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黄金玉怀孕了?

  “黄金玉今日悄悄去了逍遥谷一个弟子开的医馆诊脉,由于上次的事情,逍遥谷在京城的弟子都知道黄金玉这个人。得知了消息之后,这个弟子第一时间通知了我。”紫月说道。

  百里碧瑶没有想到,自己搬出来几个月,黄金玉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据说是一个多月了。”紫月说。

  一个多月,百里碧瑶神色不变,但是心里却是恨。红缨的死,她一直都不敢忘记,也不会忘记。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来黄金玉一直都在自己的监视之下。一个多月以前,也就是红缨死的那天。

  也许就是因为红缨发现了她不可告人的事情,她居然是让人杀了红缨。红缨武功不低,背后的人,势力一定是很大。京城势力大的人,很多。这个人到底是谁?可以让黄金玉这样忍气吞声?

  “夫人,一定要为红缨报仇。”紫月眼眶红红的,每次想起红缨,她就恨不得马上就杀了黄金玉。但是她不能,如今她不是逍遥谷的弟子,但是她嫁给了赫连一族的男人,算是赫连一族的人了。那个女人是家主的表妹,没有家主和夫人的命令,她不能杀了那个贱人,不能让赫连才难做。

  百里碧瑶站起来,说道:“我会,我一定会为红缨报仇的。”

  百里碧瑶让人继续监视黄金玉,晚上的时候,黄金玉终于是按耐不住了,悄悄的从后门离开了黄府,坐上了一辆马车。百里碧瑶收到暗卫的回报,马上换了夜行衣,离开了翠微园。

  百里碧瑶按着暗卫的记号,一路跟随,来到了上一次的那一座别院里。

  百里碧瑶的轻功师从逍遥谷,比起红缨,虽然不及,但是也不差了。到了的时候,正好看见暗卫一身黑色的衣裳隐藏在黑暗当中。

  百里碧瑶屏住呼吸,到了暗卫的身边,暗卫想要说什么,百里碧瑶示意他不要说话。

  借着细微的小洞,百里碧瑶瞧见了黄金玉在屋子里坐立不安。

  “怎么样,殿下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看到有一个侍女进来,上前询问。

  侍女说:“殿下日理万机,事情多,暂时没有时间见你,让你回去。”侍女说话,面无表情。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没有时间见我。你去告诉他,我怀有他的孩子了,若是他不来见我,我就,我就带着这个孩子,去告御状。”黄金玉不敢相信,那个男人居然是在吃干抹净之后,毁了自己的身子之后,就这样毫不留情的给了自己重重的一击。

  若不是因为大夫说自己的身子异于常人,不能吃药小产,她一定不想要这个孩子。大夫说若是吃药,很可能就是一尸两命,就算是侥幸,也一辈子不能成为母亲。

  她是想要嫁给表哥,但是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想想,现在这样,若是不能嫁给表哥,那么就跟随着殿下,有表哥在,就算是不能成为正妃和侧妃,那么庶妃还是可以的。

  日后殿下登基了,自己就是娘娘了。这是黄金玉心里想的。

  “黄小姐,你这是威胁殿下。”侍女看着黄金玉,语气比起刚刚还要冷上几分。

  “不是我要威胁他,而是他不给我活络。我已经是有了身孕一个多月了,难道他就不用负责。”

  “呵呵。”侍女冷笑:“当初你自己爬上殿下的床的时候,怎么就不说说是你自己下贱。”

  黄金玉被刺激了,大声的说道:“不是,不是我。是他逼我的。是他强硬要了我的身子的。”

  “黄小姐还是自重吧。”侍女说道。

  “殿下说,你若是胆敢出去多说一句话,便杀了黄府上那位老太太。黄小姐,做任何事情之前,想想你的祖母吧。”

  黄金玉看着侍女离开的背影,疯狂的放声大哭起来。可是她不敢打掉这个孩子,她不敢。她怕死,也怕失去眼前所得到的富贵生活。

  百里碧瑶猜想事情并不会完结了,果然没有多久,就有人提着一盒子的食物过来。

  来的女子不是刚刚那个侍女,这是一个很爱笑的穿着粉色衣裳十五六岁的女子。女子放下盒子,扶起了黄金玉,关心的说道:“姑娘这样坐在地上,对身体不好。而且已经是哭了那么久,也应该是休息一会儿了。”

