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賊)(1/2)

加入书签

  !!!!夏天的陽光是夠熱的。

  夏天的大地也足夠熱的?

  夏天裡所有的東西都是足夠熱的。

  夏天裡青年男女的心更是夠熱的。

  王一中的一顆心更是火熱無比。然而他的獵物李玉如卻是冷冰冰的。

  提起王一中可是鼎鼎有名的花花大少,人俊、體壯又有錢,不知已「宰」過

  多少女人。他憑著家產,在女人國中可說是無往不利,百發百中,可是,如今卻

  碰上李玉如這個對手。

  李玉如乃南星舞廳的舞女。她下海已有半年,但卻出於污泥而不洩。她不是

  天仙玉女,更沒絕代風華,但那大方端淑的儀態,骨肉均勻的身材,別具清新脫

  俗。她是一塊耐玩的碧玉。

  一個人如果經常吃大魚大肉,一定總想要換另一種口味,王一中就是這樣子

  才猛追李玉如。他一天到晚痛宰「肉彈」「x彈」……早已膩了!自碰見玉如,

  他便著迷了。

  他追求她已有不少日子了。他用過了種種方法,她仍是若即若離。她對他總

  是「公事公辦」。他約她吃飯,她就陪他吃飯,而且氣氛十分的融洽,只要他替

  她買了出街鐘」,她便陪他到處玩。

  她對他十分親熱,似乎十分快樂!他摟她的腰,她決不在乎!他要親她的粉

  頰,她就笑瞇瞇的任他去親,但是他若要親粉頰以外的地方時,她便說還不到時

  候。但是他若想動別的地方,她便提出警告,他若有一點強求的意思,她便要和

  他說再見。

  有一次,他做了一個試探。他吻她粉頰後問道︰「玉如,我可以親親別的地

  方嗎?」

  她媚笑問︰「什麼她方呀?」

  他指指她的鼻尖,問道︰「鼻尖,行不行?」

  她想了一想道︰「好吧!就破例了!」

  他大喜道︰「謝謝你的恩賜!」說完彎腰行了九十度鞠躬禮。

  她笑笑道︰「這是鼻尖的處女吻,你輕點!」

  他低聲道︰「你閉上眼睛吧!」

  他想要故意吻錯地方,趁機偷吻一下,這招還真不賴,可是她心中明白他的

  詭計,只是不說穿而已。她閉上了眼,但小手也掩上了櫻唇。他只得像徵式的吻

  了鼻尖一下,這個吻吻得很不是味道,他的內心不由得十分的失望和懊喪。

  她睜開眼睛,笑了一下,似在嘲笑他!

