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第74章结局

  夜闯皇宫

  到了尹凤国之后,龙胤四人一直都没有行动,最为焦急的,还是要算的上的是欧阳蒲草。

  奈何,龙胤一直都是不急不躁的,一直都让欧阳蒲草耐下性子,欧阳蒲草不知道龙胤到底在等什么。

  只是龙胤不让擅自行动,所以一连三天的时间,欧阳蒲草都是带着云轻亭到处在尹凤国的皇城之中到处乱跑。

  一直到第三天的夜晚,欧阳蒲草都睡下了的时候,突然有黑影闪躲,黑影的速度相当的快,欧阳蒲草还是警觉的感受到,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

  黑影分明是往西边的房间去了,那里是龙胤的房间,欧阳蒲草生怕龙胤有危险。

  立马跟着黑影冲到了那个房间旁边。

  黑影突然在门前停了下来,里面传来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那声音是及其熟悉的,“进来吧!”

  欧阳蒲草心中一个恍惚,难道那个黑影是特地来见龙胤的,欧阳蒲草更是忍不住在心中将龙胤腹诽了一句。

  “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龙胤的声音低沉而带着胁迫的感觉,在黑夜中有种冷凝的气息,相当的有气势。

  “启禀主上,三天之后,尹凤国的皇城中会举办烽火节,那时候也就是皇城守卫最为轻松的时候,我们可以趁那个时候来行动!”那黑衣男子恭敬的说。

  然后在临走之前,将一堆夜行服扔在了龙胤的面前。

  然后隔着窗户,龙胤只是挥了挥手,黑衣男子就了然的转身离开。

  欧阳蒲草刚要捏着步子走回去的时候,身后的声音陡然响起,“这么晚了,还要去哪里啊!”

  被发现了?

  欧阳蒲草吐了吐舌头,无奈的走了进去,对上龙胤在黑夜中宛如夜鹰犀利的双眸一般。

  欧阳蒲草忍不住一颤,干笑了两声之后,才嘻嘻哈哈的说,“原来你一直都知道我在啊!”

  “你啊!都不知道提起内力,喘息声那么中,要不是我让黑鹰别动手,不然你早就死在黑鹰手中了……”龙胤宠溺的捏了捏欧阳蒲草的小鼻子将欧阳蒲草揽在怀中温柔的说。

  三天之后,是尹凤国的烽火节,整个尹凤国的皇朝中都是相当的热闹。

  欧阳蒲草又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强行拉着云轻亭在街上闲逛,什么都觉得好玩,云轻亭虽然觉得很是无语,但是看着欧阳蒲草欢欢乐乐的背影还是觉得身体的某个地方,很是温暖,但是只是一瞬间的时间。

  因为云轻亭的注意力立马转移,分明看到走在大路中间嚣张跋扈的走着,虽然一行人都早已乔装了,但是云轻亭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是紫一帮人。

  “草,是紫他们?”云轻亭将欧阳蒲草一把拉到了角落中,然后指着远方的一行人说。

  欧阳蒲草眯着双眼看着前方,冷冷的笑了一声,然后说,“哼,看来紫也是有所行动了啊!我们走……”

  “去哪里啊!”云轻亭不明所以的看着欧阳蒲草问。

  马上就要晚上了,离晚上夜闯皇城的时间也不早了,如果脱离了组织,到时候万一耽误了时间可怎么办?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现在紫他们在明,我们在暗,我现在不打探他们的行踪,什么时候才有空啊!所以现在就是好机会……”欧阳蒲草冷眼扫过紫一行人的方向看去。

  “可是……”时间来不及了!云轻亭话还未说完,这个时候欧阳蒲草就拉着云轻亭的手然后消失在夜幕中。

  果然跟欧阳蒲草猜想的一模一样,紫他们此行亦是为了大陆志。

  匆匆回到住宿的地方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暗夜的脸色相当的不好,“你们怎么出去了这么迟,不知道今天晚上有行动吗?”

