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2)

加入书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宽敞而又亮若白昼的房间,一名黑衣男子坐在白炽得没有一丝色彩的书桌前。

  明明这里集聚着最明亮的光线,却没人能看清他的脸。

  他靠上椅背,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书桌。

  书桌上,一名年仅一岁、粉雕玉琢的小宝宝盘腿而坐,嘴里叽里咕噜不知讲些什么,口水流了满身。

  男子拿了帕子给他擦去。

  小宝宝格格一笑,继续玩弄着新得的拼图玩具。

  突然,一名黑衣侍女推门而入,小心翼翼地道:“主人,他们来了。”

  男子起身,挑开窗帘,望向夜空中比平时格外耀眼的北斗七星,嫣红的唇角微微勾起,似一朵曼珠沙华,在黄泉路上开得艳丽:“来的正是时候,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侍女点头:“回主人的话,准备就绪。”

  ……

  两艘大船终于靠岸了,而这距离华珠与廖子承的谈话不过两刻钟的功夫。自打廖子承阐明了那四个密码后,便再也不肯说话了。

  华珠握住他的手,看着大船缓缓驶入一个空旷无人的港口,轻轻地问:“你认识那个人,是吗?”

  廖子承沉默,这是一个很好回答却让他回答起来不大舒服的人。

  华珠没再追问了,她记得廖子承曾说他见识过更厉害的意识之术,也不知那段经历与那个写下凯撒宣言的男子有没有关联。但她知道,她很快就要见到那个人了。

  船身靠稳,入眼处,一排排整齐的房舍,一颗颗繁茂的大树,错落有致地立在这座华珠与廖子承叫不出名字的岛屿上。

  奈美在码头站着,看见廖子承与华珠携手而来,淡淡一笑:“欢迎来到梅庄。”

  华珠眨了眨眼,四下一看:“我们到梅庄了吗?”

  奈美点了点头,说道:“这座岛屿,就是梅庄。”

  原来如此!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梅庄是一个非常大、非常华丽的庄子,没料到是一座岛屿。

  廖子承眸光一扫,冷声问:“其它人去了哪里?”

  关于这点,华珠也很是疑惑,仔细一算,她最后一次见颜博与雅歌还是在刚刚上船那会儿,之后,夜里,廖子承利用绳索飞跃到了戴安娜号之上,他们俩便没日没夜地腻在房中。后面,二人也偶尔去餐厅用膳,去甲班吹风,却没再见到他们的影子了。她口里虽然安慰着说,大家估计是躲着他们俩,可而今靠了岸,他们不该再躲着掖着了。

  奈美面色沉静地看向廖子承:“无可奉告。”

  廖子承眸光一凉。

  华珠眼眸一瞪:“你什么意思?你把他们抓起来了?”

  奈美没有回答。

  华珠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冒到头顶,一个大胆的猜测涌上了脑海,是不是……如果她没跟廖子承腻在一块儿?也会一不小心被梅庄的人抓去?

  廖子承握紧华珠的手,问向奈美:“琅琊水师的巡航大船是不是也是你们抓走了?”

  奈美很坦荡地摇了摇头:“不是,他们的大船遇到海啸,沉了。”

  华珠整个人都不好了,说不清是为那些素未蒙面的船员感伤,还是为即将到来的处境担忧。

  奈美看了华珠一眼,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很害怕吗,华珠小姐?别害怕。”

  这时,阿波罗号也靠了案,那名叫做夏一的黑衣侍女面色苍白地走了过来,看了华珠与廖子承一眼,说道:“流风与七宝还有赫连城不见了。”

  奈美顿了顿,说道:“他们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我们有更尊贵的客人。”语毕,友好地看向了华珠。

  这种友好,却令华珠莫名地打了个激灵。

  奈美比了个手势:“请吧。”

  廖子承牵着华珠的手跟了上去。

  奈美领路,一边走,一边道:“华珠小姐,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不该跟来的?你有三次机会离开,但你全都放弃了,希望到最后,你不要为自己的任性后悔。”

  华珠的拳头握紧了。

  廖子承牵了她手,放到唇边吻了吻:“别多想,嗯?”

  华珠默默地点了点头。

  离开了码头,二人一路朝西而行,途中,经过好几座色彩鲜明的大山,奈美说,那都是岛上最不起眼的矿。好歹一把年纪了,头一回听人把红宝石叫做最不起眼的矿。想来岛上,更精纯、更珍贵的矿还有许多。难怪传言得梅庄者得天下,这泼天的富贵,足以买下一个国家了。

  但此时此刻,华珠与廖子承都没心思研究梅庄的财富,他们绷着脸,一步一步走向未知的深渊。

  约莫行进了半个时辰,几人抵达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奈美领着他们走过正殿,步入一个墙壁、地板、天花板全是白色的通道,通道尽头是一扇紧闭的铁门,铁门上雕刻了一些很古怪的图案,一眼扫去,令人毛骨悚然。

  奈美敲了敲门,禀报道:“主人,他们来了。”

  “进来。”

  是一道沉沉的男子话音。

  廖子承与华珠携手走了进去,奈美自后边关上门。

  “子承,好久不见。”

  高大椅子背对着他们,男子窝在椅子里,他们只能听到声音,从声音判断,男子的心情似乎不错。只是伴随着他漫不经心的几个字,屋子里的空气瞬间凝固了起来。

  “凯撒。”廖子承淡淡地打了招呼。

  男子轻轻一笑,摸上了椅子的扶手,拿戴了银丝手套的长指,在夜明珠的照样下,说不出的精致优雅:“这么多年了,我以为你不记得我了,怎么样?古代好玩吗?”

  古代?华珠眉头一皱,这人讲的什么稀奇古怪的话?

