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大结剧上(1/2)

加入书签

  “……”香玉公主的脸瞬间黑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月郡主的脸色也很难看,他的意思是说她是舞娘?

  赵惜儿唇角一抹淡笑,对面两个女人什么心思,她又岂会不知?

  她虽自己也能应付,可是这样有个男人护着的感觉真的很好,其实她喜欢的从来不是什么女强人,她喜欢的只是一个可以躲在男人羽翼下被好好保护的小娇娘罢了。

  凌千绝接收到不远处赵惜儿那深深的眸光,内心也是激动的。

  他的惜儿,为他尝尽苦难的惜儿,自今以后那些苦难尽数已过,他要给她幸福,安乐。

  台下众百官眼神各异,可心思却是一样,看来这个逍遥皇妃在逍遥皇的心中,地位真的很不一般,以后一定要好好叮咛自家夫人,万不能得罪了。

  月郡主仿若看到台下无数嘲讽的眼神,那些眼神都在嘲笑她,明明是贵为一国郡主,却是不自爱的自降身价为舞娘。可是……天知道,她只所以当着众人之面,做舞,她只是为了让他看到,只是为了让他知道她的美……她的美啊。

  香玉公主忍了又忍,却是忍不住的正想发作,却是看到三皇兄投过来的警告眼神,终是咽下了心头的气。愤愤不平的瞪了一眼眸中含笑的赵惜儿。这个女人,终有一天她要她生不如死,看她还如何这么得意?

  赵惜儿也看到了香玉公主那敌意的眼神,可是她只是淡淡的回了一眼,没有任何情绪。这们一个狂妄的异国公主,对她不会有任何影响。

  接下来的宴会,又恢复了正常的歌舞生平。

  几曲过后,夜渐浓

  随着‘轰轰轰“的声音,夜空上渐渐升起无数的烟花,烟花的花形和颜色不同,可是相同的是每一朵烟花爆开之后,都只是一句‘千绝惜儿生生世世’

  赵惜儿惊诧的看着满天的的惊喜,她以为求亲已经过了,没有想到他竟然这样的大张旗鼓。烟花或许在她的那个二十一世纪不是什么稀罕,可是这儿……在这儿却是价值连城。今天晚上……今天晚上这么多,定是花了不少的银子?

  ”哇……好美啊,娘亲……那个千绝惜儿生生世世,是指娘亲和爹爹吗?为什么只有娘亲和爹爹?那小包子呢?小包子怎么办?“小包子自最初自那美丽的烟花中回过了神,可是马上心里又不高兴了,这一定是爹爹搞的。真的很过份,为什么没有他的名字?

  ”呃……“赵惜儿听到小包子的问题,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有些无措的看向凌千绝。

  ”小包子,那是你娘亲和爹爹,至于为什么没有你……那是因为你娘亲是爹爹的娘子,所以只能和爹爹生生世世在一起。你以后长大了要成亲,也要有自己的娘子,所以你想要生生世世,那就等你有了娘子后,和你的娘子生生世世去吧!“凌千绝并不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本来就是这个臭小子明明都快五岁了,还这么像个奶娃娃。想他凌千绝快五岁的时候都被抱进冥宫接受那些训练了,那像他现在还整天缠着他娘亲。

  ”嗯,可是……小包子不想要什么娘子,就想要娘亲,就想天天和娘亲在一起。“小包子一时没有办法理解娘亲和娘子之间的关系,可是想到他以后要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做娘子,天天和她在一起。他心里是不愿意的,他还是比较喜欢娘亲一些。

  ”不准,你娘亲是爹爹的娘子,你就要过五岁的生日了,所以你长大了,你不能再天天缠着你娘亲,和你娘亲在一起了。“凌千绝听了儿子想和娘亲在一起的话,继续努力的说服自家儿子。

  赵惜儿抬头仰望着天空中那灿烂美丽的烟花,耳中有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的对话,还有台下那纷扬的羡慕声。脸上不自觉的扬起灿烂的笑,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这会儿她忘记了同在台上,离她不远的周志远,忘记了潜在的危险。

  周志远却是低头,饮着杯中的烈酒。千绝惜儿生生世世?哼……

  ”哇……好美,这些都是逍遥皇为逍遥皇妃准备的,逍遥皇妃好幸福啊!“

  ”天啊,逍遥皇竟然还会做这些……“要知道,她只见过女子讨好相公,哪有男人对女人这么好?而且那个男人还是高高在上的逍遥皇?

