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解决(1/2)

加入书签

  提着袋子的人是萧勤,见唐游突然转过头来问,他抓着袋子的手顿时一紧。(suing.)

  而他身边的何斌则直接调动异能防备,错身挡在萧勤身前就要说话。却被苏南用力扯了下手,一个月生死相托的配合,何斌立即咽下到了嘴边的话,转头不解看着苏南。

  苏南却朝他摇摇头,看向身后双眼突然亮得异常的萧勤。

  虽然三人里面何斌这个异能者的体力最好,但他身负的责任也重,所以大部分的药物都放在萧勤与苏南身上,而其中,又属萧勤负重最多,除了背上的背包满满当当,手中更是提着袋子。

  他们冒死进医院就是为了这些药,若是唐游这时候要他们交出药,他们是绝不会就此拱手让人。

  但现在生命危险都还没消除,他们又需要何斌这个异能者,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动他们的。

  而且,唐游眼睛盯着的袋子,里面装着的并不是他们需要的药。

  “是些化工品原料。”萧勤答。这些东西,虽然拿在手里跑动时是有点危险,但用得好了,却是极有用的武器。

  特别是如今他们因吞噬者的关系而被迫与这些人聚一起时。

  ……不管是突围,还是之后的自保!

  “哦。”唐游继续盯着他的袋子道,“你袋子坏了。”

  萧勤眼神微动,弯腰将即使在逃跑中也很是注意的袋子小心放在了地上,然后将背上的背包解下,拿出一双橡胶手套快速戴上。

  这个医院有自己的药剂研究室,按理他是不会进去的,只是他低头时眼尖的在半面已经不见了的研究室门前地上看到了一份写着凌乱公式的纸张,捡起来才发现这竟是份化工品实验记录。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医院的实验室内会有这些东西,但萧勤还是进去找了一圈。

  离开时手上便多了个极结实的袋子。

  但如今这个袋子底部已经被侵蚀出了一个洞,而且有扩大的倾向。

  萧勤喉头动了动,鼻端一股难闻的味道让他面色一变再变。

  应该是刚刚从走廊坍塌,跑出来时弄坏了某个瓶子,里面的化工品泄露出来侵蚀袋子,只是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吞噬者身上,到了这时才发现异味。

  这袋子里装的可不止一样化工原料,先不说这些带着强烈腐蚀作用的液体沾到身上会带来什么后果,一旦这液体与袋子里其他物质相混,那他这个提着袋子的人就是不死也得重伤了。

  幸好这个人发现得早。

  背脊不知不觉冒出了一层冷汗,萧勤强行压抑呼吸,将袋子里的瓶子一个个拿出来,放入苏南及时拿出的行李袋中,抽空抬头看向唐游,“你想干什么?”

  他没说你想要什么,而是问你想干什么。

  身后,大块的混泥土石块不住颤动滚落,吞噬者即将破石而出。

  而他却好似并没有受影响一般,如同呵护婴儿一般整理那些瓶瓶罐罐,手快又稳。

  唐游眯了眯眼,正视这个在这些清一色壮男中有些显弱的男人,道,“吞噬者身上有层液体,就连异能攻击也难突破,有没有东西能腐蚀掉它?”

  虽然这世才是第一次见吞噬者,但前世八年,即使没本钱对战变异丧尸,但唐游也将许多常见的变异者的特性了解得一清二楚。

  吞噬者的防御力之所以那么厉害,就是因为身上会分泌出一层不知名粘液,即使是异能攻击,它都能起到一定的转移和防御作用。

  萧勤点点头,拿出一瓶无色油状液体,“这是硫酸。”

  何斌异能觉醒不久,吸收晶核的速度很慢,吸收掉第四块晶核,抽空道,“这个效果不大。”之前他的异能攻击都是朝吞噬者的脑袋攻击去的,自然知道那玩意的厉害。

  此时,身边枪声大作。

  吞噬者终于爬了出来,何斌立即放弃吸收拿在手中的第五颗晶核,在它冒头的第一时间一道暗红色雷电劈出。(suing.)

