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幌胪v拐庵纸跤诳穹诺挠蜗贰br >

  「当然没有了,王姨。我是少东家,哪有哪没有我一清二楚。」稍有些喘气的袁昊探手拨开了裙摆,停留在了王清莉的私处,隔着质地十分顺滑的内裤,轻柔挤压摩擦;另一只手则离开她的胸部伸入臀部后面,侵犯着那极度性感的股沟。滑嫩的触感让他喘气声越来越粗,性欲也是愈加的需要发泄。

  终于,他将娇喘吁吁的王清莉向下按去,目标直指胯下。同样情动的王清莉马上领会了他的意图,拉下他的裤子,媚眼如丝的伸出丁香小舌,含住那根粗硬且又火烫的阴茎。抬头凝视着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孔,作出了臣服的妩媚姿态。

  「王姨,你上面的小嘴可真是丝毫不比下面的那张逊色呀」邪笑之中的袁昊小声赞美着,王清莉温润的樱唇包果着他的阴茎,她温热的津液以及灵活的舌头和他的阴茎这番零距离接触,使得他的那儿如同浸润在温泉中一样,舒服,畅快。

  不多时,当王清莉松口,使得那根沾满了她嘴里津液的阴茎暴露与空气中时,袁昊便用食指勾起她的下巴,那副媚态让他立马产生了与其狂干一场的冲动。

  而王清莉则起身,死死抱住了袁昊,用小腹摩擦他的身体,娇喘越来越沉重,身子也颤抖得愈加厉害,可能是在这种极度公开的场合,让她萌生了一种最原始,却也是最自然的快感。

  于是,两位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幻化为两头情欲野兽的男女交缠到了一块儿,体味着那无耻,而又至高的欢娱。一阵阵女性的淫荡呻吟声,跟男性的粗声喘息飘散空气中。因为离赌场结束营业的时间还早,所以这里还不会有人过来取车。现在的夜幕又是那么深沉、空旷。这样的结果便更加的促使着他俩肆无忌惮地搂抱成一团,相互索取。

  此刻,王清莉的那款价值不菲的及膝裙已被撩至腰间,黑色蕾丝内裤则褪到膝下。下体同样赤裸的袁昊一边挺动,一边用手抚摸着她因裹穿丝袜而显得十分光滑的大腿,将头贴在她的颈侧,不住地舔着那小巧的玉耳。

  王清莉觉得下体好像一阵阵酥痒的电流,时轻时重,连绵不绝地刺激着她全身的神经。体内的蠕动开始加剧了,分泌物的温度升高,随着两人的交媾耸动,渐渐的溢了出来。

  「对噢就是这样对嗯」她在语无伦次地忘情呻吟。没过多久,袁昊就将她的娇躯顶在了一辆轿车上,双手托起大腿,将之交叉盘在自己的背后。霎时,她的两条大腿便夹起了袁昊的腰肢,整个人都吊挂在他的身上。

  袁昊尽力蠕动着屁股,让龟头对准地方。王清莉只觉得自己阴道里的那根正在肆虐的阴茎运动的更加剧烈了。对此她极度的渴望,自己用手抓住那根肉棒调整着位置,随后臀部往下一沉,湿滑的阴道将整根肉棒完全的吞了进去。顿觉愉悦的袁昊舒服的长吟着,抱着她丰满成熟的肉体,继续上下摇动。

  王清莉拼命搂着袁昊的脖子,亢奋的吟叫着。她的两条腿此时左右分开,全靠胯部往上顶,而她的娇躯则在一点点的往下坠,导致袁昊的每次顶送,都能够的非常的深入。这让她感觉到无比的刺激,快感如潮,好似玩蹦极一样的把她抛离,又再度擎起。

  「呼呼好爽你这个贱货,竟然跟我在这种地方做,还叫的这么骚你说,快点给我说,你是不是欠屄啊」已经跟王清莉保持了近两年不正当性关系的袁昊这时在其耳边不停地说着淫词浪语,以便能刺激到她的感官。因为他很清楚,这女人喜欢他用这样的言语撩拨她,对于处于亢奋状态的王清莉来讲,她可以更兴奋,更放荡。

  「嗯是啊我欠屄欠小昊的屄噢用力一点这感觉好美好美呀」果不其然,言语更为放浪不忌的王清莉奋力的扭动着纤腰和美臀,感受着那根肉棒在自己体内的蹂躏,敏感部位不停的被侵犯,她的淫液也是不停的往外流溢,很快就将两人的结合部和袁昊的大腿弄得湿漉一片了。

  大概又过了数分钟,袁昊把她抱下来,放在了车子前部的引擎盖上,将她的大腿分开,虚搭在自己的肩头。然后继续像一头蛮牛一样喘息着,抽刺着。他的阴囊左右甩动,拍打在她那两瓣肥美的阴唇上,发出沉闷的脆响声。同时,他的脸也尽量往下探,双手弄开她的上衣纽扣,捏住那对雪白而又饱满的乳房,大力的揉捏,嘴上更是贪婪的吸吮着那两颗鲜红的乳头。

  王清莉被他顶弄的呼喊连连。现在的她已经在酝酿着高潮的来临,抓着袁昊的胳膊的手指甲都已陷进了皮肉里。奋起余力,挺动下身的她迎合着袁昊的冲撞。她感觉到,现在的她,身体内的温度以近炙热,阴道更是被这强有力的抽插搞得将要融化。

  在这放纵的呻吟,加上肉体之间不断的博击之中,两人的欲望终于来到了释放宣泄的时刻。袁昊忽然不动了,咬牙闷叫的他好似瞬间失去了活力。只有那根还插在王清莉体内的肉棒一跳一跳地颤抖,迅速地膨胀,喷发。

  「啊」同样,在袁昊精华尽出的几秒以后,已是骨酥筋软,秀发散乱的王清莉也张开樱唇,发出一阵长叹般的呻吟。紧接着,身子一僵,直接瘫倒在引擎盖上

  开始回味起那火热淫荡的灵肉交织空旷静寂的夜里,夜莺在鸣叫;宣泄完各自欲望的男女,还搂在一起痴缠着。但这一幕暗夜香艳,却被几十米远之处的建筑内,那阵阵的喧哗、热闹的人声牌响所掩盖。此时,在那儿,有人是赢家,而很多人,却是输家。

  沈弘宇便是那众多输家里的其中之一。玩了近一小时的「大老二」,他就已经输了四千多块。自觉今晚手风不顺的他随即跟那三位赌客欠身告辞,然后离开赌桌,开始寻找起袁昊的身影。

  可寻摸了半天,他也没再见到袁昊。问了几个认识的看场小弟也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