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番外之过年下(1/2)

加入书签

  叶关辰在六表舅这里听到了那个故事的后半段,也就是所谓的”高-潮”部分。

  男人在夜里惊醒,发觉脸旁伏着个毛茸茸的东西。然而只是一恍神,那东西就闪电一样蹿下床不见了。当他打开灯搜寻的时候一无所获,倒是妻子指着他的脸惊叫起来--那张脸上已经生出了茸茸的黄毛,嘴鼻都显得尖了起来,活像一只黄鼠狼。

  ”后来呢?”管一恒原本以为这只是个故事,现在发现居然真有后续,忍不住追问,”我记得这故事说的那人就在德州市政府上班吧?仿佛就是姓黄?我小时候应该也见过他,脸上毛发是多了点,嘴和鼻子也有点尖,但要说像黄鼠狼--好像也没有那么像……”这就是他原本要跟叶关辰说的奇妙之处--故事和现实有微妙的符合,可是细细去刨根问底的时候,又发现那些事其实根本没有发生过。

  六表舅嘿嘿一笑:”传言有误啊。其实换脸的不是那个人,是他儿子。”

  ”儿子?”管一恒皱眉,”没听说他有儿子啊?”

  ”死了。”六表舅言简意赅,”那时候他儿子还不满周岁哩。”

  管一恒默默地算了一下刚才那个女孩子的年龄:”这么说,是儿子死了之后他又生了个女儿?”

  ”错喽。”六表舅抽了口烟,从鼻子里呼出两道白雾,”是他瞒着人偷偷生的。”

  ”超生。”叶关辰眉毛一扬,”所以没人知道他有儿子,是因为他把孩子藏在别的地方了?他杀了黄大仙的后代,所以黄大仙就报应在他的儿子身上。而且他还不敢声张--那么孩子呢?不会是被他给……”政府公务员,一旦超生是要开除的。

  ”对喽。”六表舅又抽一口烟,”小伙子心眼要得。当时他抱着孩子偷偷来找过我,想让我作法给变回来。我亲眼见着的,好好一个娃儿,鼻子尖尖的,眼珠子滴溜乱转,脸上全是黄毛,只看脸,活脱脱一只黄鼠狼崽子哟。”

  管一恒想像了一下,颇有几分反胃地咧了咧嘴:”那您有办法?”

  ”黄大仙的事,哪个有办法。”六表舅反问一句,”都说解铃还需系铃人,他自己不悔改,哪个救得了?我就算替他把黄大仙请了来,又能咋地?后来那娃儿没多久就死了,至于怎么死的,咱可不敢乱说喽。”说完,又大大抽了口烟。

  叶关辰默然。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本身就是很娇弱的,有时候只要照顾的家人一不小心……

  管一恒却问:”可您刚才不是说,五大仙的事您从来不管吗?”

  六表舅嘿嘿笑了起来,拿烟杆敲了他一下。

  在六表舅家坐了一会儿,嗑了一把瓜子,管一恒便带着叶关辰出门,向另一家亲戚挺进。不过才走了几步,就又看见了那件艳粉色的羽绒服,刚才那个女孩正对着一个男人抹眼泪--巧得很,那男人他们也认得,就是长途车上坐在女孩旁边的那一个。

  ”居然也是村里的人?”管一恒斜眼看着,啧啧了两声,”这才几天呢,居然就勾搭上了。”

  叶关辰笑着用手肘撞了他一下:”说什么呢,这么刻薄。不过--这位黄姑娘还真是挺有本事的。”

  黄姑娘确实是蛮有本事的,不过是在长途车上相邻而坐几个小时,就能让人忍不住来安慰她,这本事不是人人都有的。不过,直到管一恒和叶关辰又进了一位亲戚家门之后,才知道黄姑娘这本事远不止他们看见的那点。

  这一家从姓氏上来说比刚才的六表舅亲近得多,也姓管。然而从辈分上来说--这家七十多岁的老爷子跟管一恒是同一辈的,管一恒呼之为四哥,于是他的儿孙们今天得去管家拜年,也才刚刚回来而已。