  黄金玉看着来的这个女子,是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时候自己沐浴的那个。当下就好像是看到熟悉的人一样,握住女子的手说道:“帮我,求你帮我。我要见你们的殿下。”

  女子看着黄金玉,为难的说道:“姑娘,就算你是见了殿下又如何?难道你觉得你可以进入殿下府中。其实我觉得姑娘如今这样还好,府中正妃和侧妃都不是善良的人,你觉得你怀着身孕,能够在那样的地方生下孩子?倒不如听奴婢的,回去,好好的沐浴休息,这件事就当做是从来没有发生。好好的安胎,等到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是你有资本和殿下谈判的时候。这个时候进殿下府中,只会是骨头都不剩的。”

  黄金玉想了想,觉得这个女子说话很对。若是这个时候自己进入王府,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那么只有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才能做打算。他三十岁了,只有侧妃生了一个儿子,正妃也只有一个女儿,若是自己生下的是儿子,那么一切都会不一样,他一定会重视自己的。

  “好,我听你的。”黄金玉点点头说道。

  “那就好。”女子笑着说道:“姑娘先吃点东西,我送姑娘出去。”

  黄金玉离开之后,那个女子身后出现了两个穿着同样服饰的十七八岁的女子,其中一个女子开口问道:“小姐,为什么帮黄金玉。”

  粉衣女子望着夜空,带着平静的语气说道:“这有什么的,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我被圈禁在这里,已经是一生的悲哀了,我不希望,黄金玉跟我有同样的命运。”

  “小姐,你不爱殿下?”

  “爱,也许吧。可是早就已经是心死了。就连当初她在我的地方,跟别的女人做那样的事情,我也觉得我能够很平静的面对。”粉衣女子说。

  “云儿醒来没有?”杨子云,是女子的儿子。

  “还没有。少爷睡得很沉。”

  粉衣女子笑着走向那个居住着自己儿子的院子,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孩子。这是自己和他的孩子,她伸手为孩子掖了一下被子。

  想起自己活了二十三岁,却被圈禁在这里七年了。当年她家破人亡,他路过救了自己,从此以后,她的生命里就装着他,可是回到京城之后,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不一样的。他是大皇子,而她只是一个失去了家族庇护,父母兄长都死去的孤女。

  从此他把她养在了这个别院里,一养就是七年,每隔一段时间过来一次。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她圈养的一个小猫小狗,喜欢的时候就抱一抱,不喜欢的时候,就从来不会多看一眼。

  看着儿子,他四岁了,自己想要获得自由的心,更是强烈了。

  周围的丫头都已经是睡下了,屋子里灯火还亮着。百里碧瑶从窗子跃进。

  女子看到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你是谁。”

  百里碧瑶看着眼前的女子,觉得很眼熟。和云安长得有七分的像。她猜到了她们口中的殿下是谁,再联想,这个女子说的圈养,她心咯噔一下。

  这个不见天人,却是长得像云安的女子。百里碧瑶脑海中有一个答案呼呼的出来了。

  她暗道,天啊,太疯狂了。

  “你想离开这里?”百里碧瑶问道?

  “你到底是谁?”女子已经是恢复了淡定,问。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问你,你是不是想要离开这里。”百里碧瑶坐下来,最近微微扬起,问道。

  “你快离开吧,这里有不少护卫在。”女子转过头去,说道。

  “我知道,这里有二十三个护卫,十五个丫头,只是这些人,已经是睡着了,不到明天是不会醒来的。我再问你,你想不想离开。”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女子问道。

  “不相信我,可以啊。我这就走,但是你若是相信我,我就带你离开,我是不忍心看着你在这里不见天日一样的。”

  “你为什么帮我。”女子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样好的事情,突然有人说,来救自己出去。

  “你长得很像我一个好姐妹,我看到你就好像是看到她一样,所以我想帮你。”百里碧瑶淡淡的说道。

  “很像你的好姐妹?”女子带着疑问。

  百里碧瑶点点头,女子心里已经是有了答案,原来一直是透过之看别人。苦笑,心里做出了决定:“我离开。”