  终烟花再灿烂再美丽,也终是到燃尽的时候。

  当众人的心还未自刚才那声烟花盛宴中回过神来,全公公另一道圣旨却是又下来了。

  ”奉天承运……封赵惜儿为逍遥皇妃,其子凌希尘封为逍遥世子。择五天后吉日为逍遥皇,逍遥皇妃举办成亲礼……“

  全公公声音高昂的念着圣旨,自然是里面对于赵惜儿如何完美,凌千绝如何诚心求娶,听得众人心驰神往。

  小包子双眼发亮,不过不是因为那些对赵惜儿凌千绝的赞美之词,而是对于刚才那个其子凌希尘封为逍遥皇世子……这个其子是指他吧?这个凌希尘就是他吧!哇……他终于有名字了!

  ”娘亲……“小包子抬眸看向同样惊诧的赵惜儿,墨眸中满是询问。

  ”是。是的,小包子……凌希尘是你爹爹为你取的名字。“尽管赵惜儿的心因为听到五天后的成亲礼,心慌神乱了。可她看到小包子询问的眼神,知道小包子最在意的是什么。

  ”怎么样?凌希尘……好听吗?“凌千绝也你回眸看向自己和惜儿中间坐着的上包子,这个小家伙为了他的名字,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

  ”嗯……好听。小包……希尘我非常喜欢。“小包子笑的见牙不见眼的,一张小脸乐开了花。本就漂亮迷人的小包子,现下更无疑是夺人眼球的。

  ”北燕陛下赐婚,不知道对于逍遥皇要娶的女子,了解多少呢?“周志远看不过不远处,那三人脸上的笑,心里更是不快。一抹冷笑后,向着高坐的凌千悔开口问道。

  ”东楚来使这是质疑朕的决策?“凌千悔说这话时,口气已不复之前的温和,隐有怒气。周志远,他听凌千绝说过,就是冒名顶替皇兄的人,皇兄说过,今天他……

  ”看来北燕陛下,对于这个女人的底细,大约是不甚清楚了。“周志远没有被凌千悔那含了怒气的声音震住,他东楚岂会怕了北燕。更何况,他此次前来本就没想过要和北燕继续和平。

  ”本君娶亲,就不劳他人操心了。莫说你只是一个小小来使,就算是天皇老子,本君要娶之人……你也奈何不得。“凌千绝递了一个眼神给凌千悔,示意他不用理此事。

  东楚此次派了一个武将过来做使者,难道不是另有深意?

  ”本将一个异国来使确实无能管到,贵国高高在上的一字并肩逍遥皇娶谁为妃?可是现下逍遥皇要娶的可是正好是本将自休出门的娘子。“周志远的话很慢,可是音量很高。台下众人听了周志远的话皆是移目看向赵惜儿。

  之前他们以为周志远此次前来,没提赵惜儿的事,定也是不敢提。可是没想到,现下在逍遥皇提亲后,正式的旨意下达后,竟然提了出来。虽然很多事,大家都是清楚明白。虽说出来和放心里又是不一样的。

  百官中有不少人的之前见证了那场帝皇之争,所以对于赵惜儿的身份,他们心知肚明。

  就算不是之前的帝皇之争,东楚女商人赵惜儿短短不到五年,成为东楚皇商,她的恋绝坊遍开四国,这样的一个传奇女人,他们也是耳熟能详的。

  百官有不少清楚的,可另一边的夫人小姐,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

  这个周志远,他们……他们倒还真不知道他和赵惜儿有什么关系?……现下他说赵惜儿曾经是他的娘子,这是个什和情况?

  百官夫人们不少的眼神交流着,她们是想开口发出自己内心的惊叹着,可是无奈之前凌千绝对赵惜儿有多护,她们知道。因此现在她们倒是不敢开口议论那个依旧安坐在那儿的赵惜儿。

  她竟然嫁过人?

  她竟然曾经是这个大将军的娘子?

  哇,她们真的没有看出来,之前她们没有听到那个什么大将说出来前,真的完全没有办法想像到的。

  毕竟她之前见到这个大将的表情,没有一丝异常的波动。

  果然不愧是东楚的神奇女皇商。

  ”你竟然之前就成过亲?你这样的女人怎配为我北燕的逍遥皇妃?“月郡主一直忍着的气,在这一刻终是再忍不了,怎么可以?这个女人竟然是这么脏污?她竟然还嫁给过别人?现下她的相公在她的眼前站着,她竟然眼皮也没动一下,这个女人的脸皮真不是普通的厚。

  ”月儿……“庆柔公主开口轻唤,她的这个女儿向来懂轻重,识分寸,这次是怎么了?