  “那是因为我们发现了紫那些人!所以是打探消息了!”云轻亭不服气的争辩回去。

  “再怎么有事,也要分轻重啊!”暗夜依旧是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说。

  “这件事同样很重要啊!”云轻亭被冷着脸的暗夜气的脸红红的。

  欧阳蒲草忍不住笑起来,连带着一向面若清风的龙胤也忍不住脸色动容。

  不知道为什么,云轻亭跟暗夜每次碰撞到了一起的时候,总是要忍不住要互掐对方一次,好像每次不吵一次就是不舒服一般。

  “龙胤,我今天跟云轻亭在外面玩的时候,无疑看到了紫他们!”欧阳蒲草冷着脸说。

  “我知道!”龙胤依旧是面色淡淡的说,好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一般。

  “你早就知道!”欧阳蒲草忍不住诧异的盯着龙胤看。

  龙胤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早在一个星期之前,我们就受到消息紫要来尹凤国了,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怎么会放弃呢!”暗夜在一旁说。

  云轻亭依旧死死的盯着暗夜。

  四人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换上了黑鹰在尹凤国的皇宫得到的太监的衣服。

  黑鹰是龙胤在尹凤国安插的死士,而且让欧阳蒲草诧异的是,这批死士被龙胤安插在尹凤国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

  欧阳蒲草诧异的是居然已经有这么久了。

  心中还是暗自佩服龙胤的深谋远虑。

  果然这天晚上对于尹凤国来说是个极其盛大的节日,就像是21世纪的春节一般的容重,连带着尹凤国这种疏离清冷的国度来说都是热闹非常的。

  家家都是张灯结彩,并且灯火通明。

  从此刻的位置看过去,甚至可以看见远处都是一片橘黄色的灯光。

  四个人穿着黑鹰弄来的那太监服。

  加上欧阳蒲草会易容术,所以三个人看上去并不是很突兀。

  由于烽火节的缘故,所以这个时候可以确定的就是皇宫之中,并没有什么人。

  在黑鹰的一路清扫之下,皇宫之中并没有什么人,龙胤从衣服中拿出一张地图,居然将尹凤国的皇宫中的每一个地方都标识的清清楚楚。

  欧阳蒲草跟云轻亭皆是一惊,显然被龙胤的能力给吓到了。

  尹凤国的布阵是三国中最为厉害的,能将尹凤国的每个地址搞得这么清楚,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所以欧阳蒲草跟云轻亭的眼中的震惊并不是不无道理的。

  四个人为了节约时间,一路上都是使用内力,不得不说尹凤国还是相当大的。

  一路上所有的人都集中在皇宫彗星宫,他们现在在偏远的深宫,但是从现在他们在的这个地方依旧能看见彗星宫的灯火闪烁,以及人们欢呼的欢笑的声音。

  现在他们在的地方是冷宫还要偏北边的清月宫殿,就是潜藏着大陆志的地方,那个地方一直都被尹凤国的族人奉为国宝的一个地点。

  “你确定,我的娘亲也在那里吗?”欧阳蒲草忍不住拉住龙胤的袖子。

  “我知道你很想念你的娘亲,但是相信我,我早就打探好了!”龙胤认真的看着欧阳蒲草说,欧阳蒲草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看着月夜下龙胤清冷而真挚的双眼,这一刻居然心中对着龙胤无限的信任。

  原本以为清月宫会是一座相当偏远并且破败的被人们忽视的地方,所以一定会是清冷一片的。

  但是让四人相当诧异的是,清月宫居然相当的豪华,宫墙之外是金碧辉煌的打造,琉璃砖红瓦铺垫,很是华美!

  欧阳蒲草的下巴都没收紧,死人行动迅猛的进了清月宫,欧阳蒲草收起自己的诧异,连忙跟着三个高大的男人冲了进去。

  “奇怪!”龙胤陡然听了下来,后面的三个人依次停留了下来。

  “怎么了?”欧阳蒲草诧异的问道,

  “怎么会没人?不应该啊!”龙胤阴沉着一双狭长的双目。

  的确被龙胤这样一说,真的是一点人的迹象都没有。

  就在四个人诧异不止的时候,这个时候突然不知道冒出了很多的箭锐利不已,朝着四人飞来,龙胤眼疾手快的将欧阳蒲草捞在了怀中,然后一个飞跃生生的避开了十几只箭。

  暗夜冷着脸挡住三人的面前。

  箭像是没有尽头一般的一直都在飞逝着。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定要找到开关!”云轻亭忍不住大声的说。

  果然这个时候暗夜虽然功力非凡,但是还是觉得有种体力不支的感觉。

  渐渐居然有箭从他们的身边划过,龙胤用内力将欧阳蒲草的全身都围绕起了一层光圈,将几人围在其中,只是这样是相当的消耗内力的。

  欧阳蒲草几人都知道这样子不是办法。

  就在广岛火石之间的时候,欧阳蒲草陡然灵光一闪,对着龙胤大声的说,“快将所有的石灯都转移方向!”