  雷电本是对准它眼睛去的,但它的脑袋却突然诡异的往下一缩,竟整个往下缩了大半,只留下一双浑浊只剩眼白的眼在外面,堪堪被硕大的胸膛挡住。

  这只吞噬者已经有了智力,它知道这些人里面吸引他的美味也是会让它感觉到威胁的,之前在走廊里被何斌的雷电劈了几次,已经知道躲避了。

  见状,唐游瞳孔猛地一缩。

  周边大响的枪声在见到这一幕之后,都不约而同哑火了那么一瞬。

  吞噬者的目标很明确,即使总有东西往它身上打,那个美味也总是放些让它觉得危险的东西,但它却仍顶着弹雨往何斌身处的方向走去。

  何斌脸色惨白,惊惧的后退了两步。

  到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比其他人更得这只丧尸的喜欢。

  见状,萧勤狠意一闪而过,伸手拿出放在行李袋最上方的瓶子朝唐游递过去,“你不是想要腐蚀它的脑袋么,这是雷酸汞,也就是雷汞。遇到硫酸就会爆炸……弄死这玩意办不到,但只要爆炸中心是在它脑袋上,加上何斌的雷电攻击,它绝对会死!”

  硫酸一遇雷汞就会立即爆炸,这就代表做这件事的人必须无限接近吞噬者,而且必须得将硫酸与雷汞倒到吞噬者头上才是致命打击……

  如此接近吞噬者,有谁能完全不受伤全身而退?

  萧勤不想死!

  而唐游,是向他提出要用硫酸,给他灵感的人。

  唐游看他的眼神骤然变得犀利,萧勤抓着雷汞的手指关节因用力而发白,咬牙不躲不闪的与他对视。

  很漫长,但其实才一两秒的对视后,唐游问道,“如果我这么做了,会怎么样?”

  萧勤嘴巴动了动,他得自尊让他没办法谎骗唐游,咬牙实话实说,“被吞噬者抓伤咬伤……或者被爆炸波及重伤!”这句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得咬紧牙关。

  没有人会在听到这样的话后还去送死。

  可唐游的神情却松缓了些,再次看了他一眼,突然道,“跟你同伴说,事后我要吞噬者的晶核!”

  说着,他用了些力气拿过萧勤手中紧握的雷汞,转身朝何斌跑去,离开前将手中的枪扔给了他。

  萧勤有些忙乱的抓住枪,用力呼吸了好几次才缓过气来。

  没有人愿意死,他不愿意,那个唐游当然也不愿意!可是他却接过了这个几乎是必死的任务。

  这边,唐游快速跑到血红着眼死盯着吞噬者找机会的何斌身边,一把拉着他往那栋仍在断断续续坍塌的医院楼房跑去,途中,快速向他交代他等会要做的事情。

  这时,阻击吞噬者的众人都已支撑不住节节后退,有个运气不好的男人被不知道哪个人慌张中打偏的子弹打中了大腿,顿时摔倒在地,鲜血迸出。

  摔倒后,男人惨叫了一声,大股大股的血顺着伤口流到地上,可他却像是没受伤一样立即爬起来,极迅速的往后跑。

  但没跑两步,就被因鲜血刺激而暂时放弃何斌的吞噬者一把抓住,直接抓住他,青灰的双臂用力往两旁一撕,男人一声凄厉惨叫,身体并没有被撕裂,但人却已经昏死了。

  吞噬者往后缩的脑袋终于探了出来,嘴巴张得极大,竟一口就咬下了男人小半边脑袋。

  鲜艳的红,混着白的脑浆与黑色头发很快在吞噬者嘴里消失。

  即使这一个月来见了太多的血腥,但众人还是被吓得浑身冰冷。

  甚至有人边开枪边大声喊着自己亲人的名字。

  吞噬者却抓着已经死透的男人的尸体,转身朝唐游与何斌追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