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的劲都无法再拖动对方分毫,于是他果断地放开了手中的人质,从腰间掏出另外一把手枪,瞬间变身双枪威猛男,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皇帝陛下,国父大人。」

  潘多拉在的声音通过精神连结传了过来,「由于没有希灵前哨基地的支持,时间静止只能持续十五分钟。」

  「好,」

  我在心中对潘多拉说道这种联系方式还真是方便「现在他们已经方寸大乱,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是……」

  陈俊在一旁试图指挥一下。

  「为了帝国!」

  但是一向毫无感情波动的潘多拉突然很热血地喊了一句,不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如一道白色闪电向对方冲去。

  啥?这是啥情况?三无萝莉突然变成了暴力热血美少女?陈俊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打结。不不不,问题的关键不是这里吧……

  潘多拉这一番大动静立刻引起了三个暴徒的注意,在这种万物静止的状态下,突然跑出来一个穿着奇怪白色铠甲、脸带面罩的小女孩,真是想不注意都难啊!

  神经已经高度紧绷的他们此时已经顾不上思考现在的异象是怎么回事以及面前的小女孩是什么人,几乎是下意识地,三个人一同举起了枪,指向正冲过来的白色身影。

  「砰砰砰」几声枪响高速移动中的潘多拉以完全违反运动定律的方式猛然停在原地,右手五指张开,直直地伸向前方,如一尊静止的雕像一般,一动一静之间强烈的对比几乎让我以为刚才潘多拉猛冲的样子是一场幻觉。

  好像水波纹一样的波动在潘多拉前方扩散开来,几个已经变形的金属圆柱被这层屏障挡在外面,然后无力地落在地上……远超人类文明几个层次的希灵帝国,怎么可能会惧怕人类简陋原始的热武器?

  几个嚣张男子彻底傻了,周围的异象和面前的怪萝莉让他们产生了自己已经不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错觉。

  就在这时,潘多拉毫无感情的声音传了过来。

  「确认受到攻击,威胁等级零,采取威慑措施——」

  伴随着潘多拉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她向前伸出的右手猛然间发生了变化,空气中迅速浮现出的黑色金属物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组装成了一个足有四米长、半人高的长方形巨炮,在炮身上那堆复杂的零件之间,浅蓝色的能量网线如同血管一般脉动着,这些能量网线从长方形的炮口开始,一直延伸到炮身的尾部,汇聚成数道粗大的线缆,和潘多拉的右半身完全融合在一起。

  「潘多拉1000毫米对舰幽能炮,进入发射预热状态……」

  现场的三个人完全傻掉了……

  「这……怪物啊!」

  中间的威猛双枪男猛然发出一声惊呼,转身就跑,可是就在他转身的同时,潘多拉的左手迅速组合成了一门三联装六管机炮,伴随着机炮开火时巨大的轰鸣声,双枪男腿一软,瘫倒在地上,当场尿如雨下……

  毫不理会现场其他人惊骇欲绝的目光,我只是仔细地观察着小萝莉潘多拉手上装备的两件巨大的兵器,先不说那个简直是顶梁柱一样的长方形幽能炮,就光是那门三联装六管机炮就已经比这丫头的身体都大了,豪无疑问,在潘多拉三无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一颗充斥着暴力与战斗欲的内心啊!

  另外,萝莉  巨大兵器,这样的场面还真是出人意料的养眼呢……

  「你……你是……什么人……你是……」

  三人中一名红发的年轻男子语无伦次地说着,手中的枪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那东西和潘多拉这个终极人型兵器比起来甚至连玩具都算不上。

  潘多拉毫不理会对方的问话,只是将右手一抖,手中的巨大兵器发出咔咔两声响,紧接着那门「潘多拉1000毫米对舰幽能炮」的如同发动机喷口一样的长方形炮口中开始汇聚起耀眼的蓝白色光芒。

  「够了,潘多拉。」

  我对潘多拉阻止到。身为一个「希灵将军」,杀死敌人对她而言简直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的事情,如果我再不出声阻止的话,面前的三个倒霉鬼一定会成为历史上第一批被外星对舰武器汽化的人类。

  虽然我并不在意他们的生,但是这会带来不少麻烦。就这么杀死他们的话,一会时间静止效应结束之后一定会引发混乱的。

  「遵命。」

  随着潘多拉的回答,两个巨大兵器迅速折叠、消散在空气中,潘多拉已经部分机械化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

  这时三个已经有些精神失常的男人终于注意到现场还有两个可以活动的人类,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从刚才其中一个命令那个「怪物」的情况来看,对方绝对不可能是什么一般的人物。

  于是,下一秒三个人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向我和陈俊望过来。

  被三个虎背熊腰的大老爷们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简直就是一场地狱啊!

