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阴沉的喝道:“刚才就是你这个小辈把火兽引来?”

  王林冰冷的目光,盯着老,点了点头。

  那老冷哼几声,大手伸,向着王林抓来。站在王林身边的凤栾面色微沉,拍五彩凤车,顿时道五色飞鸟从凤车内幻化而出,鸣啼声后,翅膀拍,道环形的五彩波纹立刻荡漾。

  老收手退后几步,望着妇人,怒声道:“凤栾,你这是干什么?这小子不但夺舍我战神殿弟子,刚才还把火兽引来,你可知道刚才那场战斗,我火焚国有上千弟子损命?”

  凤栾顾盼生辉的俏脸露出果断之色,说道:“有我在,你不能杀他。”

  周瑾阴沉的盯着凤栾,沉默少许后,说道:“这人既非马良,就不是我战神殿弟子,我可以不杀他,但非我战神殿,不能留在这里。”

  凤栾转身看向王林,开口道:“王林,你可愿做我记名弟子?”

  王林连忙拜谢,点头应是。

  周瑾双眼眯起,露出丝寒光,这凤栾修为与他相当,都是元婴初期,但她的双修道侣杨森,修为却是元婴中期。为了区区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得罪两个元婴期修士,实在不划算,周瑾轻哼声,说道:“凤栾师妹既然肯收他为徒,我自然不会再追究,此人身份暂且放在边,眼下大战连连,以他筑基中期的修为,怕是在战场上也难保安全。”

  说完,他甩衣袖,转身离开。

  其余三个元婴期修士,除了人飞向凤栾外,其余二人均摇头苦笑,各自散开。飞向凤栾之人是中年文士,此人正是周瑾颇为忌惮的元婴中期修士杨森。

  他看了王林眼,眉头微皱,冲凤栾叹息道:“栾妹你这是为何?”

  凤栾冷冷的望着中年文士,说道:“若不是他,虹儿定会死在域外战场,当年若不是你授意,虹儿怎么可能会进入那等险地?”

  中年文士沉默许久,转身对王林深深的弯腰鞠了躬,起身后他从储物袋拿出块玉符,右手在上抹后扔向王林,口中说道:“此符是我早年炼制的元婴级法宝,我已收回神识,你祭炼后此次纷战性命可保。”

  求月票,唉,前十摇摇欲坠,拜求月票

  第百三十七章锁国大阵

  贴心的r:r

  /,;}};>加入书签功能,方便您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

  王林表情露出惊喜之色,接过玉符,连忙拜谢。中年文士扔出玉符后,便不再理会王林,而是飞入凤车内,与凤栾低声说话。

  王林岂是那种不识趣之人,在中年文士进入凤车的同时,他已然告退,飞出凤车加入到迅速前进的修士大军中。

  火焚国的边境,紧靠宣武国,除了修士向这里迁移外,凡人界的百姓也纷纷拖家带口,向着宣武国迁移。那些变异之后的火兽,已经很少进攻凡人,它们的目标现在只有个,那就是修士大军中的王林。

  随着时间的度过,修士大军后面的火兽慢慢追来,它们的数量也越来越多,股沉重感,压在大部分修士的心头,沉甸甸的同时,久久不散。

  在火焚国的边境,这里有个巨大的盆地,修士大军飞到这里后,四大派以及些大的修真家族,合计共十九个元婴期修士,展开了次意义重大的密谈。

  密谈之后,十九人从修士大军中飞出,在风雷阵阵中飘到盆地上空,其中洛河门的元婴修士沉声道:“此地经我洛河门多年探查,可以确定正是火山群的祖地,也就是那火灵兽的诞生之地。若在这里封印,定可牵制所有火山,到时凭借火焚国前辈数千年前摆下的锁国大阵,定能把这些火兽全部禁锢在火焚国中。邪魔宗红发男子,扫了地面盆地眼,轻哼道:“老祖宗既然早就有所防范,为何当初不彻底灭了后患,何必弄到今天这等地步。”

  尸阴宗的三个元婴期修士,身后并无棺材,显然已经到了收尸归体的层次,距离真正的夺舍,只差步。

  这三人神态最是漠然,仿佛对切事情都提不起兴趣。若不是因为火焚国灵气暴虐,不适合他们恢复,恐怕也不能参与进迁移的事情中来。

  战神殿宋姓始祖,眼睛番,淡淡的说道:“我火焚国的老祖宗们也不可能算出火山爆发火兽成灾的事情,即便是算出,怕是也无可奈何。能做到集千年之力,在这里布置下个锁国大阵,为我们留下最后丝生机,这已经足够了,道友们,我们开始吧。”

