处平旷之地,眼前却是一座高楼,

  前面的匾额写着《藏精阁》三个大字。

  阁前并无他人,只有一个身穿青袍的枯瘦僧人拿着一把扫帚,正在弓身扫地。

  这僧人年纪不少,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行动迟缓,有气没力,不似身

  有武功的模样。

  我只听身后的追声越来越近,连忙朝角落一蹲,嘴里默念:看不见我…

  …看不见我……。

  果然眼前一黑……

  却是那青袍老僧用长袍把我遮掩的严严实实,我只觉的一只手在我头上摩挲

  着。

  那蒙古士兵已然追了进来:兀那老和尚,你可见一个少年从这里经过?

  那老僧慢慢抬起头来,说道:大人问我看见了……什么了?刚什么……都

  没来啊!那蒙古士兵凝视着他,只见他眼光茫然,全无精神,但他的长袍之下

  却似有一物悉悉索索。你身下是什么?蒙古士兵叱问。

  老僧掀开长袍,我只觉的头上凉梭梭的暴露了出来。老僧说道:这是我少

  林弟子止涩!

  那蒙古士兵朝我打量了几眼,便喊道:把门打开!

  忽听得旁边脚步声响,有六位中年僧人走了过来。当首的一位说道:阿弥

  陀佛,此乃我少林藏精圣地,各位可有大汗手令,否则不得擅闯。

  蒙古贵族多有信仰佛教,那士兵也知不得擅闯少林,只得讷讷说:走,下

  山围住,看他往那跑!后退了出去,那六位僧人也正待离去,那老僧却喊住:

  止清,你留下!

  只见末首一位高大魁梧的僧人留了下来。那老僧说淡淡的说道:止清,这

  是你的小师弟止涩,带他下去好好的梳洗打扮下!

  我?那止清微微的一楞:梳洗打扮?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那老僧却念了句

  偈语。

  止清连忙合手作什:弟子明白了!说完便拉着我走到一间僧房内,打了

  盆水要我洗脸。

  看着那盆污兮兮的洗脸水发出的异味,我不禁一阵做呕,那止清却从背后猛

  地把我的头按到水里,毫无心理准备的我顿时只听到自己呼噜噜呼噜噜的吐气声

  ……难道我就这么的ga over了么?

  就在我觉得我已经要去一个新的世界的时候……

  脑后的手把我抓了起来转个回去,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同时双

  手推出,朝止清胸口击去。

  那止清冷哼了一声,左手一架,右手却啪啪几声点了我几处x道。我顿

  时动弹不的,那止清面无表情的拿起一把钝刀比画了起来,我只觉得脸上凉梭梭

  的……

  过了一会,止清才住了手,他也不说话,径直拿了面铜镜放在我面前,只见

  那镜子里不在是我那熟悉的面孔,而是一个皮肤黝黑、细眉胖脸的小和尚,别说

  是那些只远远见我一面的蒙古士兵,就算是赵敏、母亲黄蓉此时站我面前也认不

  出我来。

  我这才明白刚才那老僧在我头上摩挲是剃去我的头发,止清的洗脸水是替我

  染色,钝刀是为我整形!这些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易容术?

  止清为我解了x道,面无表情冷冷的对我说:跟着我,要想跑,死!

  不一会晚钟响起,几个僧人依次回到了僧房,止清为我介绍了一番便躺下休

  憩。跑了一天,疲惫的我正四肢平躺而卧,睡在我左侧的止湛说到:止涩师弟,

  你新来少林吧,在少林,僧人睡觉必须全部是向右侧卧,这是《百丈清规》里要

  求的带刀卧,你看看其他师兄们!

  我一看,果然从最右侧的止清开始,我左侧止湛、止渊等都如此而卧,我嘀

  咕了一下也依此睡下……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半夜,我迷迷糊糊间觉得身后的一根软条轻轻地碰触着我的p股,睡梦间,

  我险些尖叫出声,但想起自己是假冒的和尚,外面还有大批的蒙古士兵围住山脚,

  便失去了大声求叫的勇气。

  在我p股上抚摸、纠缠不断的软条,更进一步的沿着股沟上下挺动着,一种

  酥酥麻麻的感觉开始在我的身上扩散开去,让我的背脊忍不住冒出冷汗了来。

  我扭动着身体向右躲避着,这样我的软条却撞上睡在我右侧的止清臀部。

  随着躲避我臀部软条而左右摇摆的扭动,我的软条也沿着止清p股那条光滑

  的曲线来回滑动着,止清那紧俏的p股彷彿响应似的快活地弹跳着。

  在我前面的止清也惊醒了过来,他回手一把抓住我的软条,慢慢向上摩挲到

  g头处,然后……然后……然后在马眼的位置突然用力地按了下去。

  嗯!

  从未收过如此刺激,我的臀部惊慌地往后一缩,却忘记了自己的后面是已经

  变为硬g的软条,臀部的中心不偏不倚地刚好撞在硬g上面,那硬g险些c入了

  我的菊花。

  从手上抓住的软条感受到我的颤抖的止清扑哧的轻笑了一声。

  前有虎,后有狼!难道我的菊花就要在这少林寺里沦陷失守了么?

  我猛的坐了起来,身后的止湛迷迷糊糊的说:止涩师弟,怎么了?不练金

  刚禅了?

  我靠!居然还是什么进g禅!我连忙编了个借口说到:师叔祖让我晚

  上去他那抄经,我差点忘记了!说着就连忙起身朝外跑去。

  等,我也要去!止清如影附髓的跟了上来抓住我疾跑到山角一间柴房里。

  止清一把把我推到在柴堆上,面无表情的向我一步步的来,我预感到可怕

  的事即将发生。

  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何解?

  止清冷冷的问。

  什么?我楞楞的问,那止清却抓起一束荆条朝我的软条抽了过来……我

  躲闪不及,虽然隔着那僧袍,可是一股刺骨的疼痛还是传到了我的中枢神经…

  …痛苦之间又有着……莫名其妙的快感……

  看我的神情不似做伪,那止清说道:这几天你呆这不要走动,这里人迹罕

  至,别人是不会找到你的,你若敢喊起来……嘿嘿……说着他把荆条朝我一戳,

  我那火热的软条又一次受到了快感的侵袭。

  奔跑了半夜,止清四处找到了一壶冷茶,咕噜的喝了一口,我叫道:我也

  要喝!

  接过茶壶后我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看到我狼吞虎咽的样子,止清冷冷的说:

  你要敢把唾沫溅进去,我就骟了你!

  我心头一动,连忙装做拭嘴喘气的样子把从鹿杖客那得到的十香软筋散

  倒了点进去,果然刚倒下药粉,那止清便一把扯过茶壶:够了,就剩一点了!

  说完就全部饮下。

  止清喝下后,坐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