  他尷尬道︰「你怕我偷襲嗎?」

  她點點頭道︰「不錯!諾曼第防線。」

  他急問道︰「何時才撒除防線呢?」

  她倚在他肩頭說︰「到我心裡愛你的時候。」

  她就是這樣的令他哭笑不得。

  又有一次,他摟著她的腰,覺得柔軟無比,他不禁有點想入非非了,他逐漸

  往上摸索著……卻聽她說道︰「你已到禁區邊緣了,住手!」

  他笑著問道︰「禁區?是軍事禁區呀?」

  她也笑道︰「差不多!」

  他笑問道︰「假如我硬闖禁區呢?」

  她沉臉冷冷道︰「那我就不會給你好臉色看!」

  他暗笑道︰「沒關係,我必須闖闖才甘心!」

  她挺胸道︰「你試試!我的手也會闖上你的臉,還會發出『啪』的一聲。」

  聽了後嚇得他一動也不敢動!這使他對她灰心極了!一連十天沒有去看她,

  可是到第十一天,他又忍不住去看她了。她只是含笑地看著他。

  他沒好氣的問她︰「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她笑道︰「我使你失望了吧?」

  他苦笑道︰「差不多!」

  她笑一笑道︰「何必呢?要有耐性呀!」

  他喝一口酒道︰「玉如,我求求你,求你愛我吧!」說完雙手合什向她參拜

  了。

  她笑道︰「哪有這種求愛的?」

  他鄭重道︰「我愛你愛得發狂,難道你不知道嗎?」

  她搖搖頭道︰「我沒有感受到,對不起!」

  他又苦笑道︰「玉如,我保證只愛你一人。」

  她堅決道︰「不行,口說無憑!」

  他也恨恨地道︰「好!那我找別人,再見!」說完,付帳後便走了。

  王一中氣沖沖的來到「女王飯店」,他急於找一個女人發洩一下,他是這兒

  的常客了,他一進來,便聽︰「哎喲!王大少呀!好久不見了!」原來是老闆娘

  胡秋華在招呼他。

  他淡淡一笑,道︰「老闆娘,叫個妞吧!」

  胡秋華忙道︰「行!行!你先休息吧!」

  他躺在床上胡思亂想,還不到五分鐘,便聽到兩下輕輕的敲門聲,真是錢能

  通鬼神,他忙

  道︰「門沒鎖,請進!」

  只見門開處進來了一位妙齡女郎,他的眼睛不由一亮,連忙站了起來,心裡

  十分的欣喜!那是一個十七、八歲混血女郎。她有一頭褐黃色的頭髮、細腰、圓

  臀、豐滿的胸部。令人一見,馬上就有抱一抱的慾念。

  她輕輕一笑道︰「王先生,我叫羅娜,請多指教。」

  他深感意外地道︰「小姐,你怎認識我?」

  她笑了一下道︰「王大少,誰人不知呢!」

  他一把拉她至懷中,她不由自主的叫道︰「哎喲!你……」

  他摸著她的臉道︰「還沒給你插上,就叫啦?」

  她紅著臉道︰「去你的,胡說什麼?」

  他哈哈大笑著,動手脫她的衣服。不久,已把她剝得光溜溜的放在床上。他

  從頭到腳的欣賞著那玉體,再脫光了自己。他那怪手從臉、耳、脖子,一直遊玩

  著,終於來到了山下。

  它慢慢的自山下直爬到山上,又在山上休息一下,然後再慢慢下山,又攀登

  另一座山……如此上山、下山,她已經禁不住渾身扭著,山頂的那兩顆葡萄,已

  經又硬又大了。他依依不捨的下山,開始跋著。

  那是一塊平坦又廣大的平原,她那又白又滑的腹部令他愛不釋手地到處「亂

  逛」著!越過高山走過平原,終於來到一片黑森林。混血兒的性慾較強,體毛又

  黑又密的。經過一番摸索,終於出了森林,來到桃源洞。紅紅的玉洞流著細水,

  景色十分迷人。

  他便在陰唇和陰核四周撫摸著。不久,浪水更汨汨直流著。她被摸得又舒服

  又癢,全身急扭著。

  王一中輕聲道︰「這洞太小了。」

  她浪笑道︰「那你就把它拓寬吧!」

  他捏了陰核一下,道︰「沒問題,決不偷工減料。」說完,手指頭便插進了

  桃源洞內,又扣、又挖又轉的探測著。

  她不由得全身直抖地道︰「怎麼還不施工呢?」

  他答道︰「必須先堪查一下,才好動工呀!」

  她低聲道︰「真會弄傷人!」

  他也低聲道︰「哈哈,你也可以摸摸我呀!」

  她伸手一摸,還軟軟的,她便用手套弄著大雞巴。他更急忙著查勘洞內的情

  況,他那右手中指和食指忙得「昏頭轉向」,一陣挖弄後,浪水已直往外流著。

  但是大雞巴卻仍軟軟的。

  她忍住酸癢道︰「它怎麼還不硬呀!」

  他笑笑道︰「用嘴含它就會硬了。」

  她忙道︰「髒死了,我不來。」

  他笑道︰「不含呀?」說完,手指在洞口內又是一陣挖弄。

  她搖著下身,道︰「唉呀!整死我了!」

  他放開手道︰「快含,硬了好插呀!」

  她只得張嘴把雞巴含了進去,輕輕的吸吮著、吸著、套著,又用舌尖在龜頭

  四周舔著。那雞巴慢慢醒了過來,漸漸粗大了。她忙的更用力的吸吮著。終於大

  雞巴神氣起來了!