  她很快的收拾了东西,他送给她的首饰,她一件也没有带,只是简单的收拾了自己和孩子的衣裳,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但是绝对不想呆在这里,成为别人的影子,一辈子的被关在这个院子里。

  她更是不想自己的儿子一辈子这样下去。这样的无名无分,就连儿子日后也抬不起头来。她觉得她出去之后,可以带着儿子去一处无人认识自己的地方,改名换姓,成为一个寡妇,立女户,一辈子守着儿子过日子。

  “走吧。”她背着包袱,抱着杨子云,对百里碧瑶说道。

  “你决定了?”百里碧瑶问道。

  “决定了。”

  百里碧瑶伸手接过女子背后的包袱,说道:“孩子给我帮你抱,我们不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出去。”

  百里碧瑶做了一个手势,暗卫从外面进来了;“带这位姑娘出去。”

  “你安心的跟着他,他会带你出去,你的孩子,我帮你带着出去。”百里碧瑶说道:“快点。”他们能够把护卫弄倒,是因为护卫武功不高,若是是别的人,就不敢说了。

  女子看了一眼百里碧瑶,蒙着脸,但是眼神清澈,她愿意为了自由,选择相信她。

  百里碧瑶抱着孩子,毫无阻拦的就离开了这座小别院。她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扬起,不管你是谁,明天就能知道了。别院里住着的这个女人,一定是意义不一样的,若是失踪了,想必幕后那个人就会没办法躲藏了吧。

  百里碧瑶把人带到了翠微园。

  “这是什么地方。”女子紧张的问道。

  百里碧瑶看着女子,笑着说道:“你暂时在这里居住,等到风头过了,你再出去。现在我不能保证完好无缺的带着你离开京城。”

  “你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只是不想你就这样被困一生。”百里碧瑶淡淡的说道。

  “这里安全吗?”女子问道。

  “这里若是不安全,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放心住下,我很快就会让人送你们母子离开。”百里碧瑶做出承诺。

  “我叫石小慕。”石小慕突然说道。

  “嗯。”百里碧瑶淡淡的说了一声。

  “院子里有两名丫头,你住在在这里这几天,她们暂时会照顾你们的。”百里碧瑶说道。

  百里碧瑶回到了翠微小筑,玉晴不解的问道:“听说夫人带了个女子回来。”

  百里碧瑶笑了笑:“一个很有意思的女子。”

  玉晴绣着衣裳的手顿了顿:“什么样子的女子,居然会让夫人感到很有意思。”夫人感兴趣的事情不多,没有想到,还会有人让夫人看上眼了。

  百里碧瑶无奈的想了想:“你明天见了就知道了。这两天你和紫月过去照顾那个女人和孩子,不能让给其他人见到她们母子。”百里碧瑶不想招惹麻烦。

  玉晴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街上到处都是官兵,说是昨天晚上大皇子府上进了刺客,大皇子受伤了,皇后和陛下都震怒了,让人彻底的搜查。

  百里碧瑶正在吃早饭,嘴角微微的扬起:“原来是他。”殿下,难怪。黄金玉,你还真是能干,居然勾搭上这个男人。

  “夫人打算怎么做。”冰星问道。

  最近冰星在百里碧瑶这里是越来越受重视了,这个丫头,原来是很聪明的,敢情以前一直都是藏拙的。自从玉晴成亲之后,开始协助苏总管统管了翠微园大小事情。百里碧瑶观察了冰星一段时间,觉得可靠,便开始把不少的事情交给她。

  “夫人,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女子,和公主长得挺像的。”玉晴给客房的那对母子送了早饭过去,看到那个女子的时候,都是吓了一跳。

  “那才不是咱尊贵无比,美艳无双的云安公主。那是杨逍的女人,那个孩子是杨逍的儿子。金屋藏娇,懂不懂。”百里碧瑶吃了一碗稀饭,很满足似得:“吃完了,冰星,咱们走,今天继续去奋斗。”

  冰星笑了笑跟在了身后,出门的时候,却是遇见了祁寒。百里碧瑶见到了祁寒,笑着跑过去:“哥哥,你怎么来了。”

  百里碧瑶想要祁寒居住在翠微园,但是祁寒坚持不肯,他说:“我的府邸就在京城,作为你娘家人,那有整日里居住在妹妹家里的。别人会笑话的。”