  就在三个人帮她挡住不断飞来的利剑的时候,欧阳蒲草发现不管他们转移到哪里,那些墙壁上面的石灯都在顺着他们的方向一直不断的转移着方向!

  龙胤得令,立马会意,看像那些石灯,果然真的跟欧阳蒲草说的那样,终于知道原来不是箭无穷无尽,而是因为那些石灯后面就是掩藏着一个个人……

  所以不论他们怎么逃,逃到哪个角落,那些键都会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紧紧的追随着他们。

  龙胤一个越身,飞到了吊顶之上,然后愕然迎风而立,全身的一衣袍都在迎风吹起,然后立马有内力在身体内高涨,接着身体行程了一个巨大的光圈,只是没想到的是龙胤的内力居然那么强。

  像是借用了风力一般,“破!”

  龙胤一个大声呐喊,然后一下子像是有无穷无尽的气力散发出来,击打在那些石灯之上,然后那些石灯就像是泡沫做的一般,一下子幻灭的整个天空中都是……

  更让四人吃惊的是,从那些石灯后面,居然飘落下来无数的人,原来每一个石灯后面都是一个人的存在!

  难怪他们总是觉得好像那些键就是长了眼睛一般那。

  ‘真厉害!难怪这么多年所有的人都不敢侵犯尹凤国,虽然尹凤国一直都不是很富庶……“云轻亭忍不住啧啧称叹。

  第82章破阵

  一个完美的落身的龙胤站定之后悠悠的说,”这个阵法不过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会有四关,我们才会看见大陆志的搜藏地址!“

  龙胤的脸色沉浸在黑暗之中,忽明忽暗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只是想当的凝重。

  欧阳蒲草突然觉得她将一切的事情都想得太简单了,原来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以真的人作为阵法的根基,或许这样绝妙的点子也就这个名族才想的出来吧!

  四个人继续往里面走着,一会之后原本石墙上面的灯光全部都没落,一下子整个大殿变得幽暗无边,”啊……怎么没灯了?“

  欧阳蒲草诧异的叫了起来,不明所以,这个时候接触到一个温暖的身体欧阳蒲草知道是龙胤,这才觉得心中的大石头落下。

  然后立马有一股幽暗的灯光被点燃,是暗夜将火石点燃了。

  ”这是怎么会是?“云轻亭忍不住出声。

  就在四个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冲出来十几个一模一样的铜人。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十二铜人阵!“云轻亭看着那十二个铜人,忍不住浑身颤抖的问。、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尹凤国将大陆志的藏在了清月宫这个人人皆知的地方,却是二十几年来都没有人得到,原来是因为不管什么样的高手来到这里,或许就死在了第一关上,或许是第二关上,更别提其他的阵术了。

  四个人不敢懈怠,当十二个铜人冲上来的时候,四人亦是使用了全身的内力对付着这十二个铜人,招招都是击中死穴,只是四个人击打了一会之后,气喘吁吁的聚集到了一处,”怎么办!主子,他们简直就不像人,压根就不会受伤啊……“、

  连带着一向冷静的暗夜都忍不住颤抖着说。

  ”好累好累……他们不是人吧!“欧阳蒲草亦是忍不住浑身,颤抖着,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累的!

  这些人就像是没有感觉一般,就算打在他们的身上,就像是打在一个傀儡上。

  龙胤并没有说话,只是蹙着眉,然后一跃到房顶上,从上往下看,居然发现所有的铜人头顶上是一块黑点,那那个地方,十二铜人在跟三人打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让他们攻击他们的头顶,所以一直都是近距离的攻击,也就是这个原因,三人才会那么累!

