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扇(1/2)

加入书签

  在百花杀离开深水竹林的第二天,曜父便带着我向东方走去……

  我把这段日子看成是一种旅程,我想我们总有一天会回到琅中谷的,或许当琅中谷又开始下雪的时候,我们就会回去了,还像以前一样,在每一个天黑,都有曜父为我掌灯指路,让我归家。

  可渐渐,在离琅中谷越来越远的路途中,我开始明白,或许,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就像我再也回不到我百岁之前。

  百花杀离开的时候告诉我,“九佩,你会成为凤凰的王,在此之前,你不要爱上任何一个人,这个世间总是不免情深不寿的悲剧”

  我只是听不懂,我还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我还不懂什么是爱。

  或许,爱是一种相守,就像我爱我曜父一样,我总是希望和他能永远在一起。

  可是我曜父却对我说“佩儿,你所说的和百花杀口中所谓的爱是不一样的,你还太小,还不懂得深情不寿……我希望你永远不懂”

  说这话的时候,曜父抬头看着天,眼里充斥着悲凉。

  曜父说得对,我应该永远不要明白的,因为我不想让他难过,我愿意永远是个孩子,那样我就可以一直在他身边。

  姬娘是苏赛手下一个舞姬,苏赛是谁?

  苏赛是仲尼城的一方城主,这座隐世百年的城,听说一百年前,有着最为富有的财物,四海八荒的富人都希望在此留下一座温柔乡。

  可是百年前,它隐居世外,一夜之间,这座繁华的城,成了传说中一场虚缈的梦,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它。

  可是曜父却轻易的带着我走进它,这座隐藏在广茂绿林里千年的城,安静的沉睡着,可是依然随处可见它的繁华富有,因为在这座城里,黄金如破石,翡翠可砖瓦,人人苏绣云锦,碧玉加身。

  可是在这里,最为卑微低等的是舞姬。

  她们穿着绫罗绸缎,化着浓烈的妆容,带着五彩的琉璃首饰,即使可以跳出倾城倾国的舞姿,也不会有一个人鼓掌。

  姬娘就是其中的一个,可是她不同的是,她的雇主是这个城的城主苏赛。

  曜父和我入城的第一日,就在苏赛府邸,他用了最热情的仪式接待我们,尽管考虑到曜父不喜热闹,可我们的到来还是轰动了一个城里的人。

  苏赛说,能到这个城的人,定是不凡的人物,当看到我曜父的第一眼,他就有感觉,此人是要他倾尽财富也要细心接待的人物。

  因为曜父清冷,我却显得闹腾,所以给苏赛倒没留下什么尴尬,在迎接我们的琼华宴上,给我们献舞的就是姬娘!

  她穿着百蝶衣,手握桃花扇,在藤蔓上跳舞,她的倾国倾城舞,果真是如同精灵一般,把衣上百蝶跳活了,明明没有用什么幻术,却比幻术更精。

  我看得呆了,而曜父眼里早已靠在卧上斜斜闭眼,如同入睡多时般安祥,我想定是因为他想到了什么事,让自己不忍再看下去了。

  我并不知道在这个城里是不能给一个舞姬鼓掌的,所以一舞终了,也只有我手掌间发出的碰撞声划破这个诡异下来的夜。

  与此同时,我的曜父睁开了眼,眼里波动不大,只是颇为无奈的看着我。

  然后,在众多惊诧鄙睨的眼光中,我对上了姬娘的眼,那里面莹莹泪光,带着惊喜,感激和焦虑。

  她最终向我微微欠了个身,我看到她嘴角微翘的笑容在她浓烈的妆容下竟是落寞哀怨。

  我没有想到第二日,当我推开门,会看到姬娘,她还是那抹桃色浓妆,素白的裙衣,手握着一把桃花扇。

  她看到我,表情有些强忍的激动,我想她是有话要对我说的,可我没想到她走过来,竟向我伏首下跪,

  “尊贵的客人,离开的时候,请带上姬娘”

  我还没来得急惊讶,就听到身后曜父的声音,不冷不热,

  “为何要离开?”

  我浅笑着转过身去,站在曜父身后,他任由我拉着他的衣袖。

  “姬娘想要得到自由和尊重,”

  她看向我,眼里的泪终是流了下来

  “姬娘自出生以来,就生活在仲尼城里,身为一个舞姬,在这里是最为低贱的人群,可昨夜小客人却为姬娘一舞鼓掌,姬娘心生感激。姬娘明白只有在仲尼城外的世界姬娘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曜父光是直直看着她,眼里清冷,有种可以把人看穿的压迫感。

  我听到曜父不冷不热的说“你身上怨气太重,即使是到了外面,也可能活不长久”

  曜父说得对,她的眼里,那莹莹泪光之后总是有很浓的厉色。

  她楞了楞,手里紧握着那把桃花扇,她去哪里都一直带着它,我想那对她定是很重要的。

  那时,我并不知道那把桃花扇是苏赛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