  凌千绝因为月郡主的话,眉头也皱了起来,不悦的正要抬袖。

  赵惜儿却是快速的伸手,按在了凌千绝的胳膊上,看向月郡主:”听郡主这么说,看来我是配不是贵国的逍遥皇了?那……不知依郡主之意,谁方能配上这逍遥皇妃之位呢?在郡主心中,不知郡主是否能配上逍遥皇妃之位?“赵惜儿的声音依旧很温和,没有半丝不悦。

  ”你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谁能配得上逍遥皇妃之位,自然是由太后娘娘说了算。“月郡主虽被赵惜儿的话噎的脸通红,可是她倒也不笨,没有顺着赵惜儿的话接着说下去。她堂堂的候门嫡女,皇家郡主,岂能顺口儿女情长。

  ”呵呵……好一张利嘴。姐姐……那在你心中,惜儿是否不配成为逍遥皇妃?“一直很安静的凤千醉突然开口,截断了话,问向凤千燃。凌千绝和赵惜儿一起经历过什么,她自然清楚明白。那么……现下如果她这位好姐姐,真的出口说了对惜儿不善的言辞,那估计她和千绝那并不深的母子之情,也会随着……

  ”儿孙自有儿孙福,本宫年岁已大。谁适合陪他共度,想必绝儿他心中明白。“凤太后虽然真的很喜欢月郡主,刚才心中也有瞬间起了那样的心思。可是千绝,虽不是她带大的,可是他对那个赵惜儿有多特别,她还是知道的。对于这份本就簿弱的母子之情,她自然不会动手动伤害。可帮赵惜儿,开口维护她,她这会也不愿。

  ”呵呵……姐姐原来这么会做娘亲。“凤千醉有些许失望的低头,端起眼前桌上的酒杯,一口饮尽。罢了,罢了。……她向来聪明,几十年前可以自她手中夺去天郎,现下自然也可以自她手中夺去千绝。

  ”姨婆,你不要喝那么多酒,娘亲说过,酒喝多了不好的。“小包子墨眸看到姨婆好像很伤感,小小的心中满是不忍。

  ”嗯,姨婆不喝了。“凤千醉苦涩,憋闷的心,因为小包子一句话,好像瞬间轻松了许多。她还有小包子啊,他虽是她的孙儿,可是对她这个姨婆却是亲近许多呢!

  ”周将军,刚才你说我是你自休出门的娘子,可我确实从未嫁给过你,你怎么说?“赵惜儿虽然并不在意这些北燕人是否接受她,可是她也不是任人欺负的软柿子。

  周志远听到赵惜儿的话,眸中带伤:”就算之前,本将的无故失踪,让家里的人欺负了你,你忍无可忍之下,自休出门。甚至本将回返之后,你也不愿意和好,这些本将因为爱你,因为你是本将的结发之妻,本将从未计较。就算你现在要另嫁他人,本将承认,本将很伤悲,可是本将也只是想得到他……“

  周志远伸手指向凌千绝,语气更加悲伤:”本将自进来后,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破坏你,刚才那上瞬间会那么说,也只不过是逼得他能够保证以后给你幸福罢了。可是……你……你竟然这样无情,一口便否定你我二人之前人尽皆知的夫妻之情?“周志远越说越动呢,眸中脸上是让人心疼的伤悲。

  凌千绝的眸中是越聚越多的风暴,可是接触到赵惜儿递过来让他冷静的眸色,终是强压下心头的怒火。理智告诉他,现下周志远说这些决对不是要激起众人的同情,应该只是想激怒他们罢了。

  比如他一怒之下,动了手,那便正好给了东楚撕破脸的借口,虽然北燕并不怕……可是此事不能是北理理亏。他已经决定要带着惜儿离开北燕,而惜儿想回东楚去,所以他不能和东楚的关系……

  ”呵呵……这么说,我们曾经真的是夫妻?“赵惜儿呵呵的浅笑,好像压根没有注意到高台下众人不一的神色。

  那些或是鄙夷,或是诧异,或是疑惑的眼神,她知道只是暂时的。

  ”当然,谁不知道东楚……不是四国之中唯一的女皇商赵惜儿,曾嫁东楚周志远?“周志远看到赵惜儿脸上的笑,心中更是警惕了起来。他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可是这个女人再遇到这样的情况,竟然还能笑出来?