  她喘了口氣,道︰「好了!它大了!」說完竟拍手直樂,好像完成了一件傑

  作似的!接著她自己連忙仰身張腿備戰著。他哈哈一笑,直接上戰場。大雞巴剛

  到洞口,她已用手接它進去了,他稍微頂了兩頂,大雞巴進去了三分之一。

  但她已不由自主的叫道︰「哎喲!漲死我了!」

  他又用力一頂,大雞巴又進去了一些。

  她不禁叫道︰「哎呀!頂到穴心了,美死了!」

  他猛一用力,大雞巴齊根而入。

  她只覺一陣酸麻,叫道︰「哎呀……哎呀……插穿肚子了……哎……呀……

  哥……你……你那大雞巴……太大了……哎……哎呀……真的太大了……哎……

  哎喲……」

  他卻不慌不忙的抽插著……首先,他按「九淺一深」要快抽插著,其次穿插

  著「右三左三」和鰻行的技巧抽插著。他是存心要干倒她,以出出李玉如給他的

  氣。

  羅娜一向善戰,她已久仰「王大少」之名,今晚相逢,她存心好好的領教領

  教他的功夫。但以目前戰況來判斷,她已必敗無疑!因她已動心了,而他十分沉

  著地攻擊著。

  在他們激戰時,筆者請容打個岔。

  有不少人問起性技巧及持久之方,筆者先藉王一中來說明技巧,爾後再介紹

  持久之方。性技巧可用「九淺一深,右三左三,鰻行」來作標準。

  「九淺一深」,乃先以陽具淺進九次,再狠狠深入一擊。因九次淺進後,女

  子必覺又癢及舒服,再深入一插,效果必佳,此法既可持久,又可令女子痛快。

  如果每次都深入,極易弄成麻痺,反弄巧成拙。吃力不討好,切忌!切忌!

  「右三左三」乃是以陽具各磨擦陰戶左右方,除非陽具粗大,通常皆無法滿

  塞陰道,故以此法彌補。「鰻行」和「右三左三」差不多,強調不可呆板抽插。

  好,言歸正傳!