  宋姓老者说完,战神殿包括中年文士凤栾在内的六个元婴期修士,站在起。各自方位略有不同,但手中均摆出个奇异的印诀。

  六人齐声喝,六朵莲花分别从他们手印中映出,迅速落在了盆地正东角。整个盆地轰地震了下,升起团红色的雾气。

  接下来是洛河门邪魔宗尸阴宗三派。只见朵朵莲花从天而降。分别落在正南正西正北三处。

  轰鸣声越加剧烈。更多地红雾从盆地内升起。那些红雾在半空中凝聚在起。形成各种各样地形状。但最终却化为道空心地雾环。

  此时此刻。尚未出手地那些修真家族地几个元婴期修士。纷纷露出无奈之色。个个单手狠狠地拍额头。各自元婴离体迅速升空。飞到那雾环中间地空白处。踌躇不前。

  “诸位散修道友。此时不动。等待何时?”洛河门修士猛然间喝道。

  雾环中元婴。声音尖利。说道:“罢了。诸位道友。既然四大派以补元丹相赠。不就是损失百年灵力么。我等拼了。”说完。那元婴身子转。双手掐印。低吼声迅速冲进雾环中。在进入地瞬间。他身子蓦然间消失。整个人完全地融入其内。与雾环不分彼此。

  其余元婴。也均是咬牙冲了进去。转眼间。整个雾环虽然大小没有变化。但却出现了丝灵动之意。

  这火焚国前辈修士,为了防止有天火山爆发而布下的锁国大阵,不但需要四大门派各自出力外,还需要有元婴修士自愿暂时把元婴寄存其内,这样才可保证阵法运转不出现任何缝隙,做到完完全全的锁国。

  雾环上血色越来越浓,慢慢升空,飘在极高之处,紧接着,哗的下,环形蓦然间扩散开,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向火焚国东南西北四个极限之地蔓延。

  环形蔓延见所过之处,大大小小地火山口内纷纷冒出红色雾气,这些雾气加入到雾环之中,不断地壮大着雾环的扩散速度。

  炷香后,雾环蔓延至整个火焚国境内,道红色的雾罩,如同个倒扣的碗,从天落下,锁国大阵,开启成功。

  这锁国大阵旦开启,除了凡人可正常通行外,无论是修士还是灵兽,凡是化神期以下有神通者,均都不能进出。

  四大派十九个元婴修士,在大阵开启的瞬间,纷纷推开,其中有几人抓着散修元婴的肉身,送回各自家族,若是没有家族者,则统存放在洛河门。

  洛河门地几个修士,站在大阵外,弯腰鞠躬,高声道:“诸位道友安心护阵,你等肉身我洛河门保证安全,这锁国大阵只能维持三个月,三个月后我等必定会在宣武国站稳脚步,到时想必上级修真国也会派人灭兽,功成之日,在下必将亲自前来迎接诸位回归。”

  话音落下,其余三派元婴修士,纷纷弯腰抱拳,神态诚挚,看不出丝毫敷衍之色。

  锁国大阵开启后,所有火兽纷纷怒吼咆哮,撞击在红色雾罩之上,每次都会引得雾罩晃动,但任凭那些火兽如何撞击,却没有只能冲破而出。暂时阻止了火兽追击的脚步后,修士大军速度开动到最大,只见道道剑光如同阵阵星雨,冲破宣武国边境。

  在宣武国边境外,留有些凡人军队,这些凡人呆呆的看着天空上密密麻麻的剑光,也不是谁尖叫声,扔下手中武器跪地磕头,接着大片的凡人士兵纷纷跪倒在地,膜拜不已。

  军队中有身穿道袍地中年人,他怔怔地看着天空,神色苍白,口中喃喃自语:“这这些是火焚国的修士”

  他倒吸了口冷气,表情大变,迅速后退,但就在这时,几声桀笑从天空传来,个邪魔宗结丹期修士踏着剑光飞来,几个闪烁间,三把飞剑分别以不同地角度,立刻从中年道士身上穿透而过。

  道士惨哼声,身体被截成数段,鲜血四溅。

  凡人军队立刻哄而散,就连军队中的将军,也落荒而逃,生怕受到牵连。

  上万道剑光,转眼间便冲入宣武国境内,在边界处座迷雾缭绕地山峰外停下,神态阴冷的老者,身子闪,出现在队伍正前方,右手狠狠地翻,个巨大的手掌轰然间拍在山峰之上。

  道道金芒从山峰升起,形成个半圆形的光幕,堪堪阻挡住手掌的下落。

  光幕内,成百上千个修士纷纷神色慌张的望着天空,其中个白发老妪身子飞出,厉声喝道:“火焚国的道友,这是何意?”