  要么她是丝毫不再乎东楚和北燕的关系?

  要么她是有了应对之策。

  不知道会是哪一个?

  ”没错,我赵惜儿是曾嫁给过东楚的周志远,可是你确定你真的是那个周志远?“赵惜儿嘴角的笑不减反深,若是之前百官之前的解释,让部分人相信了。那么今天,她定要所有出场的人都相信她赵惜儿。

  她要所有人都知道,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以及未来。她都是和她的千绝一直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没有其他人。她和他从来都是夫妻,是命定的夫妻,无论他是周志远还是凌千绝。

  ”惜儿……你怎么了?你在说什么糊话?我是不是周志远,还需要问吗?“周志远心中警铃大响,他今天这是无意中为了这女人做了嫁衣?还将……不,他绝对不允话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你根本就不是周志远,你只是一个假冒的罢了。你骗得了所有人,可是休想骗得过我赵惜儿。“赵惜儿脸上的浅笑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严肃。

  ”惜儿,好……我不是周志远,我是假冒的。只要你幸福,我承认又何妨。“周志远不笨,没有随着赵惜儿的话,接着争辩下去。反正他本意就是想膈应一下她和那个凌千绝,现下目的已达到,那他何不见好就收,避免为他人做了嫁人。

  ”嗯,这么说你是承认了你是假冒的,你不是周志远?“赵惜儿心中一抹叹息,这个周志远果然厉害,竟然这么快就随机应变了。不过想想也是,能算计了凤千醉的人,又岂能是简单的角色?

  ”你说不是就不是,我不会多做纠缠,破坏你的幸福。“周志远的眸中依旧满是伤痛。

  台下不少的人,感觉她们的心都有些为这个异国的使者不平。这使者长的英武,还对这个赵惜儿如此长情。可是这赵惜儿竟然如此伤害他,真的是太没有人性了。

  赵惜儿淡淡的扫了一眼台下,也看到了不少人看她的眸中那些谴责。人心有时候就是这样,三言二语,便会信了表面。

  ”对不起,让你委屈了。“赵惜儿温声出口的话,霎那间,不既让台下众人目露诧异,就连凌千绝和周志远两人也是表情怪异的看向赵惜儿。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接话?

  赵惜儿目光依旧温柔满含歉疚:”我知道,你自小只能做一个替身,委屈了。可是你会成为千绝的替身,真的是千绝也无能为力的。毕竟当年仍在襁褓中的千绝,也阻止不了什么。可是你已经生生的拆散了我们夫妻快五年。就让这些往事,随风而去吧!自今后,你开始你新的人生,以前的恩也好怨也罢,毕竟你刚才也说了,希望我幸福。同样,我也希望你以后能幸福。“赵惜儿一番似是而非的话,让台下众人又是闪了神,纷纷脑补了起来。

  这个人之前是逍遥皇的替身?怪不得他们的声音好像有些像?

  难道逍遥皇和那个什么赵惜儿失踪五年,就是他的手笔?

  这个异国而来的大将军这次也使她们北燕,只是为了这个要成为她们逍遥皇妃的女人?

  ”呜呜……娘亲,小包子好怕……小包子刚才看到那个将军叔叔,他好可怕的瞪小包子。呜呜……“小包子哭的肝肠寸断的扑起了赵惜儿怀里。明明面前有好多美食,可是这个气氛真的不好,他不喜欢。还是早早的结束这一切,他们一家人回去吧!

  台下众人这下子更是不满的看向周志远,这个什么异国的大将军果然是居心叵测,竟然连那么小的孩子都恐吓。她们是坐在台下,离的远,没有看清之前他的眼神。可是都把小世子吓哭了,那肯定是很可怕的眼神。

  ”身为东楚的大将军,却是说一些不着调莫名其妙的话,还恐吓北燕的逍遥世子,怎么难不成东楚这一次派一个大将军为使,真的是存了什么别的心思?刚才甚至还想利用我北燕的百官和众夫人小姐的善心,来破坏我北燕的和平,挑起北燕的内斗?东楚到底是何居心?“坐在一边凌千灼轻声的开口,满是不悦。