  王一中靠著大雞巴和高度技巧,已抽插了三百多下。羅娜的陣線已被他擊潰

  了,她仍困戰著。她奮力挺著、搖著、挾著……

  但對手實在太強了,又插了二百下後,她已禁不住叫︰「哎喲……哥……哥

  哥……好哥哥……大雞巴哥哥……哎呀……我……我的小穴……哎……哎喲……

  美死了……美死我了……我的小穴……讓哥哥……插死了……哎……哎喲……插

  死我了……哎喲……好哥哥……頂死我了……我好舒服呀……哎呀……穴……穴

  心麻呀……哎……哎呀……快快……快頂……哥哥……快呀……哎……哎呀……

  快……快……快頂……哥哥……快頂……快頂……我……我要出了……哎……哎

  呀……出了……出了……美死我了……哎喲……」

  只見她全身猛抖,一股股的陰精直洩,龜頭被燙得趐趐的!她全身軟軟的,

  美死了!她想不到自己會敗得這麼快,這是生平第一遭!他仍在乘勝追擊著……

  不久,她又浪叫著︰「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我……我……我又

  要出了……哎呀……哎呀……不行了……我……我又軟了……哎……哎呀……又

  出了……哎……」

  他更用勁插了,插得陰精直冒。她的浪叫聲,漸漸輕轉,成了呻吟。呻吟聲

  也漸輕,終於靜悄悄了。原來,她已死過去。但這種死去的滋味是很甜美、很難

  得的,一個女人在她的一生中若能「死」一次,可說無憾了!羅娜只覺魂兒離了

  身,輕飄飄的。

  心跳微弱,舌尖兒冰涼。手腳也冰涼,美死了!想哼,哼不出來。要叫,叫

  不出來。只覺大雞巴仍在穴內抽插著,全身是麻又癢!又舒服又美的,過了十分

  鐘,她才醒來。

  她輕輕聲道︰「嗯……大雞巴哥哥……我死過去了……真舒服……大雞巴太

  會幹了……把我活活給干死了……」

  他笑問道︰「死過去的滋味美不美?」

  她媚笑道︰「美、美極了……」吞一口水後,又道︰「這是我第一次嘗到的

  滋味。」

  他神氣道︰「你看我能不能幹?」

  她大叫道︰「你是天下第一干王!」

  他答道︰「要不要再干?」

  她點頭道︰「再來吧!」

  他追問道︰「你不怕真的被干死?」

  她笑道︰「死也甘心!」

  他用力猛頂了兩下,她忙叫道︰「哎喲,美死了!」

  他笑道︰「才開始呢,小心了!」

  她忙道︰「等一下,換我在上面。」因她實在太怕他了。

  他一笑道︰「要玩『倒插臘燭』呀!」說完,翻身仰天躺下。

  只見大雞巴一柱擎天直立著。她分開雙腿,張大小穴,慢慢地往下坐,小穴

  一點點地套下去,也覺得有一點點脹痛,但她仍慢慢套下去。她只覺得小穴很充

  實,穴心麻麻的,又覺得熱乎乎的,她剛要套動,他在下面用力頂了兩下,她便

  叫道︰「哎呀,酸死了!」那陰精也流了一些。

  她便一上一下的套動著大雞巴,那對奶子也不停的抖著,十分的迷人,好似

  浪花一般。他用雙手搓揉著奶子和奶頭。她全身更加趐麻不已!自然而然的,套

  得更快更深了,王一中的那根大雞巴好似直伸入子宮深處似的,令她爽快不已!

  她套動一百下後,陰精便流個不停,人也感到趐軟無力了。於是她喘著氣說

  道︰「哥,你來吧!」

  他猛的一翻身,將她那一雙粉腿往自己的雙肩一放,那小穴便分得開開的,

  他便抽插起來了。此時他仍保存實力,不肯放手插。雖然如此,已經足夠她受的

  了,她被抽插二百多下以後,便已感到有點招架不住了。

  小穴之水似乎乾枯了,她實在流得太多水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洩了幾次了!

  她已精神恍惚了!那有點乾枯的小穴,是又緊又暖的,他插的更起勁了,但她卻

  覺得痛得很,連忙低聲求道︰「哥,好痛、痛死我了!」

  但他仍抽插著,而且抽插的速度更快了!她痛得冷汗直流,連眼淚也流了出

  來,哭道︰「哥,求求你,饒了我吧!」說完,忙按床頭鈴叫人。

  不久,老闆娘來了!通常只要鈴聲一響,服務生就來了,很

  少有老闆娘親自

  出馬的,想不到這個老闆娘服務這麼周到!

  其實老闆娘已經有過很多次經驗了,因為每一次王一中來,便有女人按鈴求

  救,她便適時來接。一來救別人,一來自己也爽一爽!故鈴聲一響,她便來了。

  一進門,她便道︰「哎喲!王大少你就放過她吧!」說完,自己也脫光了衣

  服,投入戰場。

  王一中抽出大雞巴,往她穴中一插。「滋!」一聲,全部進去了。老闆娘可

  謂「有心人」矣!王大少一來,她早就想挨插了,因此已經先行流了不少水,所

  以,大雞巴便可以順流而進了。

  他一口氣,快馬加鞭的連干了二百多下,那戰況的激烈,令一旁的羅娜心跳

  不已!她不禁輕撫著自己的玉穴。那「卜滋!卜滋!」的水聲響個不停,「啪!

  啪!」的肉擊聲清脆無比。老闆娘之叫聲更是嚇人!

  「好哥哥!插得我痛快死了……」

  「王大少,你真行!」

  「王大少!我的親哥哥,美死我了!」

  「哎呀!我舒服極了!」

  「哎呀!我要上天了!」

  「哎呀!快……快……哥……哥哥……快用力頂……唔……唔……不好……

  不好了……我……我要……我要出了……哎……呀……出了……」

  「哥……吻我!」她淫蕩得抖個不停。

  他吻著她,大雞巴仍在幹著!同時摸著豐乳道︰「嗯!好美呀!」

  他覺得無限的快樂!同時他倆已緊黏在一起了!大雞巴塞滿了玉穴,兩張嘴

  緊黏著。他的雙手撫摸著雙乳,那豐滿又富彈性的雙峰,讓他愛不釋手,他不住

  的捏弄著,這是刺激!享樂!