  刚才那个被潘多拉一轮扫射吓得失禁的健壮男人此刻已经是涕泪齐下:「饶了我们吧!您大人有大量,一定不会把我们这些普通人类放在眼里的……」

  ……这是在说我不是人么?虽然看到潘多拉那个样子产生这种联想十分正常,而且我也不大介意。不过陈俊好像吃他一记嘲讽。

  「愚蠢的碳基生命,」

  潘多拉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伴随着诡异的电子颤音,「不要妄图混淆国父大人的判断!睿智如他是不会像陈俊皇帝那么轻易被你们糊弄的。」

  咳咳……潘多拉,你群嘲了……

  先是被人不小心剔除出了人类的范畴,又被自己的妹妹兼手下不小心鄙视了一下,陈俊有些尴尬地说道:「咱们先不讨论物种的问题,潘多拉,咱们还是不要杀掉他们的好,否则一会时间恢复运行了会有不少的麻烦,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们失去记忆或者……」

  「或者变成傻子什么的?」

  我拍板做出决定,在精神网络中对潘多拉命令。

  毕竟我还是很人道的,如果让对面的三个倒霉鬼知道自己的智商即将和老鼠走在一个水平线上,估计他们会立刻崩溃掉。

  潘多拉点了点头,然后向三个已经集体失禁的前暴徒走去,一边走着,她的右手一边变成了一支大约一尺长的蓝白相间的锥形物体,在这个锥形物体的前端则是一支闪烁着蓝光的长长探针。

  三个男人发出了绝望的哀号。

  从此,这个世界上多了三个傻子。

  第09章 人畜无害?

  十五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十五分钟里我亲眼见识了一段堪比未来科幻大片的景象,而三个倒霉的犯罪分子则完成了从悍匪到白痴的转变,想到刚才潘多拉将长长的金属探针强行刺入对方大脑的景象,我不由地又是一阵反胃……

  随着潘多拉的体内发出一阵十分轻微的嗡鸣声,时间静止结束了,人群恢复了四散奔逃,空中的纸片继续打着旋下落,半空的尘土秀够了粒子效果又继续扮演着背景的效果,与此同时,寂静的世界也一下子被各种声音所充斥,学生的惊呼声,学生的惊呼声,还有学生的惊呼声……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头都快炸了!这前后对比还真是强烈的没话说啊!

  但是很快,学生的惊呼声就小了下来,因为有人发现,刚才还无比嚣张的三个持枪暴徒已经倒在地上,流着口水翻着白眼,傻呵呵地咬着手指头……

  其实如果有细心的人注意的话,还是能看出来现场的不协调感的——虽然在之前潘多拉已经尽量将那三名犯罪分子摆放在了合适的位置,但由于时间的不连续,现场的景象还是有些异常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把一段完整的视频删掉了一小段然后又拼起来,让人有明显的跳帧感。

  只是,所有人都只顾着逃命,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点异常。

  按照一般剧情,现在应该是警察出来扫地的时间。

  以后要发生什么我没有兴趣,现在我只想赶快离开这个乱糟糟的地方。

  于是我拉着浅浅的手,叫上陈俊,快步向校内走去,前者这时候已经有些吓傻了,只知道踉踉跄跄的被我拉着拖走。

  没有人注意到,在对面的贵族学生里面,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带着惊疑不定的目光注视着我们离开的方向。

  在校园里的一幢教学楼下三人停下来喘了口气,浅浅仍然是一副魂不守舍样子,仿佛一只爱惊过度的小兔子。不停颤抖的小手交叉抱在胸脯前说道:「太……太可怕了——真是吓死我了,没……没想到,我们竟然会遇上这种事……还以为……只有电视里才会看到的,竟然在现实里发生了……」

  看着一张小脸煞白,娇小的胴体抖个不停,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许浅浅。我心疼不已,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安慰起来。

  「别怕,别怕。老师在这呢。来,你看,有老师的大鸡芭在,什么都不用怕。」

  说着,我就在这教学楼门口,青天白日之下,在来来往往的全校师生中,公然的拉开链,将我的大鸡芭从裤子中拉了出来。抓着浅浅不停颤抖的一只小手,让她握在上面。

  就像拥魔力一般,浅浅的小手一握住我的鸡芭就不抖了,本来神情惶恐的浅浅脸色也一下好了很多,另一只手也闪电一般伸过来握在我的大鸡芭上。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小手紧握的力度之大,如果强化鸡芭之前的我,估计会被她捏得挺疼,不过现在,我只能感觉一个字——爽!