  祁寒看着跑过来的丫头,笑了笑,这几天所有的阴霾都消失了:“小心摔了。”

  “哪里会,你妹妹没有那么娇弱。”百里碧瑶笑着说。

  “你怎来了。”百里碧瑶再次问道。

  “你要出去?”祁寒摸了摸百里碧瑶的头:“哥哥有话跟你说。”

  百里碧瑶点点头:“走,咱们进去说话。”

  “瑶瑶,娘亲从小便给我们兄妹各自留了一样东西,你戴着的是水滴形的黄铜坠子。”祁寒说道:“你把坠子拿出来给我瞧瞧。”

  百里碧瑶从脖子上解下了那个不起眼的黄铜坠子,交给了祁寒。

  祁寒拿着坠子,轻轻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在了黄铜坠子上,很快的,黄铜坠子就慢慢的变了,黄铜消失不见了,剩下的是一枚宝蓝色水滴吊坠。

  “怎么会这样?”百里碧瑶不解的问道。

  “其实这湖蓝色的坠子,是外祖母留给娘的,是一对的。我翻阅了关于外祖父家族的记载,这对水滴吊坠,是外祖父的祖传至宝,据说是血寻教的灵魂印记。只是后来血寻教落败了,这对水滴吊坠便随着外祖父消失不见了。”祁寒说道。想起自己翻阅西域过去百年的记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发现。

  “血寻教,我没有听说过,不过这样说起来,外祖父以前还是很厉害的,血寻教,听着怎么就觉得是魔教。。”百里碧瑶笑着说道。

  “没错,血寻教百年前其实只不过是魔教,远古时期盘踞在西域的正邪两大势力,由于赫连一族向来不理世事,所以正派人士以huáng盟为首。魔道以血寻教为主。只是一百多年前,正魔两道发生了一次大的冲突。本是正邪两道都是旗鼓相当的,只是到了最后关头,赫连一族出手了。魔道终于是被逼退了,毫无办法的情况下,魔教只能是退回了西域河西以西的地方。重要的根源还是血寻教,从那时候开始,血寻教就被大大小小的魔道教派的人欺负。一直到后来没落。”

  “世人都以为血寻教主脉已经是灭绝了,可是没有想到,我们身上带着的居然是血寻教的圣物。”祁寒缓缓的把过去的事情道来。

  百里碧瑶听完之后,坐在了椅子上,笑着对着祁寒说道:“也就是说,我们是魔道的后代。”

  祁寒走到百里碧瑶的身边,笑着摸摸她的脑袋:“字面上是这样解释。可是血寻教早就不存在了,就好像是当初的huáng盟一样。”

  “不管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只不过,哥哥这水滴坠子,不会说是关乎什么绝世宝藏的存在吧。”百里碧瑶睁大眼睛问道。

  祁寒笑了笑:“你脑袋瓜子想什么呢,这只不过是当初血寻教众人的一种灵魂信仰,据说,血寻教第一代教主的眼睛就是宝蓝色的。后来教主死了之后,第二代教主无意中获得了这两枚宝蓝色的水滴坠子。颜色和初代教主的眼睛的颜色一模一样,众人纷纷传言,这是初代教主的眼睛。再后来,一代一代的传承,这一对水滴坠子成了魔教的灵魂信仰。”

  百里碧瑶看着站起来拿过祁寒手中的坠子看了看,随后笑着说道:“还真是传言误人,这分明就是蓝宝石。”

  百里碧瑶汗颜,什么教主的眼睛,还有这样的说法。

  “哥哥,你说了这些,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告诉我。”百里碧瑶问道。

  她总是觉得自己的哥哥有点奇怪的。

  祁寒笑着说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只是让你日后进出一定要小心一点。还有就是不管去哪里,记得一定要戴上这坠子。”

  “这么重要吗?”百里碧瑶问道。

  “自然很重要。”祁寒笑着说道:“对了,你嫂子那边来信了,说是,你要当姑姑了。”

  百里碧瑶闻言,开心的站起来:“哥哥,你说,你说我要升级当姑姑了?”