  她也熱烈的迎戰著。她的香舌迎著他的熱吻,她扭動著身體,適應雙手的捏

  摸。她的玉穴一收一放地挾著大雞巴,這是王大少最喜愛的調調兒,她那下身更

  挺著!搖著!

  乾柴烈火燒得更凶!男的是出山虎,女的是洞口蛇!虎蛇相鬥,不死不休!

  男的是如魚得水!女的是心花怒放!男的是神志兒昏!女的是如入迷境!兩人這

  一戰,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由於兩人的默契十分良好,故戰況更激烈,兩

  人忘我的戰著……

  時間,已不存在他倆的腦際!他是臉兒紅,她是眼兒迷!他是頭兒斜,她是

  口兒開!他是呼吸急促,她是吐氣無力!他是喘息休休,她是嬌喘連連!他緊壓

  著她,她緊抱著他!

  他猛幹著,她猛搖著!他全身抽動,她拚命迎戰!兩人完全是採取真槍實彈

  的方式激戰著。兩人已全身濕透了!整張床已濕了一大半!那是汗水、淫水的結

  晶,望著那一片片茫茫的汪洋大海,一旁的羅娜只得到浴室去沖洗了。床上的二

  人,仍在戰著!

  他喘著氣道︰「妹妹,舒服麼?」

  她媚笑道︰「美、美死我了!哥,你呢?」

  他答道︰「我也痛快!」

  他忽然覺得腰脊一酸,便知不妙!那是要射精之兆,在此時此地,他還不想

  射精,必須拖延一下,他忙把大雞巴抽出來。

  她突感一陣空虛,忙道︰「哎呀!你怎麼可以把它抽出來呢?」

  他嘻笑道︰「這不好嗎?」

  她求道︰「哥哥!人家癢死了,快進來吧!」她在抗議著,他拖延著。

  我們暫時先不管他們吧!筆者在此告訴各位一個秘訣,那就是如何「緊急剎

  車」,更加持久?這是關係重大呀!學會這招,夫妻間必更恩愛!當你覺得腰脊

  有點酸麻,就得小心了!那就是要射精了,此時候精子必已完成「出發」的準備

  了。

  請你快把雞巴抽出來,然後採取「緊急剎車」,舌抵住下顎,閉口吸氣,收

  小腹,就行了!切記!切記!

  言歸正傳!

  經一番拖延,他已固住精門了,便道︰「妹妹,來換個姿勢。」

  她上身伏在床上,下身站在床邊。那圓臀,又白又嫩,十分迷人!由後看去

  令他性慾大動!他站在後面,抱著圓臀,覺得美得很!再將大雞巴插進玉穴中,

  抽插著!此招叫隔山采寶。又有人叫做隔岸取火。此招十分的美妙!男的可藉碰

  擊女方的圓臀,取得另一美樂!女的因反插,可碰到陰核,更加容易達到高潮。

  兩人玩了一百多下,她又流了不少水。雪白圓臀,已成紅色。

  王一中又道︰「妹妹,再換個姿勢吧!」

  她樂道︰「好呀!玩什麼姿勢?」

  他笑道︰「來個『倒插楊柳』吧!」說完,他便抽出大雞巴,仰躺

  著。他很

  聰明,既可休息,又可閉住那股欲射之精。她也不希望他在此時射精,故欣然合

  作。她張開洞口,蹲著,對準大雞巴坐了上去。

  「滋!」一聲,全根而沒!她「喔!」了一聲,輕搖著圓臀。原來穴心被大

  雞巴頂到了。不但被頂到,還被燙到哩!那種全身麻麻地、軟軟地感覺,真美死

  了!她便一上一下的套動著……

  休息一會兒後,他也向上頂著。她更美了!他見那對豐乳,抖得迷人極了,

  便把玩著!