  对于浅浅的反应我可谓一点也不意外。这些年在我的扭曲j滛下,浅浅早已经在潜意识中把我的大鸡芭当成了她人生的支柱。此刻,手中抓住了我的大鸡芭她一下就感觉精神上有了依靠。

  旁边来来往往学校师生对这滛邪的一幕不但没有感到惊怒,反而一个个都一脸认同的看向我们。

  「看那,那是陈老师吧。」

  「是啊。在用他尊贵的大鸡芭安慰那个女生呢。」

  「那个女生是谁啊?」

  「好像是陈俊他们班上的,叫许浅浅。」

  「真好。我也想被陈老师的大鸡芭安慰呢。」

  无视旁边的议论,我的注意力都会怀中这个抓着我鸡芭的女孩吸引了。她抓着我鸡芭的小手,好嫩,好爽。不是说以前她的小手不好,而是现在佛仿变得……变得就好潘多拉的外星小嫩手一样。这样想着的我瞄了潘多拉一眼,然后恍然到。对了,我给潘多拉下过命令,今后凡是靠近一百米内的漂亮女性都用她的外星技术美化一下。

  抬眼四周扫了一下,旁边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果然那些长得有点漂亮的女生都好像变得更漂亮了一点。

  「也就是说浅浅的ru房和小肉|岤也都变得和陈倩与潘多拉一样了?」

  我低下头检查起怀中呆呆抓住我鸡芭不放的少女。一只大手从她的腰际插入她的衣服中,在她光洁的小腹上抚摸了一阵,然后攀爬而上,潜进||乳|罩中一把握住了她的小鸽||乳|。

  「唔!」

  浅浅被我这一爪抓得轻吟一声,抓着我鸡芭的两只小手都是一紧。

  「果然,这舒适的手感……」

  我一手将浅浅搂住,一手插入她的衣服惬意的把玩她的小鸽||乳|。捏得兴起的我甚至一低头,印上浅浅的樱唇亲吻起来。大舌头闯入她的小口里肆意翻腾,亲得兹兹作响。

  浅浅在我的侵犯下,只知道用她那丁香小舌笨拙而被动的应合着我。两只小手本来就握着我鸡芭的小手,则在多年的习惯下自然的套弄起来,为我打起了手枪。

  陈俊则略带担心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和自己青梅竹马有着朦胧感情的元气女孩被我揽在怀里细细安慰。看着浅浅在我的玩弄下,煞白的脸色渐渐嫣红;满是惊惶的眼神也慢慢迷离起来,这才放下了一点心。

  这一幕被我的眼角余光扫到后,只觉得比平时单独j滛浅浅时更加兴奋。鸡芭很快就感觉到了暴发的边缘。我抬起头来离开了浅浅的嘴唇,两人交杂在一起的口水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不待眼神迷离的浅浅回过神来,我将她从怀里推出,再把她的脑袋一压,压得她弯下腰去,头被我抓着按到了跨前。

  还没回过神的浅浅一阵踉跄差一点没有站稳,急忙把双手从我的鸡芭上拿开,顺势一把抱住了我的腰,稳住了自己的身形。紧接着一根大鸡芭就闯进了她的嘴里凶猛的暴发起来,大股大股的浓精迅速灌满了她的口腔。猝不及防的浅浅被呛得直咳嗽,jing液弄满嘴都是。

  一旁的陈俊看到浅浅被我的jing液呛了满嘴,前向走了半步,然后又退了回去。

  想上来帮忙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只好不安的站在一旁看着浅浅一边咳嗽着,一边将我的jing液吞入。对于这个应该在未来成为自己妻子的少女,陈俊还是很有感情很关心的。

  一直等到我惬意的在浅浅的小嘴里射出最后一滴jing液,然后抽出鸡芭顺便舒爽的浅浅的俏脸上抽打了几记后。陈俊才找到机会关心了浅浅一句。「浅浅,你现在怎么样了,感觉好些没有?」