  ”恒叔快坐。这位是恒叔的朋友?也请坐请坐。”

  叶关辰看了管一恒一眼。让一个年龄跟他父亲差不多的男人点头哈腰地搬椅子端茶水,他真有点适应不良:”您别客气,我自己来。”

  ”您是恒叔的朋友,就是长辈,哪能让您自己动手。”男人憨厚地笑着,”刚才去老宅拜年,没看见恒叔,二叔公说您来村里了,我们就赶紧回来了。我爹今年这腿脚不行了,要不然怎么也得去老宅给叔公拜个年。”

  老人在炕上笑着,四处看:”狗蛋儿呢?赶紧叫他进来给叔公磕头。”

  他的儿媳连忙走到门口去喊:”小胜呀,赶紧回来,老宅的叔公来了。”

  一会儿,门口走进个人来,大家四目一对,同时愣了一下。无它,这位正是刚才在路边上安慰黄姑娘的人,换言之,也就是在长途车上险些跟他们起冲突的那位!

  ”这是你侄孙狗蛋儿。”老人眼神不大好,并没有发现几人的神情变化,只管招手叫孙子,”这是老宅的恒叔公,快磕头!”

  ”狗蛋儿”脸上的表情精彩得无法形容,但在爷爷的催促之下,也只能就着屋子里的砖地跪下去了:”给叔公磕头。叔公过年好。”

  叶关辰的嘴角也忍不住地一个劲儿抽搐,只有管一恒大概是习惯了过年被”晚辈”请安,很淡定地摸出个红包给他:”好多年不见,都认不出来了。”

  这话说得老气横秋的,老人却很赞同:”可不是。你总有两三年没回来了吧?狗蛋儿也是,在外头挣钱,一年顶多就回来这么一趟,住不了个两三天就得走了。”

  ”现在年轻人都是这样,辛苦。”管一恒随口说着,似笑非笑地看着男人,”狗蛋儿结婚没?”

  男人的嘴角抽得让叶关辰怕他下一秒就会中风,然而他到底还是坚持下来了:”还没有。”

  ”哎,外头不好呆啊。”老人叹息,”听说外头的房子都贵得要命,没房咋结婚?城里的姑娘都住惯好房子的,总不能把人家娶进来就叫人家吃苦……这不,都三十了,连个对象都没有。”

  叶关辰对老人印象颇好,含笑道:”现在大家都是差不多,三十了没结婚的很多,总有办法的。”

  老人哎了一声:”那借你吉言啦。”

  狗蛋儿--大名叫做管重胜的,也不知是不是刚才被迫磕了个头有点怨气,忽然问:”叔公年轻有为的,肯定已经有女朋友了吧?”

  胆子还真不小呢。管一恒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却向他爸爸管兴点了点头:”别说,狗蛋这孩子,还挺关心长辈的。”

  管兴立刻抬手给了儿子一巴掌:”叔公的事,哪轮得到你管!恒叔别生气,现在这些孩子在外头野惯了,学的规矩都不知扔哪去了,回头侄子教训他。”

  ”不用不用。”管一恒笑着摆手,”不过我忽然想起来,刚才在路边上看见的是你吧?还有个挺漂亮的小姑娘在抹眼泪--哎,不会是女朋友吧?惹人家生气了?”

  叶关辰低下头去,忍着笑偷偷掐了管一恒一下。看管兴的样子就知道,这里的家规肯定很多,要是知道管重胜跟个陌生姑娘在路边上拉拉扯扯,恐怕真得挨揍了。

  管重胜的表情顿时尴尬起来,支吾了一会儿才说:”就是路上认识的……”

  管一恒冲他笑了笑:”虽说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是小心点好。”那位黄姑娘跑去找六表舅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呢,看管重胜这色迷心窍的怂样,搞不好就要吃亏。

  因为要走的亲戚多,管一恒也就在这家坐了一会儿就起身了。反正他该说的话都说了,对晚辈也算仁至义尽,至于管重胜是不是会被他爸爸关起门来揍,他就完全不放在心上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事儿他居然还没完。到了初三晚上,已经十一点半了,管兴敲响了管家大门--管重胜出事了。

  ”昏迷不醒?”管竹皱了皱眉。

  ”在县医院,大夫说是中了毒。”管兴抹着汗,看样子似乎就要跪下来,”叔公,请您去看看吧。我看不像中毒,倒像--倒像是招了黄大仙!”

