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竟是皇上(1/2)

加入书签

  夏侯嫣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她的肚子空落落的,肩膀的伤却已经处理好了,她躺在床榻上环顾着四周,屋内的陈设不是十分奢华,甚至没有金银玉器的装饰,床边的白瓷瓶里插着新鲜的梅花,姿色艳丽,外边的雪已经挂了薄薄的一层,阳光一照,甚是晶莹剔透。

  夏侯嫣只觉得岁月静好,便想这么躺着不再起来,可是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的一起身,肩膀又是一阵疼痛,她赶紧捂住肩膀,眉头紧蹙。

  她的衣服何时换的?她现在在哪儿?

  “太医说了,伤口再裂开怕是会留疤的,也不容易好。”屏风后,一个温润男子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警告

  夏侯嫣警惕的透过屏风看到那若隐若现的男人身姿,举手投足皆是优雅和尊贵,她愤愤道:“是你帮我换了衣服?”

  “你以为呢?”男子挑衅道。

  “无耻之徒!”夏侯嫣虽骂着,心里却在庆幸还好自己没有在腰带上安放暴雨梨花,不然此时只怕解释不清。

  男子却不屑道:“你这等姿色,我还看不上。”

  “那最好,省的我又多了一个想杀的人。”夏侯嫣边穿鞋边恶狠狠的说道。

  “大言不惭。”男子轻笑两声,随手拨弄起手边的琴弦。

  琴声若梦,好一派风流韵致,人间天堂。琴艺,心意,融会贯通,婉转流长,那从心底发出的激荡与澎湃,叫人热血沸腾。

  夏侯嫣只觉得这个男人好生奇怪,刚才的曲中明明觉得他心生哀伤,是个可怜之人,可是此刻这琴声却又充满了野心与霸气,甚至温柔全无,都说曲通人心,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她却真的看不懂了。

  男子琴艺超群,收放自如,又是极懂拿捏细腻之处,刚中的柔,并不显得造作,甚至有几分震撼人心之惑。

  夏侯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陶醉在琴声里,闭目宣泄的时候,对男子的身份不禁多了一丝探求。

  这皇宫向来是出人才的地方,可是今天所走之路一路无侍卫无侍女太监,看上去倒也偏僻,只是这世外桃园实在是个意外,而这个人样貌算的上乘,身边又有嬷嬷侍奉,甚至可以请的动太医,身上所穿样式倒简单,衣料却不下万金,这样的人,若不是天生喜欢安静,便是某人的宠爱之人。

  夏侯嫣想到这里,脱口而出道:“喂,你是皇帝的男宠吧。”

  “嘣!”琴弦猛的一断,男子双眸打开,透着摄人的杀气,夏侯嫣不禁倒退两步,怔怔的看着他。

  半响见男子不说话,夏侯嫣壮了壮胆子继续道:“你瞪着我做什么!是男宠又如何?不过是每个人的选择不同,你以为我会像其他人那般看不起你吗?”

  “难道不会吗?”男子垂了眸子,盯着断弦的琴默默而语。

  “当然不会!”夏侯嫣没好气的坐在男子的对面,继续道:“世俗的眼光向来都是挑剔的,什么嫡出庶出,什么尊卑贵贱,在我看来都是狗屁,你能弹出这样的曲子,足见你胸中志向满满,而在梅园的时候,你又表现的怅然若失,可见心中并非只求富贵,甚至还渴望一丝纯真,只不过天意弄人,你如今是皇帝的男宠,可那又如何,只要你自己把自己当人,别人又怎会轻看你。”

  “你这番谬论倒是新鲜。”男子听罢抬眼看着夏侯嫣,突然隐隐而笑,那笑颠倒众生,明明是嘲弄和鄙夷,却叫人无法生气,他顿了顿继续道:“难道说自己把自己当人,自己便是人了?那这世上恐怕再无失意,烦恼,忧伤,痛苦,那不就是天下大同?真是可笑。”

  “没错,也许光有这样的心还不够,但是最起码给自己一点希望不是吗?如果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又谈何去爱人,谈何被别人爱,做过妓女就不能做好人吗?杀过人的就一定是坏人吗?比如你,你琴曲之外又是什么心思,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为何要如此言不由衷,身为男子实在太不坦荡。”夏侯嫣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二人怒目相视,只不过随意说话,却又拧了起来,谁也不服谁,半响,二人皆是一笑,绷直的身子同时放松了下来。

  虽然方式有些奇怪,但是彼此之间的敌意因为这笑渐渐消散了,男子笑道:“很久没有人这样顶撞我了,倒是有趣。”

  这时,门外传来了叩门声,男子却发怒道:“都滚的远远的!再来打搅扰了兴致全部拖出去砍了!”

  门外的脚步声急急而去,不消片刻便走远了,夏侯嫣扑哧一声笑了,她看着面前男子那恼羞成怒的脸,不禁打趣道:“你的火气还真大,说翻脸就翻脸。”

  “有吗?其实我是个很温柔的人。”男子似乎也在打趣,夏侯嫣不禁故作呕吐状作为回击,男子看到面色一凝,明显不高兴,却并没有说什么,一张脸哭笑不得的,实在好笑的很。

  夏侯嫣嘿嘿笑着,难得轻松,只是肚子不争气的发出咕咕的响声,她瞥见男子在笑,不禁恼怒道:“喂!我饿了。”

  男子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