  「唔,没事了,阿俊。现在好多了,吃了老师的jing液后。心里感觉安稳了不少。」

  刚刚才平复住咳嗽的浅浅心中一暧,有点小开心。「阿俊还是挺关心我的嘛!」

  她在心里甜甜的想到,沾满我jing液的小嘴挂上一丝笑意。随即便被我推到了教学楼门口的墙上。

  「阿俊你对老爸还放不下心吗?安心,只要被你老爸我用大鸡芭cao上一番她的小肉|岤,一会就没事了。」

  我头也不回的对陈俊说到,死死的将浅浅抵在墙上。

  一手提起浅浅的一条细腿让她勾在我的后腰上,然后顺手不停的抚摸着她白嫩的大腿;一手伸进浅浅的短裙里,拉开她的小内裤。挺着腰,将gui头顶上饱满的小肉|岤摩蹭起来。拉住内裤的手还用大拇摁住她的阴di揉来揉去,让浅浅那敏感的荫道里迅速的温润起来。

  「对……对啊……阿俊……有……老师的……大鸡芭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只要……让老师的大鸡芭……cao一cao……cao一cao……我就……啊!」

  被我弄得舒爽不已的浅浅一边喘息着接受我的侵犯,一边歪过着头,断断续续的反过来安抚着陈俊。不等她说完,感觉她的荫道已经做好准备的我,身形向前一压,抵在她阴沪上摩蹭了一阵的大gui头挤开那饱满的|岤肉,顺势便滑进了那娇嫩美妙的小肉|岤中抽锸起来,让浅浅发出一阵荡人心魄的呻吟。「啊……啊……好爽!老师,老师的大鸡芭插进来。好舒服,阿俊,阿俊,老师的大鸡芭……插进来了,cao得我好舒服……」

  看着这个对自己有着不一般意义的青梅竹马被自己的义父紧紧的压在墙上。

  抬一只脚勾在自己义父的后腰处,义父的一只大手还不停的在这只纤细美白的嫩腿上不停的抚摸着。而义父的另一只手则从她的腰间,插进她的衣服中。本来帖身的衣服被塞进一只手后凸出一条痕迹一直延伸到了胸间。本应被ru房所撑起的地方现在看着更是高高隆起,并不停的翻腾,让人依稀能感觉到下面的揉弄动作。

  而自己义父的下体部位更是紧密的顶在自己青梅竹马的两腿之间。

  虽然被那短裙和自己义父的背影遮住,不能一窥究竟。但是从那自己义父那不停耸动的动作,和青梅竹马口中不停传出的销魂呻吟中。陈俊清楚的知道,这个和自己相互都有着蒙眬爱意的少女。她那做为一个女性最神秘最宝贵的蜜|岤。

  正被自己义父的大鸡芭一下又一下肆意插入抽出,尽情j滛。

  「嗯看见了!看见了!浅浅你加油。把你的小肉|岤给我爸的大鸡芭好好的cao一cao 然后再也不用怕什么坏人了。」

  早已在我的常识扭曲下,坚信着我的在鸡芭是万能神物的陈俊;看着这应该在未来成为自己妻子的少女,被自己的义父摁在墙上狂j猛cao,不但没有一丝愤怒,反而激动不已的我身后窜来窜去。要不是我曾经明确的告诉过他,我cao|岤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就算帮忙也不行的话。

  他恐怕已经上来给我推腰,亲手帮助我的鸡芭j滛她未来的妻子了。不过此时的他在窜了一会后只能无奈的站在一边用语言给浅浅打气。

  「唔!……好……好的……阿俊……你放心……老师的大……大鸡芭……在我的小肉|岤中……插得可深……可……猛了……连……连我的芓宫……都……不停……被老师的大gui头……闯进去……闯进去j滛呢……」

  感受到了陈俊口气中那深切的关心,浅浅的芳心一阵悸动。虽然被我j得魂魄都差点散了,仍然在呻吟浪叫的间隙,断断续续的对陈俊回应到。

  感受着两个少男少女相互之间,蒙眬却真切的情义。然后在少男的面前,在少女自己的配合下,挺动着鸡芭不停在少女的蜜|岤中撞击。这新奇的感觉,让我分外神勇。

  越来越猛烈的挺动让浅浅甚至在一波又一波的撞击中靠着墙被越顶越高。刚刚把gui头挤进她的小|岤j滛起来时,浅浅单立着的那只脚还是稳稳的站在地上的。

  而现在,她的那只脚却已经不得不垫起脚尖,方能堪堪够到地面。娇小的胴体就像是挂在墙上,全身的重心,几乎都落在了我和她不断撞击着的结合部。

  这使得我可更加深入的cao进她的体内。如果是被希灵的力量改造前,她的小肉|岤如果承受了我这样猛烈的侵犯,估计早就又爽又痛的给j晕过去了。不过现在渐渐却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滋味,我也是一样。终于,当浅浅扭动着身体,在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