  ’”头顶,头顶就是他们的名门……“欧阳蒲草在上方大喊,然后从上方往下一个冲刺,对准那个黑点就冲刺下去,然后那个铜人就像是粉末一般悠悠扬扬的画作了云烟,然后飘落的到处都是的……

  欧阳蒲草他们立马会意,知道了龙胤的意思,每个人都是对准着铜人的头顶,然后攻击下去,果然那些铜人就像是抽走了精神一般,全部都化作了粉末……

  四个人不敢掉以轻心了,这才第二关,他们就有点精神虚脱,接下来还有什么等着他们,他们心中一点底都是没有的。

  但是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多了,烽火节结束了之后,大批的人马一定会回到清月宫的,所以他们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快点到大清月宫的最里面。

  那里有他们一直都想要的东西。

  欧阳蒲草心中焦急不已,娘亲一直都被关在这个地方,这么多年来是不是很孤寂,虽然心中这般难受着,但是欧阳蒲草更加迫切的以往早点见到母亲。

  龙胤在一旁用力的捏了捏欧阳蒲草的手,像是给欧阳蒲草气力跟勇气,欧阳蒲草这才缓了缓心声,无声的信息在两人之间流转着。

  刚从刚才的铜人阵走出来,这个时候来到一处灯光聚顶端的地方,居然让四人诧异不止的是,这个地方居然有三个出口,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不知道到底哪个门才是通向顶端的那个通道,都知道要是走错了说不定就是万丈深渊呢!

  ”走哪个啊!“欧阳蒲草迷惘的看着那三个出口。

  ”这样吧!欧阳蒲草跟我走中间,暗夜走最左边,云轻亭走最右边,有意见吗?“暗夜是不会有一件的,欧阳蒲草的内力最差,由龙胤保护着,这样是将危险降低到最低的唯一的办法,云轻亭虽然有意见,但是这几天龙胤的实力也是看到的,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具体的意见了。

  ”你要将欧阳蒲草保护好,知道吗?“云轻亭鼓着下巴,不知道再跟谁说话一般,但是三个人都知道是跟龙胤说的。

  龙胤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点了点头。

  于是四人就这样分开行动了。,

  一路上龙胤都是一直牵着欧阳蒲草的手,那炙热的温度,让欧阳蒲草诧异不止,这温度是来到这个异国感觉到最为温暖的温度之一了……

  欧阳蒲草真的很感动了,全身心的依靠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大概走了五分钟的时间,两个人都是精神高度紧绷,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出现什么暗器,所以两人都是很谨慎的,也并不知道暗夜跟云轻亭那边是什么情况。

  这个时候每每多走一分钟都是危险的。

  就在欧阳蒲草跟龙胤走到一个大殿中间的,突然之间一下子灯火通明,欧阳蒲草跟龙胤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皆是吃惊不已。

  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清风殿之内,还有一个小的殿堂。

  上面赫然写着祥云阁。

  ”这里?“欧阳蒲草不解的看着那华美的殿堂,金碧辉煌用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莫非这里就是大陆志的掩藏之处了?“龙胤一旁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似乎幽暗之间,有清淡的琴音说不清的恍惚传来。”龙胤,你有没有听到琴音?“

  ”琴音?“龙胤俊逸的脸上满是茫然,”没有听到,你会不会听错了!“

  欧阳蒲草也怀疑自己太过紧张,以至于听错了,于是又仔细聆听,”不会啊!我真的听得清清楚楚呢,就在这个大殿之内!“

  ”那我们且就这样走一趟吧!“龙胤笑意盈盈看着欧阳蒲草,两人的手握在了一处,然后笑着说。

  欧阳蒲草点了点头,两人用内力将脚步声掩盖,以至于能清楚的听清楚那声音的来源之处,两人打开殿堂之门,里面更是灯火通明,华美异常,让两人吃惊不已的,是正中的殿堂之内的高坐之上,分明是一白皙白衣女子,长发飞舞,双手在琴弦上随意的拨动,然后有淡淡的琴音从纤长的指尖传来……

  ”龙胤,你听到了没有!“欧阳蒲草开心的拉着龙胤说,那音乐真是美妙啊!

  龙胤说不清的恍惚的看着欧阳蒲草,心中了然了,这分明就是失传已久的,千里琴艺,对于内力尚浅的人来说是可以控制的,但是对于他们内力深厚的人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别听!欧阳蒲草,将耳朵捂住!“龙胤迫切的帮助欧阳蒲草用内力捂住。

  但是欧阳蒲草这个时候却像是着魔了一般,更是丝毫的理智都没有了,这时候眼中居然有淡淡的血丝流转,哪里还有意识的控制啊!