  战神殿杨森,身子轻晃,出现在光幕之上,他神色平淡,右手抓,那光幕立刻发出不堪负重的吱嘎声,顷刻间破碎成片,消散空。

  老妪目中瞳孔收,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身子闪间,已然逃出十里之外。但天空中的云层蓦然间凝集在她前方,化作成杨森的样子,他冷冷的看了老妪眼,语不发大手挥,老妪厉啸声,拍额头,元婴离体而出。

  元婴刚出现,她肉身立刻被股毁灭性的力量击成粉碎。

  老妪心惊胆战,她只不过是元婴初期,可对方的实力,显然是元婴中期的顶峰,这等修为即便是宣武国内也不超过三人,她甚至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只想逃过此劫。

  “你跑不掉!”杨森轻哼声,跨步追了出去。

  杨森这里暂且不提,单说这山峰的光幕破碎后,火焚国筑基结丹修士立刻哄而上,见人就杀,也就是片刻之间,整个山峰,血流成河,无活口。

  诺大的山峰,此时完全被四大宗派占据,上万的弟子密密麻麻站在山峰上,在他们的上空,除去杨森在内的十八位元婴修士,飘然其上。

  战神殿宋姓修士,目光如电,语气中充满萧杀之意,沉声道:“这是场没有对错的战争,如果我们无法在三个月之内立足宣武国,等待我们的将是火兽破阵而出,火兽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没有了可供修炼的天地灵气。

  战神殿邪魔宗洛河门尸阴宗,在这刻起,我们联合在起,统称为火焚盟。但凡盟内弟子,筑基期每人可获赠件丹宝,结丹期获赠件元婴级别法宝。

  战争期间,所有杀人夺取之物品,均属个人应有,盟内不会收缴件,弟子们,这是场战争,但我个人更希望你们把他看成是场侵略,场为了生存的侵略。”

  洛河门元婴修士,干咳几声,在旁说道:“除法宝之外,你们每人将会的块玉符,此玉符可记录你们的杀敌数量。凡杀凝气期五层以上百人者,或筑基期10人者,送中品灵石10块。杀凝气期五层以上二百人,或筑基期二十人,或结丹期人,送灵药十瓶。”

  第百三十八章天离丹

  贴心的r:r

  /,;}};>加入书签功能,方便您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

  洛河门元婴修士中走出个全身干瘦的老,他身穿黑袍,脸上刻满了深深的皱纹,目光昏暗,看起来没有任何精神,此时他眼皮略翻,沙哑的说道:“每个月杀敌最多,可获天离丹枚!”

  天离丹三字现,王林清晰的察觉到,身边几乎所有修士,均都是气息重,呼吸略显急促。

  在马良的记忆中,也有对天离丹的了解,这这天离丹极少,整个火焚国,不超过三十粒,是火焚国珍品灵丹,可增加结丹几率。若是结丹期服下,提升境界时可直接迈入稳定期。其内的几位主药业已断绝,这剩下的三十粒,还是从几千年前直小心的保存下来。

  接下来,约有五千修士被分成数只队伍,分别接到各自的任务,王林也在其中。

  这些队伍分散出击,向四周蚕食,所遇切修真,均都是灭杀干净,元婴期高手巡视四周,随时支援,抵抗对方元婴期的修士。

  王林被分到第十大队的第八小队,第八小队共有成员近三十人,各属不同门派,其中筑基期五人,其余均为凝气期十三四层左右。//带队人是邪魔宗结丹期修士,战神殿中不知为何,只有王林自己。

  他们接到的任务是辅助第十大队占领边境处中型灵脉。身为战神殿筑基期修士,王林获得了件丹宝,这丹宝说来威力并不大,因为放的数量较多,所以基本上每件在质地上差了不少,用鸡肋形容。也不为过。

  在临离开的前刻,凤栾唤人把王林叫去。

  在座别致的阁楼内,凤栾站在窗边,遥望火焚国方向,许久之后抛出枚玉简,开口说道:“虹儿曾说,你在域外空间时极强,为何现在表现出的修为只不过筑基中期?”