  廖子承也勾了勾唇,笑意凉薄,且淡:“如果没有你的介入,我想一定能更好玩。”

  “啧啧啧。”男子不甚赞同地拉长了音调,“子承啊子承,你还是这么倔,好歹我也送了你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佛龛,你怎么也该感谢我才是。”

  “佛龛的血泪是你滴上去的?你为什么这么做?”华珠蹙眉问。

  男子耸了耸肩,笑得妩媚而妖娆:“哦,别误会我,我可没诅咒子承,我只是在提醒他,他身边的人会出事而已。”

  提醒?这人明明知道,却只是用这种近似于诅咒的、玄乎的方式提醒。

  廖子承拿出佛龛,丢到了男子脚边:“七年前你叫人把佛龛送到我手上,那时,你就认出我来了,怎么非得等到今天才把我引到梅庄?”

  “这个嘛……我要是太早暴露,子承,你会怎么做?”

  “我会杀了你。”

  “不做卧底了,性子也变直了。不过没关系,好歹你准时来了,而且我已经不怕被你杀掉了。”男子高高兴兴地笑了一变声,单手一拂,窗帘开了。

  从廖子承与华珠的角度看去,是一整片璀璨的夜空,其中,又以北斗七星最为耀眼。

  男子轻轻地笑道:“七星连珠,七年一次,子承你十四年前来这里,我七年前来这里,这意味着什么,不需要我解释了吧?”

  廖子承的拳头慕地捏出了“咯咯”的声响。

  华珠不明所以地看向廖子承,同时,细细揣度着男子的话,廖子承是首次进入梅庄,男子却说廖子承十四年前便来了“这里”,这个“这里”似乎另有所指。很快,华珠又想起廖子承讲过的穿越时空一说,眸光慢慢变得幽深了。

  男子戴着银丝手套的长指,在扶手上有节奏地弹了几下,这是廖子承经常会做的动作:“知道我怎么认出你的吗?”

  话落,男子缓缓转过椅子,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映入了廖子承与华珠的视线。

  紧接着,廖子承与华珠齐齐惊到了。

  “颜澈?”

  “颜三爷?”

  搞什么鬼?这人,不是七年前就死掉了吗?

  男子挑眉一笑,比女子更嫣红的唇微微勾起一个颠倒众生的弧度:“你们还是叫我凯撒吧,因为颜三爷已经在七年前死掉了,现在这具身体是我的。”

  华珠眉头紧皱。

  男子又指了指了廖子承,对华珠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他跟你身边的人不大一样?思维、行为、说话方式、兵器、破案手法……全都有别于常人?呵呵,这简单呀,因为他也不是真正的廖子承,我们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灵魂穿越,明白吗,小宝贝儿?”

  难怪她总感觉廖子承不属于这个世界。华珠沉默了片刻,缓缓地问:“梅庄五女又是怎么回事?”

  “小宝贝儿的好奇心真重。”男子优雅迷人地笑了笑,“梅庄五女原本只是个传说,我来了之后,就把这个传说落到实处了。啊,其实,我一开始听说得梅庄者得天下时,也动过寻找梅庄的念头。可惜我找了一段日子没找着,便索性自己动手建了一个。”

  廖子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直奔主题道:“你究竟想怎样?”

  男子望向夜空,憧憬地笑道:“今晚子时,七星连珠,宇宙虫洞打开,两边的时空会有所交接。我等这一刻等了足足七年,快跟我回去,子承,回到属于我们的世界。”

  华珠倏然握紧了廖子承的手。

  廖子承反握住华珠的,示意她安心,随即冷冷地看向男子:“如何回去?”

  男子俊逸的脸,缓缓绽放出一抹妖冶的笑来:“杀了自己,我们就能回去了。”

  “你疯了。”

  男子看向廖子承,眼底闪动起一丝透亮的兴奋,朝廖子承伸出手,蛊惑地说道:“子承,你信我,只要在七星连珠结束前了结这边的性命,我们就一定能回到那边。来,子承,到我身边来。”

  廖子承没动。

  男子似是早就料到廖子承会有这种反应,一点儿也不生气,只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起身,走到右手边,唰的一下,拉开了另一扇窗帘!

  从窗子望去,可以看见一个十分深且巨大的水池,水池的水不深,约莫刚好能到膝盖,但这并不深的水中,趴着一条条巨大的鲨鱼!

  从池壁延伸到水中央的四块木板上,分别躺着三个被五花大绑的人,颜婳、颜博、雅歌!他们闭着眼,应该是昏迷了。

  而在最中间的一块木板上,坐着一个粉雕玉琢、正在玩拼图的小宝宝,这人,不是颜敏之,又是谁?

  木板的宽度只有两尺,倘若颜敏之稍稍一歪,便要掉下水底喂鲨鱼了!

  然而,更恐怖的是,池底的水管被打开了,有源源不断的海水涌进来,一旦海水溢满水池,鲨鱼便会游上来,木板上的四个人,谁都无法幸免!

  “这些小宝贝,我可是饿了它们好几天了。”男子漫不经心地说着,“也不知它们游上去之后到底到底先吃掉谁。”

  一股恶寒漫过华珠的脊背:“你简直是个变态!颜敏之是你侄子!”

  男子挑了挑眉,很无辜地道:“我是凯撒,他跟我没关系。”

  说话间,海水已经漫过鲨鱼一尺,鲨鱼能小范围地扭动身子了。

  一阵夜风吹过,吹起一块拼图,颜敏之伸手去抓。

  华珠吓得面色发白:“敏之——别动!”

  颜敏之没抓到,晃了晃,噗通一倒,半截身子掉下去了!

  只用上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