  套了二百下後,她忙叫︰「哎呀!美死我了!」

  她出水了!全身趐軟不已,便道︰「哥,我出了,看你的了!」

  他應了一聲,兩人對調位置,他便開始狠抽猛插了!足足幹了一百下,只覺

  精門一鬆,他忙用勁地頂住她的花心,一動不動地,那精門一開,粒粒冰雹似的

  精水便直射向花心。她受到那陣熱燙,渾身一抖,又出了!兩人便相擁著,喘息

  著……

  不久,羅娜自浴室走出來道︰「好了,起來洗個澡吧!」兩人便入內去沖洗

  了。

  三人休息一下後,他道︰「羅娜,這是一千元,你拿去吧!」

  老闆娘忙道︰「不行,我來付!」

  羅娜接道︰「我都不要,今天是我最懷念的日子,我請客!」

  三人推了半天,最後每人出一千元,大吃一頓!可見王一中如何罩得住啦!

  王一中「花」了一陣子,不禁又想起李玉如來了,這正是「得不到的,總是

  好的」之心理。他又來到了舞廳,想不到李玉如請假,地花了一些錢,探聽到她

  的居處,便直接趕了過去。

  李玉如與同事莎莉合租一層樓。她已接連一個月沒見到王一中,內心也覺得

  有點難過!她不禁有點後侮自己太冷了!其實她熱情似火,但又不敢惹上那王大

  少。所以她才與他保持距離。今天心情欠佳,便請假在家休息。

  當她睡得欲醒時,忽聽︰「莎莉!莎莉!」

  嘿!男人的聲音,莎莉竟偷偷地帶男人回來了,由那聲音她知道他們在干什

  麼了,她忙輕輕地起來到莎莉房前。低頭自鎖孔一看,不由一陣心跳!原來房內

  正在演著精彩的一幕,只見莎莉和一個男人皆一絲不掛的臥在床上,好戲正上演

  中。

  莎莉的玉手正握著一支粗短的陽具,忙著上下套動著,好似在玩手槍似的。

  只聽那男人道︰「莎莉,給它舐一舐吧?」

  莎莉撒嬌道︰「哼!才不呢!誰知它乾不乾淨?」

  他急道︰「冤枉!我可發誓……」

  她忙接道︰「哎呀!我相信你啦!」

  他吐口氣道︰「那你就舐它吧!」

  她便以舌尖在龜頭四周輕舐著,有時在輸精管上輕舐著!他美得全身一直顫

  抖著!美死了!

  「莎莉!美死我了!」

  她再以舌尖輕舐他的肛門、那種刺激令他舒服異常。良久,他舒服地放直了

  雙腿,雞巴更粗了!她的舌尖又回來輕舐著馬眼。

  他樂道︰「哎!甜心,酸呀!」

  她便含住大龜頭,用力的吸舐著。

  他邊摸雙乳邊道︰「莎莉,舒服喔,再快一點!」

  她那一張小口含得滿滿的,再輕輕地吐出來。加此的上下套動了約五十下以

  後,他更覺暢美了,大雞巴不禁上下挺動著。她也套動更快了!

  忽聽他道︰「心肝,快動,我……我要丟了!」

  她套動加快,且用力的吮著!他那小腹也加快挺動著。不久,他全身一抖,

  洩精了!她全部接收地吞了下去,兩人皆閉目在回味著。

  門外的玉如看得既緊張又刺激,更帶有一份寂寞的感覺,她想不到,莎莉竟

  然那麼大膽!她們二人曾經是情場失意著,故對男人深懷戒心,想不到莎莉竟然

  找到對象了,而且還挺火熱的!而自己呢?唉!

  當他想回房時,忽聽一聲︰「哎喲,輕點呀!」仔細一看,原來他正用手挖

  弄著莎莉的玉戶,只見那人伸出舌尖輕舐著莎莉粉紅色的玉戶。他正是「投桃報

  李」、「以牙還牙」。她美得直冒泡,股股的淫水一直往外流著。

  她忙浪叫著︰「喔!哥,裡面癢!」

  他那舌尖忙進去抓癢。

  她輕挺著玉戶道︰「哎呀!美死了!」

  她美得雙腳直蹬,小腰直扭,那淫水更汨汨直流。

  不久,她求道︰「哎……哎呀……哥……哥……求求你……饒了我吧……哎

  呀……我……我受不了呀……哎……哎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