  龙胤在心中大呼不妙,这千里琴音的威海是相当大的,一开始是渐渐沉醉于琴声,但是时间久了,就是失去心智,然后自相残杀?

  龙胤红着眼睛看着欧阳蒲草,只是欧阳蒲草的娇俏的脸上渐渐染上浓重的杀气,眼中亦是一片血腥,到大呼不好!

  一边加重手中的内力,但是这丝毫都是没用的,这个时候欧阳蒲草眼中嗜血的魔性,只是更加强大了。

  ”蒲草儿,你给我清醒点!“龙胤猛烈的摇晃着思绪不沉稳的欧阳蒲草。

  ”你是……你是谁啊!“欧阳蒲草可爱的笑出了一张小嘴,然后不明所以的看着龙胤,好像龙胤真的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我是龙胤啊!欧阳蒲草,你给我清醒点!“龙胤手中的内力不断的高涨,然后不断有悠悠的内力在欧阳蒲草跟龙胤全身流转着。

  欧阳蒲草眼中的色彩越发的迷惘着,渐渐被浓重的血腥取代了。

  龙胤知道这样没有用,所谓擒贼先请贼王。

  龙胤的眼中说不清的恍惚而过一丝杀气!

  魔音

  龙胤对着那魔音的来源就一个飞身,然后直取那女人的头颅,女人的嘴角扯出一丝嗜血的笑意,然后一个飞身,带着手中的木琴,一下子飞到了上端,手中的琴音还是没有断,亦是在不断的拨弄着。

  白衣女子转身,龙胤跟女人来了一个碰面,那女人一脸的妖艳,长得居然极其的柔美,黑色的长发飘动,随着衣衫的摆动,亦是砸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

  ”纳命来……“龙胤使出全身的内力,龙胤生知现在这时候就要速战速决。所以现在刻不容缓。

  只是白衣女子似乎看透了龙胤的计谋,然后一个转身就生生避开了龙胤的攻击,”那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

  白衣女子妖艳一笑,然后迅速被嘴角的笑意取代。

  龙胤大惊,他刚才的掌间生风可是使用了十足的内力,但是居然不能伤到这个女人分好,眼神亦是更加的清冷。

  只是在白衣女子身后刚才坐的那个软榻,生生被劈开。

  泵的一声,然后迅速白沫在空中飞舞。

  ”你到底是谁?“龙胤忍不住问。

  ”哈哈哈哈哈……那我就让你死也死得痛快点,告诉你也是无妨的!我就是白白雪风花!“白白雪风花的笑声在空中肆虐不已。

  听到龙胤的耳中却是惊诧不已。

  这个白衣女子居然就是传说中二十多年前那个嗜血不止的白雪风花,后来就一直都没有她的消息了,所有的人都以为白雪风花死了,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活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尹凤国到底花了多大的代价的,但是让人的诧异的是,居然是白雪风花居然甘愿在这里死守着这里,简直让人诧异不止。

  ”没想到十几年前,那时候叱咤一时的白雪风花居然会在这里甘心守护大陆志!真是稀事稀事啊!“龙胤亦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

  ”小娃娃,姐那时候名震江湖的时候,你还在你妈妈怀中的撒娇呢吧!“白雪风花亦是不甘示弱!

  母亲!

  龙胤的心头一颤,他不过是个影子,一直以来都是如此,这点是他最不愿意想起的心事,但是现在却被白雪风花提起,心中自然是相当不舒服的!

  浑身的内力肆意的流转,”哼!妖妇,纳命来……“

  龙胤又是一个翻转,然后全身的内力都聚集到了手掌中,像是有一道长虹从龙胤的手中冒了出来,然后对着白雪风花就是一掌,只是没想到的是就在此时,白雪风花飞上上天,嘴角笑意浓浓,然后纤长的手指一个用力的拉扯,立马有五颜六色的琴音像是利剑一般传来。

  龙胤闪躲的相当的吃力,一边闪躲着,一边感觉从四处有着利剑向自己传来,这种感觉相当的不好,刚刚闪避到了左边,右边又传来同样的琴音飞剑!

