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章当孀妇或鳏夫(1/2)

加入书签

  趁着天还未全亮,这一座借助高山浮云遮挡身影的拂樱楼,徐徐移动。最终,停留在一照城北面江河上空,紧接着门窗紧闭,方方正正的九层阁楼逐渐伸缩成下尖上宽的船体,除了第九层,其他层错落堆叠。硕大的九层拂樱楼最终并成四层高,然后“扑通”重坠,在海面上翻起巨浪雪花,顺势沉入水中,船底探出数十只巨大的船桨。

  阁楼剧烈震荡吓到了不知情者,江一白他们不顾休养,急忙聚到第九层询问情况。

  第九层四面墙壁嵌着几扇近乎透明的琉璃窗,从琉璃窗往外探全是鱼、水草、蓝色流淌的泡沫等。江一白他们万万没想到拂樱楼不仅能上天,还可入水,而秦筝则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家楼主竟拿整座拂樱楼与璇玑宫做最后的殊死搏斗。

  大伙儿各种懵。

  案桌前,秦拂樱迅速摊开一招城的城池地图,华锦媗则捏着几张字迹密麻的纸反复查看。这是以前连珏给她的所有有关璇玑宫资料,其中就包括了连珏当时身为皇储,哪些年从哪些地方进的璇玑宫。

  众人吵吵闹闹地进来,秦拂樱只是竖起食指简单地摇一摇,浑身气势就让人情不自禁收声。

  华锦媗面朝秦拂樱,“其实说白了,这个璇玑宫就是一招城地底深处游移的断层。”

  秦拂樱道:“我们不知道入口在哪开启,什么时候开启,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璇玑宫游移的路线和速度,仅此”

  “而、已”华锦媗接话,“连珏进出十几年,每个入口地点、开启时间给的还算清晰,我们结合这次岚歌台的位置兴许能看出什么。”

  秦拂樱点头。不枉两人合作多年,默契与智谋均是旗鼓相当。

  众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简短交流后,直接左手快速插落各种小旗,右手则拿着一根毛笔,画出一条条庞杂交错的弧线和标注各种数字。错落的旗帜和数据,让某种入口规律即将呼之欲出了,可偏偏又差了一点什么,所以导致秦拂樱和华锦媗两人理解出来的规律性暂不一致。

  秦拂樱皱眉:“不行。时隔多年,光有岚歌台这个位置还不够,至少再给我一个点”

  华锦媗顿了下,突然抛出一旗:“假设再加上这里呢”

  那位置

  正是半邪郎初次露面的寺庙位置。

  她当时感应过地底动静,印象太深刻了。加了这一旗,一副乱中有序的“壁宿图”呈现在两人面前。两星下头是霹雳,霹雳五星横着行,云雨次之口四方。壁上天厩十圆黄,栿锧五星羽林傍,土公两黑壁下藏。

  秦拂樱眼神乍亮:“可以昨晚入口在岚歌台,下一个入口是戌宫第五的位置。按照水流和这些年偏移速度计算,璇玑宫现在应该在”

  两根手指尖同时点向某处。

  华锦媗立即吩咐江一白清算人数,秦拂樱亦是吩咐秦筝准备掏尽家底。他们最大的底牌的确是凤金猊、赫连雪、栾继冧这精简三人组,但还有压箱底牌华锦媗、秦拂樱以及整座拂樱楼。

  这次,是要破釜沉舟地赌上一切的一切

  一照城,是座建立在水上之城。水源丰富,河床稳定。但水流即便纵横交错,河流沿着哪些方向前进是早就存在的,即便是琳琅国历代开凿也只是起到修整作用。

  综上所述,秦拂樱按照一招城各处水位的计算,选择从东面顺流潜行,按图索骥。行进间,有时候碰见水流缓慢的地方,那里堆积着许多沙泥,险些深陷。有时候视野开阔些,水流就像倾斜的水槽,猛然滚动起来。

  拂樱楼磕磕碰碰地潜行,所有人心情亦是忐忑不安,因为直接钻入河流最深处再上升寻找璇玑宫,此举简直是逆天,稍有不慎就会深陷河底,死无人知。所有人都觉得秦拂樱和华锦媗做出的决定太疯狂了,但他们又不由自主地相信。