  王林接过玉简,神识扫。顿时面色古怪起来,这玉简内记录地是小半张地图,地图内标记了火焚国北部七八个国家,上面还清晰的标明了这些国家的修真等级以及盛产何种材料。

  他沉吟少许,目光微闪,心底大致猜到了几分对方话里的含义。

  凤栾摆手,说道:“这地图共有三份,若你能杀死五十个筑基期修士。我会给你另份,战争结束前,若能杀满百五十人,最后的份便给你。下去吧。”

  王林二话不说。转身离开,凤栾的话他刚才已经猜出几分,这世上没有廉价的施舍。有的只是不平等的交换。

  相比较来说,火焚国地元婴修士,尤其是这凤栾,尚算有些人情味,因为周紫虹的事情,替他拦下夺舍之事。至于地图,含义很明白,王林若有那个本事,自然可以得到,如果没本事。死在战场。那也怨不得别人。

  王林本不打算参与两国的战争,但现在心底改变了主意。地图只是其,那天离丹。才是他的重点。

  可以增加结丹几率的丹药,王林势在必得,按照他的计划,另寻它地修炼黄泉升窍决炼出三个寒丹之后,本就有较大的几率成功结丹,但还是有定的几率失败。

  王林对于结丹期望极大,旦可以结丹成功,那么就表示他将会成为元婴期下第人,所以,他不允许有半点差错,如有能有天离丹辅助,加上黄泉升窍决本身地几率,王林自信结丹有至少八成的把握。/

  想到这里,他目光中露出股萧杀之气。

  火焚盟的入侵队伍,在第二天就四散开,十个元婴期修士徘徊在方圆万里之内,旦有对方元婴期出现,他们将立刻瞬移过去。

  队约三十人的修士,踏着剑光,迅速向着北部飞去,在处荒芜地山峰上停下,个相貌平凡,但双眼却不时露出森森嗜血之色的老,傲然的说道:“第十大队地修士已经开始进攻灵脉内宣武国驻留人员,想必对方定会有前来支援之人,我们的任务,就是阻拦方圆五百里之内,切通过这里之人。你等各自散开,若有现立刻通知我。”

  说罢,老盘膝坐地,闭眼不语。这老正是第八小队的队长,邪魔宗结丹初期修士张自力,对于手下这些修士,他除了对其中五个筑基期略看在眼里外,其余人等,概无视。

  王林脚下踏,飞出老远,在根树冠上落下,打坐吐纳。/至于其他人,也纷纷散开,各自寻找打坐之地,时之间四周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外,异常寂静。

  张自力睁开眼睛,轻蔑的扫了眼四周,心底对把自己安排在这里极为不满,以他的想法,自己的位置应该是在第大队去横扫他派山门才对。那样的话,油水自然充足,可眼下在这尿不拉屎的地方阻拦说不定能不能从这里经过的支援之人,实在是淡而无味。

  时间慢慢过去,蓦然间王林睁开双眼,望着远处,嘴角露出丝冷笑。

  此时张自力也察觉到了异常,立刻站起身子,遥望远处,只见十余道剑光急速飞来,张自力添了添嘴唇,张口吐出道墨光,那墨光现,立刻化作把剪刀,他右手挥,那剪刀立刻射出,与此同时他阴笑几声,喝道:“杀!”

  说罢,他脚下踏,身子如利剑般送出,四周地第八小队修士,个个随之冲起,拦在半空。

  双方根本没有其他言语,看到对方便立刻杀上,宣武国这十余人,没有结丹期修士,全部都是筑基期,他们看到张自力,顿时分出八人摆下套古怪地剑阵,把张自力围在其内,时之间张自力无法脱离,被困在阵内,气的怒吼大骂。///

  剩余地七人则与第八小队的修士,展开了战斗。

  王林目光冰冷,他没那个时间慢慢拖延,地图与天离丹,他势在必得,此时他身子动,飞剑瞬间射出,电闪之间从对方筑基期修士胸口穿透,带起腔鲜血。

  极境神识散,剩余地六个筑基修士,纷纷眼中暗,紧接着飞剑闪现间,从这些人胸口刺入。

  在外人看来,这七个筑基期修士全部是死在王林飞剑之下,却不知早在飞剑之前,这几人已经神识破灭而亡。

  七人身亡的瞬间,双方全部呆住了,不管是正在围困张自力的敌方,还是张自力,亦或是第八小队其他成员,全部都以不可思议的目光,投在了王林身上。

  那把索命的飞剑,此时正盘旋在王林头顶,散出森森寒意。

  围困张自力的八人,面色立刻苍白,其中人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