  龙胤不断的闪躲,白雪风花手指亦是片刻都是不停的,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只会耗干他的内力,这点龙胤是可以确定的。

  所以龙胤的眉心一皱,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迅速将内力聚拢,然后将自己包裹在一个光圈之中,然后这个光圈像是速度一下飞快了千百倍一般。

  向着白雪风花一下子飞逝而去,白雪风花原本妖艳的脸上,一下子脸色一沉。

  ”这是传说中的光之盾!十几年前就听说失传了啊!怎么现在?这是?“白雪风花的脸色大惊,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娃娃功力居然这么深厚,要不是她早有预防,这个时候说不定还会栽在这个小子手上了。

  但是也就在龙胤飞身而来的那一瞬间,白雪风花的眉心一挑,然后一直站在远处的欧阳蒲草向着龙胤刺杀而来。

  欧阳蒲草早已被这白雪风花给控制了,所以现在的欧阳蒲草就跟傀儡没差的,这个时候她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凭借一股潜意识对着龙胤刺杀而去。

  龙胤知道不妙,一个转身,生生避开了欧阳蒲草的刺杀,”蒲草儿,我是龙胤啊!你清醒点!“

  光之盾被欧阳蒲草破坏,一时之间,欧阳蒲草的刺杀越来越猛烈,龙胤只能一边闪躲,一边将欧阳蒲草护着。

  还要一边对付冲上来的白雪风花。

  这是这个时候白雪风花突然眉心一闪,然后原本是此刻龙胤的琴音,这个时候却是突然转向欧阳蒲草,龙胤心中大惊,不能让欧阳蒲草受伤,那一瞬间能想到的事情是很少的,就是不想让欧阳蒲草受伤。

  于是用内力行程一道光盾,将白雪风花的琴音闪避在内力之外,只是这个时候白雪风花的眼神一个转换,龙胤心中大为一惊,但是知道这个时候也是没用了,身后的欧阳蒲草全身都被控制了,龙胤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任由背后一掌劈在他的身上。

  祸不单行,后面被欧阳蒲草劈了一掌,前面的白雪风花亦是一阵琴音直穿龙胤的胸膛肺腑之间。

  ”啊……“龙胤大吼了一声之后,全身皆是浴血一片。

  白雪风花嘴角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深重,这个小子想跟她都是不是还嫩了点。

  欧阳蒲草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重,眼前原本像是陇上了一层薄雾一般,此刻居然渐渐像是薄雾散开一般,然后渐渐的清明起来。

  原来这个时候龙胤居然缓缓的倒在了她的面前,全身一身鲜血笼罩在身上,”龙胤……龙胤,你怎么了!“

  欧阳蒲草一把将颓然倒在了地上的龙胤抱在了自己怀中。

  泪水一下子迷茫了双眼,”蒲草儿,你没事……就好!“龙胤的手渐渐的抚上欧阳蒲草的脸颊,然后在双眼闭起的一瞬间,又渐渐地闭起来,然后最后双手颓然的坠落一般!

  只是嘴角的笑意却是那般的清明,”龙胤,你不能死啊!你还没有娶我呢……你不能死啊!“

  欧阳蒲草哭着疯狂的嘶吼起来了。

  ”哼!你们倒是情比金坚啊!这小子还没死呢!只是中了我的七转轻音罢了……不过,过不了多久也是非死不可的命了!“白雪风花哈哈大笑,妖娆的脸上慢慢的都是得意。

  ”是不是你杀了龙胤的,我要杀了你!“欧阳蒲草气愤不已,脸色狰狞的通红。

  ”我……你开什么玩笑,杀了你这个老相好的人可是你自己呢!“白雪风花一片了然的抱着自己的手中的琴,然后笑的放肆!

  ”她自己?“怎么可能!欧阳蒲草不相信贵不相信,但是还是将龙胤翻转了过来,然后果然看到龙胤背后的那一掌分明就是拜她自己所赐。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使了什么妖术的?“欧阳蒲草心中已经渐渐可以确定的,就是刚才为什么她的意识会越来越不清明,就是因为那时候被这个妖妇白雪风花给控制了。

  ”哈哈哈……小娃娃,算你聪明,可是你能奈我何,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我就要你们都死……“说着这时候,眼底就是一片嗜血的阴狠。

  然后对着欧阳蒲草就飞身过来。

  想杀她?没那么容易!

  欧阳蒲草一个闪躲避开了白雪风花的刺杀,现在的她不会那么容易被控制了,因为……看着怀中的龙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