  秦拂樱盯着手中计算里程深度的工具,当到达某个度数,他喊道:“开始上升”于是阁楼在激烈水流中越发颠沛,就连华锦媗在肖定卓守护下都险些稳不住身形。

  乌漆抹黑的水域中,这个庞然大物瞄准某个方向斜往上,强行破除重重障碍,破水而出,最后湿漉漉地悬浮在一片磷光闪烁的宫宇中。

  被浸湿的琉璃窗逐渐流干后,外面的视野也就清晰起来,几个黑影闻声而来,发出如同虎啸狼吟的恐怖声音。其中一道几丈长的黑影窜得最快,龇牙咧嘴直接撞到琉璃壁上,华锦媗还未数清那张嘴里有多少颗错落的锐牙,楼体直接刺出数十支带钩的长矛,将它扎得浑身是洞,无法动弹。那些黑影顿时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地底王宫很黑很大

  拂樱楼在破水而出时就关闭了所有灯光,避免在这黑暗之中成为众矢之的。

  华锦媗虽然没有武者那种夜视能力,但她能感应得出这里遍地都是宫宇楼阁,而这些大小不一的楼阁不住人,住着各种妖物。外面有好几只妖邪正绕着拂樱楼这庞然大物打转,因为拂樱楼封闭无间,没有泄出各种人气味道,外表又有铜墙铁壁,让那些东西有些忌惮不知是何物。

  有堆尸体腐烂后变成的磷火,赶紧从远处漂浮而来,火光里夹杂着狰狞的骷髅脸,紧紧贴着琉璃壁企图往里探究竟。

  拂樱楼继续往前移动。

  这些妖邪见这庞然大物动了下,一时惊恐后退。

  地宫某处忍不住传出如同拉锯的怪叫,这一声后,这些妖物瞬间变样,有组织有纪律地扎堆堵路,个别爪印锋利地则在阁楼上寻找可破点。

  “有带头的”秦拂樱皱眉,这让拂樱楼即便是铜墙铁壁也耐不住它们的剥皮。“锦媗,马上定位焚音他们的位置否则人还没找到,不是楼阁被摧毁就是被玉琉璃追上来。”

  “明白。”华锦媗已竖指掐诀,十指翻飞,快得只剩残影。一束光从她眉心迸发而出,透过琉璃窗,直直指向某处。

  有些妖邪急忙用身躯遮挡,但光束绕躯而过,倘若前方被堵得密密实实,索性直接穿体而过,光芒弱了些,但照旧直前。

  秦拂樱让秦筝掌舵楼阁前进方向,别怕与迎面撞击的妖邪硬碰硬,就算挪得比他手里的乌龟还慢,也要硬着头皮干。

  妖邪们挡不下这座拂樱楼,于是利爪加速挠墙。挠呀挠,挠了大半天,有只妖邪挠废三根指头,总算有一根锐头扎破铜壁钻进去,刚巧李闻宜站得最近,那带着腥臭的爪子扑面而来,就距他那么点点距离,仅一点点他就被肖定卓迅速拉开了。

  利爪钩不着人就只能缩回去,换作几只爪争相掰扯裂口,一张一张龇牙咧嘴急吼吼地想通过裂缝钻进来。

  拂樱楼紧接着启动各种防御机关,各种改装过的秘密武器全部出动,例如带毒的诸葛连弩、柰何木、猛火油炬、金火灌的,毒箭火药瞄准那些裂开的口子一个一个炸,炸得企图钻进来的妖邪全是外焦里嫩的香。

  拂樱楼跌跌撞撞地前进,最终,成功地停留在光束消失的地方。

  那里是一片废墟。

  所有术士都汇聚在华锦媗身后,握刃破掌,握拳将血挤到一处,随着华锦媗的召唤,鲜血汇聚成团冲天而起,化作一条血龙,直接朝一道裂开的口子喷射而去。外面于是发出更凄厉的惨叫,比被炮火攻击更甚。

  以拂樱楼为中心,这条血龙徘徊在下方形成一片血光粼粼的光罩,将废墟笼罩其中,而纳入光罩里的妖邪则惨叫烟灭。

  华锦媗催道:“一白,抓紧时间,这个阵法我们撑不了太久。”

  “明白。”江一白早已清点完人数并各自佩戴沾有术士血的,在拂樱楼炮火和华锦媗术法掩护下,顺着拂樱楼的垂绳快速滑落下去。

  有些妖邪寻着人味想要扑咬上来,但一碰到那层奇怪的血光就嗷嗷后退。妖邪难近,可待他们落地,地面便生人影,这些人影则幻化成魅影直接缠上来。众人甩敌时不忘穿梭在废墟中寻找踪迹,可还没找着人,头顶罩着的光倒是时有时灭,搅得他们还要额外提防妖邪的偷袭。

  江一白忍不住抬头瞟了眼拂樱楼,华锦媗杵在窗前讪讪笑了下,刚刚有只妖邪侵入拂樱楼,所以一时失神了。

  华锦媗再度维持着掐诀的姿势,扭头看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