  众夫人和千金们听到了宁远世子夸奖她们善良,心中更是满满的正义。看向周志远的眸光更是不屑和敌视。这个男人刚才竟然想挑起她们北燕的内斗,真是可恨。

  周志远这会儿反倒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了,伸手端起自己桌前的酒杯,轻饮一口。

  凌千绝则是突然腾的一声站了起来,伸手牵起赵惜儿的手:”惜儿,我们回去。“

  ”嗯。“赵惜儿轻轻的嗯了一声,脸上适时的出现一抹哀伤。

  ”绝儿……“凤千燃明明白白的看到凌千绝有上的怒气,这会儿心中一下子清明了起来。刚才她不该不开口,任由赵惜儿和周志远……

  如果由她这个婆婆北燕太后开口阻断,事情会更好。不但能让百官和异国来使明白赵惜儿在北燕的地位,还能让那些肖想进逍遥皇府的女人息了心思。

  可是她刚才竟然没有开口,她和千绝本就淡的感情更淡了些。

  凤千醉带了笑意的看向凤千燃煞白的脸色,心中很是畅快。凤千燃虽知道千绝喜欢赵惜儿,可是还不知道有多喜欢?

  ”本宫也吃饱了,小包子……不……小希尘,姨婆可以和你们一起吗?“凤千醉仅露也面纱下的双眸,满是慈爱。

  ”嗯,当然可以。小包子……不是小希尘很喜欢和姨婆在一起。“小包子快速的点了点头,姨婆是第一个喊他新名字的人,姨婆对他真好。

  凌千绝牵起赵惜儿的手,赵惜儿牵着小包子的手,离开了席位。凌千绝移拉着身后的他最重要的两人,走到了台前,先是冷眸扫了一圈台下,接着严肃高声道:”五年多前,本君是东楚的农夫周志远,她赵惜儿是本君的妻。五年后,本君是北燕的逍遥皇,她依旧是本君的妻。今生今世。来生来世,生生世世,本君都认定了她是本君的妻。本君五年前离开她时,曾对她许诺,生陪她看桃花烂漫,死陪她看彼岩花开。现在莫说有些心思不正之人,意欲伤害她,就算是全四国的所有人与她为敌,本君也依然认定了她是本君的女人,是本君的妻。就算要和四国和敌,本君的女人也由不得他人欺辱。自今日起,凌千绝再此立誓,只有凌千绝活着一日,谁胆敢欺她一分,本君定要她百分千分来偿。“

  台下台上所有的人,几乎是都被凌千绝的气势镇住了。夫人小姐们羡慕的看向赵惜儿,她好幸福,有这么一个全心护着她的相公。而且这个相公还是逍遥皇。

  台上,月郡主和香玉公主两人的脸色很难看,凭什么?凭什么她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商人罢了,竟然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全心全意待她的良人?

  不……不甘心,她们真的不甘心。可是不甘心有什么用?不甘心,他还是爱着她,爱着那个低贱的女商人。

  两人越想,眸色越淡,越是伤痛。

  凌千绝话落,也不再看这些人,回眸看向走过来的凤千醉:”小包子,麻烦您帮忙带回去。“

  本就心情不错的凤千醉,看到如此平心静气和她说话的凌千绝,心中霎那间闷痛了起来。他和她从来没有这么平和过?无论是幼年的他,还是后来遇到赵惜儿的他。他和她之间总是剑拔弩张的,他这样平心静气的和她说话,真的很像母子。

  ”嗯,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小包子。“凤千醉尽管心中百味千转,就像眸中也是有些水光,可依旧冷静的向凌千绝做出了承诺。

  得到凤千醉应允的凌千绝,伸手一把拦腰抱起赵惜儿,不顾众人的惊呼声,向着明显有些许不满的小包子递了一个安抚的眼神。

  ”你和姨婆一起回去,你娘亲心情不好。爹爹带她去一个可以让她开心的地方好不好?“凌千绝双眸含了歉意的看向儿子,他不但亏欠了惜儿,也亏欠了他的儿子。

  ”嗯。“小包子虽然依旧不是很甘愿,可是虽然这会娘亲的脸色有些绯红,但是刚才他也看到了娘亲很不开心。若是爹爹有法子让娘亲开心,那他就暂时让姨婆带着就好。

  凌千绝得到小包子的同意,再不迟疑。他没有用轻功,如同平常人般抱着赵惜儿一步步向高台下走去。

  ”对不起。“凌千绝出口的声音很低,仅能让怀中的小女人听到。

  ”嗯?“赵惜儿因为凌千绝竟然当众把她抱了起来,脸上绯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埋头在他的肩头。虽然这样当众被他抱着,让她很不好意思,可是……这样她真的觉着很……幸福。

  ”谢谢你一直给我机会,一直允许我陪着你。“凌千绝再出口的话,满含了歉意。他这五年多来,给惜儿的除了伤害还是伤害,他还能再一次的拥用惜儿。他真的很感谢……很感谢激……