  “是的。”祁寒笑了笑,收到信的时候,祁寒自己也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孩子,以前真的是从来就不敢想象的。这些年来一直想着的就是寻找妹妹,找到妹妹之后,就是希望看着她幸福。就是娶腊晴,也是因为她适合,而且妹妹也喜欢她。

  还觉得若是要娶别人,倒不如娶这个从小就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女子。

  就这样成亲了,她怀孕了,如今想来是很奇怪的感觉。要当爹了,祁寒笑了笑。

  “好了,这才是你今天来最重要的事情吧。我知道了,我得给我小侄子小侄女准备好礼物才行。”百里碧瑶想了想:“你还是赶紧去把这件事告诉姨母吧。向来姨母和司徒大哥知道了,一定很开心的。”

  “我这就去。”祁寒说道:“你一起去吗?”

  “我这几天很忙,就不去了。过几天,等陌尘回来了,我们一起去。”

  和祁寒分别之后,百里碧瑶去了七里村,又开始挖土豆。,土豆和玉米的收成,一共是用了四天时间。玉米只不过是半天就可以了。看着被烧了的玉米地,百里碧瑶的心还是在滴血的。

  等到都收完了,苏陌尘等人也回来了。苏陌尘和杨远等人进京的时候,可以说是浩浩荡荡的。

  这时候,大皇子和卓超暗道不好,自己是中了障眼法。早朝过后,陛下很开心的说道:“众位卿家,陪着朕去见贵客吧。”

  说完之后,四爷带着文武百官来到了神武门。大家都奇怪,到底是来见谁?

  “丞相大人,你知道这是来见谁吗?”有人问。

  丞相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随后又有人问康王,康王却是笑了笑说道:“陛下既然说是贵客,就一定是贵客,大家瞧着就是了。”

  其实康王是知道到底是谁的,昨天晚上,四爷是召见了康王的。跟康王说了这件事,让他和张宇注意今天京城的守卫。

  不一会儿,杨元和苏陌尘骑着马领着一队人马出现了后面还跟着两辆大马车,瞧着朴素,但是懂得的人都知道那马车不简单。

  杨远跳下马,笑着说道:“父皇,儿子回来了。”

  四爷看着杨远,笑了笑:“回来就好。”

  “微臣,见过陛下。”四爷见到爱子,哈哈大笑:“都安全回来就好。”

  “微臣不负陛下所托,接到了国云大师,还有夜家老夫人,还有殿下。”苏陌尘说道。

  四爷点点头:“干得好。”

  “有请国云大师。”杨远走到了第一辆马车前,掀开帘子说道。

  没多久,一个年轻的男子下了马车,随后国云大师才下马车,后面的马车坐着的是夜家老夫人和夜阑还有兰雨。

  国云大师见到四爷,双手合十说道:“老衲国云见过陛下。”

  四爷亲自搀扶说道:“大师多礼了。”

  “一别三十一年,陛下可安好。”国云大师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七十多岁的老和尚,也是景云最受敬仰的大师。

  四爷笑了笑:“托大师的福,朕一切安好。”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陛下要等的,是国云大师。不少人是第一次见到国云大师。都震惊了,老丞相激动的说道:“想不到老夫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国云大师。”

  “这三十一年来,犬子有劳大师照顾和教导了。”四爷说道。

  国云大师心里却是愁啊愁的,这是明晃晃的要求他说谎啊。当初,杨远和苏陌尘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是再三的拒绝的,但是苏陌尘说:“大师,你受景云上上下下百姓还有皇族人的敬仰,可见是一个心慈之人。”

  “大师,您的一个谎话,可以换来景云未来几十年的平静和安宁,可以换来千千万万的人的幸福。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苏陌尘说道。

  想了想,是啊,若是这个人当真日后成为一代明君,那是造福景云千千万万百姓的好事。

  “大皇子,性情好,成熟稳重。从小便是懂得恩德仁义,一点也不用老衲费心。”国云大师说道。

  “孩子,还不见过你父皇。”国云大师对站在身后的赫连影说道。

  众人震惊了,什么时候,陛下还有一个孩子在外面的?刚刚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男子,如今瞧着,居然是和陛下有几分相似。年老的官员,比如老丞相他们都是见过陛下年轻的时候,更是震惊了。和陛下年轻的时候很像。陛下那么多孩子,还没有一个这么像的。

