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石林牙夜遁入(一)(1/2)

加入书签

  “药师,这河面上穿梭的快船是来自大沽的?”耶律大石皱着眉头问道。

  “是的,大石林牙。溯桑干河以上,到武清、安次、固安都能看到这些船只的踪迹,甚至有快舟前探到了玉河附近。”怨军统领郭药师恭敬地答道。

  “啊,上溯到了这么深?”耶律大石吃惊道,玉河就在燕京城西南方向,宋人的快舟居然窥探到了那里,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是的,大石林牙,我们没有水军,有些小船渡舟,根本不管用。听说南京道兵马元帅司原本有一支水军驻扎在武清,还有二三十艘战船,但今年三月据说因为几个士兵不小心走了水,烧的一干二净。”

  这事耶律大石知道。辽军一向对宋军保持优势,这支水军只是用来巡检边关河道的,作战能力不是很强。加上这几年辽军全力对付金军,没有精力南顾,这支水军就更加松懈了,居然有士兵饮酒闹事,一把大火把停泊在港口里的战船全给烧毁了,使得今日宋人船只纵横来往,辽人居然只能在两岸坐看。

  长叹一口气,耶律大石只能继续赶路。那几艘船只停在河中,往这边眺望了一会,应该是发现这边数千人马,然后分出一艘船只,划桨扬帆,顺流而下,速度之快,不输快马奔跑,很快就消失在河面上了。不用说,肯定是去大沽城报信去了。

  一路上,看到不少互相搀扶的灾民,他们衣衫破烂,脸色灰青,眼神呆滞,行动蹒跚,沿着大道缓缓地向大沽城方向前进。

  他们看到数千怨军和骑兵,居然毫无反应,只是继续麻木地向前走着。他们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也不再畏惧什么了。

  怨军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一路蜿蜒的灾民队伍,队伍里或许有他们的同乡,或许有他们亲朋族人。怨军可能脸色多了两三分生气,但眼神里同样满是麻木和绝望。

  骑兵看着这些灾民,他们知道,这些人除了半条命,已经一无所有,已经不值得耗费力气去洗劫了。

  数骑突然奔出队伍,冲进灾民中间,娴熟地从地上掠走两人,看样子像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女孩。灾民就像是一群蚂蚁,突然分开,让给冲进来的灾民,等到骑马走了,又无声无息地合在一起,继续向前走着。只有几名妇人和老汉,坐在地上大哭。但是他们歇斯底里的痛哭,只能发出轻轻的嘤嘤声,就像是某处蝇虫发出来的声音。

  耶律大石不由竖眉,他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怨军,数千军士们看着这一幕,脸上依然冷漠,但是眼睛里不仅有麻木,还多了几分愤怒和不甘。一片沉寂,如同黎明前的荒野。

  这些混蛋,这个时候了还做这种破事!耶律大石一踢马刺,坐骑载着他奔了出去,护卫们紧跟其后。

  “你们在干什么?”耶律大石冷冷地呵问道。

  正在调戏女孩的两位契丹小贵族转过头来,看到了一脸铁青德耶律大石,连忙放开女孩,行礼回礼道:“见过大石林牙,我们只是闲得无聊,玩耍下而已。”

  “闲得无聊,我立即上奏元帅府,调你们去中京当敢死军。”

  两名小贵族慌忙滚下马,跪在地上连连叩头:“请林牙饶命,请大石林牙饶命。”

  现在中京已经是面对金军的前线,派到那里去当敢死军,那真的就是九死一生。

  要是这两名小贵族拗着脖子顶撞几句,耶律大石说不定还佩服他们虽然胡作非为,但还有几分胆识。看到两名小贵族如此懦弱无胆,更是气闷,当即唤来左右,“将这两人绑了,送回到元帅府,说明情况,立即遣送到中京为敢死披甲。”

  处理了这件“小事”,耶律大石心情很不好了,郭药师等人也不敢多言,一路无语,很快就到了大沽城外五十里外,安营扎寨,然后开始对大沽城进行试探。

  离大沽城越近,各地汇集的灾民越多,到了离大沽城三十里外,发现有宋人结队出现,推着车子穿行在灾民中间,只做两件事。一是将倒毙在路边的尸首收拾好,拉到远处深坑处掩埋掉。二是将老人小孩扶上车,往大沽城里拉去。

  看到耶律大石带着数百骑兵过来,这些人居然也不慌,只顾忙自己的。这让耶律大石很是吃惊。他也曾经奉诏巡视过宋辽边境,只要辽军骑兵一出现,宋人只有两种表现,要不就跟炸了窝的马蜂,岂是一个慌乱了得;要不就严阵以待,如临大敌。哪像这些宋人,居然不当回事。这深深勾起了耶律大石的好奇。

  他斥退大队骑兵,只带着十几名护卫,靠近了一队宋人,等他们忙碌完,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