  赵惜儿埋在凌千绝怀中的眸子有些水光,终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决堤了。

  凌千绝感觉到胸前一滚烫,更是把怀中的女人拥的更紧。

  至到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殿内,凤千醉则是伸手牵起身边的小包子:”我们也走吧!“

  ”姨婆,爹爹会带娘亲去哪?是回山庄吗?“小包子抬头看向凤千醉,原本他是觉着爹爹只是先带娘亲离开回山庄,可是刚才看着看着,看着自家爹爹和娘亲的背影,小包子突然后悔了起来。他觉着爹爹可能不是带娘亲回山庄,应该是去别的方……应该还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呢?

  对了,他怎么忘了,刚才爹爹是有说要带娘亲去一个可以让她开心的地方来看。

  凤千醉哪知道凌千绝和赵惜儿是不是回山庄,可是她看到小包了小小的一张脸上竟满是落寂,就心疼的不得了。

  ”姨婆,不知道她们去哪里,可是如果小包子不想那么早回山庄,姨婆可以带你去外面逛逛,到你想回山庄的时候,姨婆再带你回去,好不好?“凤千醉开口,她想小孩子总是喜欢玩的。

  ”好,谢谢姨婆。“小包子果然听到姨婆要带他去玩,心情也好了一些。

  凤千醉又回头看了一眼台上,一脸哀伤后悔的凤千燃。若是几十年前的她,想来也定会开口帮赵惜儿的吧?可是……现在的她,几十年的高高在上,几十的皇权在握,也许一些本性也随之消失了。她很想知道,现下的凤千燃天郎还会不会爱的不顾一切?

  尽管只是一瞥,凤千醉想了许多,转身,牵起小包子,两人随之缓缓的离去。

  凤千燃再一次的看着一大一小两个背影消失。小包子刚才竟然也没有回头向她告别,她才是他的皇奶奶啊?可是他没有理她,是因为她刚才没有开口帮他的娘亲吗?

  应该不是,他还那么小,哪会知道大人间那么微小的关系?那……那就只是他一时忘了吧?

  可……就算小包子是忘了她,那千绝……千绝她的儿子呢?他也是忘了吗?他刚才甚至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是她错了吗?错了吗?她只是想到她的儿子,曾为了那个女人差点没命。虽然理智告诉她。那是因为千绝爱那个赵惜儿。就是她,也曾有天郎为她舍命,可是想归想,理智归理智。刚才……刚才,她是真的没有开口,没有开口。

  ”母后……“凌千悔担忧的看了一眼满面伤痛的凤千燃,他担心因为刚皇兄的绝情,会伤害到她的身体。

  ”嗯,母后的头有些痛了,皇儿和皇后就在这儿忙着,母后先回去歇息了。“凤千燃一颗心这会儿又全是刚才凌千绝冷然的对众人的宣誓,心中便更是担忧了起来。

  燕宫外

  满天的星辰,圆盘一样挥散着皎洁如霜银白亮光的圆月。一浑身墨色的骏马,在夜色下驰骋。马上一墨一月白两身影紧紧相倚。

  ”我们这是要去哪?“赵惜儿感觉到清风拂过脸面,身后是她熟悉的怀抱。心中满满的甜蜜,今天晚上她收获太多,能听到他亲口当着众人的求亲,还能听到他那样慎重的宣誓。她觉着,之前那些苦难真的都尽数离她而去了,之前的等待,之前的思念,似乎都是那么值得。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几乎是无意识的,这样一句话自赵惜儿口中溢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生世世。“虽然赵惜儿刚才溢出口的话,很轻很淡,可是凌千绝依然听到了。唇角更是扯的很长,再启唇,便是将他肺腑间的承诺,一字一句的诉于她听。

  上一次,温泉内他无意识的许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话落他是满心的惶恐,因为他和她之前有着伊人醉,有着陨落。现在……现在他和她之间没有陨落,没有了伊人醉。他和她定能白首偕老,他和她定能生生世世。

  ”呵呵……我不贪心,这一生有你便足了,生生世世……来生来世的事,谁又能说的准?更何况,来世,我们不一定能再有幸的相遇?“这一世的相遇便是千难万险了,若是她没有穿越,她和他根本就是两个时空的人。

  马上,赵惜儿身后的凌千绝双臂不禁的紧了紧,他好像自惜儿口中听出了伤感。也想到了,惜儿她本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她能够出现在这儿,本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