  ”黄大仙?”管一恒刚躺下又爬起来,正在打呵欠,一听这三个字,顿时精神抖擞,”我跟你去看看!”

  深夜之中挤在小皮卡的驾驶室里往县医院开的路上,管兴把情况说了一下。今天大年初三,各家媳妇回娘家,管兴也陪着老婆带着儿子去了岳家。两家离得并不远,到了之后,管重胜就说是出去玩了,结果这一去就再没回来。

  ”人是在老祖宗墓地那块儿找着的,口吐白沫的都快冻僵了。”管兴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说不是很有出息,可癞痢头儿子还是自己的好呢,何况管重胜还不是癞痢头,自然是心急如焚,”送医院之后,大夫说冻伤倒不大要紧,可就是醒不过来。说是中毒,可洗了胃也没用。我瞧着,我瞧着不对劲儿,主要是小胜他身上有股子臭味,就是那个--”

  ”黄鼠狼屁?”管一恒一扬眉毛。

  ”对!”管兴连连点头,”还有一样,家里头那个罗盘没了。不知恒叔你记不记得,就是我爷爷传下来的那个罗盘。”

  ”记得。”管一恒点点头,”我小时候去你们家,四哥还给我玩过。你怀疑是被小胜拿走了,利用那个去找了黄大仙?”

  ”那东西从我爹开始就不用了,除了自家人,没人知道放在哪里。再说老祖宗墓地那边啥也没有,天寒地冻的谁没事跑那儿玩去?”

  管兴所说的老祖宗墓地,指的是传说中的管辂葬处,据说是平原城西南周寨村西、尚庙附近。不过只是旧志中记载有墓,现在已经根本找不到了。

  县医院离得不远,说话的工夫也就到了。管重胜已经从急救室转入了病房,仍旧昏迷不醒,嘴角还泛着细细的白沫子。医生眉头紧皱地说:”胃容物分析没有毒物,身上也没有针孔痕迹,怀疑是吸入了某种毒气,只是我们现在实在分析不出来。实在不行的话,建议你们转院吧。市医院的设备比我们好,现在人暂时没有性命危险,这时候转院也比较安全。”

  管一恒走到管重胜身边闻了闻,转头对叶关辰点了点头。管兴说得没错,管重胜身上确实有股子淡淡的臭味,虽然味道不浓,但却是正经的恶臭,多闻两下就觉得连晚饭也要翻上来似的。

  ”转不转院你决定,我们去墓地看看。”管一恒转过身,用身体把叶关辰挡住。

  叶关辰悄悄掀开羽绒服,幼幼从他怀里钻了出来,伸出脑袋对着管重胜才一闻,立刻打了一个大喷嚏,转头就钻到叶关辰胳膊底下去了。

  这个喷嚏引起了医生护士的一致注意,叶关辰拉好衣服一脸正经,跟着管一恒走出了病房,留下医生们去研究管重胜了。

  然而刚出病房楼,幼幼就又从叶关辰领口处钻了出来,呦呦叫了两声,抽动着小鼻子左右地嗅。管一恒跟着目光左右一扫,登时锁定了一抹在夜色中也十分显眼的艳粉色:”黄小姐?”

  黄姑娘冷不防被管一恒从背后招呼一声,吓了一跳拔腿就想跑。管一恒怎么可能让个女孩子从眼前溜掉,一步就堵住了她:”黄小姐急什么?重胜在里头还昏迷不醒呢,黄小姐是不是应该跟我们讲讲,你们两个干什么去了?”

  ”我,

章节目录