  老丞相有点激动了,这个孩子,瞧着成熟稳重,聪明睿智,比起陛下,也许更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这是景云的希望,景云的希望。还没有完全确定,老丞相便做了一个决定。

  赫连影上前,突然跪在地上,磕了头,说道:“儿臣杨影,见过父皇。”

  四爷哈哈的笑着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父皇可是等了三十一年。”

  杨远看到眼前这一幕瞧着父慈子孝,心里却是汗颜,不是说天子一言九鼎的,怎么到了父皇这里,说谎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杨影这是突然就大了两岁。

  大皇子瞧着,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里生出来了。

  当天,陛下很高调的对外宣布,赫连影年方三十一,真正的杨氏皇族大皇子,母亲乃是岭南夜家大小姐夜佩蓉。

  陛下说,夜氏三十一年前随着母亲夜老夫人到京城的时候,邂逅了当时的四爷,没多久夜氏便怀了杨影,本想着接夜氏进宫的,国云大师却是赶来,说是夜氏肚子里怀着的乃是景云的福星,但是三十一岁之前,绝对不能和父亲见面,只能是在菩萨坐前长大。

  如今正好是杨影的三十一岁,四爷让自己的儿子杨远还有大元帅苏陌尘去把杨影接回来。

  众人这时候看着杨逍的眼神,都有些奇怪。一直以来,杨逍都是高傲的存在,就是因为他是嫡长子。如今嫡子还是嫡子,长子却是长子了。瞧着年龄看来,很明显的杨影三十一岁,杨逍三十岁,而且陛下对杨影的态度,让人不得不怀疑,原来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难怪这个时候还没有立太子。

  杨影的回来,给京城表面上宁静无波的局面带来了变化。那个神秘的岭南夜家,是大皇子杨影的母族,其妻子乃是夜家的孙小姐。

  杨影回来后,陛下直接让他们夫妻居住在宫里。说是等到府邸建造好之后,才搬出去。其实府邸还没有开始选地方建造,到底需不要要搬出去,还是未可知的事情。

  苏陌尘回来了。百里碧瑶下厨犒劳了亲爱的丈夫。夫妻两人陪着孩子吃完饭之后,就瞧瞧的去看过了夜老夫人,夜老夫人瞧着百里碧瑶,开心的握着她的手说了不少话。

  随后两人去了司徒家,如今司徒彦那小子已经是长开了,白白胖胖的,瞧着一点都不像是早产子。

  当初司徒烨磊回来瞧见儿子的时候吓了一跳,自己只不过是离开不到十天,儿子就出来了。而且妻子还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百里碧瑶抱着司徒彦,小家伙睡得很甜。司徒大夫人说这个孩子越长越和司徒烨磊很像了。以前小时候还能瞧见母亲的样子的,但是现在却是一点都不像了。

  百里碧瑶笑着说道:“像爹还是像娘都没关系,反正以后长大了都是俊俏的小公子。”

  宋媛媛笑着说道:“当初还想着,像娘一样先生一个女儿,然后和你做亲家的。”

  百里碧瑶闻言,呵呵的笑起来:“明年再生一个女儿,就可以和我成为亲家了。”当然,这句话百里碧瑶是带着开玩笑的成分的,孩子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才知道的。

  殊不知,二十年后,是某人的女儿嫁入司徒家,而不是某人的儿子娶司徒家的小姐。

  “你们先聊,我出去一下。”宋媛媛对百里碧瑶说。

  百里碧瑶点点头:“赶紧去吧。你儿子就暂时交给我好了。”

  和司徒夫人说说话,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外面却是有丫头来说:“大少夫人把五少夫人给推到湖里去了。”

  众人震惊,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是救上来了,大夫看过之后,说是没事,下次可是要注意了,要是再来一次,孩子就保不住了。

  三夫人听着丫头的回报说是大少夫人宋媛媛把五少夫人推到湖里去的。

  三夫人有点不可置信,宋媛媛嫁到家中来那么久了,一直都是温良恭俭让,对长辈都是恭恭敬敬的。

  就连自己在边关的丈夫回来了瞧见了,都说自己和大嫂为烨磊挑选了一个好妻子。将来一定能够把司徒家管理得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