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紧急回山(1/2)

加入书签

  &p;srp&;????对方没有抓住紫璃,更是舍弃了江辰这枚棋子。

  看上去似乎是对方输了一筹,可颜笑与宁远二人心中却还是明白的,恐怕对方这一招为试探居多,不过江辰一个小棋子,他们既然能轻易舍弃,便说明这不过是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罢了。

  不过三日后,正派联盟营地里便没有人再见过江辰。

  江辰原本在门派中也不算是什么有存在感的人。对于他的消失,甚至没有人关心过。因为在所有人的印象中,江辰总是很少出现在他们面前的。

  江辰的死法很干脆,不过是被颜笑与宁远下了一颗药,在修炼中无声无息地断了气。

  这也算是颜笑与宁远的仁慈了。

  对于同门师弟,即便他背叛了瑶光派,可到底是他们的同门,虐杀之类的事情,二人还做不出来。

  江辰的尸首在他断气的当天夜里,便被颜笑与宁远悄悄地用一把火给处理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哼,那两个小家伙的动作还挺快。”距离正派联盟营地不远处的堕落联盟营地的深处,响起一道破铜锣嗓音。

  “师父的意思是,他们已经把江辰给处置了?”盘腿坐于不远处的虞修澜,抬头看了眼面色不定的师父一眼,心中也是有些诧异。

  她一直以为,颜笑与宁远那二人应该是打算顺着江辰的这条线,顺藤摸瓜翻出她们来。她却没料到,颜笑与宁远那两人下手如此干净利落。

  “哼。”破铜锣嗓冷哼一声,将手中的一颗已经喑哑无光的水晶棋子丢了出去,随即,那枚棋子在半空中化作了粉末,最终消散不见。

  虞修澜知道,那是象征着江辰的那枚命棋的陨落。

  看来颜笑他们真的下手了,丝毫没有侥幸的心理。

  这一回,虞修澜却是开始佩服自己的这两名对手了。

  “修澜,江辰毁了,你必须开始下下一步棋了。”破铜锣嗓的声音这一回放得十分缓慢,可虞修澜还是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她深知自己师父若是如此说话,便说明自己下一次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可这与颜笑、宁远二人的第一次交锋便让虞修澜吃了个亏,这让她不再像从前那样自信了。

  江辰是她在正派联盟营地里策反的第一个人,也是目前为止策反得最彻底的一个人。

  原本虞修澜还认为此人将对她的行动大有帮助,能够大有作为的,谁知竟如此之快便被颜笑二人给破解了,这让虞修澜十分的恼恨。

  而这一头,颜笑二人也早就猜测到江辰一定不会是对方的唯一一个目标。对方在营地内一定还有眼线,若是想要顺藤摸瓜找到背后之人,就必须将那些眼线给挖出来。

  二人既然向素见真人揽下了这件事,就必须尽全力。

  就在颜笑与宁远二人对于这件事有些一筹莫展之时,正派联盟营地里又发生了一件事。

  这件事在营地里不能算是什么大事,只是这件事中的那个人,却是颜笑的老熟人了。

  那日,营地外保护屏障被开启,从外头滚进了一个血人。

  营地里的当值弟子大惊,忙喊了人来查看。

  正巧颜笑从那处路过,便过去瞧了一瞧。

  这一瞧不要紧,那浑身是血的人正是丹心谷的颜如玉。

  有丹心谷的弟子认出了她,赶忙将她抬进了营地。

  营地里有不少丹心谷的弟子,医术均不俗,颜如玉虽是昏迷不醒,但在多人的诊断下,均认为她并无生命危险。

  不过半月,颜如玉的伤便好了许多,已经能够外出走动了。

  而颜笑在这营地内也没有太多可以说话的朋友,对于颜如玉也是格外的照顾,三天两头便朝着医修馆跑,前去观察颜如玉的情况。

  颜如玉也算是与颜笑共同经历过生死之人了,颜笑对她也是十分的信得过。由于近日来她时常忙于关于与江辰同类人的寻找,经常坐在颜如玉面前也会露出一副深思的模样。

  “你这是怎么了?”颜如玉对颜笑不时露出深思的表情也有些疑惑。

  原本别人的秘密她不该探听过多,只是颜笑不时露出这样的表情,压根没有听进去颜如玉说的话,这让颜如玉不得不开口发问。

  颜笑从深思中回过神,朝着颜如玉看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就在颜如玉以为颜笑已经不打算对她说起这件事时,颜笑却又开口了。

  她将自己与宁远在路上看到的一切,以及后来与素见真人的计划和再后来将江辰除掉的事情,一一详细地说给了颜如玉听。

  颜如玉本就是当初在秘境试炼中与虞修洛一事的共同参与者,且这几日,经过颜笑的观察,颜如玉的确没有什么问题。

  再者,她与宁远认为,两个人一起做这件事,也恐怕是不够全面的,很需要再来一个人参与进来,给他们提供新的思路。

  颜如玉已经从其他弟子口中听说了颜笑与宁远的事情,她原本以为,颜笑深思,是因为与宁远的感情出现了什么状况。

  所以她一开始是带着一些善意的嘲弄在听颜笑的讲述的。

  只是她越听越心惊,听到最后,她的心里早已没有了玩笑的心思了。

  “你信任我?”颜如玉在听完了颜笑所有的讲述后,开口的第一句话问的不是关于这件事的任何问题,而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毫无关系的问题。

  “你值得我信任。”颜笑自认自己的识人之力还是不错的,颜如玉她不是第一日认识,值不值得信任,在她的心中是早有判断的。

  颜如玉似乎被颜笑的回答感动了。她怔忪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而后对着颜笑十分感激地笑了笑,说道:“谢谢你,这么信任我。”

  “若是你要谢我,就赶紧的帮我一起处理这件事,我和宁远这几日实在是焦头烂额。”颜笑对于颜如玉的感谢倒是十分的不客气,直接将她当成了一个免费的劳动力。

  颜如玉也不推辞,欣然接受了颜笑的邀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