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偶逢(1/2)

加入书签

  虞仙因对着铜镜审视着自己的妆扮。

  淡绿色的宽袖窄口宫衫,赭红色灯笼裤裙,莲纹金丝宽腰带,她将腰带后面的丝绦又紧了紧,更加突出胸部和翘臀,此刻她叫“阿绿”,林王妃献给太子的两名舞姬之一,看着铜镜里的丽影,虞仙因想,便是那被她顶替了进宫的舞姬本人,怕也没有自己娇美可人呢。

  “夫”一同进宫的舞姬唤,被她一个眼风忙收住嘴,改口唤道,“阿绿,时辰到了,该走了。”

  #

  当宫人来报说太子殿下当晚留了一名舞姬侍寝的时候,太子妃并没有以为什么,按平常,吩咐准备避子的汤药便罢,舞姬的身份太低微了,即便承宠也多半是一时之欢,这种事无论在后宫、还是在内宅,都实在是太平常了。

  而这边,申重酒醒之后看着寝帐里自己身边躺着的娇美女子,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不禁指着她,“你,你”

  虞仙因适时醒来,也不顾自己衣衫不整露出雪白的身儿,急忙从锦被里翻身而起跪在床上,哭道,“殿下,殿下,都是阿满的错,您要怪就怪阿满,不要怪罪娘娘”

  申重头痛又糊涂,却也一时不忍将眼前楚楚可怜的女子呵斥问罪,虞仙因从指缝里观察他的颜色,一面哭一面说,条理分明,将自己如何得罪了长姊虞盛光,其后虞盛光又将落胎之事记恨到林王妃身上,而林王妃因惧怕赵王与公主府的报复欲将她休弃

  说到此处,泪眼婆娑得抬眼向申重道,“阿满实在没有办法,想到太子殿下您最是心慈公道,这才出此下策,背着我家王妃娘娘假扮了舞姬进宫,只盼您能够劝说我家娘娘不要休弃阿满,谁知道,谁知道,昨天您喝得醉了”

  听完经过,申重瞠目结舌,依稀昨夜是心情不好,醉酒点了一名舞姬侍寝那虞仙因欺他软弱糊涂,继续哭道,“因我年幼不更事,污了殿下的名声,阿满阿满这就去死”

  一头撞向床边的柱子。

  申重再吓了一跳,急忙唤人,候在外面当值的是大太监、原就在晋阳殿做掌事中官的池夙,闻声急忙进殿,见宫人们已拉回了虞仙因,再观太子与那女子二人情状,眼神闪动了两下。

  “殿下,您看”他揣着手,试探着问。

  申重头疼加上心绪烦乱,“先把她带下去,先把她带下去”

  池夙命人架起虞仙因。

  “莫要苛待了她。”快到门口,太子又道。

  池夙回身,“是。”躬腰应道,嘴角划过笑纹。

  #

  太子的内帷之事可以一时瞒过太子妃,却一刻也瞒不了他身边的近侍。

  东宫寝殿晋阳宫的总管太监戴富有,原就是宁王府宁王身边的总领太监,贴身服侍申重业已十年有余,贯掌内务之事,当天稍晚的时候,便从早晨当值的小太监嘴里得知了侍寝的舞姬竟然是临江王府的世子夫人。

  临江王两兄弟,申牧虽然兄终弟及袭了临江王的爵位,但临江王世子却还一时没有变为申时洛,名义上还是那傻儿阿蒙。前一阵林王妃吵吵嚷嚷的,确是传出了要休弃虞仙因的传言,但未成想那边厢还没有休呢,这边人就爬上了新出炉太子的热乎乎的被窝。

  戴富有思索了只一息,让自己的亲信,“去,告诉赵王。”

  #

  洛阳都城向东二十余里,白马寺临洛河北,登高可眺河水。

  时近初冬,众僧人早课已毕,熙熙芸芸,回各自禅房院落。悠扬的钟声从古寺深处响起,寺塔之上,主持和尚与身边的贵客,正一面聆听这古朴浑然的马寺钟声,一面顾眺远方,只见一重一重的阴云几乎压下了天空,呼吸间湿冷,似要落雪的模样。

  一众僧人簇拥着什么人登上台阶,身侧还有身着甲衣的侍从护卫,主持身边的那人道,“有贵客到了。”说罢欲要转身,显见是不愿与人相面。

  主持亦奇,“今日天寒欲雪,却不知还有什么人,竟和王爷一样,有心情驾临敝寺。”言下之意,自己并不知道今日还会有人来访,来客应是巧合。

  正说着,有僧人轻轻进来,到主持耳边轻声道,“崇元长公主驾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