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生非(改口)(1/2)

加入书签

  二房人来头一天,就挑剔起了屋子里的铺设来,王管事有心偏了二房,高升家的也不是个好相于的,替大房办事就有赏钱可拿,哪个脚下不更勤快些,二房来人一瞧,窗纱才刚糊上,叫了王管事进去就是一通训。

  郑婆子约束了她们不许再往园子里去,说不许再去,总有些零碎事要做,葡萄往园子里头走惯了,便没赏钱,也总有些果子点心好吃,连着春燕那里做的饭都不同,她跑一回总能落些吃食,脚下怎么不勤。

  话音还没落地,二太太那里的人果然来了,来的是个跟春燕差不多大的丫头,一身银白衫儿珊瑚红裙子,身后跟着小丫头,石桂窝在厨房没出去,葡萄却跑了去看热闹,回来还是那付迷迷蒙蒙的样子:“说是二夫人跟前的大丫头,叫金雀。”

  石桂正做玫瑰白糖糕,干玫瑰花瓣儿一片片缀在才蒸好的软白糕片上,葡萄坐着还在发梦,伸手捏起来吃了一片儿,糯米粉沾着舌尖就化开了,她砸了砸嘴儿:“你可没瞧见呢,排场比春燕姐姐还大呢。”

  石桂一听就笑起来,来了一只燕子,又来一只雀儿,这两位夫人掐尖得连丫头名儿都要比一比,怪道春燕让她们办差小心些了。

  两个还没说上话,金雀身边的小丫头就到厨房来要茶,雪青色的比甲,淡紫的绸裤,进了厨房先皱眉,嫌这地儿有烟火气,拿帕子掩了鼻:“有茶没有?要泡过的雨花茶,金雀姐姐不吃别个。”

  春燕才来的时候,样样都预备好了,知道山上没甚个可吃的,连着煮饭的米都是自家带上了山的,更不必说茶叶了,不曾问厨房里要过,还分送些给底下人,叫她们能吃口好茶。

  葡萄听见她问就挑了眉头,淡竹石菊来要东西也一样是客客气气,都是小丫头,凭她呼来喝去的。

  “可没有雨花茶,热水倒是有的。”葡萄这话一说完,那丫头便皱了眉毛:“那有些甚个?梅蜜卤子可有?”

  梅蜜卤子倒是有的,却是给大夫人做的,郑婆子一罐头一罐头的摆开了,一半儿已经送过去了,一半儿留着,等大夫人到了才开罐,本来就是私物,听她声气儿不好,更不会拿出来给她吃了。

  石桂眼见再说下去必得吵起来,赶紧擦了手:“这位姐姐,厨房里的东西俱是王管事采买的,他没买来,咱们也没法子,若是真要茶,我立时去同他说,让他买了来,备着房里的姐姐要吃茶。”

  那小丫头看看她,这么好言好语的,她也没可挑剔处,眼睛一扫见着糖糕,便道:“我总不能空跑一趟,做得甚个糕,拿些来于我,我给金雀姐姐送去。”

  做这白糖糕很吃功夫,先得泡米,再磨米浆,这么一屉儿糕,光是磨米浆晒成粉就费了许多功夫,这时候要均出来,石桂心里自然不愿,她还没开口,葡萄先道:“这点子米粉是春燕姐姐买来的,说要吃糖糕,叫厨房里做的,拿过去少了,咱们没法子交待。”

  她话是对的,可说出来硬绑绑,那丫头立时翻脸,冷笑两声:“连着厨房都有看高拜的,看我让金雀姐姐收拾你们!”

  说着冷哼一声,指指她们两个,转身出去了,心里气恨,走到门边还踢倒了小杌子,“哐”一声倒在地上。

  这下可给郑婆子惹了祸事,石桂咬咬唇儿,立时让葡萄去寻人,葡萄也知道不好,跌了足道:“都是你,这时节蒸什么糕。”

  石桂不欲同她多口舌,便争了个所以然出来又有甚用,金雀那儿看着就不好过,赶了葡萄去寻郑婆子,自个儿把糖糕装到泥金的食盒子里头,往春燕那儿送。

  两个院子当中造了个花园子出来,石桂路熟,专拣小道走,不跟二太太那的人撞上,多绕了几个弯这才到了正院里。

  “这是我才做的玫瑰糖糕,给姐姐们当点心。”淡竹接过去,掀了匣盖儿一看,糕还冒着热气,是才蒸出来的,笑得一回抬了头,见石桂愁眉不展,推她一把:“这是作甚,好端端的就皱起眉头来了。”

  石桂叹口气:“我怕是给春燕姐姐惹祸了。”说着便把厨房里一番口舌说给淡竹听,淡竹是个爆脾气,立时就竖了眉毛:“她也有脸,雨花茶,她怎不要雨前龙井!到这儿来摆谱,真当自个儿就是姨奶奶了。”

  石桂原先真个当金雀是大丫头,同春燕一样,跟管事婆子一起到别苑来安置屋子的,听见淡竹喝破了,这才知道她还有这一层身份,葡萄说她是丫头打扮,那就是个通房丫头了,越发惴惴起来:“这可怎么好,别带累了春燕姐姐。”

  春燕在里头听见了,把石桂叫进去,听说是起了这个口舌,轻笑得一声:“也没甚大不了的事儿,厨房里收了东西私自做些,本就是常事,你别急,那一袋子水磨粉,我认下了,就说是要你替我磨的。”

  不但认下了,还给了她一对耳坠子,就说是谢礼,石桂摆手要推,淡竹嘻笑一声:“你收着罢,有了这个更有说头了。”说着冲她眨眨眼儿,拉了她到镜子前:“这两个呀就是护身符,那一个就是这性子,非得给了她没脸,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